人行降息提振经济?经济学家:滞涨中大胆之举

财经 Adam 6天前 21次浏览 0个评论

重庆市委副书记任学锋跳楼?四中全会罕见换地点

中共重庆市委副书记任学锋在四中全会期间去世。图为2015年4月,时任中共广州市委书记任学锋给南沙新区揭牌。* 中共重庆市委副书记任学锋离奇死亡,官方11月3日宣布其死讯但没有说明死亡日期等,据外界报导学锋离的遗体在11月4日火化。最新传出的消息指,任学锋是在中…

人行降息提振经济?经济学家:滞涨中大胆之举

人行降息出乎市场预料,被指“大胆”。

中国经济下行,通胀上行,出现滞涨格局,市场对降息预期降温。周二,人行宣布,对当日开展的一年期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中标利率下调5个基点,为三年来首次利率下行。德国商业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周浩表示,降息显得有些“大胆”,显示经济下行压力有增无减,人行选择“稳经济”。

不过,中国经济分析人士老蛮指出,人行印钞针对的三类适格借款人几乎用完,人行货币宽松对拉动经济增长难有实际效果。

人行三年来首次降息

11月4日,中国央行公告,当日开展4000亿元人民币1年期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中标利率下调5个基点至3.25%,为自2016年2月以来的首次下行。

人行公布政策利率下调后,中国10年期国债期货直线拉升,截至北京时间10:26,上涨0.28%至97.695元;国债期货短期拉升,10年期债主力合约涨0.32%。

彭博10年期国债买价收益率(殖利率)扭转盘初走升势头,下跌3.5个基点至3.263%,一年期IRS也由升转跌。银行间现券收益率下行幅度扩大,10年期国开活跃券和10年期国债活跃券收益率快速下行。

A股市场也全线上扬,截至午盘,沪指收涨0.68%,剑指3000点,深成指收涨0.63%,创业板指收涨0.31%。上证50创21个月新高,北向资金净流入近35亿元。

综合多方分析看,一方面,降息反映出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时期,货币政策需要发力逆周期调控,通过下调MLF利率水平引导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进一步下调,促进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进一步降低;另一方面,5个基点的下调幅度有限,也反映出人行对货币政策宽松的态度依然谨慎。

滞涨格局下的“大胆”之举

彭博报道,伴随经济增速放缓和通膨压力上升,中国出现滞涨隐忧,人行时隔三年再度MLF利率,令部分市场人士颇感意外。

中国三季度GDP同比增速仅有6%,10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也创下2月份以来的最低水平,宏观经济下行压力有增无减。与此同时,猪价持续上涨已经助推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3%,创2013年来最大升幅,且分析师普遍预计未来CPI还将继续走高,令市场对于货币政策宽松的预期有所下降。

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10月28日撰文认为,猪价上涨或将带动CPI中枢未来半年持续在3%以上水平,明年中国新年期间不排除破“4%”可能,叠加对房价的顾虑,利率仍难以放松,不过财政发力之下信贷社融有望温和扩张。

彭博11月5日引述德国商业银行驻新加坡高级经济学家周浩观点报道,鉴于目前CPI上涨压力,人行下调MLF利率的行动显得有些“大胆”,但这也体现出中国正加大政策支持经济的力度,预计本月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将下降5个基点。

降息是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信号

《券商中国》11月5日报道,随着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市场对降息的呼声由来已久。

民生银行首席宏观研究员温彬表示,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不能只靠降准等数量型工具或者完善LPR机制,降低政策利率不仅有空间,而且非常紧迫和必要。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高级研究员张斌则认为,当前核心CPI、PPI持续下行,PMI低于荣枯线、劳动力市场景气度下降等众多现象一致表明宏观经济运行的主要矛盾是需求不足。

张斌表示,从核心CPI和PPI的走势和目前低位来看,降息已经非常必要。结构性原因造成的CPI上行不改变总需求不足的事实,不成为制约货币政策的理由,考虑到现在经济的总体特征是易冷难热,降息宜早不宜迟。

中信证券固收团队称,人行降息显示其货币政策思路仍然以“稳经济”作为真正的政策底线。此次降息操作对市场有一定的超预期成分,其信号意义更强,说明人行认为经济存在下行压力,不会因为“猪通胀”关闭边际宽松的窗口。

天风证券固收孙彬彬团队分析认为,本轮货币宽松以来,政策利率首次调降,显示人行更偏向稳增长。近期市场高度关注通胀对人行货币政策的掣肘,本次降息表明在稳增长和稳物价之间,人行更偏向稳增长。

湖南三湘银行同业部研究总监谭松珩表示,年底经济表现可能会更加疲软,人行进行预防性降息以提振经济。

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中信证券固收团队表示,9月份以来通胀维持高位、金融数据小幅超预期、中美贸易摩擦缓和、降息预期落空等利空集中兑现,债券利率出现了明显的向上调整过程,直接推升了企业直接融资成本的上行。本次MLF降息是回应中共国务院对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要求。

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分析认为,在短期经济增长触及政策底线、稳增长压力较大的形势下,人行下调MLF利率,引导LPR调整更具时效性,能更快达到降低实体融资成本,从而达到稳就业、稳投资的目的。

江海证券点评称,此前LPR下调是依靠压缩利差,而这无疑将压缩银行的利润,10月LPR利率没下调,说明银行不愿意压缩利润,因此如果要降低资金成本,就需要压低MLF利率水平。

经济学家:需要更多宽松政策防止经济下行过猛

英国金融时报》11月5日报道,一些分析师认为,人行在未来几个月可能还会进一步放松政策。

研究公司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高级中国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此次下调“不足以推动信贷增长出现好转,近期信贷增长已再次开始放缓”。

他补充说,“鉴于未来几个月经济活动很可能面临更大压力,我们认为需要出台更多宽松政策,以防止经济放缓过猛。”

他预测,截至明年年中,人行会再将MLF下调70个基点。

老蛮:三类适格借款人已用完中国货币想宽松都难

不过,迟来的降息对刺激经济的作用恐怕有限,主要原因是可能借款消费投资的三大类借款人已经透支殆尽,有限降息难以解决问题。

经济分析人士老蛮10月20日撰写的长文显示,人行总资产从2008年之后,大多数年份都处于扩张之中,到了2019年,人行总资产丧失了增长性。截至2019年9月底,人行总资产为36.20万亿,对比2018年底37.25万亿,降幅为-2.8%,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逆转。出现这种逆转的原因在于,人行向商业银行的借款,已经丧失了增长性,截至2019年9月底的借款额为10.68万亿,较2018年底的11.15万亿,降幅-4.2%。

老蛮解释说,人行以债为锚印钞的印钞模式,在于要找到最终的适格借款人。人行印钱给商业银行,商业银行并不是资金的最终使用方,它必须把钱放贷出去,借给各种各样的适格借款人,比如购房人,比如企业,比如政府。然而,现在的问题在于,2016年中国启动“以债为锚”模式,到2019年,短短三年时间,适格借款人就已经用完了。

首先,综合手机、汽车、服装、饮料、白酒数据,居民购买力剧烈萎缩,这意味着城镇居民这个借款人的萎缩;

其次,伴随终端消费市场的萎缩,企业投资欲望也随之萎缩,这意味着第二类适格贷款人——企业,也进入萎缩状态。体现在数据上,就是产业投资的剧烈萎缩,并带动整个固定资产投资下行。

第三个适格借款人,中央及地方政府,今年以来确实是拼尽全力在借债花钱。在财政收支方面,今年前三季度的总赤字规模达到3.65万亿人民币,远远超出去年同期的1.78万亿,足足翻了一倍。与此同时,国债发行规模同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2.6%,地方债发行规模同比增加了10.1%。老蛮估计,到今年年底,大概可以发出5-6万亿左右的地方债,但是,相对于当下超过60万亿的年度总投资,超过190万亿的M2(货币总量)来说,实在是作用有限,根本起不到显而易见的拉动效益。

老蛮总结说,三大最终借款人,居民、企业和政府,其中居民已经被掏空了,短期内不具备借钱花钱的能力;企业面对着严重缺乏消费力的市场,绝不可能花钱扩大产能;政府虽然极力扩张债务,但是今时今日的政府借钱能力非常有限。这就是目前中国政府在货币金融领域面临的终极难题:以债为锚的货币发行方式,遇到了最终借款人不足的尴尬局面,导致想要宽松,都宽松不起来。

今日时事新闻网|最新时事优选新闻–人行降息提振经济?经济学家:滞涨中大胆之举

上交所换了新“牛” 风水使然?(图)

11月4日报道:上交所、中金所、中国结算三家重要金融单位的新家——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中。日前,上交所新家门口“牵”来了一头新的雕塑牛,牛头朝上气宇轩昂,不少网友评论:“比华尔街那头更有气势!” 有网友评论称,“这头牛气宇轩昂,抬头望天,看起来…


今日时事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人行降息提振经济?经济学家:滞涨中大胆之举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