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意田

历史 Eva 2周前 (06-26) 14次浏览 0个评论

1961年春天的西藏反共护教战火

编者按:这篇文章透露了1961年早春,西藏曾再次爆发“反共护教的战争”,虽然失败,但是规模甚大。这在当时,直到今天,都是绝大多数中国人闻所未闻的事情。 三月十日西藏革命两周年前夕(1961),张经武早有准备:一面开会庆祝“平叛”成功,同时表扬“积极分子”劳绩:…

中国人热爱土地的情节不知道是从哪天开始的,在宋代,人们普遍把田产当做人生最大财富。《清波杂志》有这样的话,“人生不可无田……有田方为福,概福字从田、从衣”,意思是福这个字是由“衤”——衣服和“田”组成的,人这辈子不能没有田产,有了田才叫有福。

如果没有田产,就像现在没有房子,难免有驱不散的漂泊感。如同《能改斋漫录》里说到的那样,“果置得一两好庄及第宅,免于茫然,此最良图”,一套房产都不行,最好有一两处庄园和房产,才能安居乐业,否则心中无所寄托。

《资治通鉴长编》一般来说记录的都是国家大事,却严重关切了苏东坡的一句话,“私家变金银为田产,乃是长久万全之策”,把家里的金银财宝换成田产,是上上签。可见,无论古今,大家对手里的钞票都不放心,把钞票换成金银心里仍旧不踏实,只有换成田地宅院才算安稳。

时至今日,地产商对田地和房产保值的关键界定为六个字:地段,地段,地段。黄金地段的房地永远都是人们追逐的热点。在宋代,江浙地区经济发达,田地跟着水涨船高,堪称寸土寸金,《宋会要》称“江浙尺寸之土,人所必争”,即便遇上再严苛的控制房地产政策,这里也是高价格的钢铁堡垒。明代谢肇淛的《五杂俎》评论人们为了“争数尺地”,甘心“捐万金”。

文人墨客如此关心经济问题,自然因为类似事件已非偶发,而是社会普遍现象。说句不客气的话,甚至超越普遍,达到了严峻的程度。因为土地供给是有限的,如此蜂拥抢夺,势必造成土地集中在少数群体手中,形成土地兼并的局面。至于拿不出钱购买土地房宅的人,则渐渐沦为弱势群体,成为依附于他人土地的劳动力。宋仁宗时,社会上出现这样的呼声:贫民无立锥之地,而富者田连阡陌。这里的富者,当然不只大款,还有众多的官员

南宋教育家袁燮在《絜斋集》里评论官员们革命一辈子,退休回到老家无一不大肆购买田产,说他们“宦游而归,鲜不买田”。其实,在土地兼并的大潮里,手握优厚俸禄的官员们哪里挨得到退休,在任期间就已纷纷涌入其间,开始了钱财和田产并举的良性致富循环。仕途顺畅则继续向上攀登,仕途不顺就回家治理家业,照样富甲一方,过着滋润舒适的生活

上面这段话的语气乍一听有点羡慕嫉妒恨的味道,不妨换做《清波杂志》里面的口吻。人家是这么说的,拥有了田产“则仕宦出处自如,可以行志,不仕则仰事俯育,粗了伏腊,不致丧失气节”——有了田产,迈入仕途可以施展个人抱负,离开仕途也能确保衣食无忧。这么一解释,充满了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和当官骑马工作需要的味道了,既名正言顺又堂而皇之。

不管怎么样,田产就是好东西。拿唐代冯贽所撰《记事珠》记载的“得意田”来解释,它称“云阳改氏,值丰年则尽取金钱埋之,九里皆满。曰:‘有得意田,遂可弃无用金’。”说的是赶上丰收的年景把挣来的金银都埋在地里,留作战略储备,称之为得意田。

其实,仔细品品就知道,把金银埋在地里并不保险,故事真正向大伙儿提出的深层次建议是,有了钱就买地吧。如此一来,生活大有保障,怎么能不洋洋得意呢?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得意田

中共地下党县长的奶奶被中共点天灯

一、灭门之灾:11条无辜生命的惨死 我27岁时(1956年4月)担任云南省威信县长,两年零4个月后(1958年8月)从县长岗位上打成右派而失去自由,21年后(1979年春)改正复职,任昭通师专副校长时已50岁满过,任职十年后离休。作为60年党龄的中共党员和62…


钧天|真实新闻与评论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得意田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