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君章: 阎锡山先生答客问的自述

历史 Adam 2周前 (05-23) 10次浏览 0个评论

拜登点名亚马逊:你们赚了数百亿 应该开始纳税了 !

美国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周五表示,亚马逊“应该开始纳税”。 拜登在接受CNBC旗下节目“Squawk Box”采访时表示:“我认为任何一家公司,不管它有多大,都绝对不应该占据着龙头地位赚了数百亿美元却不纳税。” 在被问及是否应该拆分…

 

蒋君章: 阎锡山先生答客问的自述

蒋君章: 阎锡山先生答客问的自述

   客:你负地方行政军事将及四十年,最近在国家危难之际,并一度负行政院长之责,乘此息休之期,你可将你这近四十年之经验述一述。

   阎:好,我以为我的经验,有价值向世人说的事很少,??承君嘱,我可就记忆所及,与君言之,「供君一笑耳」。

   客:好,我听听。

   阎:我的自述,分为两类:一类是我生活的自述,包括我的家世、生长、求学、社会行动与官职。一类是我的奋斗,我的奋斗有五:一是对满清皇朝的奋斗。二是对北洋军阀的奋斗。三是对自然的奋斗。四是对日本侵略的奋斗。五是对共产党的奋斗。

   客:你今后还打算作什么奋斗?

   阎:打算对反??理的理论作一个奋斗。

   客:你的政治军事的奋斗,希望你先说一说。

   阎:我是负一个地方行政和军事的责任,政治军事的设施上,主动性很少,但我亦可以告你说说,我先和你简略的说一说我的生活自述。

    我名叫锡山,字伯川,号为龙池。堂名为斌役堂。这是我们中国人习惯上的噜苏,有这么许多的名词。我生于中国清朝光绪九年,??中华民国纪元前二十九年。

   客:公历几年?

   阎:算了算说公历一八八三年。我生于山西省五台县河边村,今年六十八岁。(??中华民国三十九年公历一九五○年)我的家世,是个农商家世,我老家原在太原城坡子街,清初不知何故,迁于五台长条坡,继居五台河边村。初是个佃雇农,继而成自耕农。自我曾祖变农为商。我祖父时,??成一个小的地主,但一半自种,一半雇工帮助,亦可谓一个半帮工的自耕农。我父亲纯营商业

    我幼时,在家乡读书,我的性情喜欢经营事业,不爱读书。我十六岁(??清光绪 二十四年公历一八九八年)弃了读书,到我父亲的自营商号中学商,不幸这个商号,到我十七岁就停业了,我于斯年又回到乡村,复入学校读书。至十九岁时(??清光绪二十七年公历一九○一年),到太原考入国立武备学堂,学了三年。二十二岁(??清光绪三十年公历一九○四年)由中国政府选送日本学习陆军,在东京振武学校,弘前步兵第三十一联队,及日本东京士官学校,共住五年。在日本就学时,正值孙中山先生倡导中国的革命,我遂加入革命组织的同盟会。于宣统元年(一九零九年)毕业回国,这时我二十七岁。

    我回来在北京朝考,得到一个举人。

   客:你这个举人等于个学士抑博士

   阎:我说不来,普通举人,是省考的,我的这个举人,是朝考的,等于个什么,我说不来;不过,当时武官的出身,举人以上,再没有了。朝考时,我在山西陆军小学,担任教员,朝考回来,我任了山西陆军第二标教练官,专门担任训练官兵的任务,这是宣统元年的事。我二十八岁,当了第二标的标统,等于一个混成团的团长,因这个标里有步骑炮工辎五种兵。我二十九岁(??宣统三年公历一九一一年)在太原起义,当日占领了太原,被军民公推为山西都督后,为断平汉铁路,堵截袁世凯入京,与吴禄贞合组燕晋联军,我被推为燕晋联军副都督。民国元年兼任山西民政长。民国三年,改任为同武将军督理山西军务。嗣又晋任为同武上将军督理山 西军务。民国五年??公历一九一六年,改任为山西督军。民国六年,兼任山西省长。民国十四年,??公历一九二五年,督办山西军务善后事宜。民国十七年,??公历一九二八年,任国民政府委员,兼第三集团军总司令,太原政治分会主席,平津卫戍总司令,内政部部长。民国十八年,??公历一九二九年兼任蒙藏委员会委员长。民国十九年,??公历一九三○年,兼任国民政府陆海空军副总司令。民国二十一年,??公历一九三二年,任太原绥靖公署主任。民国二十五年,??公历一九三六年,兼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民国二十六年,任第二战区司令长官。三十二年,兼任山西省政府主席。三十五年又改任太原绥靖公署主任仍兼山西省政府主席。三十八年任行政院院长兼国防部部长。这是接受了的官职。这个经过中,有我拒受的官职,为汉口政府的北方总司令,张作霖的副元帅,吴佩孚的全国副总司令。

    这是说我的家世、生长、求学,及官职,至我的社会行动,实在是无足道者,不过我略说一二,作我们谈话的小??曲。

    我是一个抱打不平的性情,十二岁时,因乡人不平事,曾以刀刺伤乡人,乡人皆以不成年的孩子,说合了之,未起诉讼。

    我是个有傲性的人,「我不愿意人笑我,我亦不愿我笑人」。我十三岁时,??清光绪二十一年,公历一八九五年,在本村学校读书,曾因参加村中元宵节演武会,将鞋脱脚,飞到观者头上,致观者大笑,此后我遂决定再不参加演武会致人笑。又在村中观剧,剧人以种种笑态博取观剧人大笑,我遂决定以后再不观剧以笑人。

    十八岁时,担任府中的司赈纠首,等于现在的村长任务,适值庚子(??光绪二十六年公历一九○○年)义和团之乱,德军攻五台县龙泉关,清政府派兵堵截,路经我所居住的河边村,过境的军队,对村中有滋扰情事,村人苦之,我于是召集村人会议,有主以酒肉好好招待之,以免滋扰者,我以无纪律之军队滋扰人民,是得寸进尺,且彼等之滋扰,不只是为的饮食,且扰害及妇女财物,不能以酒肉了之,必须以力制之,并主张集合村中壮丁,以土武器及农具集合于沿军队经过的房顶,明告以安份的经过,有茶有水有饭,若滋扰者,则击之,因之本村以后,大兵来往,再未受害。

    以上是我生活的自述,实在说这些经过,没有告诉你的价值,不过你??问,我可以给你说说。

    以下再和你说我的奋斗,我先说我对满清皇朝的奋斗。我去日本留学时,正值孙中山先生倡导中国的革命,此革命,包含种族革命、政体革命、经济革命,当时我与孙中山先生谈过许多次话,??认为中国这个革命是需要的,遂加入中国革命同盟会。这个同盟会,外人称为中国的革命党,那时候同盟会会员已经有一百卅多人,但其中文人居多数,在盟的一部份军人,认为革命的鼓吹,固要文人,但革命的实施须靠军人,于是发起一个铁血丈夫团,一共二十八人,皆军人,我??为此团之提议人,这二十八人,??为宣统三年(一九一一年)中国革命的中坚人物,各省的起义都督,大部为铁血丈夫团的份子。

   客:丈夫团的意义是什么?

   阎:我们中国孟子上说:「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丈夫团??取的这三句话的意思。

    回忆满清政府派我们出国时,各官员皆苦口的吩咐我们说:「国家派你们出去,培植你们,为的是挽救国家的危亡,你们千万不可加入革命党,辜负政府的好意。」但是我一上船,就感到船上的人,做甚务甚,谦虚和蔼,人少事理;中国人的作甚不务甚,骄横傲慢,人多事废,是落后的国家,??感到中国清朝政府领导的不够,及政策的糊涂,至到了日本,所听的话,所看的书,感到中国满清的政府太腐败,太??辟□□嗳镊辟??畹刭r款,而不止息,所谓宁将国家送外人,亦不给家奴(汉人),对满清高级官吏苦口吩咐我们千万勿参加革命党的话,遂使我脑中全部消失,而决心加入推翻满清政府的革命。这可以说明政府领导的失时之后,所培植之人才,皆为崩溃自己之力量。在清末之数十年前,中国??与世界交通,事事相形见拙,??应维新而不维新,仍以汉人为异己,人才为仇敌,视国家的存亡,不若维护自己的权利,视人民之幸福,不若自己之私图。遂使国家志士认成政府??亡国之导线,救国之障碍,则国人之目标完全集中到崩溃政府上。此时培植之人才,当然理智要压倒感情,不会以培植之感情,压倒救国的理智,当然所培植之人才,亦不能不为颠覆政府的工具,盖人才与无道是矛盾的不相容,一方面无道,一方面培植人才,是不知人有理智,徒视感情,可以说是火上加油的自杀政策。盖前清戊戌(光绪二十四年公历一八九八年)国人??提倡立宪,??戊戌政变。立宪是开放民权,有碍为恶,??至清廷(光绪卅二年公历一九○六年)为民意所迫,感到威胁,乃宣布立宪。说者谓:戊戌立宪可万世帝王;癸丑立宪乃国破家亡,诚为自当之语。盖为政最怕失时,失时则不易挽救,而其所以失时根于自私之一念,清朝入主中国之初,??与汉人的人才树立了矛盾,因与人才矛盾,即与人民树立了矛盾,其以矛盾始,??以矛盾终,不亦宜乎。

    我在日本求学时期,奉孙中山先生的嘱咐,布置华北革命,于清光绪三十三年,公历一九○七年,我二十五岁时,曾与盟友赵戴文先生由东京携带炸弹回山西,经上海海关时,检查甚严,我曾将与赵君分带之炸弹,集于自身,并谓赵君说:「如被检查出来,我一人担之,汝可不承认是与我同行之人。」检查时我站立在前列,赵君站后列,赵君说:「我站前列,你站后列如何」?我说:「后列有怕检查之嫌」,仍我站前列。检员果然是检后列较前列为细密,我遂得渡此危关。我于检查后,谓赵君说:「事到危难宜放胆,不可畏缩,畏缩是诲人生疑。」赵君甚然之。当辛亥革命的前夕,山西的新军,共为一个混成派,大半为我和我之盟友统率,同时我在山西成立辛亥俱乐部,文武人员均有,表面上是研究学术,实际上是团结了许多革命同志,故至宣统三年 (??一九一一年),中国辛亥大革命时,能一朝而攻占太原,我被军民公推为山西都督,此为宣统三年九月初八日,??一九一一年十月二十九日,亦是我二十九岁的 时候,是日又是我的生辰。我被选举为山西都督大会上,我曾向军民说,今虽不崇朝而据有太原,大家不可认为成功。革命如割疮,我们已过等于医学校的学生,今天我们才是临床的大夫,亦可以说,今天才是革命工作的开始,原与孙先生约定,河南、陕西动后,山西再动,今不得已而早动,与全局的好处固多,而我们的困难甚大,愿与诸同志本革命的精神,与清军作战,先求固守。

    辛亥太原革命成功之前,我常对我的革命同志说两句话:「事到危难宜放胆,人非知己莫谈心。」革命之后对良友及僚属常说的有三句话:「只为人谋,不为自己谋,成功是成功,失败亦是成功,圣贤是也。??为人谋,亦为自己谋,成功是成功,失败是失败,豪杰是也。只为自己谋,不为人谋,失败是失败,成功亦是失败,糊涂人也。吾辈当作前者,忌作后者。」我对我的同志干部,常说:「尽人事, 听天命,为社会上普通的说法;我们革命同志,应当说谋其事之所当为,尽其力之所能为,天命与人事何分,我愿我们同志,要人定胜天,不愿在尽人事上,还要听天命。」

    我虽在山西都督就职的大会上说,先求固守山西,但我认成山西在崇山峻岭之中,对北京政府,影响甚小,顶好是出兵直隶省的正定府,可堵住山西的门户,并可断绝京汉路交通,但甚感力量不够,正踌躇间,清廷已派兵一旅驻正定县属之石家庄,清廷已占先着;正为难间,忽接吴禄贞将军由石家庄来一亲笔函,当时吴将军为第五镇统制,清廷派至石家庄之兵,??吴将军所属之部队,函的开首一句,??说:「我公不崇朝而据有太原,可谓雄矣。」下边的大意为:「革命的障碍,是清奴袁世凯,欲完成革命,必须阻袁世凯入京,袁若入京,无论忠清与自谋,均不利于革命,希望山西的革命军,尽数开出石家庄,共同组织燕晋革命联军,我你分任燕晋联军正副都督。」我??拟以同意复之,幕僚人员以为吴为清廷第五镇统制官,当防其诈,我说:「吴公亦为同盟会的盟友,岂有骗 人之吴寿卿乎(寿卿是吴将军的别号)?」幕僚人员坚主复函请吴到太原面商,我遂复与吴在太原至石家庄中间之娘子关会面。吴公接复后,慨然应允而来,吴之谈话除以吴致我之函中大意外,他述及六镇新军,皆袁之所练,第一镇及第五镇外,统制者皆为袁之私人,清廷虽嫉袁,但又必须起用袁,袁一入京,此六镇新军为袁用,??为清廷用,吾辈欲谋大事,必须阻袁入京。当时吴将军带少数参谋入山西革命军的防线之内,很表现了他的诚意,于是我的幕僚,均释其疑虑,很快的决定出兵石家庄,与吴将军所部合编燕晋联军。临别时,吴问我军何时动?我说:「第一列军车,随君而后??开。」第一列车到石家庄,尚未下车,吴公??被其部下旅长吴鸿昌所刺,石家庄的秩序大乱,开到石家庄之晋军,立??原车开回,途中开动之军,亦??开回娘子关。吴旅长鸿昌为袁之私人,吴将军与晋军合谋阻袁北上,被袁侦知,遂令吴旅长刺杀吴将军,阻袁入京之谋,遂成泡影。然吴公之英俊豪爽,肝胆照人,料事之难,谋事之忠,慷慨雄略,在娘子关之短短一会,至今言及,在我心脑中对吴公之英雄气概,历历如在目前,你可知我脑中对此事印象,如何之深。

 我于九月初八日起义,占了太原,??派兵驻守娘子关。四十五日之后,清廷部队,由娘子关打入山西,这一枝清兵是第三镇,其带兵官镇统为曹锟,协统卢永祥,营长吴佩孚,队长王承斌,特务长张福来,皆为后来北洋军阀之重要人物。

    清军击破娘子关后,太原的秩序,颇为纷乱。尔后的做法主张,亦甚纷歧,有主张毁灭省会,付之一炬者;有主张保全省会,以图再举者;有主张集合全军,占据晋东,俟清军入太原后,断其后路,以困制之;有主张全军入陕协助陕西起义者。我写了一段告同志书为:

   「同志们,革命的工作是以小胜大,以寡胜??,我们看看历史,凡革命的事功,没有不是经百败而后成功的,今日的失败,正是我们全面发动义军蜂起的机会,当我们九月初八决定起义,在早二时始全体一致,但到三时??得悉汉口大智门被清军克复之讯,那时山西巡抚及提学使,急忙传知军队学校,当时我令军事单位禁止下传,诚恐动摇我们起义的决心,我们的革命为的是救国救民,是时代的要求,不以武汉的失败为我们的起义与否的根据。清廷失政,不以人民的利益、国家的存在为施政的目标,乃不惜一再割地赔款,牺牲人民国家的利益,维持自己的帝位,这纯是与人民对立,与人民为敌,人心已失,绝无存在的余地,我敢断定,此次革命必然前仆后继,全国革命军必随各军人民痛恨清廷之心理而蜂起,最后之胜利,必属于人民。我们的同志,必须百折不回,发动全省人民,奋斗到底。我主张分退南北,发动人民,再次合攻太原,胜利必属我们。」

    我写好这告同志书,正在油印时,??得到报告,清军由娘子关西进,当时赶速印了数百份,??召开军政学大会,通过分退南北的决定,翌日早??分向晋南晋北两路撤退。其时大家心绪虽然不佳,但对清廷失政,民心已离,革命必然成功,均抱有信念。山西乃北京之背,清廷控有强大兵力,绝不容山西革命军存在,娘子关能守四十五日,实为发动革命时意想所不及。

    此时由副都督温寿泉退晋南,指挥南路军,我则退晋北,指挥北路军。乘马出北门之后,我在马上身轻欲飞,当与赵总参谋长次陇(名戴文)说:「此??世所谓『如释重负』也。」盖就都督任四十五日之久,未脱衣,未就床,并未感觉其痛苦,今则骤感身轻,随马颠簸之势,跃跃欲飞也。

    到宁武县时,集合北路军五营,??攻包头。到包头时,包头清守军欲以供给军饷不入包头城为条件,我当时答以限两小时誊出包头,否则??打。其实我之实力,较包头守军不若远甚,而包头守军,??在两小时内撤退,此??是革命军的声威有以致之。

    我入包城后,继攻归绥,中途折将被阻,士气已馁,夜聚诸将,均言进攻恐全军覆没,我说:「胜败之机,不在敌人在我们,转败为胜,正为好机。」诸将散后,赵总参谋长次陇说:「观诸将志气,进攻恐难有利,将如何?」我说:「回攻太原;绥远是我们的副目标,最后的目标,是进攻太原。我亦知攻绥不利,但不愿先告诸将,防被泄今夜遭不测。」遂即下令,仍进攻归绥,前进五里后,停止待命。后向东北走五里,转向南进,到神池县,天主教之西籍人说:已宣布共和,诸将兴奋, 我对诸将士说:「共和虽宣布,回太原尚须奋斗,不宣布共和,我不悲观,宣布了共和,我们倒不敢乐观,更要整饬军纪,争取民心。」阴历除夕,赶至忻州,翌日即接到清廷军事首长段祺瑞电嘱在忻州小住,勿攻太原,俟议和后,再回太原。我当覆电说:「议和是全国的事,回太原是我的责任,迅速誊开太原,否则即日进攻。」段祺瑞遂即复电:「,已令山西巡抚张锡銮离晋回京,望维持和平。」我??复电允诺,在忻州共住月余,重返太原,仍复山西都督之任务。以上是我对满清皇朝奋斗之一段简略的话。

    至对北洋军阀的奋斗,第一是袁世凯时代之筹安会,自六君子(杨度、孙毓筠、严复、刘师培、李??和、胡瑛)发起筹安会之后,袁特重山西,因华北民军势力,只山西一省,派员往返太原,一面说服今日帝制之必要,一面侦察山西之行动,我当时取沈默的态度,但我却以大势所趋,世界各国皆向民主途径转变,今日中国民主的势力虽在萌芽,但日长一日,诸君子谋国固有苦衷,逆势终当顾虑,知六君子之出谋筹安,实非主动。先是多少清廷旧臣,拥袁氏做皇帝,无所不用其极,我曾以如此使袁走失败路,非爱护之道,我后来察知,怂恿袁氏做皇帝者,一部分是顽固,一部份是谄媚,一部份是满洲旧臣,藉此陷害袁氏,报复其迫清帝退任之怨。袁氏虽经多人怂恿,终未动意,最后日本皇室,转达日本皇家之意,其言最甘最巧,他说:「日本的政体,向以中国为嚆矢,中国的民国,实足以影响日本的皇位,为日本计,不得不力谋取消中国的民主,而藉以维持日本的皇室地位,如袁氏要做皇帝,日本当表最大之同情。」当 时英国公使朱尔典,对袁氏做皇帝亦表同情。盖袁氏自有称帝之心,无能为之讳,其所以促成者,中外人士,亦不能辞其咎。尤其中国满人之报复,日本之阴谋,袁氏不察,自不能不责袁氏欲以蔽智也。

    袁氏称帝,深知第一阻力使其不能安然达到欲望者,??为山西之民军势力,故其事先布置一最骄悍之金永,巡按山西,成立部队,袁氏称帝后,金永曾密奏袁氏:必须消灭山西民军势力,先将我撤职为结语。袁氏此时,业已病笃,此奏摺未经读完,??掉于地下。当时徐世昌、段祺瑞,在袁氏病侧,劝袁病愈后再说,袁氏从此一病而不起,山西民帝之一场恶战,遂因此奏文坠地而打消。截至袁氏称帝之后,亲近诸人,如徐世昌、段祺瑞、冯国璋均不同情,但未力阻于前,不能不为一大遗憾。说者谓:「袁氏被宵小包围,诸老成亲信,无能为力。」但事后之不同情,我认成怏怏不愿做少主臣,亦为一大原因。

    袁氏逝世之后,北洋军阀,遂成群龙无首,各谋拥戴,觊觎元首,对民革虽说尚系整体,而内部的分裂,则日甚一日,争权夺利,不惜战祸相寻,我遂宣布了三不二要的主义,总目的在不参加军阀的内战,以保境安民为目的。于是遭北洋军阀之忌,无论某派当政,均谋夺取山 西,我以独立不惧的态度处之,声明晋军不出山西一步,但有来侵者,必惟力是视。山西于是有两次战事,一是冯玉祥攻晋,一是樊锺秀攻晋,但他两人,已不是纯粹的北洋军阀,均挂有国民革命军之旗号,均经我击退,得保山西之安宁。

    最后张勋复辟,段祺瑞揭起反复辟之义旗,约我们派队参战,我始踢破门罗主义,派一个旅由商震带往北平参加作战,战毕我??撤回山西,我深不愿与北洋军阀之部队混在一处。

    民国六年三、四月间,在北平举行督军会议,适为张勋复辟之伏线,亦??反对复辟者之团结,其时主张复辟者,以张勋为首,而反对复辟者,以段祺瑞为首,复辟者之口号,是别图拥戴,反对复辟者之口号,是不得别图拥戴,此为会议后之笔战焦点。这一种笔战外,电报有百余个,存在我的要电录中,欲知详细,须阅各方之电。此实为北洋军阀最骄横之一段历史,亦??北洋军阀失败之一幕悲剧,我在会议场中,未发一言,遂称故早返。山西民军势力,被包围于北洋军阀势力之内,自督军会议至国民革命军北伐成功之十年间,几乎无时不受北洋军阀欲图夺取山西之胁迫,我以「保境安民,惟力是视」八字作为应付之方策。无论何处代表来,无不示我以威胁,我均明白的以此八字答覆。国民革命军到了汉口、南京之后,当时北洋军阀首领已由段祺瑞、徐世昌、冯国璋、曹锟而易为张作霖,当时张作霖认成晋军是一个民军势力,意欲乘国民革命军未到北平前,消灭晋军。我察知此意,乃争取主动,五路出兵,攻取北京,因有一路迟滞,致功亏一篑,复撤回山西,固守雁门,奉军进攻八阅月之久,未能得逞,山西得保安全。此为我与北洋军阀奋斗的一段简略的话。

    我与自然的奋斗,就是欲以开发地物,建设工业,增加全省人民的生活幸福。但这个建设的目标,是孙中山先生的节制资本。此项建设资本,初为五百万元,其中三百二十万元,为造铜元厂,人民交制钱捌百元,此利属于人民公利,一百八十万元,是由应还各县人民之债款中提出者,故均属山西全省人民,其所有利益,亦归山西全省人民公有,由全省人民分七区举了七 个董事,又分三区举了三个督理委员,三个监察委员,分负监督管理之责。

    至对日抗战开始时(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山西的建设,有一机器厂,其中较好的机器,有四千三百余部。一个炼钢厂,有日出五百吨的铁炉,与日出二百五十吨的钢炉、焦炭炉之建设,??将完工。一个化学厂,建设费二百万美元,其地址房舍均已建好,机器正在安设中。洋灰厂日出二百五十吨,当时已能日出一百二十吨。一个制造铁轨钢板厂,五十万美元的机器,已经购回,尚未安设。在兵工上,步枪厂月出三千枝。枪弹厂月出四万发。轻机枪厂月出三百挺。重机枪厂月出五十挺。冲锋枪月共出八百挺。手枪月出六百枝。山炮厂月出七五山炮三千门,野重炮十二门,野炮是八八,重炮由十公分零五至十五公分、二十一公分;火药厂月出一百二十吨。纺织业方面,有纺纱厂两个,共有三万锭,织布厂有五百台织布机,四万五千锭。此外尚有水压机厂、汽车修理厂、皮革厂、酒精厂、养气厂、铁工厂、农具厂、熔炼厂、机车厂、发电厂、油脂厂、造铜元厂、火柴厂、 火硷厂、电化厂、造纸厂、毛织厂、??厂(制磁器)、卷烟厂、面粉厂,及日出四千吨的四个煤矿场,五个采矿厂,共三十多个单位,四万五千余工人。铁道由太原经临汾至风陵渡,由太原至长治,由太原至大同,三条干线外,并有由忻县至五台,由平遥至碛口,由太原至西山等支线,共计一千六百余公里,赶日军到山西之前,已完成一千一百余公里。在水利上计划尽量利用汾河的水,发电灌溉,作的三个蓄水池,修的四道坝堰,有的已开工,有的尚在测量中。因为各建设事业的资本,不分红利,所有的余利,除工资薪饷及制造的原料与杂费外,均用到发展事业上;又因成立了一个银行,四个银号;人民信任这银行号是全省人民的股东,人民存款最多到达两千万元,工业亦可藉以发展,所以六年之内,建设的资产,由五百万已增到一万万元,约合美金五千余万元。其最得力的,是…………(原稿至此为止,以下缺。)

■■■■■■■■■■■■■■■■■■■■【以上全文完】

    以上《阎锡山先生答客问的自述》,是以《传记文学》杂志总第186号(1977年)同名内容全文光碟版文本为发布底本。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蒋君章: 阎锡山先生答客问的自述

港版国安法懒人包:看清立法时间表与关键内容

全国人大会议今日(22日)开幕,第五项议程将审议俗称「港版国安法」,并将有关法律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由香港特区在当地公布实施。 然而,相关法律落实时间表、箇中内容、所针对的对象以及与《基本法》23条有何分别?本文将就上述范畴简单整合,让读者能够一文看清「…


钧天|真实新闻时事与评述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蒋君章: 阎锡山先生答客问的自述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