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特:中国经济所有的红灯都亮了

财经 Linda 2周前 (10-10) 271次浏览

布拉特:中国经济所有的红灯都亮了

中国经济所有的红灯都亮了;美国和盟友再次团结,好人一起对抗坏人。(大纪元合成)

“与一个控制一切的极权政体不存在‘自由贸易’。极权政体不存在牟利动机,对吧?它们控制了每一个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和财务报告。没有人知道这一点。”大卫·布拉特说。

在美国上市中国公司的全部市值超过了五千亿美元,但是它们却毋须遵守美国的金融法规,中共限制美国对它们进行全面审计。美国两党的国会议员们,都要求它们增加透明度。川普政府已经下令禁止美国退休基金投资中国公司。

那麽美中关系将驶向何处?美国会和中共彻底脱钩吗?为什么中共领导层看上去对他们继续控制权力的能力感到紧张?

在本期节目中,我们将访问前弗吉尼亚州联邦众议员、现任自由大学(Liberty University)商学院院长大卫‧布拉特(David Alan“Dave” Brat)。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杨杰凯,欢迎你再次来到《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大卫·布拉特:谢谢你,很高兴参加这个节目。

为中共防火墙之内14亿中国人

杨杰凯:我也很高兴参与这次活动。你组织了这次活动。自由大学这几天为什么要来到华府?你们的动机是什么?

大卫·布拉特:自由大学福尔柯克(Falkirk)中心发起了这次活动。福尔柯克是两个人名的组合:自由大学校长福尔维尔(Jerry Falwell)以及学生组织领袖查理∙柯克(Charlie Kirk)。这个中心致力于信仰和自由。因此我们注重基本原则、犹太-基督教传统、美国宪法、法治、自由市场、支持企业的态度和为美国打下基础的国父们。

此次活动是为了中共防火墙之内的十四亿中国人而举办。他们没有自由、得不到信息、受到的压迫,超出外界想像,对不对?他们工作一周七天,每天十二个小时,外界没有人知道。

如果你抗命,社会信用系统会介入,你的信誉会被摧毁,你会受到惩罚。我们厌恶这些。因此我们想让世界知道,这十四亿上帝按照自己形象创造的中国人正在经历什么。

武汉爆发疫情 中共代表到白宫

我们刚刚举办了数个众星云集、包括阿肯色州联邦参议员科顿(Tom Cotton)参与的小组讨论会。德州联邦参议员科鲁兹(Ted Cruz)、查理∙柯克今天也来了。田纳西州联邦参议员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和众议院共和党自由党团(Freedom Caucus)参加了昨天的活动。中心议题是如何让美国人获得更多有关中共压迫的消息。他们开始获得一些信息,但是很难。

我们甚至连第一个障碍都很难逾越:不管其动机如何,中共把武汉肺炎病毒(中共病毒)输送到了美国。该病毒来自武汉。我觉得美国人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我认为还不止如此。

我相信中共有动机,而且很明确。他们关闭了武汉的机场、在其首都北京封城,但却没有禁飞四十万架次的航班去米兰、纽约市以及旧金山。

中共代表去了白宫。在明知道存在中共病毒人传人的情况下,其高层和美国总统以及白宫的领导层握手。这很令人震惊。然后还有世界卫生组织的谎言等等。

我们只是试图告诉人们那些基本事实。出于某些原因,一些报章不愿意发表任何和中国有关的消息。人们想知道它们的动机是什么。我教了二十年经济学。我认为,应该根据它们的财路顺藤摸瓜。

杨杰凯:那我们就来谈谈这一点。

大卫·布拉特:好。

每个国会议员收中国日报 中共在入侵

杨杰凯:昨天我和联邦众议员班克斯(Jim Banks)谈了一件事。他一直在追踪一件几乎所有人都不愿意报导的事情:每一个国会议员办公室,都会收到中共的宣传喉舌之一《中国日报》的报纸。

大卫·布拉特:令人吃惊。

杨杰凯:在疫情期间,不管下雨还是天晴。迄今为止,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刚才提到了经济目的。媒体为何会同流合污?你能谈一谈吗?

大卫·布拉特:美国人观点多元,我们已经习惯了。因此一份报纸出现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直到你发现它是中共的宣传长臂。现在大多数美国人不知道中共是什么东西,对不对?因此如果一份报纸出现了,只不过是另一份报纸。

我们生活在一个欢迎任何观点的国家,但现在这个传统正在受到威胁,对不对?

在美国大学里,新马克思主义教员占据了主导地位,教授宗教、哲学、伦理和历史以及其它课程,都变得很难。这很疯狂,但这一切和发生在中国的文化大革命非常相像。他们破除旧的东西,是吧?旧历史、旧语言、旧伦理、儒家思想、所有旧的一切,他们都要破除。中国人首先攻击宗教和思想,因为那些是对统治阶级的威胁。

美国人没有认识到其动机、没有认识到这就是中共的缓慢入侵。每一个明白人都知道中共在和我们战斗,是信息战,而不是武力对抗。他们不想和我们武力对抗。他们看到了我们在海湾战争中的作为。他们知道他们不是对手。因此不会有武力对抗,但是信息战是可以慢慢来的。

对中国人(中共)来说,政治就是战争,政治就是玩弄语言。而玩弄语言最有效的就是通过媒体和意识形态。因此中共把这套带到美国,影响了我们的小学到高中教育,大专院校最明显的例子是孔子学院,但是(中共的)渗透程度远超于此。这就是我们要在这次峰会中所传达的消息。

与极权政体不存在“自由贸易”

杨杰凯:你提到福尔柯克中心推崇自由市场,我知道你个人也支持这一点。我想有些人过去曾指责、有些正在指责某些与会嘉宾甚至包括你的立场,都是贸易保护主义。你能谈谈吗?

大卫·布拉特:当然。这对我个人来说是新鲜事。我在世界银行工作过,我研究经济学。我对数据集里面所有国家做过回归分析——世界上总共约有180个国家。你可以用所有的独立变量对经济增长率进行回归分析。这些分析包括巴罗(Barrow)、曼昆(Mankiw)等哈佛大学著名教授,以及曾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研究论文。

他们的数据集不包括共产党国家、计划经济,因为微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的所有支柱,都建立在这样一个的假设上,即定价系统运转良好、自由市场运转良好。在计划经济中,没有这样的条件。因此在纯经济学研究中,它们被排除在外。

回到你的问题上来。对至少部分经济学者来说,越来越明确的一点是,和一个控制一切的极权政体不存在“自由贸易”,特别是在政治层面上。

极权政体不存在牟利动机,对吧?它们控制了每一个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和财务报告。没有人知道这一点。我们却允许他们的公司涉足我们的指数基金和交易所,并且不需要受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审计。但是我们自己的公司却需要。

这对美国人来说令人震惊。你可以拥有一家中国公司的股票。像过去中国每年经济增长10%的时候,无疑你会赚钱。但是现在中国的经济增长率是4%,甚至因为病毒的原因更低。所以你最好盯紧你的钱。我们正在关注这件事。

回到你的问题上来。因为根据自由市场的假设,我们并不是在和一个自由贸易伙伴交易。

在二战之后,我们和欧洲以及其它国家,建立了布雷顿森林自由体系。每个国家都认同这个体系,并且都变得富裕。我们和过去不共戴天的敌人日本、德国成了朋友。我们现在是朋友。我们互相贸易,共同致富。我们有着同样根本、自由和基础性的制度设置。

与过去敌人德日成朋友 中共不守承诺及规则

但是中国不一样。我们指望了30年。基辛格、尼克松,直到现在,我们幻想:“好,我们现在开始,我们让他们的下一代富裕起来。他们会喜欢上市场经济。他们会喜欢上资本主义。民主也会随之而来。”民主没有到来。证据很久以前就有了。

民主不但没有到来,1999年他们(中共)还出版了一本书叫做《超限战》。他们说:“我们在和你们打仗”。我们没能马上理解。美国人想:“你们和我们打仗是什么意思?”每个人都应该看看这本书。他们是在打仗。

病毒,即使不是100%故意的,他们在利用疫情,在美国流传不稳定的信息和增加分裂。他们参与了,这无可怀疑。我们办公室每天收到的中国报章中,都有这些。

杨杰凯:就像你提到的,在德国、日本、美国以及其它国家,有一套规则。当然,总有人想绕过这些规则。但是大家一般来说遵守这些规则。有办法让大家负起责任,等等。但是对你提到中共发动的不对称战术,中国一直装出一副遵守规则的样子,嘴上说遵守规则,但是行动上却不一样。请告诉我你对此事的了解。

大卫·布拉特:最明显的我想是去年,他们(中共)在白宫玫瑰园表示,他们绝不会军事化南中国海的岛屿。六个月之后,他们开始武装南海上的岛屿。我们发现美国为政府雇员、国会议员和军人服务的退休基金系统,投资了中国的武器系统。我们投资了瞄准我们的中国武器系统和公司!几周前川普总统终止了那些投资,叫做TSP(节俭与储蓄计划)。

杨杰凯:对。

大卫·布拉特:参议院以98比0票通过。令人震惊。我们获得了两党的支持。我对此有些惊讶,但我非常高兴。下一步就是对中国公司的审计。像总部设在开曼群岛的阿里巴巴未被审计过。他们的资产负债表,跟中共的资产负债表是一回事。如果中国说:“你明天早上清零。”他们就得清零。美国的其它中国公司都是这样。

还有信息战,比如TikTok以及其它中国信息公司。美国儿童用这些东西上了瘾。根据中共法律,在这些信息科技公司的后台,所有的信息都流向中共。我要澄清一点,我提到中国的时候,都是指中共。我们的目的在于,把中国人民从中共的压迫下解放出来。

杨杰凯:这很有趣。我想你指蓬佩奥国务卿最近的讲话。

大卫·布拉特:对。

杨杰凯:那次是我第一次看到一名现任国务卿,谈及直接和中国人民沟通,并在同一讲话中指出中共是敌人。你认为在不久的将来这会如何展开?

大卫·布拉特:司法部长巴尔的一个讲话也建立在同样的基础上。他在美国国内做了同样的事。他说,如果你是在美国的一家公司,和中共合作,你得注意了,我们在观察你。在美国国内,巴尔已经发出了一个清楚的信号。你要谨言慎行,对你分享的信息非常小心,因为这会产生法律上的问题。

中共撒了太多的谎

蓬佩奥国务卿也同样,在民族国家关系上,发出了清晰的信号:中共不可信。他重申了里根总统针对苏联的一句话:“信任,但要验证”(trust, but verify)。但是中共的威胁更大,因此蓬佩奥说“不信任,加上验证”(distrust, and verify)。

这是相当强有力的措辞,对吧?首先,我们不信任你(中共),因为你撒了太多的谎,在白宫玫瑰园、在世界卫生组织、在病毒人传人问题上等等。我们设法处理了这一切。

前几天我听说一些有名的中国人开玩笑说,文化大革命(大饥荒)中几千万人死于饥饿,农业一团糟,中共的官方声明说“大丰收”。简直让人震惊。数千万人饿死,中共的官方报纸宣传说“大丰收”,粮食多得吃不完。

同样的事情正在中国发生,是不是?大坝快要决堤,这将对受大坝影响的地区产生巨大冲击,影响当地三分之二的农业生产。他们已经开始受害。中国还在说同样的话,对吧?“我们发展很快。形势大好。中产阶级很好。农业大丰收。”不,全是假的。他们自己人什么都不知道。这是个悲剧。

杨杰凯:我想你是在说文化大革命之前发生的大跃进(大饥荒)。

大卫·布拉特:对。

医药制造将会全部回归 这是国安问题

杨杰凯:非常吸引人。人们在谈论的是把制造业搬回美国,或至少是不要把制造业放在中国这个想法,因为在那儿会造成国家安全威胁。值得注意的是,我采访过罗丝玛丽∙吉布森(Rosemary Gibson),她的书揭示了大多数美国药品前体在中国制造。你怎么想?有很多辩论。大制药公司对此不感兴趣。这是我们看到的。这在多大程度上是国家安全问题?

大卫·布拉特:罗丝玛丽的书叫做《中国处方》(China Rx)。毫无疑问,医药制造将会全部回归,因为这是个国家安全问题。我们救命的抗感染药不是美国制造的,零。因此这些部分必须回归。

现在有趣的是,这些公司,所有哈佛大学毕业的工商管理硕士,却不懂得经济常识(Econ101),包括反垄断,不要把你的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他们不懂得金融常识(Finance101),不要把你的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可他们正是这么做的,令人震惊。他们违反了经济常识、金融常识的全部规则:分散投资。现在他们被困,一定会有震荡的。

不管你想不想要,那些供应链正在回归,因为公众的压力和中国GDP增长率的下滑,是吧?现在中国的市场需求不像以前了。因此供应链回归有多个理由。但这对企业的运营方面构成了严重问题。你需要想办法让供应链运转并想办法让它快速回归。这些都是很难回答的商业问题。因此我们在今后几年可能会有点混乱。我想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

杨杰凯:日本拨款资助那些想把供应链迁回本国、至少是移出中国的公司。你怎样看待这种政策?美国如果这么做,你会怎么想?

大卫·布拉特:那太好了,为供应链迁回本国提供某种税收优惠。阿肯色州参议员科顿昨天说他有这样一个法案。你刚才提到了日本。川普总统致力于“美国优先”的政策。乍听起来,这好像狭窄、自私、短视。

美国建立自由联盟 好人对抗坏人

但是令人惊异的是,我们正在建立一个自由联盟。日本是我们最好的朋友之一,莫迪总理的印度、澳大利亚、整个东南亚国家联盟、甚至撒哈拉以南国家的总统都在抨击中国,因为中共在一带一路计划上欺负他们。

中国试图在联合国购买选票,他们欺负撒哈拉以南国家,极为糟糕地对待他们,比如非洲之角的国家、埃塞俄比亚等。情况糟糕透了。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优先政策让英国的“伊莉莎白”号航母和舰队穿越南中国海。这难道不让人耳目一新吗?我们盟友再次团结在一起。这就是好人对抗坏人。英国站在我们一边,欧洲站在我们一边。

我相信德国和英国正在重新考虑其基础设施中的华为投资,他们往这个方向走,简直令人震惊。因此在国际上传来了很多好消息。美国被证明是一个好朋友,对不对?我们只是希望所有人都遵循同样的规则,共同分担支出。

杨杰凯:你说这是好人再次对抗坏人。真的这么简单吗?

大卫·布拉特:对,就是这么简单。中国人能分辨好坏,根据儒家伦理,应该尊敬老人、讲真话。如果你想在一个中庸的、世俗的基础上,实践亚里士多德伦理学,他们也能分辨好坏。

但是中共不能,中共不会允许任何超越该党的学说。因此中共首先攻击地下天主教会、地下基督教会、任何和上帝有关的东西。他们说“如果你想崇拜上帝,你必须首先崇拜习近平和共产党。它们超越上帝。”

中国经济所有的红灯都亮了

我认为中国正在出现裂痕。有一个称为“(中国)褐皮书”(Beige Book)的文件。这是我们有关经济的最佳数据。商会的一个人个跟我分享了这文件。我一下子记不起他的名字了。在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经济所有的红灯都亮了。所有的经济基本部门都亮起红灯。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几年,但是红灯全亮了。

然后,2019年第四季度,(中共)病毒爆发了。不是中共经济的结果,而是一个罕有的巧合。当被问及:“你最恐惧的噩梦是什么?”习近平及中共前领导人告诉布什,“我不得不维持中产阶级。”但当你经济的所有红灯都亮起来、经济崩跌——这还是在疫情之前——(去年)第四季度,病毒爆发了。

大家都想知道中国究竟发生了什么。最起码,他们利用疫情打击我们。我认为有迹象表明,中国并不像我们想像的那样强大。我们需要分析局势,仔细地研究。

杨杰凯:这里有很多人说这个让一些人心里担忧的词:脱钩,某种彻底的切割。这绝对不是很多自由市场派人士经常考虑的事情。你对美国和中国经济脱钩怎么看?

大卫·布拉特:我的看法很简单。(中共)病毒来自武汉,在我们国家造成了十多万人死亡。我们想知道病毒的DNA和结构组成。我们想知道其来源、它从哪里来,以及能帮助我们研制疫苗、消灭病毒的信息。

在我看来,如果中国是一个文明的国家,你会说“中国,我们想去贵国。我们想调查你们的实验室,和你们的人交谈,因为我们想解决这件事。”如果中国说不,我们就100%脱钩,再见。对不对?

关税如此之大,有几千亿美元。(中共)通过华尔街的金融资金有几万亿。如果那一个遭到打击,中国就完了。我已经提到,褐皮书说中国经济已经受创。他们经济受创的一个信号就是,他们正在向消费型经济转型,对吧?这是他们的目标。

政府投资已经不灵了。他们的高楼大厦到处都是。他们修建第一个机场,回报率还行;修第二座的时候,回报率就会下降;到修第三座的时候,你就破产了。他们已经走到了尽头。

中共很虚弱 害怕世界从香港撤出

现在的迹象告诉我,他们很虚弱并害怕世界从香港撤出。我认为他们愿意放弃香港,但是香港不只是一个小小贸易港,对吧?那是他们美元的通道。那里是他们搞到几万亿美元资助中共的地方。因此如果他们愿意放弃作为美元交易枢纽的香港,这告诉我中共正在转向国内,这更让人害怕。一个对内镇压的中共,让人无比恐惧。

但这也是一个指标,如果他们愿意放弃香港这个对外贸易通道,和让他们致富的外部世界。他们更多专注于国内,这是一个虚弱的信号。

杨杰凯:他们是否指望美国大企业和国际大企业阻止脱钩的发生?华尔街肯定有很多反对意见,似乎不愿意谈论此事。

大卫·布拉特:惯性一定会有的,变化不会一夜之间发生。华尔街一定会极不情愿。突然间,你看到《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说“我们关心香港人民”,“不要操之过急,因为这会伤害香港人民”。

香港人民强烈呼吁,让我们在这次斗争中,站在他们一边。如果任何人关心香港人民,为什么不和他们直接对话?为什么你不关心中国的14亿人?在资本准备离开之前,没人这样人道、宽容地关心中国人。然后同情心突然出来了。

我想这有点太迟了。但是大企业的转变会滞后,不可能一夜之间转变。中国也知道这一点。这些企业有大概五年或十年时间重新布局,他们必须得重组。

美中脱钩终究发生将重新布局

杨杰凯:你认为这种脱钩会延续多长时间?

大卫·布拉特:我刚才说错了——这取决于这次大选,对吧?川普上台,40年来直面中国的第一位总统。如果拜登获胜——拜登和前总统克林顿,都支持最中国的最惠国待遇;他们确保了中国公司不受审计。如果拜登获胜,他是中国的朋友。拜登的儿子从中国拿到了15亿美元的投资专案。这已经被广泛报导。如果这事成真,就不会有脱钩。

拜登和民主党会保护亿万富翁阶层及其在华投资。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将会重新回到川普之前。但仍会有人做出理性商业决策,“中国没有吹嘘得那麽好。”部分供应链会因此回归。但在国际政治层面,如果拜登获胜,中美关系会比如果川普获胜更加友好。

杨杰凯:假设脱钩终究发生了。前总统克林顿给了中国最惠国待遇等等。实际上,你也许知道,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当年是反对给中国最惠国待遇的领军人物。这也许说明了在中国问题上的两党合作。

让我们假设脱钩真的发生,需要多长时间?

大卫·布拉特:我觉得需要十年到二十年时间才能脱钩。惯性很大,生产线、供应链、以及各种组成部分。这可不像撕下一块创可贴那麽容易,对不对?即使你有这样的意愿,也需要十年时间。

但由于“脱钩”声明的效应,市场是具有前瞻性的。如果美国政府宣布脱钩并且开始行动,对经济而言,心理是最重要的。虽然脱钩会花点时间,但是每个人都会清楚地领会到这个信号。如果我们说,“我们要脱钩。”这会令人震惊。蓬佩奥的讲话,已经有这种效应,我要说我们已经完成了20%的脱钩。他说出这句话,非常有力,以后很难有国务卿去反对他的论点。

中共是个威胁 左媒“政治化”

杨杰凯:许多数据都表明,美国人更加清楚中共是个威胁。还不止是美国人,在自由世界的几乎每个国家,都有更多人意识到中国是个威胁,中国不是个起积极作用的实体。在你的新闻稿中,我记得你说,美国人对这个不是太清楚。怎样才能让美国人明白呢?究竟什么才是他们应该明白的最重要事件?

大卫·布拉特:我想,实事之一是中国有意把中共病毒传到美国,对不对?在多大程度上他们在实验室中,开发了这个病毒?我们还没有证据。他们是不是开放国门,把病毒放出来?是的。他们有这个意图,这很清楚。如果美国人看到这个事实……

但是媒体却不报导这个。CNN、NBC、《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都不愿意沾这件事,因为它们把这事政治化了。它们知道如果事实传播出去,非常有利于川普总统、非常不利于拜登。然后疫情袭来。六个月前,你去参加体育活动,你去教堂,你去餐馆吃饭,你健康良好。

这一切都变得一团糟。我们现在在所有方面,都是灾难般的噩梦。四百万人失业,十多万人死亡,各地有很多人感染。没有体育活动。两千年来人们首次不能参加复活节活动。这让人震惊,对吧?这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一切都是由于来自武汉的病毒,所有一切。这就是为什么这个障碍极具破坏力。如果中共送来病毒的断言是真的,任何其它事情都会以它做为基础。左派知道这一点,他们十分害怕这一点。

杨杰凯:那麽我们如何传播这个信息?自由大学如何参与其中?这当然是个事实。

大卫·布拉特:昨天,我对每个发言的人都提出了这个问题,从参议院的科顿、布莱克本,到众议院共和党自由党团的14名成员,再到班克斯和科伦肖(Crenshaw)。他们是对中共之战的领军人物。每个人都认同中国送来了病毒。这个信息已经流传出去,这是个他们如何讲述事实的问题。

美国人仍旧保留了很多犹太-基督教传统的历史遗存:爱你的邻居、心地善良。他们无法理解有另外一种体系存在——中共,不是中国,是中共——可以犯下那样大的罪行。他们无法理解那种邪恶,超越了限度。

因此,美国人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明白。当他们回过神来,就像丘吉尔或某人说过的,美国人善良,他们有时候犯错误,但最终他们会做正确的事。如果我是中国,我会因为美国人从根本上是好人而害怕。最终,我们会做正确的事,他们会垮台。

被活摘器官的人都是善良异议人士

杨杰凯:这很耐人寻味。你刚才说的正是我在过去十五年告诉人们有关为器官而杀人的行业,现在仍然存在并且繁荣。这是个令人恐惧的双关语,但是在中国,让人无法理解,难以想像。你不能从表面上相信。人们会说:我需要证据,我需要铁证。否则我如何才能相信?

大卫·布拉特:中国从活体上摘除器官,那些被活摘的人都是善良的异议人士。他们因为向往自由而被关进监狱、受到惩罚。但是他们没能获得正义,而是被谋杀。他们的器官卖给那些临时需要器官的有钱人。

在美国人心目里,已经有很多阴暗面的东西。你在新闻中听到那个消息,你会说:“对不起,我已经无法承受。我不想聼。”但那是事实,并非只是单个数据。很多的异议人士被害,这个器官活摘的事情、维吾尔人、西藏人,可以不停地说下去。

杨杰凯:自由大学的学生怎样?首先,你们有多少学生?他们怎样获得这些事实?

大卫·布拉特:这是其中一部分:下一代在了解。下一代确实关注这些事情,对吧?我把他们看成世界历史上第一代喜爱他们父母的孩子。这很有希望,很独特。他们想帮助他们的邻居。他们想为这个世界做好事。这很正面。我们校园一共有一万五千名学生。

杨杰凯:是Z世代吗?

让所有人知道真相

大卫·布拉特:我都不知道Z世代何时截止。我不太明白,但是我们校园有一万五千名学生,世界各地还有11万名网上学生。犹太-基督教传统——我们培养基督的战士,这是我们的目标——是大爱,是正义。因此有紧张因素存在,但是我们必须教育我们的学生,这样他们才能分辨什么是做正确的事情。

杨杰凯:我想我的问题是,你说中共给美国送来病毒是个事实。如果美国人都知道,那麽自由大学的十二万五千名学生是否知道?

大卫·布拉特:对,这就是我的目标。我是商学院的院长。我们正在把所有的信息摆出来。在此次峰会以及别的峰会上,我们会不停地放映新闻剪辑,包括那些在这里发言人的声音,也许包括《大纪元时报》,使用所有这些。

此次活动是个智库,但是我们把它叫做行动峰会,因为我们不想发布一个白皮书就完事。我们想学习,然后出去改变世界,建设上帝的国。这是我们的目标。这也许是我们时代的最重大问题。因此这将是教育的一部分,我们将会坚持到底。

杨杰凯:好。在我们结束之前,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大卫·布拉特:没有了。我只想感谢《大纪元时报》和你们做的工作。我知道出于正确的原因,我们有道义责任帮助中国人。我知道你和很多中国异议人士是朋友并有合作。你的心地很好,因为每个人都知道我们有一个大问题。我们必须解决这个问题,把世界变成一个好地方。

杨杰凯:对,我们将继续做我们所做的。很高兴能访问你。

大卫·布拉特:谢谢你。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布拉特:中国经济所有的红灯都亮了


天钧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布拉特:中国经济所有的红灯都亮了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