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在西安事变前为抗战做的秘密准备

历史 Lisa 2周前 (11-30) 214次浏览 0个评论

台湾明居正教授认为,蒋介石深知双方力量的悬殊,中国军队远远不是日军的对手,1937年上海保卫战也证实了这点。两个月日本就把国军70%的兵力全部消灭,日本当时宣称,“三个月灭华”,它是有那个实力的。怎么办?为什么蒋介石迟迟没有对日宣战呢?一宣战,中国就无法从外国买到武器,一宣战,中国肯定打不过,打败了就得割地求和,卖国是蒋介石最不能容忍的事。

老兵韩声涛在他的回忆录中也写到,现在的人很难想象当年中日之间军力和国力的巨大差距:当时的中国只是一个历经持续10余年军阀混战的仅仅形式上统一的贫弱的农业国,而日本却是一个新兴的工业强国。军事上日本是当时全球最强的陆军和海军国之一,拥有先进、完善的军事组织体系并建立了全民战争体制

在二战中,就连苏联这样的工业大国在面临希特勒的进攻时,都不惜以服软的姿态和牺牲波兰的代价,与德国签订《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从而换取备战时间。何况连年战争局势不稳再加上国力不发达的中国呢?作为军事家的蒋介石无疑是具有敏锐战略眼光的,而在后来蒋介石领导的8年抗战中,国军在正面战场的浴血奋战与蒋从始至终的决不投降,也彻底打碎了说“蒋介石不抗战”的谎言。那么蒋介石究竟在西安事变前的这些年做了什么?

《郭汝瑰回忆录》在谈及蒋介石时也有这样一段话:

我听说1935年何应钦认为:如对日开战,几个月后就会没有械弹装备补给,所以军政部在湖南株洲修建兵工被服等厂,在军实方面做准备。成文的国防计划,当然不可能目睹。但听说,委员长侍从室主任林蔚拟了一个国防计划,经蒋介石批准,大意是对华北的防御准备,由唐生智在军事委员会内密设执行部主管其事。在海州、徐州、开封、洛阳一线构筑防御阵地,建了不少钢筋水泥的机枪掩体,以作阵地骨干,在沧州石家庄线也构筑了防线(陆大十期同学文小山、李荻秋在执行部任参谋,李还亲身侦察各线重机枪掩体位置,知之甚详,以上情况是他告诉我的)。

一位名叫kkusb123的网友在铁血网上发布帖子的《民族英雄蒋介石全面抗战前的准备》中,则对蒋介石的抗战前各方面准备做了详细分析,编者摘录如下:

内政方面

财政上,需要统一币制。北伐成功虽然获得了国家的统一,但是许多方面仍然是表面的。许多地方在军人主导下,财政支出不受中央政府的限制,而且地方截留国税,甚至擅自铸造货币和滥发纸币,从曾国藩时代开始的征收厘金,仍然使得各个地方有变相的征收税的权利。

国民政府在1930年获得了关税自主权,为财政改革奠定了基础;肥厚的盐务税也在此时收归国民政府,在战争爆发的1937年度,务税收入高达两亿一千八百万元;甚至租界的洋人也开始缴纳统税,1937年7月至1938年6月的统税收入达到一亿二千五百万元;国民政府财政部长孔祥熙在1935年实行币制改革,废除银元,实行法币:“法币有充份的准备金,其价值定为美金三角。……法币虽则一次发行了十八亿九千七百万元,而准备金高达百份之六十七。国民政府确实在准备抗战。有了法币,政府便可以应付公开或秘密支出。事实上,孔祥熙划出了十亿三千四百万法币作为秘密专款,作为1936至1937年这三个年头,购买兵器与弹药、建筑铁路公路、改良水利设施等等与抗战有关的工作之用。”国民政府的财政统一和币制改革的成绩,是备战的重要部份。

交通方面,加紧进行着公路、铁路和通信建设,以便于调兵遣将。“九一八”开始的时候,面积广大的国土上,只有公路四万多公里长。经过努力,到1937年,中国公路达到十一万一千多公里,增长了一倍半;

武汉到广州的铁路大动脉虽然早就在南北两头修筑,但是工程最艰钜的部份,始终未完成。经过七年的努力,终于在1937年贯通;陇海铁路原来只修筑到河南的灵宝,也在这几年之中延长到西安和宝鸡;浙赣铁路是东南铁路的主干线,由蒋介石亲自加以督促,在1936年完工;同时,南北纵贯山西省的同蒲铁路也完成。几年的时间,在那时的经济技术水准下,铁路由八千公里增筑到一万三千公里;

全国的邮政局在1931年不足一万所,到1936年,增加到一万五千三百多所,邮路则从四十万里增加到五十九万八千馀里;并且在全国普遍设立无线电电报通讯,在全国普架电线约十五万里;为了振兴中国国民的精神,在1934年2月,蒋介石发起了新生活运动,欲将中国固有的礼、义、廉、耻美德在生活中具体实施,并且提出国民生活军事化,以便适应战争的需要;新生活运动的更深一层的含义,是用中国文化精神对抗共产主义文化在中国的传播。

在1932年,秘密成立了“国防设计委员会”(后来改名为“资源委员会”),以蒋介石为委员长,翁文灏为秘书长,内设国际组、军事组、教育文化组、经济与财政组、土地及粮食组。三十九个委员中,绝大多数是全国知名的学者、专家和实业家;并且聘请二百多名各界人士在各个小组担任专员。一大批著名的知识份子因此投身到国民政府领导的抗日“国防设计”的工作中。最近中国大陆出版的有关著作中说:“这些调查统计工作虽然是初步,甚至可以说是粗糙的,但是它们在当时和抗战期间所产生的作用和影响却不能忽视和低估。许多基础性的调查统计在中国都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也可以说它是中国近代第一次比较系统和大规模的国情调查。设计委员会所编列的许多计划如“战时燃料及石油统制计划”、“粮食存储及统制计划”,在抗战中特别是抗战初期起到了重要作用。

专门人才的调查为以后资源委员会招募技术人员提供了方便,资委会初期从事工矿建设所需要的技术管理人才,很多都是据此招募的。”资源委员会制定“重工业五年计划”,拟定兴建冶金、机械、燃料、化学工业。这些措施对于后来的持久抗战有不可低估的作用。这里要特别说明的是,堂堂中国成立国防设计委员会来防止外来侵略,在自己的国土上,却不敢公开进行,怕激怒日本军国主义者引起战争的提前爆发,因为国力非常弱小的中国,需要时间准备以便与世界一流军事强国作战:“国防设计委员会的地点在原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的旧址,南京三原巷二号。由于它是个`秘密机构’,信封上不印机关名称,一切活动都不公开,对外只称‘南京三原里二号’,由蒋介石从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秘密经费中每月拨款十万,作为活动经费。”这一件事可见中国国民政府处境的艰难,也可以见到蒋介石秘密准备抵抗日本侵略的决心。

国防方面

第一,“1935年1月,国民政府在南京召开军事整理会议,布置整军工作。3月,在武昌成立陆军整理处,任命陈诚为处长,负责全国陆军的整顿和训练。同时,还对特种兵进行了整建。整军建军工作至‘七七事变’时虽未按计划完成,但也做了不少工作,全国陆军已整建和未整建的部队,除各种特殊部队外,共计步兵一百八十六个师又四十六个独立旅,骑兵九个师又六个独立旅。炮兵四个独立团,共约一百七十万人,居世界各国之首。”

第二,在1936年底,空军几乎从无到有,总计有各类飞机六百馀架,飞机场二百六十二个;海军也开始建设,有大中舰艇一百馀艘。整理和修建了一些江防和海防要塞,江阴、南京等要塞区,还装置了新从德国购买的重炮。

第三,确立战略大后方,蒋介石在1935年视察川、滇、黔三省以后,确定“四川应作为民族复兴的基地”,并开始建设以四川为中心的西南抗日大后方的工作。四川素有“天府之国”之称,物质和人力资源都极为充沛,是理想的战略大后方。

第四,制定国防规划,确定国防区域,将全国划分为三道防卫线和四个大区。并且以军事委员会为最高统帅机关。

最后,他给出结论:然而,西安事变使得蒋介石内政国防方面的建设被迫中断,提前进入全面抗战。

这个结论与蒋介石在西安事变后,给张学良看自己日记时说的那句“你现在搞成这样,我被迫去抗日,但我们没有实力抗日,你原本不希望中国变坏,但结果让中国变得更坏”刚好照应。

今日时事新闻网|最新时事优选新闻–蒋介石在西安事变前为抗战做的秘密准备


今日时事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蒋介石在西安事变前为抗战做的秘密准备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