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北大:一段幽暗的心路历程

历史 Alex 1个月前 (12-09) 160次浏览 0个评论

毛泽东与北大:一段幽暗的心路历程

北京大学的游行队伍向天安门进发

北大关系,是毛泽东心理最幽暗的角落之一。

作为一名知识分子,毛泽东本有机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学者。事实上,毛泽东的一生充满求知欲望。

1918年,毛泽东湖南一师毕业后,曾从事帮学生赴法勤工俭学的工作,但自己的留日计划最终没有实现。他解释说:“我认为我对于本国还未能充分了解,而且我以为在中国可以更有益地化去我的时间。”不管这是不是他在自传中的借口,他从此对国外缺乏感性了解是其一生的短板。

1918年,毛泽东受后来的岳父杨昌济推荐,去北京到北京大学图书馆当临时雇员,从此与北大发生联系。李大钊让他做图书馆管理员,月薪八块大洋。那时候的北大是在红楼那边,靠近北京中心,不是现在的未名湖一带。

根据《早年毛泽东》记载,工作时期,他敏感的心显然被刺伤:“我的职位如此之低,以致人们都不曾和我来往。我的工作之一就是登记来馆读报的人名,不过这般人大半都不把我放在眼里。在这许多人名之中,我认为有几个新文化运动著名的领袖,是我十分景仰的人。想和他们讨论关于政治文化的事情,不过他们都是极忙的人,没有时间来倾听一个南边口音的图书馆佐理员所讲的话。”从此,北大对毛泽东心理的影响伴随其一生。对知识分子复杂的心理也伴随着毛泽东的一生,甚至对其改造知识分子的决策都有重大影响。最著名的事件就是毛泽东对梁漱溟的激烈批判。

北大的经历成为毛泽东心理幽暗的诱因,但并没有影响他的行动。他在北大参加哲学研究会、新闻学研究会等,还旁听了许多大学课程。他和北大学生朱谦之交往颇多,经常讨论无政府主义在中国存在的可能性。他在北大期间还遇到了许多重要人物,如陈公博、张国焘等。

也是在北大期间,毛泽东与杨开慧发生了恋爱。总体而言,这段在北京的时间,毛泽东的心情总体上是明快的,“在公园和故宫的宫址我看到了北国的早春,在坚冰还盖着北海的时候,我看到了怒放的梅花。北京的树木引起了我无穷的欣赏。”

后来在延安,傅斯年与毛泽东谈话,毛泽东给他题写了一副字《焚书坑》:“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烬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这首诗道出了他看待知识分子的复杂心境。这种心境的产生与北大密切相关。

1952年,中国大学大调整,北大搬进了原来燕京大学的校址燕园。之后,畸形的、模仿苏联的高校体制和理念,中国大学理工科化倾向、实用主义严重。作为综合性大学的北大的气脉被拦腰斩断。之后的一系列政治运动,事实上已经消解了北大的灵魂,使得其成为运动的试验场和急先锋。1968年7月22日,毛泽东说:“大学还是要办的,我这里主要说的是理工科大学还要办,但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要无产阶级政治挂帅。”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建国后毛泽东最称誉的北大师生,不是学术巨擘,而是张贴了“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的北大哲学系老师聂元梓。毛泽东写了《欢呼北大的一张大字报》。

1949年之前,北大已经是世界一流大学。1998年,北大百年校庆时宣布开始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建国后、特别是在毛泽东治下,北大的发展倒退了近半个世纪。

一九六四年九月十日,毛泽东接见了法国首任驻华大使吕西安•佩耶,双方的谈话颇有意思。《毛泽东接见法国技术展览会负责人及法国驻华大使的谈话》中记载,佩耶说,他最近去北京大学访问过。毛泽东说:“这不是一所好大学。”佩耶接着说:“我见到了校长、系主任、教授和学生。他们谈到了他们的活动,我认为,他们在研究和公民精神方面是热情洋溢的。”毛泽东说:“这是他们告诉你的,但是他们告诉你他们做的和他们实际做的不一定是一样的。这不是一所好大学。”毛泽东家族的李讷和邵华都分别毕业于北大历史系和中文系。

建国后,毛泽东对北大保持了应有的客气,但谈不上感情。《说不尽的毛泽东》一书记载,1949年,北大纪念五四运动30周年,请毛泽东参加。毛泽东回信表示感谢邀请,并说:“因为工作原故,我不能到你们的会,请予原谅。庆祝北大的进步!”五四运动31周年时,毛泽东又给北大写了信,并应全体师生的请求,给新制的校徽题写了“北京大学”四个字。

有段广泛被误读的毛泽东的话,“庙小神灵大,池浅王八多”。其实这段话有其语境,并非毛泽东一般性地批评北大,而是指在“文革”的背景下,北大等学校的内部斗争力量。

时至今日,毛泽东的思想被编纂成《毛泽东思想概论》,成为北大学生教科书,简称“毛概”。

今日时事新闻网|最新时事优选新闻–毛泽东与北大:一段幽暗的心路历程


今日时事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毛泽东与北大:一段幽暗的心路历程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