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疫苗竞赛 历史上疫苗事故的不同走向

  • 历史

纽约华人医生:重症患者多是没基础病的年轻人(图)

在4月1日晚的央视《新闻1+1》节目中,美国长岛北岸医院ICU主任周秋萍介绍称,从中国和欧洲得到的数据显示,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多是些有基础疾病的老年人。但是目前观察到比较特别的是,美国纽约ICU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从20岁至60岁都有,并且没有基础疾病。 周秋萍称…

中美疫苗竞赛,历史上疫苗事故的不同走向。(Photo by William Vanderson/Fox Photos/Getty Images)

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蔓延全球之际,疫苗的研发进程备受瞩目。中国方面,军方研发疫苗迅速,备受质疑,武汉监狱更被爆出有近400人被标记为“无名氏”,被疑可能是研制疫苗的人体实验对象。美国方面,与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HHS)旗下的生物医学高阶研究和发展管理局(BARDA)合作的强生公司表示,将于今年9月进入人体临床研究的第一阶段后,如果疫苗效果好,将于2021年初获得紧急使用授权。这场中美疫苗竞赛,让人回想起历史上两国曾经出现的疫苗事故,以及事故后事件的不同走向。

美国克特疫苗事件

今日美国的各种疫苗,都有非常具体的指南,从出生到成年,什么时候该接种什么疫苗,民众基本没有担忧。但美国疫苗走到今天,也是有过沉痛教训的。

1955年,克特疫苗事件(Cutter incident)可以说是美国疫苗历史上最严重的制药灾难之一。事件的主角是克特公司生产的预防小儿麻痹症疫苗,由于疫苗中的接种病毒还有活性,导致了约200名儿童致残、10名儿童死亡。

脊髓灰质炎(俗称小儿麻痹症)是导致儿童致残的主要流行病毒,二战后美国儿童得此病的人数很多,尤其是1952年的大流行,近6万人被传染,数千人死亡,2万多人残疾,引起公众恐慌,该病毒成为公共健康领域的重大威胁。

1955年初美国医生乔纳斯・索尔克(Jonas Salk)成功发明了“脊髓灰质炎疫苗”,称为“索尔克疫苗”(Salk vaccine),由于社会需求迫切,疫苗马上投入生产。当时,政府监管机构授权5家药物公司生产该疫苗,其中就包括位于加州伯克利的克特制药公司(Cutter Laboratories)。

1955年4月,约20万人接种了这种疫苗,但随即就出现了接种者产生不良反应的情况,有人接种后身体瘫痪。随着此类病症的不断增加,大规模接种不到一个月就被紧急叫停。

事件发生后立即展开调查。调查发现,问题主要出在克特制药公司生产的疫苗中,但克特制药公司虽然在疫苗生产方面缺乏经验及专业知识,却并无不当操作。法庭的判决是,虽然克特制药公司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它还是应对受害者负经济赔偿的责任。

国会经过听证得出结论,将主要责任归之于政府监管部门,即卫生教育福利部下属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生物制品控制实验室(Laboratory of Biologics Control)。事件导致相关人员,包括时任卫生教育及福利部长奥菲塔・豪比(Oveta Culp Hobby)、部长助理以及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威廉・塞布莱尔(William Henry Sebrell)辞职。

通过克特疫苗事件,美国政府吸取了教训,促成最严格的政府疫苗监管机制的建立健全。目前,美国疫苗的监管是所有制药行业中最严格的,保证了疫苗的安全性。

事情的另一方面是,该事件的判决,导致疫苗制造商草木皆兵。到1984年底,全美只有一家疫苗制造商还在生产副作用比较严重的白喉/百日咳/破伤风(DPT)疫苗,眼看疫苗防病的体制就要垮掉了。

为此,1988年,美国政府推出了《国家疫苗伤害赔偿计划》(NVICP)。该计划大致规定:

(1)建立一个基金,对疫苗的每一次应用,政府从疫苗制造商收税0.75美金进入基金,用于对疫苗受害人的经济补偿。

(2)该计划的赔偿范围包括所有儿童的常规和某些非常规的疫苗,也包括某些成人疫苗。

(3)美国卫生和公共服务部负责建立、发表并更新《国家儿童疫苗伤害法案报告和赔偿表》(VIT),该表列出NVICP涵盖的疫苗,其相关的副作用及不良事件,规定了从疫苗接种到事件发生的赔偿有效期。

疫苗事故事件在美国得到了良好解决,然而在大洋彼岸的中国,事情的走向截然不同。

中国毒疫苗事件层出不穷

在中国,多年来的疫苗乱象层出不穷,致死致残儿童举不胜举,父母更是多年投诉无门。

诸如2005年的安徽甲肝疫苗事件,2010年的山西乙肝疫苗事件,2016年的山东非法经营疫苗案,2018年的长春长生疫苗事件,都是轰动一时的社会事件。然而这些疫苗事故事件不过是冰山一角,因为当局的宣传部门对假疫苗的报导严加控制,禁止独立调查报导,并且管控和封杀网络消息。例如,2010年3月,山西近百名儿童注射疫苗后致死致残的消息曝光后,调查报导的记者就被迫辞职,签发报导的报社领导也被贬去其他单位。

2010年山西乙肝疫苗事件导致近百名儿童注射疫苗后致死致残,南都记者郭现中历时3年,采访记录了近百个受害者案例,拍摄了追查报导《疫苗之殇》。在《疫苗之殇》中有这样的话:“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还有多少这样的悲剧?还有多少这样的孩子?没有人确切的知道。”其中一个疫苗受害者马宇轩已经成了植物人,但她的身体还在一天天长大,她的父母已经离婚,姥姥照顾着她,或许,她还有漫长的一生要挨过。

在多年的疫苗事故后,我们从未看到事情有任何好的改变。

以2018年长春长生疫苗事件来说,涉事的长春长生董事长、董事、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财务总监高俊芳,同时担任吉林省政协委员、长春市人大代表等职。高俊芳在2017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总榜单中排名第371位,身价超过67亿元人民币。在当年的报导中,曾流出高俊芳与江泽民的合影,高俊芳蛇吞象,以不过5至8万的年收入,收购近4000万的国有企业——长春高新的怪事也被曝出。

中国红十字会医疗救助部前部长任瑞红曾明言,中国疫苗行业是垄断暴利行业,利润率高达80%,中共疫苗业的掌舵人,都只是官员的白手套,背后都是“国字型”大小的那种干部。任瑞红说,能做这种生意的,一定是在中共卫计委、药监局,包括CDC(疾控中心)这些部门有非常强的背景。当年中国CDC的一个处长曾对任瑞红透露,生物制药啊、疫苗啊,一般人根本进不去,都是好几十亿资金的规模,都是他们自己垄断的。

结语:以史为鉴,更让人看清,中美体制的差异,才是造成南橘北枳的根本原因。

今日时事新闻网|最新时事优选新闻–中美疫苗竞赛 历史上疫苗事故的不同走向

2000台呼吸机不知往哪送 美国防部:没人告诉地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3月31日援引五角大楼一位高级官员的话称,他们仍然没有将2000台呼吸机送出,因为没有被告知“送货地址”。【英文原文:https://thehill.com/policy/defense/490484-pentagon-has-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