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肯尼迪:北京一步走错 将步步错

历史 Eve 2周前 (07-25) 117次浏览

阿里巴巴或获权助翻防火墙 中国留学生可续境外网课

思想领袖|肯尼迪:北京一步走错 将步步错

美国战略集团总裁布莱恩•肯尼迪:中共放任病毒在全球传播不是偶然!香港人被中共蚕食的自由与南中国海的真相;如何推翻中共防火墙。(大纪元合成)

“我们知道他们为了达到他们的政治目标,不惜对自己人大开杀戒。如果他们对自己人大开杀戒,对其它国家的民众,他们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呢?

武汉病毒只是一个偶然事件吗?即使病毒爆发是偶然事件,放任病毒在全球传播则不是偶然。政府最高层的决策者们,做出了一个战略性的决定,把病毒引向美国。我相信他们做了周密的计算,以达到颠覆美国政治的目的。假如我们不得不关闭政府,那将导致大范围的经济危机。”布莱恩‧肯尼迪说。

在冠状病毒(中共病毒)大流行中,中共为何选择在这个关口强推香港国安法?中共是不是向美国和世界传递一个信号,即,更严重的对抗即将到来?美国又如何、但更有效地对中共政权施加压力?

在本期节目中,我们与布莱恩‧肯尼迪(Brian Kennedy)坐在一起,他是“应对当前中国危险委员会”主席、美国战略集团的总裁和高级研究员、克莱蒙特研究所的前主席。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我是杨杰凯。

———————–

杨杰凯:布莱恩‧肯尼迪,欢迎您再次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肯尼迪:很荣幸再次与你交谈,杨,我总是很高兴。

中共强推香港国安法美国制裁

杨杰凯:布莱恩,您是“应对当前中国危险委员会”主席。今天我们有非常多的话题要跟您讨论。每天我都惊讶地发现,很多被循环播放新闻,都与中国有关。当然,最近的新闻是关于香港《国安法》的通过,或者我们称之为“橡皮图章式”《国安法》草案,随即美国当然做出了反应,国务卿蓬佩奥宣布香港不再拥有自治地位。布莱恩,这一切都意味着什么?

肯尼迪:这是美国,当然啦,还有香港人民,当前面临的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我们正处于一场瘟疫之中,已经有超过10万美国人被夺走了生命。这种事情在美国历史上从未发生过。可是就在这当口上,中国PRC、中共,却决定进一步明目张胆地镇压香港,在我看来就是预谋挑衅美国,这只能更进一步加深这两个国家的相互对立。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不得不宣布,香港已经不再享有高度自治,因为中共的所作所为,尤其是中共的这个提议,这个《国安法》将有效地清除任何形式的不同政见。在我们不得不宣布他们不再享有高度自治的时候,程序将被启动,美国将会实际上开始远离香港,使得香港成了中国PRC事实上的一部分,与此同时,对香港中国经济惩罚也将要逐步开始。

我们想要尽量避免伤害香港人民,但是又要清楚地告诉中国和中共:事实上,他们将会被当作一个流氓政权看待,他们再也不能分享,香港作为一个与大陆完全不同、享有最惠国待遇的单独实体所带来的好处,因为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很有趣但是很不幸,这是他们挑起的,实际上等于是关闭了香港通向美国的大门。

当然,我们很遗憾不得不这样做,香港人将得不到我们的服务,我们不能继续承认他们高度自治,当他们事实上并没有高度自治时。

美国应禁止中共国企华尔街融资

杨杰凯:布莱恩,“应对当前中国危险委员会”发表了一个声明,谈到美国回应香港问题可以采取的一些方式,提出美国的反应,应该对中共产生“切实的”影响。请您说一说。

肯尼迪:我认为眼下一个最明显的问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及其全部国有企业被允许来美国资本市场融资。我们以一个委员会的名义,建议美国有效地注销这些公司,不允许它们在美国的股票市场进行交易。有些公司是在美国的主要股票市场进行交易,有些则被列为A股,以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的方式进行交易

这是美国投资人给这些国有企业输血的真正的生命线。这些国有企业既是一般性质的公司,譬如阿里巴巴等等,同时也是坏蛋,譬如海康威视,他们负责生产某些监控镜头设备,用于监控位于新疆的关押维吾尔人的集中营

允许中国国企华尔街融资,允许它们的股票上市,在美国筹集资本,这是一个巨大的隐患,我们再也不能让中国搭这种顺风车了。在我看来,政府越早采取行动越好。我想川普政府已经看到了,允许美国联邦雇员退休基金,投资给这种企业的负面效应。让我们走好下一步,确保中资公司不再享受美国股票市场的好处,尤其是那种豁免待遇,允许它们不必像美国公司或者其它公司那样,必须接受审计。

在奥巴马和拜登执政期间,他们得到了优惠待遇,可以来美国资本市场融资而不必接受审计。有一个特殊协议,允许他们不接受审计来这里融资,发展他们的公司,而美国的投资人则失去了保护。我们的委员会极力推动的一件事,就是让这种做法马上停止。

有两个问题:第一,我们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让中国公司获益?其二,我们需要保护美国投资人,他们基本上不愿意对这种事情做仔细的审查,他们误认为,如果中国公司能来美国资本市场,那就仿佛获得了“好管家”证明。这种做法必须结束。

中共强迫整个自由世界做出选择

杨杰凯:我发现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很有意思,就仿佛他们在强迫美国,坦率地说就是强迫整个自由世界做出选择。有很多人或许是出于,比如说金融利益方面考虑,不想让您刚才所描述的事情发生。可是由于近来发生的中共对香港人的自由的蚕食,以及众多的其它事件,我希望我们在今天的谈话中都能谈一谈,还有对南中国海的蚕食等等,这使得那些人很难再继续争辩下去。真的就像中共所说,“大家选边站队!”您怎么看?

肯尼迪:这个问题非常好,很有见地,因为中共显然在挑衅,对不对?在所有的问题上,尤其是对香港进行逼迫。他们需要这样做吗?他们明知道美国一定会被迫还击。国务卿蓬佩奥总统可不是随意这样做的,而是根据美国的《香港政策法》,我们必须宣布是否存在高度自治。是他们逼迫我们走到这一步的,我们只好宣布这种自治已经不存在了。

我担心的是,中共正把我们推向到比冷战还要糟糕的地步。他们不仅在沙子上划定界限,然后穿过界限,他们还逼迫我们,向我们发出信号:他们不打算继续遵守国际行为准则。我们原本以为,尽管两国之间存在着各种问题,我们与他们仍然保持着一个良好的工作关系。

可是如今我们是不是已经走到了这样一个地步:中共干脆认为他们不想继续交谈,他们得开始做出一些更具有挑衅性的动作。我这么说的确是因为,假如你并不想封锁香港,也不想对香港人放出这样一个将要得寸进尺的信号,那你为什么眼下对香港采取这样的行动呢?我的意思是,这是一个信号吗?

我认为这是一个信号,首先是给香港人的信号,就是让他们老实点儿,否则就教训他们。其次是给美国人的信号:在香港问题上,无论我们把话说得多狠,他们都不会听,他们就是要我行我素,怎么符合自己的利益就怎么来。因此我们得像他们一样,严肃地对待这件事情,我认为一场激烈的对抗即将到来。

美中贸易战的前景如何?

杨杰凯:在我问下一个恐怖的问题之前,我想先问:美中贸易战的前景如何?

肯尼迪:你看到了,今天中国的副总理说,他鼓励我们继续保持商业联系,尽管我们怀有敌意,我们还应该继续保持商业联系。我想,就实际问题而言,如果他们愿意,他们可以执行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是他们也知道,如果他们不想执行,那么也可以不执行。

川普总统会鼓励他们执行,他们也可能会继续执行,但是似乎……他们会,也可能不会,也很难预测他们购买的数量,能否足以弥补我们今年前六个月的损失。

但是我认为事实上更大的贸易问题在于这样一个事实,时至今日美国的大量药品需要从中国进口,即使在香港问题上出现了争端,我们也不能彻底阻止来自中国的所有产品进入美国。既然80%—90%的原料药以及药品需要从中国进口,我们就不能对中国产品实施禁运。这也是政府需要考虑的一方面。

我们目前既没有计划好,要不要真的与中国脱钩,也没有采取必要的、充足的步骤实现脱钩,尽管脱钩是件好事。因此说,在短期内我们只好继续保持经济联系,同时重建我们的工业基础,确保将来不依赖中国。

杨杰凯:布莱恩,我们的节目日前曾经邀请过罗丝玛丽‧吉布森,讨论过您刚刚描述的这个问题。我们知道,美国的一些药品生产企业正在回迁,或者迁往友好国家,看起来中共有很多筹码。

肯尼迪:是的,中国人的操作很具有战略性。无论是商业还是政治交易,如果不事先算计好,他们什么都不会做。他们发现美国这个国家把GDP的30%用于医疗,久而久之,他们决定开发这个市场。一个重要的战略步骤,就是成为全球药物、药品的主要产地。我要说,对他们而言,这是一个常识性决定,他们希望借助药品扩大影响力。

美国遭受病毒侵害中共以药品要挟

罗丝玛丽‧吉布森也是“应对当前中国危险委员会”的成员,撰写了很棒的书,讨论美国恢复医药生产的必要性,因为把大部分药品生产基地,放在一个所作所为都表现出仇视美国的国家,这绝对是不能让人忍受的。如果是在英国或者法国德国加拿大墨西哥,或者其它友邦生产,那都是可以的,可是眼下却落在了共产中国手里,这个国家公开出书,宣传对美国进行超限战。

我们竟然让我们需要的药品在那里生产,这个想法实在太疯狂了。这是我们截至目前的历届政府,在战略上失误的一个例证,我想川普总统已经看到了,并且正在试图纠正。他必须马上动手,而不能拖延。

杨杰凯:布莱恩,这使我想起不久前在美国遭受冠状病毒侵害时,中共宣传喉舌之一发表的什么东西,说只要不给美国药品,“美国将会陷入新冠病毒的汪洋大海之中”,这是他们的建议。我想到他们将会那么做,那可太恐怖了。

肯尼迪:这是挑衅,对不对?我是说,这是随着病毒爆发而发生的很多事情之一。当然,人人都批评政府应对病毒不得力,但是你看看病毒爆发初期的情形,在十二月和一月全世界都在观望。从武汉传来了关于病毒的传闻,很惊人。你看到身着防护服的人给街道消毒,还有武汉封城的消息,居民的家门被焊死。

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并不知道正在发生什么。在这期间我们的疾控中心,请求允许进入武汉了解情况,但是被拒绝了,直到今天也没有得到允许。我想你谈到的那句话来自《环球时报》,那是中共的官方机构,他们用“冠状病毒的汪洋大海”来威胁我们。

我是说,如果把这些事情放到一起,就会让美国的政策制定者非常担心,以至于会想:我们是不是遭遇了中国发动的某种生物战?他们做了这些极具挑衅性的事情,同时又威胁我们,就是因为他们控制着我们的药品生产。这些事情综合到一起,只能让美国政府认为,我们陷入了一种非常可怕的境地。

我们今天所处的世界,仍然在努力理解所发生的一切,这也是美国民众和美国的政策制定者,非常关心的事情,因为中国确实一直竭尽全力想打败美国,而美国也一直在努力,让中国对其在过去二十年中的不良经济行为负责,这就难怪在川普执政的第四年里,我们遭遇了这场意想不到的病毒爆发,紧随其后就出现了中共极具挑衅性的言论

我们正在经历一个在我们的经济史上从未有过的阶段。每个人都应该非常严肃地思考。我赞赏《大纪元时报》在这方面所做的一切工作。我认为它对病毒本身的报导、对病毒给中国带来的影响、给美国带来的影响的报道,在新闻界都是最好的,非常负责任,信息价值非常大,我非常感谢你们在这方面所做的一切,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去读。

为达政治目标中共不惜对人民大开杀戒

杨杰凯:布莱恩,谢谢您的这一番话!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我们的完全相同的报导,一直在各个国家受到各种方式的攻击。但是我们还将继续努力,提供来自外界最新、最重要的信息。

您刚才说的话,让我突然想起您写过的东西,与您刚才所言大致相同,语气重了一点,但是坦率地说很有道理。您说:共产中国作为一个国家,在近代史上曾经杀害了几千万自己人民

在一篇关于香港问题的声明中,您提到有件事情我们应该做,那就是阻止“以摘取器官为目的种族屠杀”。我想您说的是中共支持的、一直持续到今天的、获利十几亿美元的器官活摘产业。我记得就在最近有一桩肺移植案例,综合多方因素来看,肯定就是来自那个产业系统。

您认为,大致的意思是,很难想像中共不仅仅这样说“我们将受到某种附带损伤,但是如果我们真的能够给自由世界或者美国造成伤害,那我们就去干”。我不想代替您说话。这是我读来的。您是怎么想的?

肯尼迪:从整体上看中共的所作所为,我们知道他们为了达到他们的政治目标不惜对自己人大开杀戒。如果他们对自己人大开杀戒,对其它国家的民众,他们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呢?眼下你看到中共30、40年来第一次被追责,因为他们干尽了坏事,犯有不良经济行为,侵犯人权,病毒在武汉爆发,并且放纵病毒传播到全世界

中共周密计算颠覆美国?

武汉病毒只是一个偶然事件吗?即使病毒爆发是偶然事件,放任病毒在全球传播则不是偶然。政府最高层的决策者们,做出了一个战略性的决定,把病毒引向美国。我相信他们做了周密的计算,以达到颠覆美国政治的目的。假如我们不得不关闭政府,那将导致大范围的经济危机

他们不向我们提供信息,以至于我们无法做出更好的判断,对不对?他们不告诉我们武汉正在发生什么。我们要求获得病毒的基因组序列,我相信他们给我们的第一个序列是错误的,以至于我们的早期测试都是错的。无奈之下,美国只好被迫采取一个非常严厉的措施,正如我们知道的,封闭整个国家。中国是不是已经计算好了,认定这会造成这个国家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

假如川普总统能躲过这一劫,啊,他真的躲过去了。假如你就是中共,你有能力把什么东西强加给美国政治,你能击垮这个非常受欢迎的总统,剥夺他的权力,把权力交给一个喜欢你的观点的人,比如说乔‧拜登,或者其他民主党人,就算你做得到,为什么最终打错算盘了呢?

如果你是中共,你能容忍美国把美国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吗?你能容忍盛行了很多年的全球主义论调不再盛行吗?你能容忍人们都把美国人的福祉放在第一位、放在首位吗?中共能容忍这样的世界吗?答案绝对是否定的。他们无法容忍。在他们期待的世界里,全球主义盛行,他们成了世界的领导者,无论是通过经济实力还是通过恐吓。唯一挡了他们道的人就是唐纳德‧川普

那么你该怎么去打破这种制衡局面呢?我的观点是:这个病毒,至少他们在过去的五个月里,一直在病毒上面做手脚,在他们看来,作为一个非常有效的方法,可以极大地动摇我们的政治。我们甚至不知道我们的政治是什么样子了。我们质疑邮寄投票的公平性,造假的可能性巨大。我们很难知道还有多少人,能记得他们以前习惯了的政治形态。

中共打错了算盘美两党合作增加

当然,中共也可能弄巧成拙。美国人很可能被激怒,于是大量的选票都投给了川普。如果你是中共,你会输得精光。可是你一旦除掉了川普,那的确是你的梦想。我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每一个关心自由的人,都应该有兴趣捍卫美国的自由,我确实认为我们的自由、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的思维方式,正在遭遇真正的挑战。这不是偶然,这一部分不是偶然。

杨杰凯:这里还有这么多潜在的有趣视角。我还想请您谈谈您对香港问题的看法,但是我想先提一个问题。您提到了拜登。当然,他曾经在上一届政府……曾经与中共领导人趣味相投,交往颇多。

可是最近他多次在公开场合,大谈对中国的非常强硬的路线。我们还看到众议院议长南希‧佩罗西站出来表态,谴责香港的局势。我认为我们看到的这些现象都很新鲜,也非常重要。民主党的蓝狗联盟,也在呼吁调查瘟疫的起源,这些都是到目前我们从民主党那边,很少听到的声音。在我看来,在严厉对待中共这一点上,两党合作正在增加。

肯尼迪:这是应该的。这不该是民主党或者共和党一家的事情,应该是两党的事情。凡是涉及我们的国防的事情,我们没必要选边站队。我当然希望民主党人与共和党人一道,真正能够为中共干的所有坏事而惩罚中共。有《马格尼茨基法案》,国会可以采用各种各样的方法,确保中共、中国、中资公司等等,在任何方面都占不到便宜,而只能为做错的事而受罚。

过去在美国政坛,民主党共和党在国家安全方面立场一致。但是我本人也从两党的角度上讲: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共和党人的观点不一样,共和党人姑息中共的违法行为,准确地说,因为他们把对华贸易带来的收益,放在美国人的利益之上。

我期待两党能从中发现共识:我们都要保卫美国、抗击中共,我们要从内部入手,确保我们在经济上强大,有能力雇用我们自己的人,在美国生产战略物资。

如果能够达成共识,那将是一件好事。我再说一下,这是我所说的中共打错了算盘的一部分。他们希望用这种行为欺负我们,或者动摇我们的意志。可是,如果我们能从过去发现什么,那就是美国人的意志是不会轻易动摇的,你去压迫他们,他们就会反击;美国工人是世界上最具有创造力的工人;美国的企业家也是举世无双。

我们是这个地球上最具有发明精神和创造力的民族。只要我们能开动美国的经济引擎,受益的是我们,而不是那些追求专制、集权制度的国家,比如中国。

必须推翻中共所谓的“防火墙”

杨杰凯:我们谈一谈独创性。这使我想起我问过的一个与香港问题有关的问题,我也注意到这是您提出的建议之一,这个问题近来很少有人谈及,而过去一直在谈论,即建立和增强主动性,推翻所谓的“中国防火墙”。

《大纪元时报》与“全球网络自由联盟”合作,主要帮助在中国的读者阅读《大纪元时报》。在过去至少15年里,这个群体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您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讨论如何推翻中共防火墙的问题?

肯尼迪:我觉得部分原因在于人们认识到:中国境内的好人,一旦知道了真相,知道了全世界正在发生的事情,他们就知道了做什么才对,最终推翻中共。推翻中共防火墙,等于是投票为中国人争取自由。今天他们还没有那个自由,他们还无法享受自由世界的成果,我们以前曾误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信息透明会实现。

我是说……我感觉我现在老了,但是我还记得三十年前进行的讨论,当时人们在讨论共产中国的时候会说:“你知道的,是的,他们正在实现经济现代化,但是他们能实现政治现代化吗?”那是一个伟大的梦想,对不对?他们渴望经济现代化,你获得了经济上的自由,然后你就会有政治上的自由,与这个拥有十几亿人口的国家的关系就会变好。

当时的保守派评论员总是拿起一张软盘,往桌子上一扔,说“看见这张软盘了吗?”现在的人们再也不知道什么是软盘了,但是那些软盘里会有各种各样的信息。中国人会看到那些信息,会懂得什么是自由,会明白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会懂得中共的邪恶,他们最终会推动、要求获得政治自由。

这些讨论持续了三十年,他们并没有获得政治自由,因为他们实际上并没有得到,我们原以为会在全中国随处可见的信息,你无法控制的信息。当然了,我们发现了什么?我们这才发现中共是控制信息的高手,也是散布各种虚假信息的高手,他们能确保真相不会从外部世界传入。

中国人应该得到最好的信息。推翻防火墙将使他们能够听到来自美国、台湾、香港和全世界华人的声音,他们将知道事情的真相;听到美国人、欧洲人的声音,他们崇尚自由,愿意帮助中国人获得我们在西方享受到的那种自由。

中共在准备一场真正战争

杨杰凯:布莱恩,我们开始谈话的时候您做了这样一个暗示,我不想替您说,但是我是这么理解的,那就是中共正在准备一场真正的战争

肯尼迪:是啊,我们希望不是这样,但是没人知道。在世界历史上,很多国家都做过重大的战略误判。我们已经看到了他们在冠状病毒方面的表现,我的看法之一是,我们正在进行一些非常敏感的贸易谈判,在美国存在着全球主义、自由贸易、维持现状,然后是美国第一、向中国问责等多种观点,相互争论。尽管争论还在继续,我们于一月份签订了贸易协议

在这个当口,遭遇了这场病毒瘟疫。我们设想中国对美国和全世界说“我们中国发生了这个可怕的事件,你们怎么不来?你们怎么不帮助我们查明原因?让我们作为全球好公民一起合作吧,毕竟病毒将不可避免地传播到美国和世界各地。我们一起合作,让我们展现全球主义的实际行动,我们一起解决问题!”假如中国真的这么说了,那么会收获多少善意啊!

相反,他们做的恰好相反。正如我们刚才谈到,他们封锁消息,不让我们知道,实际上就是用各种方法强迫我们封城。这本身就是一种挑衅行为,在全球瘟疫期间向我们封锁信息,这等于是对美国说:“我们不打算像一个合格的全球公民那样做事。我们不打算像一个值得信赖的人那样做事,我们就想像一个敌对国家那样行事。”

这不就是在欺负我们吗?这不是想把我们拉入战争吗?好,这的确看上去像是欺负我们。我期待这不会把我们引向战争

在他们出于军事目的开始行动的时候,比如侵入印度;当他们不再谈及和平统一台湾,而是谈论台湾和大陆统一的时候;当他们用某些特定的措辞发表言论的时候,他们是在向台湾和美国,发出他们正在准备打仗信号吗?他们最不想做的事就是恐吓我们,最后真的招来一场战争

他们宁愿通过吓唬我们,让我们退缩让步。我觉得病毒就是被设计出来,作为众多手段中的一种,来恐吓我们在经济问题上让步。

他们一方面宣传他们在香港或者台湾的所作所为,另一方面大力扩充军事力量,因为他们正在为战争做准备。他们正在建设第一流的军队,而我认为美国人没有完全理解这一点,美国人仍然认为,美国拥有世界最强大的军队,认为我们自己非常好。

美国需做战争准备

可是如果我们不得不在亚洲、在太平洋打一仗,战争可能一触即发,这是因为中国可以部署太多的军舰和飞机对付我们……他们有世界一流的飞机,有第四代战斗机,正在生产第五代,还有为了与我军抗衡而设计训练的军队。他们既可以在真正的战争中使用军力,也可以威慑我们。

不管怎么样吧,我们得做准备。我们现在得严肃对待这些他们说要去做的事情。他们说要统一台湾,必要时动用武力,那么我们美国就要计划,看我们是不是做好了准备,是不是有足够的军力。我想说,我认为川普总统为重建美国军力做了很多工作,这很好,但是还有很多事情等待要做。

从另一方面讲,我们美国人非常珍惜人的生命,而中国和中共却不然。如果能够把美国彻底赶出亚洲,实现他们的战略目标,他们宁愿牺牲很多人的生命。无论他们是现在就能达到目标,还是需要从现在起五年、十年、二十年,这是他们的战略目标之一,他们正在努力。他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可以说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

杨杰凯:我们谈一谈亚洲的现实。我们很清楚台湾发生了什么,至少在表面上,中共的措辞也有所改变。对不起!(我说的应该是)对香港,我们清楚地知道发生了什么,(中共)对台湾的言辞已经发生了变化。当然,亚洲还有其它一些主要国家:日本、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您怎么看这个地区发生的事情?那里的人们都在想什么?

肯尼迪:我觉得他们都得对我们刚刚谈过的事情做出判断。他们会想:中国和中共只是口出狂言吓唬人吗?还是想来真的?他们会采取什么行动吗?如果我是日本军事计划制定者,当我看到中国一直在建造某种飞机、潜艇、水面舰艇,我就要严肃对待,因为那都意味着非常厉害的军事实力……我必须假设中国此举是为了显示其军事实力,而不是随便做的,他们是想让整个亚洲,特别是日本,人人都知道,他们非常想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如果你想对付中国,你最好得准备好一只能够挑战他们的军队。我可以告诉你,我不认为日本,也不认为美国,想要跟中国打仗,那么中国想要跟美国、日本、其它亚洲国家打仗吗?我们不知道。我得强调,战略上的某种失误,都会把你引向战争。

与此同时,他们会抓住一切政治优势。他们会威胁美国,威胁美国人,让我们不去选唐纳德‧川普,因为唐纳德‧川普要挺身捍卫美国。假如我们莫名其妙地屈服了,投票给了乔‧拜登,因为我们不想看到中国恐吓我们,威胁我们,而这恰好是中共的如意算盘,对不对?

这场病毒瘟疫能让人们远离川普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我们能不能采取军事挑衅?这一招能不能让人们远离川普,去投票给一位对中国比较顺从的候选人?他们很擅长玩这种政治,看上去这恰好是他们正在做的。他们为什么现在如此咄咄逼人?他们希望得到什么?

一旦香港脱离了美国,失去了美国的最惠国待遇,他们每年会损失多少钱?这个星期中国损失了多少钱?几十亿美元。中共把共和党民主党联合起来了对抗自己,这或许意味着中共又犯了一个错误,又走错了一步棋。这也意味着一步错步步错,无论是在军事上还是在经济上,还是在政治上。

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具有高度不确定性的历史时期,因此我们得记住这样一个事实:像共产中国这样一个国家一旦这种犯错,就会引起真正的问题。我认为在病毒问题上,我们已经看到了这种端倪。我们期待着不会看到能引发战争的错误,然而看上去,我们显然正在朝着那个方向走,那是最不幸的了。

我认为美国人需要与他们的政治领袖步调一致,他们期待两党能团结起来,共同向中国追责,确保我们能把产业链迁回美国,建立起能够保护我们的军事力量,能够震慑共产中国,使他们不再指望耍各种阴谋诡计能够奏效。每一场危机都会带来两种机遇。期待美国人民能觉醒,认识到我们不能被这样推来推去,我们作为美国人得团结起来,确保我们强大并且受到保护。

国际组织被中共控制川普敢于挑战

杨杰凯:布莱恩,在我们结束前,再简单谈几个不同观点。其中一个是美国,比如说,一直被指责渐渐退出世界舞台。美国确实正在从一些多边关系组织中退出,或者表面上看是这样。另一方面,我也看到了一些评论,尤其是有关最近香港问题的评论,说美国正在扮演全球领袖角色。您如何看待眼下美国参与国际事务的方式?

肯尼迪: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很多国际组织都被没有资格加入的国家控制着。你让古巴、中国这样的国家加入,并且领导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这不由得让人觉得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因此这样的国际组织不值得加入。

你看到总统一直强烈地批评世界卫生组织,参与掩盖武汉病毒人传人的事实。此外,成立世界卫生组织的初衷,就是针对这类疫情采取防疫措施,可是相反,你发现他们与中共合作竭力掩盖事实。我觉得美国正在调查这些事情,这种调查是非常合理的。

国务卿蓬佩奥一直密切关注美国在这些国际组织中的角色,我认为这是非常必要的。在过去,我们一直随波逐流,因为我们不想招惹麻烦,但是川普总统和他的政府不怕招惹麻烦。这非常好。

你看到了这届政府在香港问题上展现的领导力。宣布香港不再拥有高度自治,不能够管理自己,这是美国迈出的一大步。这其实是美国政府做的事,国务卿蓬佩奥国会做了声明。我觉得这件事非常有意义。

往届政府只能是瞅一眼,非常可能听之任之,掩盖起来,或者对《国安法》的内容做低调处理。本届政府挺身维护香港人民,我想说这种做法,完全在预料之中,因为你制定了一个法律想彻底铲除不同政见,你等于对香港人民和全世界说:“我们不管你们怎么想,我们就是为所欲为,就是要维护中共对中国人民,以及香港人民的统治。”我们美国人希望台湾人民能远离中共的统治。

美中关系进入非常危险时期

可是我想说,杨,我们与中国的关系正进入一个非常危险的时期,他们目前的所作所为表明,他们对和平共处,或者国际关系教授们发明的辞藻,已经不再感兴趣了,他们已经走入了一个新阶段,就是要挑衅、独断。他们想把我们推下国际舞台,看看我们如何反应。他们想看看,我们要不要保卫台湾?保卫日本?保卫我们在亚洲的利益?保卫我们自己?我们能不能把制造业迁回美国?我们能不能把川普总统描述的关系到国家存亡的事情,一一做好?

杨杰凯:布莱恩,还有其它话要说吗?

肯尼迪:我想感谢你再次邀请我。我认为我们谈到的问题非常重要,我希望美国人、《大纪元时报》的所有读者,以及自由世界的人们都能参与讨论,毕竟做决定的时刻已经到了,我们要不要保护美国和自由世界?我们要不要无所事事,任由中共指手画脚。

作为一个经常面对众多美国人发言的美国人,我想说:容忍中共一路走下去,是一个非常坏的想法,因为美国人仍然非常崇尚自由,宁愿为了自由去战斗和牺牲,因为我们认为有一种东西比金钱和权力更重要,那就是男人和女人,自由地生活在一个宪政共和国里。只要我们愿意永远保护她,我们的世界就会越来越好。

杨杰凯:布莱恩‧肯尼迪,感谢您接受采访!

肯尼迪:谢谢你,杨,和你交谈非常荣幸!#

天钧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思想领袖|肯尼迪:北京一步走错 将步步错

中美互撤领馆“怒怼”全面升级 金融市场“黑色星期五”

针对美国限中国72小时内关闭驻休斯敦总领馆,中国周五做出对等反制,决定撤销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中美互撤领馆“怒怼”全面升级,这也让金融市场遭遇“黑色星期五”,全球股市汇市哀声一片。 中国外交部今日通知美国驻华使馆,决定撤销对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的设立和运行许可,…


天钧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思想领袖|肯尼迪:北京一步走错 将步步错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