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德拉绝不是英雄 是恶棍

历史 Alex 1个月前 (01-20) 552次浏览

曼德拉绝不是英雄 是恶棍

曼德拉绝不是英雄,是恶棍!共产国家制造了无数假英雄、伪人;西方世界同样制造了很多假英雄,曼德拉就是最大的假英雄之一!

【1918年7月18日是曼德拉出生日,习近平2013年到南非豪撒900亿人民币,同时讴歌把南非变成地狱的曼德拉。那让我们来看看曼德拉到底是个什么人?这个煽动种族仇恨、进行恐怖主义活动的共产主义分子,愣是被西方左派,尤其是白左,捧成了世界级的大英雄,连右派都不敢吭声,甚至异口同声了。荒谬!】

曼德拉去世后,产生了一个罕见的全球媒体景观∶东、西方同声赞美,其歌颂程度超过对任何一位当代领袖人物。为什麽民主和专制国家都在曼德拉身上找到了共同点?共产古巴、中国等官方媒体歌颂曼德拉,把他反抗白人种族主义的斗争视为“反西方”,甚至意味著“反美”。而西方媒体歌颂曼德拉,认为他致力结束白人种族主义,促进“黑白和解”,是宽恕和智慧的象徵。所以他被誉为“一代伟人”,“英雄”,甚至“道德楷模”。

曼德拉真那麽伟大吗?如果尊重事实的话,就会看到,他留下的遗产,包括经济、社会治安、黑白和解、政治腐败等方面,多是负面的。他不仅不是道德楷模,而在很多时候跟世界上臭名昭著的独裁者站在一起,是他们的铁杆朋友,成为邪恶的同盟。

曼德拉的政治生涯可分为两大部分∶在白人种族主义政权的监狱度过27年;1990年出狱,四年后当选南非总统(做一届卸任)至逝世,共23年。

在狱中27年及之前的政治活动,曼德拉展现的是对白人种族主义的反抗。这种反抗勇敢、坚定、义无反顾,基本应该肯定。因为无论白人、黑人,还是任何人的种族主义,都是人类最劣质的东西;以种族、肤色、族群原因而划分、歧视、迫害,都是纳粹奥斯威辛的思路。所以曼德拉的这种反抗,是正义的行为。而且他被监禁27年,刑期之长和他的不屈不挠,给人一个悲剧英雄的形像,受到世人同情和敬佩。

但曼德拉的反抗,是被压迫者的反抗,是受到压力的自然反弹。他有勇气,但却仅限在这个层次。我读过曼德拉出狱后写的那本自传《Long Walk to Freedom》(向自由的长途跋涉),里面多是对经历的叙述,几乎没有什麽深刻的思想。但即使没有深刻和伟大,曼德拉那种对种族歧视与压迫的反抗精神,也是值得肯定的,虽然那种“反抗”里,也有负向价值的因素,例如马克思主义者的反抗,共产党人思维的反抗,黑人要杀掉白人的另类种族主义的反抗等等(这个问题我后面会阐述)。

而曼德拉出狱后至去世这23年,主要的遗产是负面的,它体现在四个方面——

曼德拉的第一个遗产∶经济一团乱糟。

南非的经济,在曼德拉和他的继承人(两位继任总统都是曼德拉的同党及下属)至今19年的治理下,可谓一塌糊涂。这可从纵向和横向两个方面比较∶

南非在曼德拉出任总统之前,在世界上有两大名声∶一是臭名昭著的白人种族主义统治,另一个是经济高速发展,成为整个非洲唯一发达的国家,被称为“非洲经济巨人”。

南非的经济在1932年到1972年的40年间持续高增长,达到平均7.3年就翻一番!南非经济增长主要得益于外资,外贸连年顺差,从1965至1982年的17年里,年均增长达15.2%。有研究指出,当时南非的高速公路建设领先于世界上多数发达国家,其里程一度仅次于美国、德国,居世界第三。

但到了八十年代后期,由于全球(主要是欧美国家)对白人种族主义政权的经济制裁,南非经济才缓慢并下滑(外贸在南非经济中占很大比重),最低那年,成长率仅为1.5%。

曼德拉当选总统后,世界对南非的制裁取消了,外国援助又蜂拥而入,但南非的经济却根本没有好转。曼德拉就职总统时承诺,要改变贫富差距,点燃经济腾飞的引擎,建造强大的南非,但他和两位接班人(都是南非最大黑人政党“非洲民族议会”主席)主掌总统府近20年,南非的经济却持续非常糟糕。

首先,南非的失业率是全球最高的之一,官方公布的失业率是25.2%(美国高盛公司本月发布的最新数字是超过24%),但在年轻人中,失业率接近80%。

这是一个多大的数字?曾拖累欧盟、焦心世界的希腊,其失业率是27%,南非可以跟希腊比“危机程度”。

不仅高失业率,南非的贫富差距也比以前更严重,目前被列为“世界财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南非矿工不满日增,2012年连续罢工九个月,造成近六亿美元的损失。经济学者认为,南非存在著“低增长、高失业、贫富悬殊等突出问题”。

在今天经济全球化时代,世界主要国家都在致力发展经济,并取得显著成果。中国不用说,连续三十年经济成长,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印度过去十年,平均经济增长率达7%(今年预计超过6%)。巴西、印尼、俄罗斯等国,也都经济发展显著。

但从1994年曼德拉们执政至今,南非的经济增长率最高为5.6%(2006年),最低是负数(2009),19年间,平均只有3%。

这期间,非洲很多国家都经济起飞,加纳和尼日利亚的经济增长率都超过7%。今年莫桑比克的增长率将达8.4%,赞比亚将超过7%。但南非2013年第一季的经济增长率只有0.9%,第二季是3%,刚发表的第三季统计是0.7%。南非政府的奋斗目标才是2.7%。看来连这个目标都难达到。而最低的2009年,南非经济竟是负成长(-1.8%)。

南非的经济出了什麽问题?出在“曼德拉们”根本不懂市场经济,黑人的“非洲民族议会”(也译为“非国大”)一党独大,既腐败又无能。

曼德拉的自传显示,这位黑人领袖对市场经济彻底无知。他可能从未读过任何推崇市场经济的著作。曼德拉曾自豪地对到访的中共高官(曾庆红)说,他在监狱中读了很多马克思、毛泽东的书。他的枕头底下放著的是中国共产党第二号人物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他当年还想到北京见毛泽东,讨教如何在非洲实现毛式的共产主义。他到中国访问时公开说,他在牢房里坚持看《毛泽东选集》(英文版)。狱中生活的精神支柱居然来自中国的共产革命!

曼德拉要建造的社会,在他当年的法庭陈述中就阐述得很清楚,他要追求一个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要的生产资料——土地,属于整个部落,没有任何私人所有制,也没有阶级,没有贫富和人剥削人”。

所以当曼德拉有了总统权力后,立刻就开始推行社会主义。曼德拉政府大量建造穷人住宅和增加福利,在南非五千万人口中,有多达1500万人(近人口三分之一)领取各种政府救济。庞大的福利支出使本来拮据的南非经济捉襟见肘。另外,在白人统治时,南非的国有化程度就已经过高,曼德拉们则更强化了政府对经济的垄断,包括把所有农业用地都收归国有(交税费后才可使用)。美国前总统里根早就指出,“政府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案,政府本身就是问题。”曼德拉们在南非推行大政府和社会主义,自然带来灾难后果。

我之所以用“曼德拉们”,是因为他的两位继任总统更加糟糕。首位继任者姆贝基也是一位马克思主义者,曾在莫斯科的列宁学院读过政治理论。面对经济困境,这位列宁学院的毕业生,像列宁当年面对新生苏维埃的困境而不得不实行稍微宽松一点的“新经济政策”一样,要推行“有南非特色的社会主义”,削减福利,吸引外资,激活市场。但很快,曼德拉的另一位门徒祖马开始夺权,用逼宫方式把姆贝基赶下台,自己当了总统(至今)。当时曼德拉基金会还发了声明,为祖马夺权变相背书。

祖马是当地的土著,从没受过正规教育,从小在街头打斗,后来跟随“黑人革命军”总司令曼德拉。在监狱中,已是成人的祖马才跟曼德拉们学习认字。这位粗野的祖马更加左倾,他痛骂削减福利是出卖黑人,要回到传统的左派共产主义路线。祖马的政策,更获得在议会中占有相当席位的南非共产党的支持。

曼德拉等黑人精英的社会主义想法,跟非洲的文化历史有关。我曾在《国际援助“害”了非洲》一文中谈过,非洲原主要是法国和英国的殖民地,很多非洲精英都会法语,结果被法国化,沾染到法兰西的追求绝对平等的浪漫情怀,满脑袋的社会主义幻想。而他们被“西方列强”殖民的历史,更强化了那种“被压迫者”要消灭“阶级差别”、消灭一切差别的叛逆心态。所以,在非洲结束殖民统治后,绝大多数非洲国家领导人都著迷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曼德拉们是他们当中的典型者。

一位在捷克和南非都生活过的观察家曾评论说,在前东欧国家,人们普遍把社会主义当做一场巨大的灾难。而在南非,很多人把社会主义当做一个受人尊敬的政策选择。在捷克,几乎不可能找到一个自称的共产主义者。而在南非,政府中到处都是共产主义者。在中欧、波罗的海国家,人们倾向于认为西方世界的财富来是资本主义国家高效生产力的结果;而南非人更倾向于认为那是殖民剥削的罪恶。

所以,南非曼德拉们的反白人种族主义斗争,从一开始到最后掌权,都带著明显的社会主义乌托邦色彩——反资本主义,反西方,抵制市场经济。结果当然是灾难性的。

曼德拉的第二个遗产∶社会治安恶化,艾滋病和强奸率全球第一。

南非除了失业率高、经济成长率低之外,还有三个惊人记录∶艾滋病和强奸全球第一,凶杀率全球第二(仅次于毒品大战的哥伦比亚)。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2012年初曾以“南非犯罪率居高不下”为题,报道南非的治安恶化∶“南非是世界上暴力犯罪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每天有大约50起故意杀人,100起强奸,700起盗窃和500起其它暴力袭击犯罪被官方记录在案。据南非医学研究委员会的调查,超过四分之一的18到49岁南非男性曾经实施过至少一起强奸。”

每天有50起凶杀,每四个成年男子就有一个强奸,这种记录在人类历史上是罕见的!这种情形在南非白人统治时期不曾有过。根据南非警方公布的数据,自1994年(曼德拉当总统)至2001年,南非武装抢劫和劫车案件上升了30.3%,入室抢劫案件上升了32.85%,强奸案件上升了24.6%,其它流氓犯罪案件上升了70.4%,不使用武器的抢劫案件上升了169%。这是些比率高到惊人地步的数字!

把曼德拉时代跟白人统治时期相比,当然绝不是要肯定白人的种族主义统治,更不是要南非回到过去种族隔离的时代,而是提醒人们,在歌颂曼德拉的“伟大光荣正确”时,这是必须面对的事实,必须回答的问题。

南非的犯罪率在曼德拉们掌权之后升高,原因很多,其中经济恶化是最主要因素,当青年人的失业率高达80%,他们没事可做,犯罪就成为常态。任何一个国家有高失业率,就一定会伴随高犯罪率。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对曼德拉政府的极度失望,社会普遍感到失落,沮丧悲观、自暴自弃的情绪弥漫整个南非。黑人并没有因为“翻身、当家做主”了,就积极、乐观向上地建设自己的家园。

南非知名的政治分析家古梅德(William Gumede)去年对《纽约时报》说,“1994年(曼德拉当选总统时),南非虽然存在巨大的问题,但人们抱有极大的希望。如今,人们感到绝望。人们曾经相信工会和非洲民族议会等能够改变局面,但现在已经失去了信心。他们也不再相信新的民主制度,包括议会、法院能够保护帮助他们。这就是他们诉诸暴力,绕开法律,自行解决的原因。”

南非凶杀率名列全球前茅,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曼德拉当选总统后,立即宣布废除死刑。当时南非的凶杀率已经很高,但曼德拉就是要“政治正确”,比西方左派走得还远、还快,利用其总统权力和个人名望,立即实行了废除死刑的政策。

上述《经济学人》的报道说,“南非自1994年废除死刑后,令人震惊的不只是居高不下的犯罪率,更有犯罪活动中肆意滥用的暴力行为。犯罪团伙可能仅仅只是为了抢夺一部手机就开枪杀人。并非只是占人口总数9%的白人对此抱怨,而是几乎人人自危。”

对南非这种人人自危的情形,几年前去那里采访世界杯足球赛的中国记者也耳闻目睹。《成都商报》记者李晶不久前回忆说,“彼时已经过去快3年,但至今仍心有余悸。我们被南非华人称为‘不要命的国内记者’。”意思是,这样的南非,你们也敢来。当时《南方都市报》记者发回的报道标题是∶“犯罪率最高的国家——南非,永远不要独行”。但即使不独行,当时还是有五名中国记者大白天被抢劫。

面对南非日益猖獗的凶杀犯罪,南非九个主要黑人部族领导人(在全国有相当的影响力)曾发表联合声明,呼吁恢复死刑;并要求南非政府就此举行全民公决。

部落首领们所以无法忍受了,是因为南非连续发生轮奸婴幼儿案件(黑人中有个说法,强奸婴儿可以防止艾滋病),三名受害者分别是5个月、8个月和9个月大的婴儿。轮奸婴儿,骇人听闻,畜生都不所为!

九部落首领的呼吁,得到民众强烈共鸣,南非《公民报》民调显示,98.1%的南非人赞成恢复死刑,认为这是遏制南非高犯罪率的有效途径。但是南非政府不敢这样做,也不举行全民公投。因为废除死刑,是他们的伟大领袖曼德拉决定的,他们不能、更不敢否定曼德拉;曼德拉已成为黑人的“神主牌”,谁也不敢动。

自曼德拉以来的三位南非黑人总统,都是黑人政党“非洲民族议会”主席。谁要想在南非当总统,就得先坐上这个最大黑人党第一把交椅,而要想当上党魁,不高举曼德拉的旗帜,没有曼德拉的背书,根本就没有可能。所以,即使有九部落首领呼吁,全国九成八的民众支持,但还是抵不过一个曼德拉!所以南非要恢复死刑,只有在曼德拉死了之后。

除了凶杀和强奸猖獗,还有更恐怖的——南非是全球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国家(不是之一)!南非超过600万成人(占人口12%)感染了艾滋病,其中二分之一的“性工作者”携带艾滋病毒。

据2005年的统计,南非高达31%的孕妇,20%的成人,23%的军人感染了艾滋病。官方报道说,艾滋病已成为南非人死亡的主要原因,占整个死亡人数的五分之一强。南非人的平均寿命只有52.6岁(2011年统计),比白人统治时代降低了近20岁!

在全球发展经济,生活水平和医疗条件提高的情况下,人均寿命都在提高。据联合国最新报告,全球人口的平均寿命已从1990年的64岁增至70岁(截至2011年),中国和印度都各自增加七岁。但南非不仅没升,反而大降!

我最近在“伊拉克阿富汗启蒙中国”一文中谈到,在塔列班统治时,阿富汗人的平均寿命只有40岁。在美国领军铲除塔列班政权之后,经过仅仅12年的民主和经济发展,阿富汗人平均寿命已超过60岁,提高了20岁!而在曼德拉们连续19年掌权下,南非人的平均寿命,居然能比白人统治时代还降低了近20岁,远不如今天的阿富汗人!

为什麽南非有这麽多的艾滋病患者?当然,每26秒就发生一起强奸也是艾滋传播的途径之一。另外有分析指出,黑人女性由于受文化习俗、教育水平及男女地位等因素的影响,在自己的性伴侣是否使用保险套方面根本没有发言权,再加上南非有的部落允许娶三个甚至五个老婆,一个男人感染了艾滋病毒,受害的就不是一个人,而会是三五个甚至更多(现任南非总统祖马就有四个老婆。祖马曾被指控强奸朋友的已感染艾滋病的女儿,最后他辩解说是双方同意的)。

中国经济学者、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陈志武教授今年三月去南非后写的博客,再次展示南非的艾滋危机∶“这里艾滋病问题很严重,四个成年人中,差不多有一人带艾滋病原。艾滋病对南非的影响很大,由于艾滋死亡,人口按每年千分之三的速度在下降。由于艾滋死亡这麽严重,连中小学老师的补充都很难,中小学老师因艾滋死亡后,不仅学校难以很快补上,而且使活著的老师也难以专心教学,不知自己会活到哪年,何必那麽认真呢?人们的储蓄率也不高,活了今天不知明天如何,何必存那麽多钱呢?”

中国去南非采访的记者都快被吓死了,他们说,跟黑人握手之后,赶紧跑回旅馆,拼命用肥皂洗手,虽然他们也知道,艾滋病是靠血液传染,但还是胆战心惊,心有余悸。

今年三月,南非卫生部长公布了一份更震惊的统计数字,南非在校女生中至少28%患有艾滋病,近三分之一!

对南非猖獗的艾滋病,曼德拉们的政府有相当的责任。南非的女卫生部长姆希曼曾公开宣扬,对艾滋病,吃点大蒜、甜菜根就会好的。这位全国最高医疗主管不是在开玩笑,她是认真的。因为“南非卫生单位专家若公开反对部长的怪异言论,就会遭到惩处”。而且南非卫生部甚至制定政策,鼓励那些不想服用ARVs(治疗艾滋病药物)的病患,多吃大蒜和甜菜根等(说是可增加人体抵抗力)。姆希曼的言行,成为世界笑料,被冠以“大蒜博士”称号。

面对批评,这位卫生部长改口说,南非艾滋病猖獗,是因为没钱买药,钱都用在买潜艇,准备防御美国的进攻了(英国《卫报》引述)。这不更让人笑翻天吗?美国军事进攻南非?去抢艾滋病患者?事实是,美国政府一直向南非提供防治艾滋病援助,布什政府时,就向南非提供了150亿美元的艾滋病基金(911美国遭恐怖袭击,纽约世贸大厦被毁。美国联邦政府给纽约市的救济款才是40亿美元,而南非男子滥交的保险套却是美国人花如此巨额买单)。

南非不仅有这种“医学盲”的卫生部长,南非的总统也好不到哪里去。曼德拉的继任者姆贝基总统不承认艾滋病的存在,他公开说∶“我不认识一个得了艾滋病的人”。现任的南非总统祖马更绝了,他说,“艾滋病没什麽可怕的,洗个热水澡就没事了”。有旅居南非的华裔女作家批评说,“这不仅是个大笑话,还是对非洲原本就不负责任的男权的鼓励。”

有这样不负责任、无知傲慢、草菅人命的卫生部长、总统们,南非的艾滋病能不猖獗吗?

但是由于南非80%是黑人,曼德拉们的“非洲民族议会”又煽动民族主义,导致黑人政党已连续掌权19年(看不到未来有白人总统的可能性)。黑人政府不管做得怎麽烂,黑人们就是把选票投给黑皮肤的。所以曼德拉们的政府就会万万岁。毫无疑问,没有政党轮替,一党独大,就一定会有腐败。

中国社科院亚非所的南非问题专家贺文萍最近评论说∶“南非过去在白人掌权期间,腐败尽管存在,但并不突出,没有对社会和经济的发展产生大的副作用。然而,自1994年黑人执政以来,腐败问题日益严重。1999年,透明国际将85个受腐败困扰的国家列入黑名单,南非名列第32位。近年来,南非司法部门登记在案的腐败案件达22万件,根本无力处理。”

在2012年9月的开普敦大学会议上,南非责任研究所主任保罗哈夫曼估算,自1994年曼德拉执政以来,南非政府每年因腐败而造成的经济损失达300亿兰特(南非货币,相当30亿美元),累计已达6750亿兰特(675亿美元)。

《纽约时报》去年报道说,“非洲民族议会”掌权后,承诺给“所有人带来更好的生活”。如今,越来越多的人认为“非洲民族议会”主要关注的是谋取私利。该报引述说,南非政府花费2700万美元(约合1.7亿人民币)整修祖马总统的乡间私宅,对外宣称说这是出于安全考虑。

曼德拉27年蹲监狱没有任何收入,后来只做了五年总统,但他的信托基金拥有两家公司(和谐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盛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报导说,曼德拉留下的财富超过一千万英镑(1630万美元)。在他去世之际,还在被他两个女儿告,打到法院,争夺财产。曼德拉的孙子曼拉更是臭名昭著,利用爷爷名头四处谋利。“曼德拉家族成员目前活跃于超过110家企业,曼德拉多年来已为后代子孙成立约27个基金。”曼德拉的这些钱,都是从哪里弄来的呢?

但在南非,这些都会不了了之,因为从上到下,都是黑人掌权。美国《新闻周刊》曾报道,2009年秋,南非警方公布了人员结构调整目标,把黑人雇员的比例由70.7%提高到79%,把白人雇员的比例由15.6%缩减到9.6%。以达到跟南非黑白人口的比例。但“白人在警察中比例大幅削减,并未改善南非警察局缺乏权威的事实。2/3的南非人民认为,一些最腐败的官员都在警界。”

《纽约时报》的报道结论说∶“工人骚乱、社会普遍感到失落、暗淡的经济前景,以及政治体制的惰性,总的来说这些可能是南非新兴的民主体制面临的最严重危机。”

一个国家三分之一的女学生有艾滋病,三分之一的孕妇是艾滋病患者,每26秒就有一起强暴,每四个成年男子里就一个有过强奸行为,甚至不断发生轮奸婴幼儿的暴行,凶杀率居世界前列,人均寿命大幅降低,失业率高攀,经济滞缓,腐败遍地,如此这般的国家是人类历史上以前从没有过的!

难道这就是被称为“道德圣人”的曼德拉和他的继承人给南非留下的“伟大遗产”和“道德启示”吗?

曼德拉的第三个遗产,“黑白和解”只是表像。

即使有上述的经济呆滞、社会治安恶劣、艾滋病横行这些严重影响人民生活品质的负面遗产,仍有很多不了解实情的人认为,曼德拉推动和实现了南非的“黑白和解”,成就显著。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曼德拉在总统就职演说中誓言∶“我们立约,建设一个所有南非人,无论黑人白人,都能心中没有畏惧,确信人人都有不可剥夺的权利和尊严的彩虹国家。”曼德拉还在典礼上特意请来三名曾看管过他的白人狱卒做“来宾”,此举被广泛歌颂为曼德拉不计前嫌、致力和解的宽容美德。

但是曼德拉的这种誓言和邀请白人狱卒之举只是摆姿态、做媒体秀而已。他说的跟做的不仅有距离,甚至是把原来白人的种族主义颠倒过来,实行黑人种族主义统治。

首先在经济立法上,曼德拉们推出《黑人振兴经济法案》(Black Economic Empowerment)。这个法律本身,就是种族主义的。因为振兴经济也好,提高生活水平也好,应该是对所有人,而不是按肤色只给某个种族的人优惠。如果美国政府通过一部《白人振兴经济法》,那等于公开推行“白人至上”,得被世人骂死。中国有56个民族,北京敢制定一部推行大汉族主义、歧视其它民族的《汉人振兴经济法》吗?

南非的黑人占绝对多数(白人只占9%),曼德拉们背靠“多数”,就敢作敢为了。中国旅居南非的女作家郑海瑶以笔名凯蒂发表的随笔集《南非之南》(上海书店出版社2009年版)中介绍说,《黑人振兴经济法案》“一开始主要是在股权上,南非所有的矿业公司,与国家项目有关的公司,一定要有黑人持股,到2014年,黑人股份一定要达到26%,这是硬性的规定,南非的主要经济支柱是矿业。这个政策让极少数有关系的黑人暴富起来。”

这个单独优惠黑人的经济立法不仅规定黑人在公司中占有多少股份,还要求原来白人拥有的公司,必须出让26%的股份给黑人,如果不卖,就是违法!由此实现黑人对整个国家经济的控制。

我们无法想像,如果美国政府规定,任何公司必须白人股份超过二成半,或华人拥有的公司,必须出让四分之一的股份给白人,这不仅摧毁市场经济,更是清晰明确的种族歧视,是对个人权利的剥夺。曼德拉们的做法,是直接剥夺人的私有财产;要求白人必须让出一部分股份给黑人的做法,跟毛泽东们“打土豪、分田地”的强盗逻辑是一样的。而且以种族、肤色划分,实际上比用阶级划分更恶劣,因为人的所谓“阶级”可以因财产改变而改变,但肤色、种族则不能。

但即使这样,曼德拉们还觉得不够,后又制定《扩大黑人经济振兴法案》(Broad Based Black Economic Empowerment),把优惠黑人、歧视白人的范围更扩大了。

凯蒂(郑海瑶)是在南非的矿业公司工作,所以对南非的经济状况有直接了解。她在书中介绍说,这个扩大黑人优惠法案“就是在股权之上,政府还要看你公司的员工、采购、供应商,有多少是黑人。黑人成分越多,打分越高。南非公司根据其黑人因素可被分为八个等级,可以在政府认可的评估机构那里拿到证书。如果三家公司提供同样的服务,例如律师、会计师,就看他们的黑人证书是几级,肯定用等级高的那家。如果要雇人,资历相等的,肯定先选黑人,其次选有色人,最后才轮到白人。”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


天钧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曼德拉绝不是英雄 是恶棍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