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给民国大总统黎元洪一家带来的伤痛

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两任大总统和三任副总统的人就是黎元洪。生于湖北的黎元洪(1864年~1928年),1883年考入天津北洋水师学堂,1888年进入北洋水师服役,1894年,参加中日甲午海战。战后他投靠两江总督张之洞。中华民国成立后,他出任副总统。袁世凯死后,他由副总统继任总统。1922年,他在直系军阀支持下复任总统。1928年6月3日,黎元洪因为脑溢血在天津去世。

对于黎元洪,学者严复如此评价道:“黎公道德,天下所信。然救国图存,断非如此道德所能有效。何则?以柔暗故!遍读中西历史,以为天下最危险者,无过良善暗懦人。下为一家之长,将不足以庇其家;出为一国之长,必不足以保其国。”大意是黎元洪的道德水准,天下有目共睹,但在政治方面却过于柔弱。是否如此,史家自有评判,不是本文关注之点。

黎元洪只有一妻一妾,即发妻吴敬君和如夫人危文绣。黎元洪和吴敬君一共养育了二子二女:长女黎绍芬,长子黎绍基,次女黎绍芳,次子黎绍业,“芬芳基业”无疑体现了黎元洪的期望。也正因为抱有这样的期望,他对子女的教育十分重视。他请先生在家中设馆,子女们既学古诗文,也学数理化,并特别重视英文。

在黎元洪的四个孩子中,黎绍芳、黎绍业因体弱多病没有读大学,黎绍芬和黎绍基则有读大学和海外留学的经历。黎绍芬是1919年创建的南开大学的首届学生,与周恩来是同班同学。1923年,她大学毕业后,在黎元洪的支持下,前往美国留学。她常常写信给父亲,讲述在美国的见闻。

四年后,黎绍芬取得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硕士学位,启程回国。回国后,深感荣耀的黎元洪为其举办了盛大的欢迎会,并取消了多年来不准女儿和男客讲话的规矩。

黎绍芬先是在天津教育局担任督学,后出任天津第二女子中学校长,32岁时才与天津世家子弟徐璧文成婚。1949年中共建政后,黎绍芬加入了“民革”,帮助中共做了不少统战工作。然而,随着文革的到来,有着诸多海外关系的她也成为了批判的对象,1966年12月8日,她因突发心脏病去世,享年65岁,与父亲黎元洪同寿。

1903年出生的黎元洪的长子黎绍基,为其寄予了厚望。1920年,黎绍基被送往日本贵族学校求学,1923年,回国进入南开政治系学习。1928年黎元洪去世后,黎绍基继承了父亲所投资实业公司内的职务,担任中兴煤矿董事等。后来煤矿为日军所占,他避居上海拒绝与日方合作。抗战胜利之后,复兴煤矿的同时他大力发展下属的轮船公司。其后暂居香港。

1949年中共建政后,黎绍基受到了中共的邀请前往北京。在宴会上,他见到了周恩来,并为中共欺骗之语打动,选择回大陆发展实业,同时将停泊在香港的二十余艘船驶回大陆。之后,他与其他董事一起申请中兴煤矿公私合营,获得批准,轮船公司的业务,则纳入了上海航运局的规划内。

同姐姐黎绍芬一样,黎绍基也没能在文革中逃过迫害。他的家被抄,银行存款和海外子女的汇款都被冻结,每月的生活费用十分微薄,不得已他前往天津的弟弟黎绍业家中避难。1983年病逝,其子女均在海外留学,幸未留在大陆。

黎元洪的次女黎绍芳嫁给了袁世凯的第九子袁克玖,除了身体不好,更因为不满意自己的婚姻,在1945年病逝,年仅38岁。

而黎元洪的幼子黎绍业,个性内敛,喜爱古文、历史、古琴、书法,迷恋佛学。在父母病逝后,他曾一度想皈依佛门,被家人劝阻,其后协助兄长经营实业。文革中,他也因其家庭背景,受到了冲击。他的大儿子黎昌骏在文革第二年就被迫害致死,女儿黎昌若文革中被下放到农村劳动,1977年调回天津,不久病逝。黎绍业则病逝于1996年,享年84岁。

不仅仅是黎元洪的子女遭到了中共的迫害,黎元洪死后也不得安生,其坟墓被红卫兵用炸药炸开并挖掘,部份随葬品被省博收藏。2012年大陆有媒体对此进行了详细的报导。

根据武汉一位民间收藏爱好者余长庭先生偶然发现的档案材料,黎元洪墓是被作为“四旧”坟墓“查抄”的,是当时所谓的“革命群众”和“红卫兵小将”有组织的行为,并非此前传说是两派红卫兵突然挖掘;被掘时间也首次以档案文字得以确认:1967年6月5日;“查抄单位”则为当时的“湖北省林业厅综合勘测设计大队革命群众组织”。档案材料中最有价值的是一页《查抄物资上交清单》,它清楚地记录了当时黎墓被挖掘后,仅有部份随葬物品交至省博馆藏,还有一批随葬物品被“截留”,变价80.02元冲抵了“炸墓开支”。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