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姐为革命不仅舍身上床 还当小三被批准与人夫“正式结婚”

历史 admin 2天前 11次浏览 0个评论

江姐一家三口唯一的全家福,摄于1947年9月。

熟悉江姐江竹筠的“光辉事迹”,源于长篇小说《红岩》、电影《在烈火中永生》和歌剧《江姐》,以及一些课外读物。那时,少不更事,还真信了,并且着实被感动过。后来,随着阅历的增益,思想文化程度的提高,对历史真相的辨识和认知也有所长进。我意识到,江姐虽确有其人,但国人所能见到的江姐形象,实际上是毛泽东文艺思想的产物,党文化的产物。现在回头看看这个所谓的“英雄形象”,感到非常做作,非常虚假,与其叫“塑造”,不如叫编造、捏造。

两个多月前,长江平民教育基金主席、四川大学苏州研究院执行院长聂圣哲教授微博中回忆:“1981年我入川大时就听到两位年近八十的老教授(江姐同时代的川大学生)说:江姐思想活跃、不安分,很风流,她每和一个男同学上床,就要求对方入党,闹得满城风雨。当时川大的校长说:江竹筠你风流一点是你自己的事情,但你用这种方式强迫信仰是不对的。”

没想到,中国共产党除了暴力与谎言,还有江姐这一套。世界上有哪一种主义和信仰,要靠女大学生的风流来招徕信徒?世界上有哪一个党派的队伍,要靠女大学生与男同学上床来壮大?事实上,上床不能壮大队伍,只能壮大肚子。或许有人会说,这仅仅是个个例。是不是个例姑且不论,但它多少说明了一些问题。

无独有偶,接着又读到涉笔国共历史的林辉先生提供的有关江竹筠的史料。择其概要,对江姐作一番再认识——

……1943年5月,党组织让江竹筠担任重庆市委第一委员彭咏梧的助手,并与他假扮夫妻,掩护地下党开展工作。彭咏梧(《红岩》中彭松涛的原型)是结了婚的,他的妻子谭正伦就在老家云阳,夫妇生育一子,叫彭炳忠。很快,彭咏梧与江竹筠情浓意密。仅年把时间,中共在明知彭咏梧有妻小的情况下,竟然批准他跟江竹筠“正式结婚”。婚后,两人也生育一子,叫彭云。假作真时假变真。对此,远在老家的谭正伦一无所知。

天哪!这就是那个高唱“含着热泪绣红旗”的光彩照人的江姐吗?党的需要,党的事业,就建筑在像谭正伦这样的弱势妇女的痛苦之上,建筑在广大老百姓的痛苦之上。这个彭咏梧,其实已犯下了重婚罪。而江姐在婚前充任的角色,不知算是第三者呢,还是二奶?

两份材料合成了江姐的另一面。而这另一面,恰恰有可能是最真实的一面。我们不必苛责江姐,当年被灌输了马列主义、共产主义迷魂汤的青年男女,又何止江竹筠一人。而她的所作所为,皆系在党的指示下的奉命行事。其性质从中可见一斑,由此印证:马列主义、共产主义是货真价实的邪教,共产党是地地道道的邪党。

今日时事新闻网|最新时事优选新闻–江姐为革命不仅舍身上床 还当小三被批准与人夫“正式结婚


文章来源为各个新闻媒体,内容并不代表今日时事新闻网立场。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江姐为革命不仅舍身上床 还当小三被批准与人夫“正式结婚”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