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档案:经组织研究决定去世

历史 nnews 6天前 38次浏览 0个评论
中国档案:经组织研究决定去世

收到了一份资料,是关于一个现行反革命分子的死亡调查档案档案的主人是一个叫涂香棋的理发师,因在六十年代前期参加了一个所谓的“卫军”的反革命组织,在文革中被批判,后因不堪忍受严刑逼供而于 1968 年 5 月上吊自杀。为了他的死亡,组织上开始了长达十一年的调查,在这个调查档案中,收录了自 1972 年以来的历次座谈会和大队、公社的处理结果,1972 年公社党委对其死亡的结论是畏罪自杀,其中最后的公社党委于 1979 年的结论如下:

中共江村人民公社委员会关于涂香棋在“三查”运动中自杀问题的结论材料

涂香棋,男,现年 50 岁。原籍波阳县饶埠公社人,解放前迁入我社柏林大队儒林村居住,以理发为职业,家庭出身贫农,本人成份农民,家庭人口 7 人。

涂因参加“卫军”反动组织中“三查”运动中受审查,在审查中,采取了用逼、供、信的方式,对涂进行了严刑拷打,涂于是逃跑老家——波阳县饶埠公社,在家中一棵桃树上上吊自杀。

根据原市保卫部“关于卫军现行反革命集团案的结论报告”称“对一般成员,又有悔改表现的:……涂香棋……32 人,不以反革命分子论处,交当地群众进行批判。”

根据现有的材料证明,应该认定,涂参加了“卫军”反革命组织,系一般成员,而且是有悔改表现的。经公社党委研究决定:“涂属于一九六八年五月三十日去世”。1979 年 3 月 26 日

“涂属于一九六八年五月三十日去世”,这是结论。当代人可能无法理解同样是死亡,自杀和去世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对于死者来说还有什么意义?在那个一切都要和政治联系在一起的年代,对于档案的主人涂香棋来说,他虽然可以以死抗争来告别这个世界,摆脱现实的苦难,但却摆脱不了组织对他的政治评判。畏罪自杀的结论其另外的意思就是你死是你的事,是你抗拒改造,不但是死了白死而且还要罪加一等,你的家人会为此背上沉重的枷锁。

“去世”的含义则是正常死亡,相对于“畏罪自杀”而言似乎给死者一个政治上的平反,身后的政治待遇明显地提高。两个结论相比较,“去世”的结论似乎是对死者更有利,但就问题本身而言这样的结论是对死者的大不敬:不尊重事实就是不尊重死者。涂香棋因不堪忍受严刑拷打而自杀,是属于迫害致死,一个“去世”的结论就掩盖了事实,把自己的罪恶一笔抹消,这让死者何以瞑目?

另外,在这样一个结论背后隐藏着组织对死者高高在上的姿态,“去世”是我恩赐予你的,你如地下有知就要谢主隆恩。实际上,在 1978 年中共中央 55 号文件提出为地富反坏右“黑五类”摘帽后,就一直是这种心态,不提你过去的悲惨日子是谁造成的,只提我现在对你摘了被歧视的“帽子”,你就必须感恩戴德,你就必须要拥护我。中国社会奉行的是“死者为大”的风俗,利用死者为自己贴金,对一个对你已经绝望而走向死亡的死者而言,让他如何瞑目?

从畏罪自杀到“去世”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从无耻到无良的过程,无耻的迫害,无良的平反。

荒唐的年代产生了许多荒唐的事件,荒唐的事件得出了荒唐的结论,这些荒唐组合在一起就组成了荒唐的世界,生活在荒唐的世界久了就不觉得荒唐了,一切就变的正常了,一个组织堂而皇之地得出这样的结论,大家也就顺理成章地接受,于是大家都相安无事,你继续你的恩赐统治,我继续我的感恩日子。活着的人尚确如此,对于无论是“畏罪自杀”还是“去世”的亡者,这一切更是毫无意义!

算了,不写了!

2012-05-29

中国档案:经组织研究决定去世

文章来源为各个新闻媒体,内容并不代表今日时事新闻网立场。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中国档案:经组织研究决定去世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