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大饥荒幸存者 经历惨绝人寰

历史 Jacob 2周前 (06-26) 24次浏览 0个评论

韩正情妇私生子曝光 还有一情人被陈良宇横刀夺爱

图中女子就是当年上海帮陈良宇和韩正争夺的钟燕群(图片来源:网络) 美国拟制裁中共高层的敏感时间,中共政治局常委韩正遭曝海外私藏数十亿美元资产,其情人和私生子女的详情也被曝光。韩正情人被指是一名原上海机关工作人员,姓高。而早有爆料指,上海帮陈良宇和韩正当年曾争夺…

采访大饥荒幸存者 经历惨绝人寰

受访人:刘玉芳,女,79岁,陕西省户县县城人。逃荒前为甘肃省漳县盐井公社人。

时间:2013年9月8日。

录音长度:27分钟。

采访地点:陕西省户县县城刘玉芳家。

大饥荒饿亡者:刘玉芳的丈夫,27岁,甘肃省漳县盐井公社人,饿亡。刘玉芳的父亲,50多岁,甘肃省漳县盐井公社人,饿亡。

依:姨,你叫什么名字?

刘:我的名字改了,到这里叫个刘玉芳,以前的名字我都忘记了。我都快八十了。

依:你老家在哪里?

刘:我是漳县人,天水地区。就是盐井公社,五八年、六零年,遭灾了,那里饿死的人最多了。

依:你那时候去大炼钢铁过没有?

刘:我有娃哩,去不了,我在猪场养猪。吃大食堂吃了几天,就是稀汤汤,后来稀汤也没有了。

依:人家到你家搜粮食吗?

刘:搜哩,来搜了几次呢。过几天搜一次,过几天搜一次,满家里屋里搜。那是拿个棍子敲墙捣坑,爷,一点粮食藏在炕里,人家能搜出来,藏到草房子里人家也搜出来了。你埋到厕所的茅坑里,人家也搜出来了。你看,那些人厉害吗?到处都能搜出来。

依:那时候打人吗?

刘:打哩!爷!有时候是那个干部打人。有时候是你把那个面藏到哪里,人家搜出来,就把你拉到哪里开大会打,干部也打,群众也打,把那个人打得可怜得很。把人打倒了,拉起来,再打。谁都不敢说话,一说话,人家就说是反革命。就打,就打。

依:有没有打死的?

刘:就打死了,打得不得动弹了,回去了,就不得活了。有些人受不了,就上吊了,吊死了。

依:你来陕西多少年了?

刘:哎哟,我的女子是在这里生下的,都五十多岁了,你想一想。

依:五八年、六零年你们那里情况怎么样?

刘:那,那可怜得很,遭了灾了。没有吃的,人挖那个草根吃,冬天,那里什么都没有,就挖那个野草根吃。

依:你吃过榆树皮、包谷芯吗?

刘:爷呀,那还是好东西。还吃那个荞麦皮,苦的,苦得很,苦得很,把人能闹死!没有吃的,胡吃哩。榆树皮还是最好的东西。不闹人也不苦。荞麦皮子苦得很,人饿得受不了,就先填肚子。把人都饿死完了,一个队上几家子几家子人都死完了,没有人给埋,在炕上放几天,最后队长干部让人去埋。哪还有啥埋的,就是挖个坑就埋了,还有个啥?挖坑都没有人挖,人挖不动嘛。你不知道,你是这里生下的。可怜的很。

依:你在村里看见过死人吗?

刘:能嘛!都是一个队上的,咋能看不见哩?都认识。大队里公社里都死人,我们漳县一个县饿死的人多得很。

依:你在哪里看见的死人?

刘:炕上嘛,咋能看不见?睡在家里就不得动弹了,躺几天就死了。人家队上干部吃饱着哩,人家有吃的,人家贪污哩。光是农民没有吃的,群众没有吃的。

依:你们家谁饿死了?

刘:把娃他爸(注:刘的丈夫)饿死了,把我爸也饿死了。我家两个人饿死了,我那时候有三个娃哩,没有办法呀。

依:娃他爸多大岁数了?

刘:才二十几岁,他比我还小一岁。我二十八那年,他二十七岁了,可怜的很。家里一颗粮食都没有,国家也不供应。

依:娃他爷多大岁数?

刘:我大,娃他爷也有五十多岁了,就饿死了。

依:你在漳县三个娃?

刘:嗯,三个娃。我没有办法了,一个女娃,两个男娃子。不得活了。

依:你敢不敢偷上些粮食吃?

刘:不敢,不敢。那个时候,狼也多得很,狼吃人多得很,成那个样子了。爷,害怕的很,那是年景。狼吃娃的多得很。

依:有没有人抢着吃?

刘:有哩,盐井那个街道上,看人手里有个菜馍,一把就抢走了。和饿狼一样的,饿疯了。没有人打人,都饿得打不动人了,抢了就抢了。

依:那最后国家有没有救济粮来?

刘:没有。老早国家就不救济,不管。死了病了没有人管。

依:你自己来的?还是别人领你来的?

刘:我们一起来了四五个人,我娃多,领不了。我有个兄弟,把我们领过来,把三个娃都领上。娃走不动路,我一个人领不了。你不知道,漳县去陇西坐火车,要走八十多里路哩,那时候没有汽车,全凭两条腿走哩,你说小娃娃怎么走?没有汽车,娃才五六岁,七八岁。那可怜得很。

依:你从漳县走到陇西走了几天?

刘:走了两天。我背了一个娃,我兄弟背了一个娃,一个大的娃娃自己走着。晚上就歇息在人家村子里,草房子里。第二天再走。

依:那你们路上吃什么?

刘:吃什么?没有吃的,饿了歇息一下再走,没有吃的。人家有男人的,走远路去贩面贩杂粮,咱没有人,男人饿死了。一个女人家领着三个娃娃,咋办哩?我兄弟就领我来了。那时候我兄弟还小,才十几岁。现在六十多岁了。

依:那路上查得严格吗?

刘:查得紧张得很,你能跑就跑了,跑不了就把你送回去了。人家不叫人过来陕西,甘肃不让走,人家陕西也不要。在火车上给娃买了个馍,坐一晚上就到了。

依:你领上三个娃怎么落脚到这里呢?

刘:一个老乡领来的,介绍过来的。

依:这里的伯(注:刘后代的丈夫)比你大多少?

刘:比我大几岁,没有娃,他是以前结过婚,离婚了,没有留下娃。

依:他愿意养活你的三个娃娃吗?

刘:他没有娃,如果他有娃,就过活不到一起了。他姓王,我姓刘,两家合成一家子。到这里还吃的大灶,一顿一个人一勺子饭,爷!

依:你来的时候多大了?

刘:我来的时候二十八岁了。到这里又生了两个娃,一个男娃,一个女娃。我领我的女娃来,没有户口,养活不了,就把我的女娃给人了。

依:你的女娃来的时候多大了?

刘:来的时候五岁多了。

依:哎哟,娃叫个啥?

李:来了,没有户口,娃小,吃不上,可怜得很,给了人家,让哄肚子去。娃给了人就再没有见过面,长大了才找到见了面。她结婚了,才来找我这个妈,才来看我,二十多年没有见过面。

依:你为啥给女娃,不给男娃,是不是舍不得男娃?

刘:男娃大,人家没有人要,人家不要。

依:不是你不想给人男娃?

刘:不是,是男娃大了,人家养活了,怕留不住心,怕娃跑了。人家不要男娃。

依:有一阵让甘肃妇女回去,有没有让你回去?

刘:让我回去了,我这里都有娃了,我又跑回来了。有娃,放不下,我又回来了。

依:你知道为啥没有吃的?

刘:给人家还外债,一下子把粮食还了外债了,有粮食哩,就是还了外债了。国家还了外债了。

依:现在和谁生活在一起?

刘:我的老汉都走了七八年了,我和小儿子过,那两个儿子分开自己过着哩。

依:你给娃娃说这些事情吗?

刘:娃都知道。我两个娃娃都回去过漳县,去了就住在我二爸、四爸家里。我现在十几年都没有回去了,山区地方,不知道他们的电话。

《记忆》2015年11月30日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采访大饥荒幸存者 经历惨绝人寰

内幕 中共三常委与美方交手铩羽而归

中美之间已经陷入新冷战。美国全方位遏制中共,几乎每天都有新的举动。 中美之间已经陷入新冷战。美国全方位对抗和遏制中共。川普总统上星期表示中美可能完全“脱钩”,白宫官员近期连续批评中共带来的威胁。国务卿蓬佩奥6月25日公开呼吁欧洲和美国一起对抗中共,并指目前不是…


钧天|真实新闻与评论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采访大饥荒幸存者 经历惨绝人寰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