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中共为愚弄百姓而制造的假英雄

生活 nnews 1周前 (11-10) 55次浏览 0个评论

盘点中共为愚弄百姓而制造的假英雄

中共统治大陆六十多年的软手段洗脑术之一,是制造一个接一个的“英雄”,粉饰残暴镇压的恐怖,欺骗和毒化青少年,从“对敌人要残酷无情”的学雷锋走向红卫兵的打砸抢杀,是一显例。对此没有教训,今天仍然在树立愚忠样板。记录真相之余,亦盼大陆千万文艺家深思。

雷锋是中共 63 年当局为了配合全国强迫学毛着,刻意树立的一个样板。提倡青少年做螺丝钉,用心极为卑劣。还纪念 50 年,拍了雷锋电影,竟然零票房。

每年的三月五日,是“革命样板”雷锋同志的纪念日。这一天,南京推出一部由湖南潇湘厂制作的传记电影《青春雷锋》。据报导,当天连放四场,竟无一人购票观看!

一九六三年以来,雷锋一直是中共从上到下刻意塑造的典型。当年除毛泽东写了“向雷锋同志学习”几个歪字之外,题词的还有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邓小平、陈云、林彪等。

六十年代:雷锋和王杰

中共制造的所有“英雄”中,雷锋是最历久不衰的一个。每一茬领导人都要时时祭起“学习雷锋”的红幡,要人民像雷锋一样,老老实实做党的螺丝钉。连胡锦涛“裸退”前还要号召人民要好好“学习雷锋”!

这里不想去探究学雷锋的究竟。我只是回忆起,当年宣扬雷锋的时候,我就对他的死算不算牺牲有怀疑。

一九六二年雷锋死的那年,我已读完大学三年级。他当时是汽车兵,死前是个班长。八月十五日上午,他与助手乔安山出车回来后,准备把车开去清洗。因为抄小路,雷锋下车指挥乔安山倒车。汽车拐弯时撞断了营房前面一根柞木杆子,倒下来的木杆正好砸在雷锋的头上,把他给砸死了,你说邪也不邪?

这本来是一桩开车意外事故,雷锋最多也只能算是因公死亡,有什么可学习的?可那正是三年饿死几千万人之后,才缓过一口气来,共产党要转移人民痛苦的记忆,就立一个为民牺牲的好青年,消费老百姓的同情心。

为此炮制出大量的文字、歌曲和照片:中央领导题词;出版《雷锋日记》;创作歌曲《学习雷锋好榜样》;雷锋的“好人好事”照片⋯⋯在全国主要是青少年中掀起学雷锋高潮。

一九六五年又出了一个王杰,是济南军区一个坦克师工兵班的班长。一次在地雷实爆演习时,他违规用一个炸药包代替地雷作示范,在摆弄时拉火管冒出火花,燃着了导火索。“轰”的一声,王杰被炸死,周围的十多个民兵受重伤。

这又是一桩意外事故!王杰是工兵班班长,违规操作,导致死亡,却吹嘘他“在大家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扑向炸药包,保卫了民兵和干部。接踵而来的又是一系列宣传:《王杰日记》和《王杰专辑》;歌曲有《王杰,我们的好榜样》、《愿把青春献人民》、《王杰的枪我们扛》、《王杰小唱》⋯⋯

还记得当年一位中文系教授对我说过的话:你读读《雷锋日记》和《王杰日记》,一样的笔调,一样的语气,无疑是同一人或同一小撮人所写。只是我读理科,没有兴趣。

意外事故造就了两个“英雄”!今天打个对折,留下一个“雷锋精神”。可是早在文革中批走资派时,就揭露了相关领导假造《雷锋日记》的事,今天还会有人信吗?

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的故事,由张良主演,拍电影,搞得人人不得安宁。文革后才有人提出质疑。

战场英雄:邱少云和董存瑞

盘点中共为愚弄百姓而制造的假英雄

董存瑞舍身炸桥和“铁人”王进喜的虚假宣传画。(网络图片)

过去大陆的小学课本有一篇教材叫《我的战友邱少云》,写“抗美援朝”志愿军邱少云的“英雄事迹”:邱少云的连队要发动突袭,拿下敌人控制的“三九一”高地,天没亮就摸进高地下面的山坳潜伏。“前面六十多米的地方就是敌人的前沿阵地,不但可以看见铁丝网和胸墙,还可以看见地堡和火力点,甚至连敌人讲话都听得见。敌人居高临下,当然更容易发现我们。我们趴在地上必须纹丝不动,咳嗽一声或者蜷一下腿,都可能被敌人发觉。”

突然,邱少云被敌人乱打过来的燃烧弹烧着了。课文说:“邱少云只要从火里跳出来,就地打几个滚,就可以把身上的火扑灭。”但他没有这样做,为了不暴露部队,“像千斤巨石一般,趴在火堆里一动也不动。烈火在他身上烧了半个多钟头才渐渐地熄灭。这位伟大的战士,直到最后一息,也没挪动一寸地方,没发出一声呻吟。”

当时《人民日报》的随军记者郑大藩在看了邱少云的简要事迹后,产生两个疑问:一是燃烧弹落在什么地方?是打中头部死亡后燃烧起来,还是从远处烧过来?二是谁看见邱少云烧死的经过?他一直想弄个水落石出,可是部队作战行踪不定,无法调查清楚。

还有人提出质疑。邱少云在战斗前被烧死,他随身携带的武器(如手榴弹、爆破筒等)在燃烧过程中为什么没有爆炸?埋伏的地点离敌人那么近(只有六十多米),烈火在邱少云身上燃烧半个多小时,居高临下的敌人大白天为什么没能发现目标?

事实上,邱少云是一个被“解放”的前国军士兵,并不“根正苗红”,在部队里被目为相对落后的份子,在即将执行潜伏任务时内心忐忑不安,充满恐惧。他很可能是被燃烧弹直接击中而死,课文里所写的情节完全是后来编造的“官方故事”。

一九五五年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了一百分钟的黑白电影《董存瑞》,由郭维导演,张良主演。是当年一部十分有名的片子。

导演郭维说真话,被控告

电影最精彩的地方是董存瑞舍身炸桥形碉堡那一幕。他没有死的战友郅顺义到处做报告说:“突然间,董存瑞猛地托着炸药包,就手拉下了导火索。我见到这个情景,惊呆了,就奔着董存瑞跑去,边跑边喊:‘你放下,你放下⋯⋯’董存瑞瞪着我喊:‘卧倒!卧倒!快趴下⋯⋯’接着,一声巨响,桥是炸断了,敌人的机枪也哑巴了,可我们的战友,却壮烈地与敌人同归于尽了,我的心像刀绞一样,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二○○六年,郭维已经八十四岁了。这一年的四月十五日,《大众电影》第八期发表了署名沙丹的文章:《〈董存瑞〉:“真实”创造的经典》。文章介绍郭维讲述《董存瑞》的创作过程,强调“没有谁亲眼看见他托起炸药包的情景,这完全是事后根据一些蛛丝马迹推测出来的。当时董存瑞没有带架子,桥柱上也不能放炸药。”

在中央电视台制作的《电影传奇——董存瑞》中,郭维接受访问。他说:“郅振标(顺义)是真正跟着董存瑞冲上去了。但董存瑞冲到碉堡前头后,他找不着他了。以后怎么知道、确定他是托着炸药包炸的呢?就来了一些军事专家,因为谁炸的不知道。这是一个英雄啊!怎么着呢?那就是托。托可能吗?最后有人建议挖桥底下。结果挖到一定深度的时候,挖出一个袜底来,就是董存瑞媳妇(老婆)给董存瑞缝的。班里的同志都知道,这是董存瑞的袜底,就这么确定这是董存瑞⋯⋯”

郅顺义的瞎吹加上电影的情节,使“董存瑞英勇献身”从“极有可能”变成“实实在在”。“英雄”就是这样诞生的。

郭导演的爆料引起董存瑞生前战友和亲属的强烈不满。董存瑞年近七十岁的妹妹董存梅状告《大众电影》杂志社、导演郭维和中央电视台,称三被告侵犯了董存瑞的名誉权,要求公开致歉、消除影响、停止销售播放《电影传奇——董存瑞》,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律师代理费、其他经济损失共计十万元。

为什么提出诉讼,因为三被告揭出了弄虚作假的老底,损害了他们过去赚得的名声和利益。知情人说,郭维老人之所以要在生命的最后日子披露出人们不知道的秘密,是因为作为一个一九五七年的“错划右派”,他相信只有坚持说真话才能真正永远记取“反右”的教训;还有就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再不还原历史的真相,就没有机会了。

冒名顶替的“铁人”王进喜

一九七四年,“文革”已经进入尾声,长春厂拍了一部名叫《创业》的电影,宣扬“铁人”王进喜的“奋斗精神”。

“铁人”是如何出炉的呢?根据教材所说,一九六○年三月,王进喜率队从玉门到大庆参加石油大会战,组织全队职工用“人拉肩扛”的方法搬运和安装钻机,用“盆端桶提”的办法运水保开钻,不顾腿伤跳进泥浆池,用身体搅拌泥浆压井喷,因而被誉为“铁人”。当然还离不开他也和雷锋一样,出身“苦大仇深的无产阶级”,有着高度的政治思想境界,经常带领石油工人们在井下点起篝火学习马列著作,等等等等。

根据当年石油工人的回忆,王进喜从玉门油矿调到大庆油田时,大庆已经打出了二十口油井,并不是王进喜来后才创业出油。泥浆固井也只是开采油井的一道工序,并不是发生井喷时采取的紧急措施。当年用身体搅拌泥浆压井喷的人是两位技术员,是他们不顾一切跳进泥浆池用身体搅拌泥浆,才有了大庆第一口油井。石油部长康世恩了解情况后,想树立典型,但不能是“臭老九”,一位元老工程师领会了领导的意思后,推荐了自己的手下王进喜。至于点起篝火学马列,是因为当年工人工作辛苦,而油田只给他们菜窝窝团吃,吃不饱而怨气很大,领导才强制他们学习马列。

《创业》是名副其实的文革产物,从阶级斗争的概念出发,歪曲历史,丑化知识份子,虚假地创造出一个冒名顶替的“无产阶级英雄”——“铁人”王进喜。


文章来源为各个新闻媒体,内容并不代表今日时事新闻网立场。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盘点中共为愚弄百姓而制造的假英雄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