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照片超像川普 巴顿将军神奇预言战后苏俄的扩张和对世界的威胁——巴顿将军生命中的最后一年

生活 Willem 2个月前 (09-30) 138次浏览

这照片超像川普 巴顿将军神奇预言战后苏俄的扩张和对世界的威胁——巴顿将军生命中的最后一年

当二战结束后,功勋卓著的巴顿将军曾于 1945 年 6 月 9 日回到过故乡,洛杉矶居民万人空巷,欢迎这位凯旋的英雄。(公共领域)

1945 年 3 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一年的欧洲战场,德军全线撤退,美国陆军上将乔治‧巴顿指挥的第三军团已跨越莱因河,这时距离纳粹德国败亡的日子已近。在此巴顿将军休了几天假,抽空去了意大利的古城柴尔,漫步在林间小道回忆过往,远思长想。在二千年前的英雄凯撒大帝远征高卢(现今的法国)将神传的古希腊文明带入欧洲各地,打下了西方的文明基础。

巴顿能回忆出自己在历史千百年来轮回中的角色,二千年前作为一员跟随在凯撒大帝身边的战士,他在日记中写着:“我沿着当年凯撒大帝曾走过的道路前行,我感到了古罗马竞技场的入口就在这里。我深信我以前曾住在这,我甚至可以闻到罗马军团的气味……”

在此一年前巴顿率领第三军团横扫法国时,写下了一首诗“透过冥冥中的一片玻璃”(Through a Glass, Darkly),诗中描述了他看到的自己在千百年来轮回的角色,以及他为神意奋战的历史。如今战争已快结束,他感到他即将完成历史给他的任务,若在七个月前盟军总部同意支持巴顿的战略,让他提早率第三军团突入德军的齐格非防线,或许就能提早半年结束这场战争,然而事与愿违,他只能接受这一切的安排。

这照片超像川普 巴顿将军神奇预言战后苏俄的扩张和对世界的威胁——巴顿将军生命中的最后一年

四星上将乔治‧巴顿。(公有领域)

1945 年 5 月德军投降,只剩下日军在太平洋战区作困兽之斗,此时的巴顿刚晋升了四星上将,然而这时的他并无太多的喜悦,集中营的惨况以及战后流离失所的百姓让他夜不成眠。另一个忧心的事情是苏俄红军势力的扩张,盟军先后默许苏俄红军进入德国柏林及布拉格,这点让巴顿非常恼怒,他认为美国与苏俄日后的对抗在所难免。

这照片超像川普 巴顿将军神奇预言战后苏俄的扩张和对世界的威胁——巴顿将军生命中的最后一年

1945 年 4 月 12 日,艾森豪、布雷德利和巴顿视察解放后奥尔德鲁夫集中营的一个火葬柴堆。(公有领域)

他在日记中提到:“美军明显比苏俄强大,为何不立即与苏俄作战?但是这现在根本不可能,对日本仍在交战,苏俄仍是盟国之一,美国也不会愿意在这时把战火延烧到东欧。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成千上万的难民为逃避苏俄红军进入防区内寻求保护。”

这时的巴顿恳求盟军统帅部让自己加入太平洋战区,协助中国的战区统帅蒋中正对日本作战,然而未得到允许,巴顿只得于德国北部的巴伐利亚待命而行。

巴顿将军对苏俄共党势力扩张的担忧并非无中生有,早在 1943 年时巴顿就从盟友──波兰将领安德斯(Władysław Eugeniusz Sikorski)那儿得知了苏俄红军秘密发动“卡廷大屠杀”的事件,谋害了数千名的波兰军官。而另一好友──美国驻苏联大使哈里曼(William Averell Harriman)则告知巴顿苏俄领导人斯大林将赤化世界的意图,以及他对巴顿第三军团高度的评价并视其为眼中钉的情况。1945 年初巴顿到了摩斯堡战俘营解救以前的战友,在那儿他遇上了苏俄红军的整队的现况,他在日记中形容那非比寻常的“纪律”,那失去灵魂般的眼神,就如同杀人机器一样。

在 1945 年 4 月间巴顿的部属包姆上尉率领三个连队攻下了哈梅尔堡战俘营,解救了七百多名苏俄红军战俘,然而他们在获释后没有立即归队,反而开始在当地打家劫舍,掠夺无辜百姓,巴顿难以想像俄军党文化的教育将一般士兵变异得如此,几乎无道德底线地凶残。

在几次的事件及长久以来的观察,巴顿已认定了苏俄共党将是未来自由世界的主要敌人,在德军投降后的庆功宴上苏俄方面邀请了巴顿一同赴宴。他心中百般不愿,但在盟军总部亟欲与苏俄友好的氛围下仍勉强前去赴约,在典礼上一位俄军将领请一位美军翻译官上前邀请巴顿共饮一杯酒。巴顿对翻译官说道:“告诉那俄国人,从他们在这里的一番举动,我认为他们是敌人。我宁愿被割喉也不想与这混蛋敌人喝一杯。”

翻译官听了冷汗直流地说道:“将军,很抱歉,请恕我无法将你的话直白地翻译给俄军将领。”然而巴顿却命令翻译官直接原文翻译给俄军将领听。俄军将领听了后说了几句,翻译官又告知巴顿:“将军说他对您的看法与你对他的完全一样!”巴顿听了后笑了几声:“好吧!将让两个混蛋一起互敬一杯酒吧!”随后二人便干了一杯。

这照片超像川普 巴顿将军神奇预言战后苏俄的扩张和对世界的威胁——巴顿将军生命中的最后一年

1945 年,(左起)身在欧洲战场的布雷德利、艾森豪威尔与巴顿。(公有领域)

1945 年 8 月日本投降,巴顿将军被任命为德国北部巴伐利亚军政府首长,执行去纳粹化的任务。巴顿主张对前纳粹德国宽大,他有着骑士精神的信仰,巴顿家族的前辈曾在美国的南北战争中奋战,南北军即使一时因政治立场不同而成为敌人,然而战争过后、在彼此放下成见后就携手共同重建家园和平共处,巴顿希望美国当局能以一样的胸怀对待德国。

他向统帅部提出了自己的见解:欧洲在战后残破不堪,苏俄共党正虎视眈眈地意图赤化欧洲,英国人隔着海峡难以顾及欧陆,而法国人刚从战乱中走出来虚弱得很,只有在战争中有着卓越表现的德国人才是可靠的盟友。他在日记中更写道:“我想与德国人结为盟友并肩作战击败苏俄红军,以完成自己的使命。”

然而全球各界已充满着终战、渴望和平的声浪,盟军总部不愿得罪苏俄,默许著红军占领东欧各地,甚至对占领区百姓烧杀掳掠的暴行予以漠视。

然而巴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难有作为。他终日在痛苦中度过,甚至对家人说道:“真希望在战场上能让一颗子弹结束生命就好了。”

这时的巴顿心中满是激愤,有次在电话中爆发了出来:战区副司令麦纳尼将军致电给巴顿,他告知苏俄方面对巴顿军政府解散德军动作太慢及宽大处理前纳粹德国军官非常不满。

巴顿回应道:“活见鬼!为何你们要如此在意那些俄国人的想法?迟早我们要和他们打一仗,就在下一代要打。我们陆军还好端端的时候为何不现在打?一脚踢在他们屁股上,三个月就把他们踢回家去。用我手里的德军部队帮忙,这工作容易得多,只要给他们武器就好,他们恨透了这群人……”

麦纳尼将军回道:“闭嘴!乔治,你这笨蛋!这线路搞不好有人会窃听,你这样会掀起一场战争的!”

巴顿又回道:“我真想用什么办法把这场战争掀起来!那是我们现在可以做的好事!你与艾森豪威尔不用管,就交给我就行了!只要十天,我就足以发生足够的纰漏同俄国人开战,同他们一决胜负!”麦纳尼将军只得挂了电话。

这时的巴顿情绪相当不稳,在日记中多次记下了他那不安的心境,他心中感到了在表面的和平中隐藏着恐怖巨大的威胁,然而大多数人们却茫然不知,只将他当作过时的历史人物看待。

9 月司令部召开了处理纳粹战犯的记者会,有位记者别有用心地问了一句:“请问将军,许多普通的德国人参加了纳粹党,这是否与美国人参加民主党或共和党一样吗?”

巴顿没有意识到这问题隐藏的危险信号,随口答了一句:“是的,差不多。”隔天美国一家报社上的头条就断章取义地登了巴顿的言论:“纳粹就像美国的民主党人与共和党人一样!”这一消息引起了极大骚动。

美国陆军当局为了平息舆论,决定解除巴顿的职务,安排他闲职。这时巴顿感到心灰意冷,苦于媒体的言论攻击,他开始不再接受记者的采访。

这时的他,与妻子儿女们在美国南汉米尔顿的家里度过了他人生最后一个假期,一日他与妻子阿特丽丝一起坐在家中阳台前,看着门前的小河,芳草迷离的庭院,一片如诗画般的风景。

他凝视着妻子,心中无限感慨,他们结婚三十多年来一直聚少离多,即使是在战场上巴顿都不间断地寄给妻子书信表达情意,即使当时的美丽佳人已是白发斑斑,但巴顿对她的爱不曾改变。

连年不断的战争让巴顿仿佛从未看清楚妻子美丽的容颜,此时仿佛有一生一世的话语想向妻子倾吐,然而却难以说出口,二人无语彼此凝视着,他感到似乎面临着最后的诀别,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他的生命将随着这战争的结束而离去,这是神的安排吗?是否将为着更高的使命而离去呢?

巴顿在日记中如此写道:

“真希望我还年轻,这样我就可以在未来与苏俄红军作战……

“我越想越是忧心,终日眉头深锁著,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

“为何当局不允许我赶在苏俄红军之前占领柏林?眼看共产势力日益扩张,有谁能够制止?”

巴顿接受了指挥美国第十五军团及编写战史的任务,1945 年 11 月巴顿在这里写下了最后一篇报告论文,陈述了他对苏俄共党的洞见:

我感到苏俄对韩国、中国东北、蒙古具有强大的影响力及侵略意图,我发现了世界上许多声称民主体制的国家实际上是由苏俄控制着,我可以确定苏俄不会让共党统治的国家与世界各国有大规模的经济关系,因为这样会让共党统治下的人们发现共党真实的面目…

我可以预见未来共党赤化西欧后会将那些国家的生活水准降低,与苏俄人民的生活水准相当。它们将藉以禁止与英、美等自由国度间的经济行为,因为那些国家的经济比重可影响英、美等国的 1/3。这经济的影响会让自由国家的许多人失去工作,而这就会让他们较容易接受成为共产主义病毒的牺牲品。

巴顿上任不久后,就打算回美国过圣诞节,同时计划退伍。在出发前两天他准备到施派尔附近去打猎,在途中不幸发生车祸而受到重伤,几乎全身瘫痪。接下来的 12 天里军方指派了许多名医前来诊治,然因伤势过重,医师们虽全力救治,但一直难有起色。

当时的主治医师史普林说:医院的每一位工作人员都感觉巴顿非常和蔼可亲,不如外界描述那样的凶恶,他对医师的吩咐都确实去做,不管是如何痛苦的疗程都没有喊痛过,一如在战场上的勇敢,他是一位模范病人。巴顿最后因肺水肿及心衰竭在睡梦中去世,享年 60 岁。

巴顿去世的那一天是星期五,在当地海德堡所有招待美军的俱乐部全部停止营业,家家户户都降半旗为他致哀,他所带领过的第三军团将士们无不悲痛万分。

美军收到了无数封官兵的致意信:“他是历史上最伟大军人”、“他是最伟大的将领”、“我爱他,他是一位最好的领袖”、“他是我力量的泉源”。

有一位士兵写给父母的家书中提到: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一个人去世了,世界上其他人会认为他只不过是个肩上挂几颗星的将领,但在他底下服役过的士兵都知道他是一位真正的领袖,我们要求每位过路的德国人脱帽为他致意,我不知世人是否能理解我们与他的感情……

美国各主流媒体纷纷收到读者投书,彻底改了以前对他的负面报导,巴顿几乎就在一夜间成了民族英雄!

有位作家写道:“一个人必须以死来澄清他真正的价值与气质,实在是我们的羞耻。”

在二次大战中作为同盟国敌人的德军参谋本部的一位高阶将领曾作了以下表示:“德军最大的威胁在于巴顿以及他的第三军团究竟在哪里?巴顿一直是我们军事会议的焦点。他在哪儿?如何攻击?多少兵力?⋯⋯”

巴顿是所有战线上最让人谈虎色变的将领,第三军团让盟军其它部队相形见拙,巴顿的战术大胆且无法捉摸,他是最优秀的指挥官。

德军的伦德施泰特元帅说道:“巴顿,他是你们中最好的。”鼎鼎大名的隆美尔元帅说道:“巴顿达成了机动战中最震撼人心的成就。”

这照片超像川普 巴顿将军神奇预言战后苏俄的扩张和对世界的威胁——巴顿将军生命中的最后一年

巴顿将军之墓。(公有领域)

依照遗愿,巴顿不愿安葬于美国本土,而选择陪伴战死的第三军团将士安葬于卢森堡美军公墓。最初他墓地的位置与墓前的白色十字架与其他士官兵一样,但是前往向巴顿将军致意的各界人士实在太多,美国当局只得将他的墓安排在所有将士的最前方。

这照片超像川普 巴顿将军神奇预言战后苏俄的扩张和对世界的威胁——巴顿将军生命中的最后一年

卢森堡美军公墓和纪念馆。(公有领域)

巴顿的墓地背靠山坡,面向他的部下。朴素的墓碑上面刻着:

乔治·小史密斯·巴顿

第三集团军上将

加利福尼亚 1945 年 12 月 21 日

参考资料:

◎《巴顿将军传》查尔斯‧怀汀原著刘謦豪等译星光出版社

◎《巴顿将军—美国的闪击英雄》马丁‧布拉曼生著谭天译麦田出版


文章来源为各个新闻媒体,内容并不代表今日时事新闻网立场。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这照片超像川普 巴顿将军神奇预言战后苏俄的扩张和对世界的威胁——巴顿将军生命中的最后一年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