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昧 偏激和沉思––那个时期的对联趣闻

历史 Linda 3周前 (06-27) 23次浏览 0个评论

中印流血冲突 德里3000间酒店宣布拒绝中国人

  中印早前在边境发生流血冲突,两国关系持紧张,印度民间出现抵制中国货及华人的浪潮。德里一个主要酒店业协会周四(25日)表示,会员公司将不再接待中国公民,涉及的酒店达3000间,房间数目多达7.5万间。 德里酒店和餐馆业主协会(DHROA)表示,其会员公司将不…

过年过节了,遇到红白喜事了,民间要在门脸上贴上对联以应节庆,以言吉祥。但在那个极左的年代,对联这一传统的民俗文化也深深地烙上了时代的印记。中国传统的文化和民俗还是顽强地留存在中国人的社会和生活中,不曾完全“革命化”和“政治化”。但内容则基本是当时的政治宣传口号和毛泽东语录及诗词了,不管工整对仗,也无论平仄和韵了。

那个年代用的最多的对联大概是毛泽东诗词,比如“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云激”“天翻地覆慨而慷;虎踞龙蟠今胜昔”“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苍桑”或是鲁迅的诗“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了。要么就是口号标语,什么“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岁;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反帝反修干革命;备战备荒为人民”,“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或是“翻身不忘共产党;幸福感谢毛主席”等等不伦不类的,反正也不会有人去深究什么内容,看上去有点色彩,应个节气罢了!

至于“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横批“基本如此”这么有“个性”的对联,则应该是文革最高潮时的产物,民间大概不会用的!老百姓根深蒂固的图吉利讨彩头的思想即便在那个年代也没有改变。像“革命伴侣红花并蒂相映美;阶级战友海燕双飞试比高”这样东拼西凑的,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联,在当时就算很有文采的了!

最有趣的大概是那时的结婚对联了,传统的“龙凤呈祥”,“天作之合”,“郎才女貌”,“夫唱妇随”等用词都成了封资修的东西,不能用了。但结婚总还是要贴对联的!

话说某日,一贫农的儿子娶媳妇,因为“破四旧,立四新”,他不敢乱写对联,思之再三,他写了这样的一幅对联贴在门外:“家进人口;队增劳力”。中规中矩,不出格!这在当时很重要。

一天,有位大队妇女干部要出嫁了,大队革委会郑重其事地把用大红布扎起来的锄头、粪箕、”红宝书”(毛泽东语录)送给她,同时送上一副对联:“一把锄头一担粪箕一本”红宝书”,一心一意干革命;一对夫妻一个爱人只生一孩子,一生一世不变心”。嗯,不错,至少是原创!

还有一位老贫农的儿子准备“五一”结婚。几个亲戚碰头一合计,觉得对联还是要贴的,于是绞尽脑汁共同草拟了一幅。上联是“两个节约能手”,下联是“一对勤俭夫妻”,横批是“勤俭持家”。老贫农高高兴兴地把对联贴到了大门上。

他的邻居、生产队批林批孔小组组长张三看到后,说:“你们不关心集体生产,只顾勤俭持家,这不是搞资本主义吗?”老贫农听了,只好请人将对联改为:“两个生产能手;一对劳动夫妻”横批:“劳动光荣”。

上午,生产大队大批判组组长李四路过这里,看到这副对联,便说:“现在天天大讲继续革命,这副对联鼓吹‘唯生产力论’,不行,要改!”老贫农就又请人将对联改为:“两个革命能手;一对团结夫妻”横批:“相亲相爱”。

不料,当天下午,这副对联又被路过这里的公社大批判办公室主任王五看见。王五批评说:“阶级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战斗,要达到团结就必须先斗争。相亲相爱不是调和矛盾吗?”老贫农听了,吓得不轻,赶紧请王五主任亲自修改,将对联改为:“两个斗争能手;一对矛盾夫妻”横批:“你死我活”。

老贫农的儿子对此很不满意,十分气愤,两口子怎么能够你死我活搞斗争呢?当他打听到那位公社大批判办公室主任也是“五一”结婚这一消息后,便趁半夜无人之时,将上面这幅对联贴到了王五家的大门上。

不知道这位王五主任会不会很高兴的笑纳这幅“革命”对联,同自己的老婆先斗争,再团结,然后做对矛盾夫妻,来个你死我活呢?!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愚昧 偏激和沉思––那个时期的对联趣闻

香港“泛民”精神领袖陈方安生宣布退出政坛

资料照: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香港民主运动主要推手之一陈方安生。(美国之音汤惠芸)   前政务司司长、香港民主运动主要推手之一的陈方安生,自女儿上月逝世后一直未公开露面。星期五(6月26日),她突然宣布因年纪老迈,将退出公民及政治工作,过较平静生活。在中共强推“港…


钧天|真实新闻与评论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愚昧 偏激和沉思––那个时期的对联趣闻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