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联想“肉搏”[中共]大厂的年轻人被踩得像蝼蚁……

民生 admin 8个月前 (12-07) 222次浏览 0个评论

华为联想“肉搏”[中共]大厂的年轻人被踩得像蝼蚁……

雷达财经出品文|长帆编|沧海

“我现在不敢在深圳待着了。”12月4日,华为前员工李洪元已离开深圳,回到了浙江老家。有记者问他,后续会起诉华为吗?李洪元赶忙摆手:“华为是什么体量,我哪敢起诉?”

李洪元从某种意义上讲算是幸运的。去年12月,李洪元因30万离职补偿被抓,手机电脑全部被收走。在被羁押期间,李洪元的罪名先后变为涉嫌职务侵占、侵犯商业秘密、敲诈勒索。李洪元一直在苦苦支撑,在今年4月会见律师时,才吐露其在新公司电脑中存有华为谈话录音。最终,李洪元成功证明了自己清白,在被拘251天后重获自由,并获得10余万元国家赔偿。

李洪元的遭遇并非孤例。据财新报道,就在李洪元被捕当月,至少还有四位华为前员工或当时仍在职的员工被深圳警方以涉嫌侵犯商业秘密等缘由带走。一名员工认罪、一名至近期仍在羁押中、一名羁押三个月后取保候审,一名羁押一个月后释放。

华为联想“肉搏”[中共]大厂的年轻人被踩得像蝼蚁……

华为联想“肉搏”[中共]大厂的年轻人被踩得像蝼蚁……

再然后,财新的稿子就404了,像知乎热帖、界面采访以及无数的微信公众号一样……有网友说,人生不过就是上学985,工作996,离职251。

事实上,在李洪元之前,华为已将多位前员工送入监狱。而曾经的“太子”李一男离职创业,也遭到华为全方位打压,最终其公司被打垮。李一男后在其他公司任职期间,因内幕交易入狱。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许多曾反抗大厂,或与大厂发生冲突的年轻人,和李洪元的遭遇类似,都逃不过牢狱之灾,纵使孙宏斌也不例外……

任正非李一男“父子相搏”

在华为的历史上,李一男像流星一样耀眼。

李一男出生于1970年,15岁考入华中理工大学少年班。

1992年,还是研究生二年级学生的李一男,在老师宋文芝的指引下,来到华为实习。

当时的华为处境艰难,任正非决定背水一战,集中所有华为的研发力量,开发交换机。

当时,任正非还没有成为大佬,经常穿条大裤衩、挞着拖鞋到研发部转悠,一下子看中了李一男。

1993年,李一男研究生毕业后正式入职华为,被调去负责C&C08万门机。

入职的第二天,李一男便升职为华为工程师。7天后,升任主任工程师,协助华为2号员工郑宝用开发C&C08。

当时,任正非几乎每天都过来看望李一男,对李一男直接用了“干儿子”的称呼。

华为联想“肉搏”[中共]大厂的年轻人被踩得像蝼蚁……

李一男、任正非曾情若父子

天才的李一男没有让任正非失望,其提出在C&C08采用当时并不成熟的准SDH技术——Synchronous Digital Hierarchy,成功开发出万门机,华为一下子斩获了13亿元大单。

25岁时,李一男当上华为副总裁。而他本人,也被看作任正非接班人。

2000年,李一男离开华为,自己创立了港湾网络。在宣传中,华为将这次创业定义为内部创业

看到李一男出来创业,华平等风险投资机构慷慨解囊,投资了1900万美元。为了快速起步,李一男直接复制了华为的制度。

港湾网络迅速做大,还收购了华为原副总裁黄耀旭创立的钧天。这下彻底惹恼了任正非,他的原话是:“乖乖,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还胜利会师了。”

华为专门成立了“打湾办”,目的是不让港湾赚钱、不让港湾上市。一时间,李一男“忘恩负义”,不遵守签署的“竞业协议”,不遵守代理商规范的声音四起。

2006年9月2日,华为向港湾法律部发函,要求港湾公司尽快解释对华为多项产品的知识产权侵权问题,否则不排除诉诸法律。在此之前一年,“泸科案”宣判,李一男在华为时的三位同事,被判处两到三年的有期徒刑,原因是侵犯了华为的知识产权

这意味着,如果港湾不就范,三位前员工就是李一男的前车之鉴。

除了法律手段,华为还在市场上对港湾进行围堵,港湾美国敲钟上市和西门子1.1亿美金收购之事均被华为搅黄。

最终,港湾被华为收购,作为收购条件之一,李一男需要回华为工作两年。

李一男回到华为的头衔仍是副总裁,同时兼首席电信科学家,但被剥夺重大事件的决策权和参与权。

媒体报道,任正非给李一男安排了个玻璃办公室,没有窗帘,员工来来往往,经过此处都得驻足议论一番。

两年后,郁郁不得志李一男离开华为,入职金沙江创投。在金沙江创投任职期间,李一男存在内幕交易股票行为。2015年6月3日,李一男被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7年9月28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处其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并处罚金750万元。

2017年12月,李一男出狱。在其出狱同年的春节前夕,华为又将6名前员工送入看守所。

2018年10月,李一男创立的牛电科技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

孙宏斌被柳传志送进监狱

和李一男一样,孙宏斌也堪称天才少年,在联想内部,孙宏斌一度被看作柳传志接班人,却被柳传志亲手送入监狱

1989年,联想集团总裁柳传志看中了孙宏斌,他相信,这个年轻人能让联想重新焕发活力。

华为联想“肉搏”[中共]大厂的年轻人被踩得像蝼蚁……

公开资料显示,孙宏斌出生于山西运城,清华硕士。毕业后,孙宏斌进入联想工作

1989年10月,联想成立企业部,专门负责汉卡和微机产品的全国分销业务,25岁的孙宏斌成为这个新成立部门的经理。

当时,柳传志对孙宏斌极好。为了锻炼孙宏斌口才,逼着他每天到自己办公室讲一个故事。而对于和孙宏斌有矛盾的创业元老,柳传志下狠手将该元老撤职。

孙宏斌上任后,带着一帮年轻人两个月就成立了13家分公司,这是柳传志多年来想推而未能推动的事项。

在孙宏斌的带领下,联想1000万积压货品被销售一空。

随着能力的逐渐展现,孙宏斌获得了年轻人的拥戴。他们认为,联想集团现在被一群没有用的老人占据,想做点事情的年轻人总被打压,柳传志英雄寂寞,身边缺乏有才干的人,所以需要孙宏斌登高一呼,拯救联想

孙宏斌还在企业部内部创办了一张报纸。1990年3月初,在香港的柳传志看到了这份报纸,头版刊登的《企业部纲领》,第一条就是“企业部的利益高于一切”。

嗅觉敏锐的柳传志感受到了一丝别样的气息。

当年3月19日,柳传志召开高层干部会议,当场指出孙宏斌的“以自我为中心”的“帮会行为”,孙宏斌不以为然。

4月4日,柳传志宣布将孙宏斌调出企业部。在随后的企业部会议上,柳传志遭到企业部年轻人诘问,大为不快的柳传志拂袖而去。

当日晚间,柳传志接到报告称,孙宏斌等人聚会商议,有人建议把分公司的钱转移到别处,当时孙宏斌手中掌握着1700万元的货款,柳传志当即向公安局和检察院报案。

1990年5月28日,孙宏斌被北京海淀警方刑事拘留。10天后,被正式逮捕,案由是挪用公款。

1994年3月,提前出狱的孙宏斌站在了柳传志的面前,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柳传志感慨万千。最终,柳传志资助了孙宏斌50万元,助其东山再起。

孙宏斌选择了房地产业,在经历了无数的起起伏伏后,成功跻身房地产大佬行列,在IPO轮后创造了孙宏斌轮,先后帮过绿城、乐视还有万达。前不久,孙宏斌又以153亿元收购云南城投房地产资产

值得一提的是,2003年10月22日下午,孙宏斌收到海淀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撤销1992年8月22日判决,改判孙宏斌无罪。

被大象“碾压”的蝼蚁们

相比李一男和孙宏斌,许多普通人在和大厂对抗后,结局非常悲惨。

2008年9月,部分批次施恩奶粉被认定含三聚氰胺。郭利女儿吃的,正是问题奶粉。

2009年6月13日,公司和郭利达成和解协议,补偿40万元,郭利表示不再追诉并放弃赔偿要求。

随后,郭利接受媒体采访,涉事公司又与郭利联系。沟通中,郭利要求再赔300万元,对方认为这是敲诈勒索,报案后郭利被抓。

2010年1月,广东省潮安县人民法院一审以敲诈勒索罪,判处郭利有期徒刑5年。

郭利入狱后没多久,妻子跟他离婚,他也失了女儿的监护权,监狱里也没有人跟他说话。

5年的监狱生活让郭利一身疾病,走路要拄拐杖,否则会头晕摔跤。刑满释放后,郭利四处搜集证据,希望能够还自己一个公道。

2015年3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案件作出再审决定,认为“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并同时决定提审此案。

华为联想“肉搏”[中共]大厂的年轻人被踩得像蝼蚁……

最终,广东高院改判郭利无罪。

2000年,中国移动初推出短信。随后又衍生出彩信、彩铃、WAP、手机游戏、飞信、手机报、手机邮箱等一系列服务。

手机用户的烦恼也随后而至。那些年,手机用户收到了大量垃圾信息

2013年10月21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播出“垃圾短信哪里来”:超过三分之二的垃圾短信其实都是移动、联通、电信三大公司自己发送的。

对于垃圾短信,湖南农民陈曙光等人曾向工信部投诉欺诈短信,移动公司指其为“反黑联盟”,联合各省SP(内容/应用服务商),启动司法程序,将其以“敲诈勒索罪”判刑。是全国首例投诉SP获刑案。

类似案例还有很多,大学生黄静“勒索”华硕案,审计总监“反咬勒索”康芝药业……

但相对来说,他们还算幸运,获得了媒体的广泛关注,案件有较好的结局。

许多与大厂“肉搏”的小蝼蚁,至今依然被踩在大象的脚下……

今日时事新闻网|最新时事优选新闻–华为联想“肉搏”[中共]大厂的年轻人被踩得像蝼蚁……


天钧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华为联想“肉搏”[中共]大厂的年轻人被踩得像蝼蚁……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Fatal error: Uncaught Error: Call to undefined function WP_Optimize() in /www/wwwroot/nnews.eu/wp-content/plugins/wp-optimize/cache/file-based-page-cache-functions.php:165 Stack trace: #0 [internal function]: wpo_cache() #1 /www/wwwroot/nnews.eu/wp-includes/functions.php(4609): ob_end_flush() #2 /www/wwwroot/nnews.eu/wp-includes/class-wp-hook.php(287): wp_ob_end_flush_all() #3 /www/wwwroot/nnews.eu/wp-includes/class-wp-hook.php(311): WP_Hook->apply_filters() #4 /www/wwwroot/nnews.eu/wp-includes/plugin.php(478): WP_Hook->do_action() #5 /www/wwwroot/nnews.eu/wp-includes/load.php(960): do_action() #6 [internal function]: shutdown_action_hook() #7 {main} thrown in /www/wwwroot/nnews.eu/wp-content/plugins/wp-optimize/cache/file-based-page-cache-functions.php on line 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