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误陷黑社会刀口舔血 直到他无意中学会了翻墙…

民生 Linda 4周前 (09-28) 172次浏览

常言道,“浪子回头金不换”。曾经的问题少年,为了不受欺负,在黑社会里摸爬滚打,了解了高利贷的黑幕。当他有机会明白法轮功真相后,毅然放弃博彩生意。那时他才发现,正是中共宣扬的无神论造就了黑社会泛滥。

贺寅生从小就受到父亲的家暴。上学后受到同学的排挤和老师的另眼看待。因为学习成绩不好,老师三天两头会打电话叫家长,父亲来到学校不问三七二十一,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上来就打骂。

小时候的贺寅生,几乎每天活在这种恐惧的阴影之下,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不受欺负。“这样的生活我承受了十二年,等到我初中的时候我就开始变坏了。”他说。

在家庭里面,得不到父母的关爱;在学校里面也得不到老师和同学的关心和友谊。这样的环境让他觉得很苦,丝毫感受不到家庭的温暖和童年的快乐。他也曾追问人活着的意义,生命存活的意义。

大概七八岁的时候,他问母亲:我从哪里来,将来要到哪里去?母亲给他的回答就是从她肚子里来,将来人会老,老了就会死,死了化成灰,就什么都没有了。贺寅生清楚地记得妈妈说完这句话,他心里在想那为什么要把我生出来承受这样的痛苦?外婆给他讲女娲造人的故事,也无法解开他脑子里的疑问。直到上小学的时候,老师带他们去电影院去看一部科教片,关于人类的起源和达尔文的进化论,之后无神论、进化论就根植到他的思想中了。

“这套理论给你的观点,核心思想就是人生苦短、及时行乐。看了这种宣传片以后,你就会觉得有时候家人会说这种六道轮回啊,你会把在这些东西当成是一种说词。再结合我的家庭、学校、我自己从社会上看到的这种阴暗的东西,我就觉得人很苦,没有希望。我就会觉得很孤独,莫名的孤独和无助再加上这种恐惧,伴随了我十二年……”

“我就觉得这个世界上,对我来说,我如果不去强大起来,如果不欺负别人,我就会被别人欺负。因为人活着需要一种被认同感,需要有一种归属感。就是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在这里得不到尊重,那我就到别的地方去。”

1999年,贺寅生预备班毕业,进入初一的时候,就开始结交社会上比他年龄大的人。在学校里拉帮结派,打群架,打了几次架之后就没人敢惹他了。“那个时候其实心理是扭曲的,”但是当时贺寅生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自己能够在社会上立足了,“我可以不受欺负了!那时候这样的观念给我带来了很长时间的快乐。”

就这样,他一步一步开始学坏。“上学的时候就是吸烟、喝酒、打架、逃课,小时候基本上就是‘坑蒙拐骗偷’。上到初二的下半学期,我就进工读学校了。”

所谓工读学校,就是半工半读的学校,里面都是些轻微犯罪但是够不上进监狱的孩子,被送到工读学校去了。上海每个区都有这种工读学校。

贺寅生是被父亲骗进去的,在那里要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学习江泽民的谈话等等。因为是住宿学校,如果表现好的话,两个礼拜可以回一次家。出于对自由的渴望,每一次他被放回家都会逃跑。初三临近中考的前一个月,他逃跑后再也没有回去过。学校最后也发给他毕业证书了。

在工读学校,贺寅生结识的全都是问题少年,谈论的东西全都是黑社会、暴力、色情。在这样的环境下,他的思想被污染得很厉害。“所以我小的时候比较崇拜黑社会,因为黑社会可以令你不受欺负。我小的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不受欺负。”

从学校毕业之后,贺寅生开始步入社会,在社会上混了几年,也打过很多工,接触过很多人。2003年,贺寅生进了夜场去上班,就是夜店、夜总会、酒吧这种场所,从那个时候他开始接触毒品。上海有很多夜场,而吸毒基本全都是公开的,这反让他觉得吸毒是一种时尚。在夜场,也有一些做正规生意的人,但大多数人都是在外面混啊,开赌场、贩毒啊,贺寅生开始结交黑社会。

后来贺寅生做起了博彩生意,有了专门为他算账、收账、放高利贷平帐的团队。但他始终定位自己是一个生意人,虽然黑社会的人帮他去要债,自己只是在满足他们利益的基础之上去利用他们。

浸淫黑社会

“完全的黑社会就是打打杀杀、砍人,我没有做过,我身边的人都敢这么做。火拼是有的,现在这种黑社会跟以前的黑社会没有办法去相比,以前的黑社会讲的是义气,现在的黑社会流氓遍地都是,他们打架全都是为了利益。”他说。

上海每个区都有这种四五十岁的‘老流氓’,他们在官场上跟警察或者是市公安局里面的高官都是有关系的,后台都是很硬的。他们底下经营的不只是赌场,还有这种黄色的洗浴桑拿中心。他们开赌场还可以在大街上做广告。这是我看到过的。”

他举例说,2005、06年的时候,有一个赌场是明目张胆地开着的。一天晚上,市公安局来了好几辆警车过去冲场,电视台的人带着摄像机一起来的,老板过去就打了一个电话,这些警车五分钟全部开走了。这就是后台比较硬,说白了就是官场上有人。你要做什么项目就是用钱去贿赂,完全是用钱砸出来的。

2014年,央视突然高调曝光东莞色情业,东莞一时成为“邪恶之都”。贺寅生说,“你看前几年广东东莞曝光出来的色情场所有多乱,其实上海一点都不亚于广东东莞这种地方,只不过它没有曝光出来。上海这种桑拿洗浴带有黄色的东西、有后台保护伞真的数不胜数,你说几百家、上千家都不为过。”

贺寅生认为,整个中国社会有多少黑社会呢?太多了!基本上这个社会这个制度就是在孕育黑社会。每个人都身处其中,很少人能够躲得过社会上所经营的各种色情场所。

揭高利贷黑幕

在中国大陆,银行除了房贷会做正规手续的之外,个人抵押贷款或者是短借,是很难借到钱的。“据我所知小贷公司跟银行是有勾结的,如果一个人急需用钱,肯定会去找这种小贷公司。小贷公司可以给比银行高的利率,私底下找银行经理,分这种所得的利益。”

所谓高利贷,即高利息的贷款。官方一直在所谓打击高利贷,表面上没有了百分之三十、百分之四十这样的高利息,但是高利贷完全可以换一种手法实现。

贺寅生描述,“一个人过来借钱,首先要做审核,去查他的名下有没有资产、哪里人、有没有房?一般只要知道对方有房有车,都会给借给他。因为是空贷,一般是五万人民币起的,利息都是百分之二十、三十这样的。也就是说,借5万块钱,利息倒扣百分之二十,到手只有4万。

“20%的利息不会写到借条上,那就违法了,那怎么办呢?我把钱借给你信任你,没有要你任何抵押,你得做一件事情,我给你银行走一个10万的帐,派人陪你去银行,马上把这个10万块钱取出来,还给我的人。那他账面上会有一笔10万的流水,然后我会带着它到公证处,去做一个公证。

“如果能按时还钱,公证书撕毁,就两清了。但借这种高利贷的人没有多少借一个月就可以还钱的,基本上没有。能够承受高额利息的人,大多数都是赌徒,也不排除有些人完全不计后果的,只顾眼前享乐的。

“其实他借你5万块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到了一个期限之后。他来找你要钱,你没钱,当时就会按10万块钱追究违约责任,连恐带吓要把你的钱逼出来。其实在行业里这叫‘第一口’,就是吃你第一口。

“你还不出没有关系,但我现在缺这笔钱,怎么办呢?我做一个好人。我帮你找一个人过来,让他借你钱,你把我的钱还了。他肯定很乐意呀,要解燃眉之急,他要缓一口气,需要空间。

“他这个时候的心理就被你捏住了,还以为你在帮他,找另一帮人也是高利贷的手下或朋友,只不过做一个角色扮演而已。那个人当着他的面给我10万块钱,按照高利贷的行规的话,我借你10万,也收你30%的利息,但是你要还我20万,再去公证处做一个20万的公证。

“这套东西,你来公证处做公证书完全就是法律认可的,法律保护,你有什么话可说。高利贷全都是这样的行规,因为他是空贷,这四五万对高利贷来说就是风险,万一他逃走了,找不到他人了。他们愿意去承担这这个风险去吃这一块肉。”

就这么一个5万块钱起步,高利贷到最后就可以把借钱人名下所有的资产拿走。“有的人就是借5万块钱,过几个月甚至半年一年,对方一二百万、二三百万的房子就到他手了。不光是房子没有,而且还欠了一屁股债,到最后都是跑路,倾家荡产逼疯了,也有自杀的。真的是都挺悲惨的。”

“所以高利贷真的是非常可怕的一个东西,赌博赚的是人的贪念,但是一牵扯到高利贷这个东西真的完全是杀人不见血,吃人不吐骨头,非常残酷的。”他说。

“我知道一个福建人,到上海造房子做生意,前后借了一千多万,有抵押的,给他十五个点,然后就是很长时间还不出来,前后还了五千万。到后来就是利滚利,连厂房都卖掉,都还不出这个钱。然后就是很多高利贷一波一波来找他要债。到最后倾尽所有的家当、借再多钱都还不上这个钱。”

曾误陷黑社会刀口舔血 直到他无意中学会了翻墙...

图为上海籍法轮功学员贺寅生在打坐。(受访者提供)

常言道,“浪子回头金不换”。曾经的问题少年,为了不受欺负,在黑社会里摸爬滚打,了解了高利贷的黑幕。当他有机会了解法轮功真相后,毅然放弃博彩生意。那时他才发现,正是中共宣扬的无神论造就了黑社会泛滥。

中共保护黑社会

贺寅生说,这种黑社会及经营黄赌毒,都需要去贿赂在这种职位上的官员、警察,“有很多黑社会上门讨债的,拿着债条,我碰到过的就有,(你报警)警察上门直接说你报什么警?你欠别人钱报什么警。中共这些官员,一直到小警察,他关心的就是钱,关心的就是他能不能到那个位置去贪这个钱。每个人都在想着怎么样往上爬。目的就是为了受贿,就是贪。”

习近平上台后打贪官、扫黑除恶,但贺寅生坦言,“没有变化,真的没有变化,因为2013、2014年那时候我还在做博彩生意,身边全都是黄赌毒,根本就没有什么打击,不但没有打击,我反而觉得这种东西日益增多,这种嗨场、赌场背后也是有保护伞的。

他表示,2015、2016年的时候在大众点评这个软件上,去找桑拿就会找到色情场所,就是这么猖狂。这种桑拿洗浴中心大概是2016年底的时候开始关门的,并不是2012年习近平一上台的时候。但是这种嗨场还是有,赌博也还是这么猖狂,一点都没有变过。

贺寅生说,中共在保护黑社会。因为中共本来就是一个宣扬无神论的体制,完全就是把普世价值、善恶有报,人的正常价值观完全否定掉、破坏掉。现在所谓的中国人不管当官的也好,普通人也好,眼里只有两样东西最重要:一个钱,一个命。

出国前贺寅生在北京开了一家网络咖啡的网吧,要通过消防部、公安部、文化部、餐饮部等等这些部门。“你在大陆做生意不光是黑社会,包括正常的民企,都需要用钱去贿赂。哪一个部门红包不到位,你就通不过,就是这么刁难你。中共整个体制从上到下都是这样。”

贺寅生以前有个手下帮他做网络赌博的代理,有一次被举报抓进去了,后来他托关系花了五万块钱,把人保出来了。这个承办人出来跟他说:你继续做好了,有什么事来找我。“这些警察、当官的完全就是在玷污法律,完全就是利益。”

贺寅生认为,“人被这种无神论的体制、达尔文的进化论局限住了,认为人就是一辈子,你活着看不到一辈子以外的任何可能性的时候,你会去做什么事情呢?当然是享受了,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了,每个人都是这样。所以你说打贪官,不就是一种政治口号吗?或者扳倒他的对手,贪官打得掉吗?这个制度下永远也不可能打得掉。”

金融保险业的坑

近年来,储户存单变保单的新闻不断发生,很多人去银行存钱,结果存单就变成保单了,钱取不出来了。贺寅生告诫,中国大陆到处都是坑,其实很多东西是变着法子在取你的钱,包括中国的保险、金融业,黑幕重重。

他举例说,做人寿保险的提成很高,百分之三十以上。卖一份五万块钱的保险,业务员可以提一万五千块钱的利润。“业务员给你打电话,这些电话名单全都是电信公司卖出来的,他们上门开车接你,把你骗出去,从各个区集中到一个会场。人拉过来之后,给你吃东西、开会,他完全跟你谈收益,不跟你谈本金。其实你存钱进去,本金是完全拿不到的,而且每年要交五万块钱,要交十年,就是50万。”

“很多寿险包装成了理财产品去卖,很多保险公司都是这么干的。其实这种东西是保险公司跟银行的分行行长勾结在一起,想着怎么样去分这个赃。因为它是寿险,你只有利润部分,拿不到本金,保单变成寿险。”

“你去找保险公司,保险公司让你找业务员,两年之后这个业务员早就没了,倒楣的永远是老百姓,老百姓永远是在这个制度里面被割韭菜的人。”

贺寅生表示,他在银行里面的朋友也是变更银行寿险的业务员,客户经理也是这么做。在利益的驱使下,很多人就去撒谎干这种事。因为在中国,一个没有信仰的人不可能抵挡得住利益的诱惑。

走入修炼懂得道德的可贵

2010年,贺寅生通过朋友转发的一条手机短信获得了直连网站,开始学会翻墙,慢慢了解到法轮大法的真相。几经磨难,于2016年决定正式修炼。因为他清楚地看到,自已在赚取着别人辛苦钱的贪念中,输掉的却是自己的人性与良知;除了看不见的魔鬼,没有人是赢家。他的本性被唤醒了,放弃了博彩生意,对所有欠下债务的人不再进行追讨索要。

贺寅生说,“人一旦看懂了法轮功的理论,就不会有意识的去伤害别人,就会像法轮功书里说的向内找,去找自己的不足,去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因为他知道道德的可贵。他知道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他知道人活着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我活着,我知道我为什么活着,知道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知道我每一天该如何去经营自己的人生。”

“你知道这种造业和积德的关系以后,对每一个人来说他都会有一个很正面的作用,对整个社会来说起到的作用也是不可估量的。”他认识到,“所有的这种黄赌毒,包括一日千里下滑的这种突破人类道德底线的各种事,为什么频频发生呢?就是因为道德被共产党给消灭了,传统的信仰被它消灭了。”

在中国大陆,各种穷凶极恶的罪犯被抓后都可能被“捞”出来,唯独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除外。2018年1月,贺寅生因为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抓,他跟警察说自己以前是个怎么样的人,是一个黄赌毒什么都沾的人,就是因为法轮功,他戒掉这些东西。从任何角度来说,法轮功对人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警察当场否定他,说“共产党是什么都不信的”。贺寅生说,“没有错,就是因为共产党什么都不信才会造成今天中国社会的这种乱象丛生的丑态。”

他深有体会,“人什么都不信了。中共把人对金钱的欲望放大了,把人的信仰、道德都给削断了,那人活着什么干不出来?为了金钱,什么毒奶粉、毒食品,反正只要自己能挣到钱,人人互害,这样的体制你说安全吗?可能长期以来这种思想让你变得自私,或许觉得幸好这个灾难没有发生到自己头上来,就像泰坦尼克号一样,你虽然现在身处在一个高级套房里面,船刚刚撞上冰山,你觉得与你没有关系,当船沉下来的时候你认为跟你没有关系吗?你今天对别人的这种冷漠,说不定哪天交换的就是你的无助。因为在这个制度当中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

贺寅生为中国人感到担忧,在那样一个环境,每个人都在随波逐流。人们难有渠道去接触到真理。所以每个人都活在谎言里面,把谎言当信条,去经营自己的人生,所以一步一步地就落到了人生的深渊里去。

他说,“现在很多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人,他能够听进去的就是怎么赚到更多的钱、利益、权力,如何去享受生活,对他们来说或许能够听得进去。对他们谈到这种社会的不公,谈到这个政权的邪恶,近百年的历史啊,中共如何利用谎言、暴力去屠杀中国人啊,去洗劫中国人的财富等等这些事情,现在年轻人聼不进去,真的都挺麻木的。因为我就是这样过来的,真的是非常邪恶。”

贺寅生认为,中国人应该去了解真相,去看《九评》,了解这一百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要找到一个能去对比这个信息的渠道,而不是每天去看“一言堂”的宣传,因为中国是一个没有新闻自由的国家。

“谎话一千遍成为真理,从上一代开始就听信了中共的谎言,从父母这一代又把共产党灌输给他们的理论影响到我们身上,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去破除这种谎言,去找到对比这种信息的渠道。你可以去看共产党给你的答案,但你也应该去看一下不同的声音,凭你自己对这件事情的观察,你去分析一下,斟酌一下,再做出你的判断。”

“我觉得中国每一个人都应该这样去做。”他说。#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曾误陷黑社会刀口舔血 直到他无意中学会了翻墙…


天钧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曾误陷黑社会刀口舔血 直到他无意中学会了翻墙…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