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网红猫“香波”:在镜头前生活,已获赠一吨猫粮

民生 Linda 1周前 (11-21) 225次浏览

可惜“香波”不识字,不然它就知道为什么给它喂食的人越来越少,远远站着、拿手机拍它的人却越来越多。

香波是一只在北大流浪的猫。十月底,它经常出没区域的地上和树干上,冒出来12张告示:此猫不饿,性情恶劣,请勿触摸喂食,抓挠后果自负。

这是北京大学学生流浪猫关爱协会(以下简称“猫协”)贴的。每一天,猫协的学生都会分三路,给在北大各个角落生活着的70多只猫带来食物

猫协会长陈子衿告诉新京报记者,用这一招,一是因为香波曾多次抓伤人,二是猫协打算带香波去做绝育,但投喂它的学生太多,导致猫协很难用食物诱捕到它。

告示贴完,香波却在网上火了。更多学生前来围观、“瞻仰”,香波变得更警惕,陈子衿无奈地发现,他们更难把它逮进医院了。

十一月,天冷了,凋落的银杏叶在地上铺了一层又一层。香波正在树下卧着,软绵绵地打哈欠,听到人来,它起身抖了抖毛,一溜烟躲到树后。

“哗啦”一声,陈子衿倒出猫协刚获赠的猫粮,然后退后几步:你要悄悄养膘,然后好好过冬天。

北大网红猫“香波”:在镜头前生活,已获赠一吨猫粮

香波。北大猫协 橙子じん 摄


夏天的第一次见面

今年八月一个平常的下午,猫协的学生发现,宿舍区的一片绿地里,冒出一个怯生生的新面孔——一只毛发黄白相间的猫在小声叫着,它头顶一片橘黄,一双铜橘色的眼睛很警惕。

那时它还没有名字。校园里有只常驻的猫叫“花洒”,之前还有“浴巾”和“澡卡”。“叫它‘香波’吧。”猫协决定,给它一个同系列的名字。

香波很怕人,人要站在三五米开外,它才会觉得安全。要想判断一只流浪猫的年龄,比较准确的方式是看其牙齿磨平的状态,但香波从没被人抓到过,年龄也就成了谜,性别也是。

“看体型的话,香波现在也就一两岁。从猫的基因上来说,这种花色的猫多是公猫。”陈子衿猜测。

香波很漂亮,毛长长的,有淡粉色的鼻尖和橘色的尾巴。它喜欢叫,尤其是在人面前,叫声和长相一样软萌,这常常造成误会。陈子衿说,“有同学误以为香波很好亲近,渴望和人接触,喂食时便想摸摸它。”

但香波并不是这么想的。面对突然伸过来的手,香波不躲不跑,而是回一爪子,然后快速撤退。

“被猫抓伤需要做什么?要不要去医院?要不要打疫苗?”那几周,猫协收到了很多这样的询问,“但感觉同学们情绪还好,因为想要接触猫的同学都是喜欢猫的。”

不是所有人都喜欢香波,也不是所有人都认同猫协的做法。

“如果这只猫性情这么恶劣,为什么猫协的做法只是贴个告示,而不是把它驱逐出校或者安乐捕杀?”

这种声音,陈子衿听到过太多了。她加入猫协两年多,心态渐渐平和,“有反对意见可以,但不要做出什么过分举动,比如要求我们不去照顾它们或者伤害它们。”

北大网红猫“香波”:在镜头前生活,已获赠一吨猫粮

香波。北大猫协 橙子じん 摄

北大猫协成立于2006年,“初衷是努力提升校内流浪猫的生活质量。”协会分为日常部、群护部、送养部和宣传部,共有500名在校成员,照顾着北大校园里的70多只猫。

日常部负责投喂,每天分三路给校园里各个角落的流浪猫提供食物,同时观察猫有没有外伤、吃东西的状态有没有异常等。群护部则负责将猫送医和绝育,送养部负责给性情温顺的猫找领养,宣传部负责猫协微信平台和微博的运营。

陈子衿想给那些喜欢和人接触的猫找个温暖的家。


秋天的12张告示

香波顽劣,为了防止它再伤人,也为了能顺利抓它去做绝育,猫协想出来一个办法:贴告示。

以前,为了成功用食物诱猫入笼,在抓猫当天,猫协不会进行投喂。但香波总能吃得很饱,很多投喂它的同学根本不是协会内成员。这一直让猫协很头疼。

8张白纸黑字的告示被同学们悄悄准备好。10月23日,这些告示被贴在了香波常出没草地前的路面上。

当晚,告示似乎被保洁人员清理走了。猫协不死心,第二天,又在同区域的某个树干上补了4张。陈子衿没想到,这个告示连带着香波在网上火了。“我们贴告示的时候觉得有点好玩,但看微博上关注度那么高,我还是有点蒙。”

北大网红猫“香波”:在镜头前生活,已获赠一吨猫粮

香波被贴告示。北大猫协 宙星 摄

此后几天,她发现,来喂香波的人好像少了点,但慕名来看猫的人更多了。香波“走红”后面对一群群“粉丝”很警惕,更不敢进笼子了。

猫协更头疼了。“负责抓它的群护部部长经常在它面前端着食物吃给它看,来表达自己的挫败和不满。”陈子衿笑道。

直到现在,香波也没被抓到过。“香波出现的区域,未绝育母猫数量很少,所以我们决定把重心先放在未绝育的猫数量比较多的区域。”猫协转变了策略。


冬天的1吨猫粮

2018年,陈子衿来到北大中文系。家里养着两只猫的她,刚入学便加入了猫协,今年9月,她开始担任猫协会长。

校园里那只叫“出竹”的猫,是陈子衿的最爱。

它的爪子是白色的,像戴了一副白手套,又像山竹的果肉瓣。“之前,它出现的地方已经有一只猫叫‘山竹’了,也是白爪子的狸花,为了区分,我们就给它取名‘出竹’。”

“两年前,出竹很怕人,你只能站在十米外看它,现在,它在你面前吃东西,你还能偷偷摸它几下。”陈子衿很满足。

北大网红猫“香波”:在镜头前生活,已获赠一吨猫粮

出竹。北大猫协 橙子じん 摄

在猫协两年,每一只猫的状态都牵动着陈子衿的心。刚入学的时候,协会成员在食堂捡到一只眼睛受伤的小奶猫,一起给它找医院治病、找到负责的领养人,“这可能是最有成就感的时候吧,看到猫过得很好,我就很踏实。”

不是所有猫都这么幸运。“有些猫长得不是那么好看,或者有残疾,就很难找到领养,也有些猫突然因意外去世,比如被狗咬、发生车祸。”

猫协把曾在北大生活过的猫全部登记在册,做成了“北大猫咪图鉴”,每只猫都有自己的名字、照片和资料。

一个月前,一只名叫“小狐狸”的长毛橘猫的资料从图鉴的“在校”一栏被移到了“喵星”(已离世)一栏。

这只十岁左右的猫因慢性肾衰竭去世,陈子衿也曾带它去医院治疗,但奇迹没有发生。每当遇到这种情况,这个女孩就会默默抹眼泪,“感觉自己能做的太少了。”

北大网红猫“香波”:在镜头前生活,已获赠一吨猫粮

小狐狸。北大猫协 水云小鸽 摄

“有一批猫比较老,状态比较差。”陈子衿很心疼,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这些猫都能在北大安享晚年。也有让她开心的事情,最近,“它基金”给猫协捐赠的一吨猫粮到校了。

“哗啦”一声,陈子衿倒出猫协刚拿到的新猫粮,然后退后几步:你要悄悄养膘,然后好好过冬天。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北大网红猫“香波”:在镜头前生活,已获赠一吨猫粮


天钧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北大网红猫“香波”:在镜头前生活,已获赠一吨猫粮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