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芬:我对疫情沉默让世人受害 阻莆田系再骗人

艾芬公开表示要挑战中共治下的医疗腐败。(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武汉肺炎(中共病毒)疫情发哨人之一艾芬医生,疑因眼科医院误诊导致右眼几乎失明,日前她公开表示要挑战中共治下的医疗腐败。

本身拥有几十年行医经验的艾芬医生,今年5月因眼疾发病前往爱尔眼科医院诊治,结果导致误诊,2个月前眼病恶化几近失明。但此事在医院内部却无人敢发声。相关消息传出后在民间引发不小震动。

稍早,爱尔眼科曾发表声明,指艾芬右眼视网膜脱落和此次白内障手术无关。对此,艾芬则表示对爱尔眼科的回应一点不意外,因为迄今为止,爱尔眼科还用伪造的病例照片试图隐瞒事实真相。

她还指出,即使爱尔眼科造假,她通过虹膜检查,甚至是普通的图像比对,都能揭穿他们的谎言,但现在令她最在意的是,爱尔眼科出了这么大的问题,第一时间想的是尽快摆平她,而不是面对医疗失误。

艾芬对自由亚洲电台说,“这次白内障术后我去找他(主治医生王勇),我说我眼睛还是看不清楚,他这个时候明明知道我眼睛有问题,还不告诉我,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我视网膜脱落。我现在找他要我术前的我眼睛的那个照片,他居然给我一张假的。后来,他们心慌了打电话,又说他们内存没有那么多,资料都删了。他心虚了嘛。那不要紧,下一步可以做虹膜检测。他们现在就想让我去和解。有一次是通过我们的眼科主任,他说他们的院长要来上门拜访我,我拒绝了。第二次是他们医务科科长,找我说,要我去看病,我说,我当初网脱的时候找你们去,你们把我推走了呢,没有理他。”

据艾芬披露,爱尔眼科属莆田系医疗架构。这也意味着她面对的是普通人无法撼动的资本和卫生行政官僚及医生三方勾结的腐败综合体。

她进一步表示,“爱尔眼科它做得很大,所有的眼科会议都是他们出钱出资开。这些眼科的主任们,全部都被他们请去当成座上客。我这样的专业人员他们都敢这样搞,老百姓就根本搞不了它。去年也是我一个人,我没有站出来说话,就变成满世界这个样子,这一次我绝不会为我的利益而战,我要改变他们整个行业的风气。”

公开资料显示,爱尔眼科医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爱尔眼科(Aier Eye Hospital Group Company Limited),于2003年由陈邦(董事长和总经理)在长沙市高新开发区隆平高科技园内(总部)设立,当时名为“长沙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长沙爱尔眼科医院集团有限公司”。截止2014年,爱尔眼科已在中国24个省(市、区)建立了70余家眼科医院。

针对艾芬事件,中国红十字会大病救助项目原负责人任瑞红表示,艾芬面对的是一个庞大的腐败体系,在根深柢固的结构性腐败和官方维稳的双重压力下,艾芬命运堪忧。她说,“在中国的这种医院,它的裁判和运动员是一家,太多的盘枝错结在卫健委那边,你想想他们能批下来这么多医院,那个资金量是大到惊人。并且,你最终要挑战到统治阶层的利益,那它怎么可能会让你撼动?闹一闹,给你一点钱,就这样了。”

目前,爱尔眼科发言人李金州已出面否认爱尔眼科属于莆田系的医院,他并强调艾芬右眼失明与该院医疗事故无关。至于他们以学术会议为名进行大规模的变相行贿行为,李金州则拒绝回应。

据悉,武汉卫健委已介入此事,武汉卫健委副主任兼武汉中心医院党委书记王卫华更已对艾芬进行了施压。

去年12月30日,武汉中心医院急症科主任艾芬与几位医生同事首先发出警告,称武汉出现一种类似2003年造成全球约8000人感染、近800多人死亡的SARS病毒。8位吹哨人之一的李文亮也有转发到同学群,引起外界关注。此后,李文亮被指控“散布谣言”而遭警方传唤训斥,后更因感染病毒去世。

李文亮去世后,艾芬接受媒体专访时指出,正是官方不断隐瞒、忽视疫情的严重性,让武汉中心医院有多名医护感染。她说,“如果这些医生都能够得到及时的提醒,或许就不会有这一天。所以,作为当事人的我非常后悔,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我。”

但此后艾芬即成为重点维稳对象,相关报导也遭官方删除。但众多线民进行了传播大接力,以英文、韩文、日文、德文、越南文、希伯来文及文言文等多种语言版本转发了对艾芬的专访,艾芬的那句“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老子到处说”亦成为年度名言。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