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院士”后又现“黄金院士” 网络炸锅了

在贵州茅台酒厂的总工程师入围中国工程院增选院士候选名单引发舆论大哗之后,山东黄金集团的董事长也被推荐参选院士。就连一些官媒都评论说,院士是中国科学领域最高学术称号,不能被“复杂利益考量”和“小算盘”左右。

山东省科学技术协会本月初公布了今年大陆工程院院士的十一位拟推荐人选,其中包括山东黄金集团董事长陈玉民。继茅台酒厂的“白酒院士”后,陈玉民被称作“黄金院士”,更有人指出,这两人的推荐过程“举贤不避富”,有失客观公正。

名单一经公示,就有网友戏称王莉是“白酒院士”。有人留言说:“给贵州科协点赞,这得喝了多少茅台?”还有人吐槽说:“乌江榨菜、老干妈、螺蛳粉、沙县小吃、海底捞、兰州拉面都应该出一个院士。”另一位网友表示,这对大陆工程院伤害不大,但侮辱性极强。

官媒新华社对此发表评论说,“两院”院士是大陆科学领域的最高学术称号,增选事关重大。前些年个别地方的推荐环节出现了行政化、利益化的苗头,因此必须予以专业化、规范化。

现居美国的大陆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认为,此事之所以引发如此强烈的反响,是因为它看似颠覆了常理。“舆论普遍认为烟酒产业应该被限制,但它是大陆国税的重要来源。如果茅台酒能够创造这么高的税收,那么这当然与其研究者有关,所以政府认为她有功。”

十年前就出过“烟草院士”

事实上,王莉并非首个引发争议的工程院院士候选人。早在十年前,时任烟草总公司郑州烟草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谢剑平就当选了院士,一度引发巨大争议,曾有近百位院士联名请求重审他的院士资格。当时批评人士质疑他研究的技术含量,并指出吸烟有害健康。考虑到烟草公司是纳税大户,烟草专家当选院士,存在“商业入侵科学”之嫌。如今,“白酒院士”的出现让人感叹,这简直就是“烟草院士”的翻版。

曾在国内实验室工作的时政评论人士横河认为,茅台在中大陆不但是款名酒,更是个政治符号,因此茅台工程师被推院士显然超出了学术讨论的范畴。“茅台在大陆是个权力的象征,所以喝茅台的人都是有权的人。地方政府可能是在投这些人所好,认为此人可以推荐上去,而且茅台确实给当地增加了很多税收,也给当地官员升迁开辟了一条路。”

除了“烟草院士”、“白酒院士”事件让人大跌眼镜外,近年来一些国际知名华人专家在大陆落选院士同样令不少人为之惋惜。

院士制度是“名利场”?

曾获哈佛大学博士学位、并在美国西北大学任教的华人生物学家饶毅2011年落选大陆科学院院士。他同年对媒体表示,自己落选不可能是学术上的原因,而有可能与他“多说话”有关。饶毅此前时常谈到大陆科学界的弊病,包括学术不端、科研经费分配存在明显缺陷、片面追求论文数量等等。

现年九十岁的大陆药学家屠呦呦因发现青蒿素、开创抗疟新疗法,在2015年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但她此前多次被提名参选大陆中医科学院院士却一直落选。有舆论认为,她没有博士学位和留学背景,这成为了她在体制内的绊脚石。

网路上还传出一片热文,嘲讽道:“自从黄金院士、茅台院士出现后,两院已经挡不住蜂拥而至的人群。”

文章称,“众多的行业代表对黄金院士表示了不服。石油说,我为祖国找石油,我是工业血液,当院士受之无愧。煤炭说,我为祖国贡献了大部分的能源供应,谁敢与我争锋。钢铁说,我的规模比黄金大无数倍,黄金只是我的小弟,给我提鞋都不配。铝业说,黄金只是拿来臭显摆,哪有我的实际用处更广泛。电力说,谁能有我更重要,我一拉闸限电,黄金马上变成废铁。”

“也有多人对茅台院士表示了不屑。啤酒说,我是液体面包,我比白酒更健康。果汁说,我是维生素的营养库,谁能比我更有营养。可乐说,我代表了消费的经典潮流,没有我,谁能清楚大众的渴望。自来水说,我才是当之无愧的王者,你可以不喝茅台,谁敢不喝自来水,给我举手看看?酱油说,我只是来打酱油的,不过打酱油的好像比喝茅台的多。”

“除此之外,交通、粮食、环保、水利、农业等纷沓而至,甚至榨菜、鸭脖、茶叶也来凑热闹。两院犯了难,给谁不给谁,都很难服众,经过群策群力,郑重研究,公布了一个皆大欢喜的决定。扩大两院院士规模,三百六十行,行行有院士;万八千职业,业业有代表。各省分院大力扩大规模,电力、交通、自来水等基础性行业酌情多给几个名额。群众喜大普奔,人人当院士,个个是专家的时代已经到来!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