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美国的反送中示威者:宁死不回香港

  • 民生

富豪找老婆?!交友 APP 上出现了很多比尔盖茨

比尔·盖茨夫妇以一句”无法相信两人能继续一起成长”就结束了27年的模范关系。 都说每逢世界级大佬离婚,各方都会议论很久。 目前,据美国君掌握的资料来看,信息量还是蛮大的。 有爆料比尔·盖茨夫妇离婚细节的: 据外媒爆料他们并不是友好分手,律师已经忙了几个月,家人…

“我是用一个比较特殊的方式离开香港,也不是用一个合法的方式离开香港的。怎么样离开我不方便告诉你,‌‌”26岁的肯尼(Kenny)说,‌‌“我当时唯一的想法是,如果我给拦截的话,我就死。我会跳海,死也不想回到中共统治的香港。‌‌”

这是肯尼来到美国的第四个月。他戴着圆框眼镜,身着红黑格纹衬衫,正在读一本题为《法外之海》(The Outlaw Ocean)、讲述海上犯罪的书。他手边的尼康单反系着一个小吊饰,写着‌‌“光复香港‌‌”。

说话声音不大的他,与两位同样来自香港的室友住在华盛顿近郊,家里的伙食通常由他负责,菜单包括叉烧、卤鸡翼、腩仔等港式家常菜。

他的手臂纹有一个和平标志,笑称这是作为‌‌“和理非‌‌”的象征。很难将眼前斯文的‌‌“文青‌‌”和亲中媒体笔下的‌‌“暴青‌‌”连结在一起。他的座位后方悬挂一面写着‌‌“香港不是中国‌‌”(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旗帜,隐约说明这个封号可能从何而来。

肯尼在香港土生土长,过去对政治没有太大兴趣。拥有一份稳定的土木工程师工作,休闲时就和朋友聚会打游戏,他从前的生活和大多数香港年轻人没有太大区别,‌‌“流亡‌‌”这个词对他来说更是遥远。

随着年纪增长,肯尼看到越来越多来自中国大陆的群体,带着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方言移居香港。虽然担心香港本土文化会因此逐渐淡化,但既然没有对自己造成切身影响,得过且过倒也无妨。

‌‌“香港政府不断地把国内的人推到了香港,他们的行为也不是香港可以接受的。当时我非常讨厌的。可是我不会做什么事情,讨厌就讨厌,‌‌”他说,‌‌“2019年6月之前,我还是一个‌‌‘港猪’,什么都不管。‌‌”

肯尼补充说,香港的确也有知书达理的中国大陆人,但比例上还是较上水、元朗、天水等地常见的‌‌“横冲直撞、暴买‌‌”的大陆人少了许多,‌‌“比例大概是1比1000,‌‌”曾住在元朗的他说。

反送中运动人生出现转折

2019年6月,香港爆发反送中运动,上百万人走上街头表达对港府的不满。很多人和肯尼一样,带着积压已久的愤怒上街。

‌‌“送中条例真的是离谱。如果我在Facebook或Instagram说了类似的话,我会不会送中?那我在香港二十几年所谓的言论自由就没了,这个是你告诉我可以保留下来的,可是现在你突然鬼鬼祟祟地立一条法律,想要把我们香港人闭嘴,我就觉得真的不行,‌‌”肯尼说。

反送中运动刚开始的时候,肯尼连在街上骂警察都不会,不懂怎么抗争,更不要说做出比较激烈的行为。但那个月,他慢慢看清香港政府对民众诉求的消极回应,以及香港警察对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过分到再也无法忍受。

‌‌“我知道我不反抗的话,香港、我自己、还有我下一代,我觉得香港人就会灭族,‌‌”他说。

肯尼参与了反送中以来几乎每一场主要游行示威,只要在网络上看到消息,他会放下手边一切事情前去支援。示威活动进行时,每当看到警察投掷催泪弹,他会毫不犹豫地将烟雾弥漫的催泪弹丢回警察所在的位置,笑称自己练就铁砂掌,煮饭再也不怕烫伤。

此外,警方不时会要求提早结束示威活动,肯尼和手足守在众多示威者的最前线,与手持棍棒的警察对峙,确保后方示威者能平安离开。

被关七八年后的香港还是香港吗?

2019年10月中旬的一天,肯尼和朋友刚结束游行,几名警察突然朝他们跑来。下意识地,肯尼和友人拔腿就跑,警察也没有停止追逐。就在快要甩开警察的时候,他听见一个女生大喊‌‌“救命‌‌”。

‌‌“我跑得快,当时可以离开的。但我作为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大哥哥,我不可以就这样跑走。所以我当时想都没想,转身跑回去救人。之后不小心弄伤那个警察,给抓了。‌‌”

肯尼回忆道,被捕以后,他被带到警局一个小房间,两名警察痛殴他的肚子和胸口,抽打到倒地不起,几近不省人事也未见警察收手。他身旁的手足情况更严重,被打到两只眼睛睁不开,需要医生开刀把淤血抽出才能睁眼,手臂也断了。

‌‌“他们说我们是暴徒,我觉得警察只是在没有人看到我们的地方打我们而已,他们的行为比我们还严重,‌‌”他说。

保释期间,他的律师告诉他,就算自首,他也会因打警察这项罪名被判七年到八年刑期。一想到出狱后,香港不只变天,更可能已经无力可回天,肯尼认为离开是唯一出路。

‌‌“如果我七年到八年之后出来的话,香港还是不是我当初知道的香港?是不是已经变成大陆,或者已经是共产党的世界?我就觉得如果现在不离开的话,我永远离不开共产党的魔掌之下,‌‌”他说。

面对入狱风险只能离开香港

离开香港的过程中,他抱持必死的决心,一旦给人拦截,他打算跳海自杀,宁死也不愿回到共产党统治的香港。所幸最后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

‌‌“很多人都说我们很勇敢,什么都没有带就跑走。我觉得自己也不是一个很勇敢的人,我只是一个弱小的人。就是因为我们害怕才会离开,‌‌”他说。

看到晚些启程的12港人被捕和送中,肯尼不免有些幸存者内疚。他感慨地说,如果他和12港人一同启程,现在的他不会坐在记者对面谈话,而是已经命葬大海。

2020年8月,12名香港人于保释期间乘坐快艇偷渡台湾途中,被广东海警截获,随后送中。当中8人被以偷越边境罪判处7个月徒刑,今年3月刑满从深圳移交香港,面临涉嫌触犯《国安法》等控罪。

另外两人被以组织偷渡罪判处两年和三年,目前仍在中国服刑。还有两人因未成年不被起诉,被捕同日移交香港警方。

‌‌“他们12个人不应该经历他们的状况。他们单纯就是为了我们生活的香港,为了我们曾拥有的自由,还有心里的正义。本来他们就不应该要坐船离开香港,我觉得香港政府真的害了我们香港新一代,‌‌”他说。

规划避难美国的未来

肯尼说,自己凭借了许多人的帮助和运气,才得以离开香港、来到美国。美国政府主动提供协助,安排来美所需的文件和签证,解说庇护申请事宜。待备齐个人资料后,肯尼会开始庇护申请程序。他认为这或许是命运的安排,让他留在美国为香港人做一些事情。

美国约有23万香港移民,主要居住在加州和纽约。肯尼估算约有13到15名流亡者在美国,当中三分之一同在华盛顿特区。他希望《香港安全港法案》尽快通过,帮助更多香港人来到美国,增加在美香港人的小小力量,来更团结地推行一些活动和法案。

未来他打算和其他流亡者一同推动香港倡议、参与游说工作,并为计划流亡来美国的香港人提供协助。他也打算开设自己的YouTube频道,讲述香港人在美国的生活,供计划移居的人参考,以及叙述香港的情况让美国人知道,代替失去言论自由的香港人发声。

‌‌“就算我们去了哪里都好,只要我们的心在香港的话,我们可以做更加多的事情,帮助我们的香港,不是随随便便跑到其他地方,就忘记了我们本来的香港,‌‌”他说。

肯尼相信香港独立是唯一的出路,在众人努力下,光复香港的目标会在不久的将来实现,有生之年自己一定能回到香港。他不后悔自己在19年做过的所有事情,也不后悔离开香港,他将这些看作命运的一部分。

肯尼说,‌‌“所以未来也会有担忧的,可是没关系吧,反正也死不了。当我离开香港之后,那个经历之后,我就觉得,反正都没有什么好怕的,反正死也不怕了,我就觉得没所谓啦,就望着前面冲吧。香港人,我们会在香港的煲底下再见。‌‌”

香港民主示威者此前常到金钟立法会地下区以集会、张贴标语口号甚至临时占据等方式表达诉求。立法会会议厅圆柱形建筑形似电饭煲,该区域因而得名‌‌“煲底‌‌”。

成都49中学事件引民愤 学者叫嚣活埋闹事者?!

李子旸发文称,外地专程赶来闹事的,都活埋。(图片来源:推特截图) 5月9日成都49中学生林某某坠亡一事疑点重重,官方极力掩盖真相,引发民间极大反弹,当地大量学生及民众聚集在校门口讨要真相。自称“经济学者”的李子旸在微博发文,将讨要真相的学生和民众称为“反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