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目!贵阳双胞胎姐弟失散 32 年,在深圳重逢

“山西继母虐童致植物人”案将宣判 受害女童父亲:希望重判

5月28日,新京报记者从受害女童父亲刘魁风处获悉,山西继母虐童案一审将于5月31日9时在朔州中院宣判。刘魁风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希望女童的继母王某蓉能够得到严惩。 刘魁风称,受害女童朵朵目前仍处于植物人状态,在治疗上已经花费了很多钱,基本没有治愈的可能,“前段时…

5 月 28 日 15 时 10 分,从深圳北开往贵阳北的 G320
次列车缓缓启动。杨康隔着车窗向在站台上送行的深圳北站工作人员挥手告别,然后正式踏上了回家的旅途。

送杨康去车站的是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东门派出所的两名民警。当年他从贵阳走失的时候,离他 7 岁生日仅差一天。如今距他 39
岁生日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其间经历的大多数时间和大多数事情,都已经无法细考。仅仅在 3
天前,他才被深圳警方告知,他叫杨康,贵阳人。

故园一别 32
年。来深圳接他回家的,是他的孪生姐姐杨丽和姐夫罗智银,以及贵阳市公安局云岩分局刑侦大队民警李黎。开车前,杨丽给已经 80
岁的父亲打了一个电话:” 爸,我把弟弟接回来了。”

▲杨康拿着和姐姐小时候的照片合影

32 年前错失的生日

杨丽和杨康出生于 1982 年 4 月 12
日,是一对孪生姐弟。他们的父亲杨国鼎当时是贵阳钢铁厂的工人,母亲何腾腊则在遵义冶金厂工作。这对 ” 龙凤胎 ”
的降生,给这个普通工人家庭带来了巨大的欣喜和幸福。

” 不过,当时有人跟爸爸说,龙凤胎最好不要放在一起养,所以,我很小的时候就被寄养在外婆家,弟弟则一直跟着父母生活。”
杨丽回忆说。

杨丽的外婆家和父母家相距不到 3
公里。每逢节假日,父母会带着杨康去外婆家,那是姐弟俩最开心的时候。因为聚少离多,杨丽对小时候的弟弟印象并不深刻,只记得弟弟挺护着她。有一次爸爸给他们买了一辆小自行车,一个表姐眼馋,从她那里抢去骑,杨康冲上去推了表姐一把抢了回来。

不幸的是,后来杨康生了一场病。” 病好了以后这儿留了后遗症,” 杨丽边说边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反应变慢了,说话也不清楚,走丢的时候好像说话都不怎么行。” 她说。

6 岁那年,杨丽上了小学。爸爸觉得杨康还不适合上学,决定让他晚读一年书。没想到,1989 年 4 月 11
日,就在姐弟俩生日的前一天下午,杨康说要去外婆家找姐姐玩儿,然后自个儿出了门,从此,便没有了音讯。

” 之前他经常自己去外婆家找我,从来没有出过问题,所以父母都大意了。”
杨丽说。首先发现异常的是父亲。到了晚饭时间,杨康没有回来吃饭,后来发现杨康根本没在外婆家。整个家族陷入慌乱,家人焦急地奔走呼号,给年幼的杨丽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大家在路上来来回回地找,火车站汽车站也都去了,找不到人。后来爸爸去派出所报了案。然后就是到处贴寻人启事,我拎着浆糊桶跟在大人后面走来走去,仰着头看着他们把一张张寻人启事贴在墙上、电线杆上。”
杨丽说。

32 年来失去欢乐的家庭

杨康走失时穿着的尼龙外衣、黑色裤子,在自己家平房前玩耍的身影,开心地喝着父亲从单位带回来的汽水的样子,到马路边接父亲下班时的笑脸,以及骑着父亲新买的三轮车冲坡摔倒后的哭喊,从此成为杨丽父母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印记。

杨康走失后,杨国鼎何腾腊夫妇甚少与亲友交往,退休后极少出门。2007 年,杨丽结婚,二老去参加了女儿的婚礼。

杨国鼎的老房子很小,多年来任凭女儿女婿怎么劝说都不换房子。家里的一辆 30
多年前买的自行车也一直放在那里,因为当年杨国鼎经常骑着那辆自行车带着杨康出门。” 他们担心万一哪天弟弟回来找不到家,认不出他们。”
杨丽说。

除了等待,父母已经想不出别的办法。

2000 年,杨丽参加工作。次年,她知道了 ” 宝贝回家 ” 网站,马上就注册寻亲。她根据志愿者的建议,带着父母去采集了
DNA。不过当时网站数据不完善,寻亲的消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深圳成为他们的团圆之地


他们这么多年来平时从来不提弟弟,但只要家里有事,比如他们生病了我去照顾的时候,他们就会说,要是你弟弟在就好了,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杨丽说。

杨丽懂得父母的心思。他们都年事已高,争取早日找回弟弟变得越来越紧迫。

2019 年 12 月 27 日,贵阳 ” 宝贝回家 ” 志愿者带着杨国鼎夫妇到贵阳市公安局云岩分局再次采集 DNA。2020
年春节期间,杨丽在 ” 宝贝回家 ” 网站上重新发布寻亲消息,让事情迎来了转机。

2020 年 10
月的一天,杨丽突然接到深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民警卢保磊的电话。互加微信后,卢警官先后两次给她发来两个人的照片让她辨认,看是不是她的弟弟。

” 我找出弟弟小时候的照片比对,有一个挺像,有一个不像。我没敢告诉父母,怕万一不是让他们更失望。” 后来,两个人的 DNA
果然都没有比对上。

今年 4 月 29 日,卢警官给杨丽发来了第三个人的照片,这次杨丽和罗智银怎么看怎么觉得就是杨康。

5 月 12 日 16 时 38 分,杨丽再次接到卢警官的电话,得知 DNA 比对成功,而且警方在深圳 ” 宝贝回家 ”
志愿者的帮助下,在东门一带找到了杨康。

” 我当时非常激动,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了爸爸,爸爸在电话里说,好,那就尽快把他接回贵阳。” 杨丽说。

真正的回归之路刚刚启程

因为父母年事已高、身体不好,最终,杨丽决定和丈夫一起来深圳接弟弟回家。贵阳警方收到深圳警方的情况通报后,也专门派云岩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民警李黎来深圳协助办理相关手续。

杨丽夫妇预订了 5 月 27 日晚上飞深圳的航班,计划 5 月 28 日上午认亲,下午再坐高铁回贵阳。不料当天 17
时许,航班取消了,两口子慌慌张张地跑到高铁站,发现已经买不到当天去深圳的车票。他们又赶回机场,发现当晚还有一个 21 时 08
分飞往广州的航班,于是毫不犹豫地搭乘了这个航班。

” 当晚我们住在了广州东站附近,一夜都没怎么睡着觉。5 月 28 日搭乘第一班动车赶到了深圳火车站。” 罗智银说。

5 月 28 日 10 时 40 分,杨丽在东门派出所终于和分别 32
年的弟弟杨康紧紧拥抱在一起。拭去眼泪,杨丽和罗智银把准备好的锦旗送给了深圳警方和贵阳警方。

杨康也哭了,但他已经完全记不起自己走失的过程和细节,也说不清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来的深圳。他只知道自己在东门一带流浪多年,靠给小餐厅打扫卫生或者捡破烂赚点生活费。他从裤兜里摸出一个旧钱包,里面总共有
76 元现金,是他离家 32 年来的所有 ” 积蓄
“。他用着一部一起流浪的人送给他的旧手机,会用微信,但只会收发语音信息,因为他还不识字。得知当天下午就要跟姐姐回贵阳,杨康说:”
我想家了,以后我会听姐姐的话。”

▲杨丽和杨康紧紧拥抱失声痛哭

因为杨康没有身份证,经东门派出所与广州铁路公安局深圳北站派出所协调,专门为他办理了上车手续。

” 找到弟弟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我们全家会用耐心和爱,让他真正融入家庭。” 杨丽说。

· 新闻链接 ·

今年 1 月,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了以侦破拐卖儿童积案、全面查找改革开放以来失踪被拐的儿童为主要内容的 ” 团圆 ”
行动。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官方微信显示,截至 2021 年 5 月 15 日,团圆平台共发布儿童走失信息 4801 条,找回 4707
名儿童,找回率为 98%。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泪目!贵阳双胞胎姐弟失散 32 年,在深圳重逢

华为芯片断供两年 手机缺货严重 去年旧机型涨价两千

“华为手机缺货严重”。 在美国芯片断供两周年后,已经成为部分事实。 守着专卖店和授权店,店主们处在庞大销售网络的最末端,卖手机占了大半营收,感受最直接。遇到客人咨询型号,华为手机专卖店主李明只剩下一件事:快速报出店内仅有的手机库存,告知“除了这些,别的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