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年前的那个高考“零分考生”成功专升本了

疫情风暴刮向东南亚 越南扛不住 全球芯片业惨了

新冠肺炎病毒诡谲多变,让“防疫楷模”越南在新一波变异病毒的大考中失去了光环。一直以来,越南被认为是世界上抗疫最成功的几个国家之一。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的2020年,越南没有暴发过大规模的疫情,单日新增病例从未超过50例。 这也助力越南经济在狂风暴雨之中独善其…

“我希望大家都考一个比较好的大学。高考是一个比较公平的制度,要珍惜考试的机会。”这句话,是13年前的“0分考生”徐孟南在2021年高考前夕说的。

13年前,徐孟南在高考答题纸上洋洋洒洒的写下了对高考的不满和谏言,由此被打上“0分考生”的标签。

其实,徐孟南在高一时成绩还很优秀,但当时他受一些抨击当下教育制度作品的影响,对自己所处的教育环境产生了质疑,自此他像变了一个人,从尖子生变成了不上课、不写作业,只醉心于上网写博客,宣传自己教育理念的“狂人”。为此,他甚至还在学校张贴“高考改革建议”的告示。

高考“0分”后,徐孟南觉得对不起父母,曾想过复读,但最终他选择走入社会,成为枯燥流水线上的产业工人,并且早早地结婚生子。

2014年,徐孟南离婚,一人经营起网吧。此后他开始一边打工一边学习。

2018年,28岁的徐孟南参加了人生的第二次高考,他考中一个专科院校的新闻专业。转眼三年的学习生涯已过,在2021高考来临前,他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自己已专升本考上了本科院校,虽然年龄和家庭给他造成了一些困扰,但他想继续读书,“如果以后有机会,可能还会考研。”

谈现状

得零分13年后成功专升本 “不希望其他人效仿我”

北青-北京头条:三年前,你说过会考虑专升本,现在还在为读本科做准备吗?

徐孟南:我前段时间在准备专升本考试,背了半个月的书,背了忘忘了背,本来感觉考不上了,就想着回老家陪儿子,顺便考个教师编制,平时做自媒体,也能赚钱养家。但没想到竟然考上了,现在心情反而有点儿复杂。

我儿子目前在寄宿学校念书,之前去看过他几次,感觉小孩儿挺可怜的。本来想九月份毕业就回家,让他转到家附近的小学念书,我可以陪读。但现在被录取,计划又被打乱了。

北青-北京头条:是哪个学校和专业录取了你?

徐孟南:还是读新闻,在安徽艺术学院。现在家人都还不知道这个事儿,我想等九月份发录取通知书时,再跟他们说。现在我的心情还是有点纠结的,因为新闻专业我已经读了三年了,又要再去读几年。

但我应该还是会去的,拿到本科文凭,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

北青-北京头条:现在会不会后悔当年放弃2008年高考?

徐孟南:这也是一种经历,我之前是不想重复别人的人生。无论是打工还是重新参加高考,每个阶段都是我自己做的选择。但不否认确实很辛苦。好在我考上了本科,弥补了当初的遗憾。但我非常不建议其他人效仿我,这种行为只能对自己的人生产生影响,没什么社会意义。

北青-北京头条:你觉得大龄辞职去上学,值得吗?

徐孟南:我28岁时重返学校,我就想体验一下校园生活,学一个自己喜欢的专业,提升自己的一些技能。其实在大学期间也遇到过很多辍学的大龄网友,他们说也想读书,但没去成。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家里不支持,没有经济来源。当时我有收入,也在坚持挣钱。

当然也跟决心有很大关系,我有一个同学,她学习不错,但她是瞒着家里人来上学的,平时过得挺拮据。现在靠兼职赚钱,同时拿助学金贷款,还是很励志的。

北青-北京头条:现在有没有考虑再找另一半?

徐孟南:我找到合适的另一半应该很难,我现在更喜欢单身,因为不用去考虑另一半的感受。就像我选择去读本科还是去考教师编,自己做主就好。有另一半的话,就需要考虑对方的意见,不然就会闹矛盾。

包括之前我上大专时,前妻也跟我说应该好好挣钱,不应该去上学。当时我们都分手了,她还在劝我,如果我跟她当时还在一起的话,这个学肯定上不了。

北青-北京头条:这几年,跟其他0分考生有联系吗?

徐孟南:几乎不联系了,我经常能看到动态的就只有三人。

陈圣章是自己做一些建筑生意,他家也还经营了油坊,生活过得挺好。

还有一个是吉剑,他经常发一些财富类的内容教别人怎么挣钱。但我感觉他放弃了自己当初学数学的梦想。不过之前听说,他想等自己财务自由了再去搞数学研究。

最后一位是个女生,她不愿意向媒体透露自己的动态,后来她又自考了本科,现在也是媒体人,生活挺不错的,也算按照自己的想法活了。

谈学业

专业成绩学院第一 上学三年心态变好了

北青-北京头条:上学之后,有老师同学知道你是曾经的零分考生吗?

徐孟南:我们班全知道。三年前我说,不太希望周围人因此事过度关注我。但没办法,那时候的报道很多,我一进校门就被认出来了,同学们拿着报纸就过来问我,“你不是那个高考零分的徐孟南吗?”当时学院领导找我聊过,叮嘱我接下来好好学习。平时同学们因为我年长,也不会专门来打趣我,室友的话比较熟,可能会开开玩笑。

北青-北京头条:这三年学习情况如何,成绩咋样?

徐孟南:我的专业成绩是学院第一,之前有公示过。我们学院整个年级有十多个班,起码有七八百人。除了国家奖学金遗憾错过,我班级、学校奖学金拿过很多次。我当年选新闻采编专业,希望可以未来表达一些自己的观点。反正现在也算是用到了。比如我现在最常用的就是新闻剪辑,平时剪点儿小视频啥的。我不喜欢接别人剪视频的单子,一般都是自己剪喜欢的素材。要是我没来学这个专业,现在肯定也不会这个技能。平时在学校也学了新闻采写,我们很多同学都在学校开的一些实践平台上写稿,可能训练多了也写得比较好。但我对不是自己真正想写的东西也没那么积极,很多时候懒得写,发稿也比较少。正因为如此,我错失了拿国家奖学金的机会,那可是8000块。我再多写三篇文章就够了,挺可惜的。

北青-北京头条:三年学习期间,有没有一些美好的回忆?

徐孟南:比较怀念跟同学们一起拍片子的时候,我们会排一些情景剧,很怀念跟同学们打成一片的感觉。我之前是一个比较内向的人,上学之后我做了班长,跟老师同学相处得不错,人也渐渐活泼起来了。校园生活很美好,比在社会中摸爬滚打的感觉要好。

北青-北京头条:这三年,你最大的成长是?

徐孟南:可能变得更开朗一些,心态也变好了。你如果问我会不会焦虑毕业以后的事情,我都看开了,感觉这辈子已经放弃发财这个事情了,就想以后过平淡一点的生活。现在周围人也都讲我心态好,包括这次面试,因为我经常笑,主管后来跟我讲,“你都30岁了,还是不够沉稳啊。”但他最后也还是录用我了,并不是因为我爱笑,是因为我的专业对口,以前也有一些作品,做编辑这块容易上手。

北青-北京头条:家人支持你上学吗?会不会有经济压力?

徐孟南:其实我平时不上班,做淘宝运营也能挣点钱,大概一个月赚三四千,再上一两年学也没什么。等九月份开课之后,课业不忙的话我还可以继续做自媒体。

我这几天刚到南京的一家新媒体公司上班,做办公室编辑,工资大约四千元,房租一个月八百左右。因为九月份要去上学,想在这之前多挣点钱。我其实不太喜欢脑力劳动,之前还问过送快递的岗位,但人家让我自备电动车,这就没办法了。不过,现在这份编辑工作我确实也挺喜欢。

谈就业

毕业以后想当老师 有机会也想考研

北青-北京头条:你对现在的媒体行业怎么看?

徐孟南:我这不刚考上专升本吗?其实我连毕业论文选题方向都想好了。现在新闻行业鱼龙混杂,特别是自媒体融进来,导致现在舆论环境比较繁杂。现在大众认为当下媒体没有以前正规,媒体公信力的缺失是个问题。

北青-北京头条:离开工厂念完大专后 如今的感受如何?

徐孟南:因为之前将近十年我一直在工厂里打工,也想改变一下环境。但我也不喜欢在办公室里一直窝着,比如今天我坐在工位上六七个小时,就有点不适应。而且现在也不想在外面漂泊了,想回家。其实我之前好多年的人生挺有波澜的,现在我真的想平平淡淡的,老想回家陪我儿子。

北青-北京头条:毕业后,会考虑从事什么行业?还有继续读书的打算吗?

徐孟南:毕业之后,我可能会去做小学老师,同时副业做自媒体。我感觉自己还是比较喜欢教育这一块儿,也能照顾到自己的孩子。

从“零分考生”到人民教师,这个转变在外界看起来比较矛盾。公众可能会质疑,以前考“0分”的你现在当教师,可不是教坏小孩子吗?因为外界不理解我当年考“0分”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也考虑过读硕士。如果考上硕士的话,可能考虑去一些职业技术类学院做老师。我本人比较关心教育这一块。

北青-北京头条:如果成为教师,会怎么去落实您的教育理念?

徐孟南:其实现在教师也比较难,要成绩、要考核。素质教育又会影响应试成绩,但我可能尽量以快乐的方式来提升同学们的成绩,成绩还是挺重要的。

谈教育

高考是公平的 会督促儿子上个好大学

北青-北京头条:儿子也上小学了,对他的教育理念是什么?

徐孟南:他现在上一年级了,上一次成绩听说考了六十多分,这也太差了,怎么着也得考个八九十分吧。我小时候就是基础打得好,后来才能重新考学。所以我也想回老家陪在孩子身边,给他辅导一下。

不过要说期许,也没啥特别的,我就希望他健康快乐。现在我儿子上的是一个武术类的学校,既可以锻炼身体,又能学习。将来高考,我希望他尽量上一个好的本科,学历还是挺重要的。希望他能进一个比较理想的大学,读自己感兴趣的专业,然后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儿。

北青-北京头条:如果儿子以后不愿参加高考,会阻止他吗?

徐孟南:如果他能有自己清晰的规划,那我也会支持他,但不能盲目地去做一些事情。我认为打基础很关键,现在成绩是一定要抓紧的,如果他成绩不理想,我肯定还是会督促他。

北青-北京头条:有什么话想对即将高考的学生说?

徐孟南:我希望大家都考一个比较好的大学。上一个好的本科很重要,高考是一个比较公平的制度,要珍惜考试的机会。就像我现在的编辑工作,我在上学之前其实也会做。但是如果没有文凭的话,我也不会被录用,所以能力跟学历缺一不可。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13年前的那个高考“零分考生”成功专升本了

中国大城市养一个孩子的费用 吓你一跳!

中共当局5月31日宣布,已婚夫妇最多可以生育三个孩子,这是在最近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的出生率急剧下降后,继放开二胎限制政策后的又一个重大转变。(AFP/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宣布三孩政策后,引发各界关注。路透社周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