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疑被动公开中印冲突死亡官兵信息 更多秘密曝光

中印边境。

去年6月,中印两国在两国西线边界的加勒万河谷爆发严重流血冲突。当时印度及国际媒体称,冲突造成至少20名印度士兵死亡,但中共方面却对军队伤亡数字讳莫如深,早前有消息说,所有军人死亡数据均要习近平审批。2月19日,中共军报在一篇长篇报导中首度披露伤亡数字:4人。有民运网站指,中共当局不得不公开死者的原因他们的调查逼近事实。报导还披露更多被中共掩盖的军人死亡“秘密”。

中共首度公开中印冲突中官方死亡数字消息指习近平不得已

据中共军报报导声称,中印两军去年6月在西线加勒万河谷爆发严重流血冲突。中方在冲突中共有4人死亡、1人重伤。去世的4人分别是陈红军、陈祥榕、肖思远、王焯冉。其中陈红军是某机步营营长,剩下3人是普通士兵。受重伤的是某边防团团长祁发宝。

总部在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网站2月20日刊发文章称,习近平当局不得不公开中印冲突死者原因是该中心极接近找到家属。如果他们率先在海外引述家属证实冲突有死者的,习近平会更加被动,故习近平不得不尽快公布死亡人数。

据悉,该中心数月来已打了2000多个电话,找了300多人试图找到陈祥榕等死者亲属,在福建屏南县信息中心就找了200多人,包括屏南县退役军人事务局4名人士,屏南县全部乡,镇的退役军人服务中心主任,以及陈祥榕所在部队新退役人士及去过新疆康西瓦陵园人士。

文章认为,中共军人的死者是否只有4人,仍需要调查,该中心正在调查。

文章又指出,习近平掌控军队后,对军队的死伤保密越来越严密,而习近平这样做造成了军队的致命伤,因为一只对死伤保密的军队,绝对不是现代军队。

曝光两宗仍被高度保密的军人死亡事件

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文章又提到两宗仍有待揭开的军人死亡事件。

其中一宗是2018年导致12名军人死亡的“1.29”空难,习近平今年2月4日在贵州访问了涉事的空20师。这次空难仍被保密。

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文章称,2018年1月29日,空军20师59团的一架运-8GX4电子战飞机,在贵州省遵义市绥阳县郑场镇坠落,当时机上载有12人,其中机组人员5人、执勤人员7人,12人全部死亡,死亡人员有闫阁、王玉合、郭朝庆、唐忠柏、汪良波、魏相超、孙鑫、尚琎、郭明刚、张宏俊、邹存邈、陈宁方。

中共空军曾通过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当天下午,空军一架飞机在贵州境内飞行训练中失事。但文中并没有说明人员伤亡的情况以及事故飞机的具体型号。

有军方知情人士向香港《南华早报》透露,事故至少造成12人死亡。该事件也加深了空军的担忧。

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指出:”机上有大约12名机组成员,在飞机坠落时没人能逃脱……飞机上没有弹射座椅,因此飞行员和机组人员只能用降落伞包。但是他们没有足够的准备时间,因为飞机坠落的太快了。”

军事博主”Much-Ado-About-Nothing”曾在其个人微博上公布了死亡军人的姓名,暗示已全部遇难,不过相关微博被删除。

另一宗是官方证实在中印冲突中死亡的陈祥榕所在的69316部队,南疆军区边防363团的一次重大伤亡至今仍高度保密。

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文章说,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召开的前夕,在2017年8月29日,陈祥榕墓碑上的69316部队发生了一次高度可疑的极其重大爆炸事件,至今军方仍对事件高度保密,外界仍然不知道有多少死伤者。

据报,该中心在调查陈祥榕的事情时发现了这一高度保密且可疑的极其重大爆炸事件,且发现了越来越多该部队的死者,至今已发现6名死者,分别是副团长李光辉,副连职参谋王继圣,副班长朱斌,副班长潘克,副班长杜兵虎,上等兵蒋洪波。

文章认为,该炸弹爆炸事件高度可疑,南疆军区的说法是,当天该团演练对印度的临战训练,在组织“未爆弹”搜查排除时,发生炸弹爆炸。但高度可疑之处就是,2017年8月29日发生爆炸,这6人在2018年12月才被南疆军区政治部评为烈士,2018年12月后家属才被允许安葬死者骨灰。如果真的是组织“未爆弹”搜查排除时发生炸弹爆炸的,几天就可以调查清楚,一个月就可以评为烈士,绝对不需要一年多。

文章又指出,中共军队以前曾发生恶性事件,有士兵拉响手榴弹自杀殃及其它官兵,结果那些那些被殃及的官兵要1年半后才被评为烈士,故这次十九大前夕最敏感政治时刻发生的爆炸高度可疑。

政权维稳第一军队死亡数据要由习近平审批

中共还有对军队伤亡的硬性规定。《南华早报》之前援引中共军队内部消息人士透露,称北京对军事伤亡“非常敏感”,所有数字都必须经过军委主席习近平批准。

对此,时事评论员郑中原分析称,“非常敏感”就意味着是机密。而且要由最高领导人把关审批,想必这些机密事关中共政权稳定。从过往曝光的资料看,确实是有不可见光的问题。

《看中国》曾披露一份涉绝密的“2019年中共军队死亡军人名单”。名单中,曾负责中南海防空的中部战区第81军防空旅关键人物、该防空旅旅长黄会伦神秘死亡,官方从未发布消息。这份绝密名单中的黄会伦死亡信息,只写着:“2019年7月22日,不幸牺牲”。而名单上的其他军人,也从未有官方发布死亡信息,只是散见于一些地方官媒间接报导。

郑中原认为,中共的所谓机密有些其实可能并非什么秘密,不敢公开是因为它有着不正常的维稳思维,从中共建党再到建政后维持政权,所积累的害怕倒台的经验和教训,都让它到了有一点风吹草动都神经绷紧、如临大敌的地步。在中国,任何事件都被认为是政治,都生怕导致政权不稳,因而事事都有可能成为“机密”。这应该就是这一次中印边境冲突后,中共在国际不解的围观中仍拒绝证实军人死伤人数的原因。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