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又摊大事:证监会指控欺诈 最惨下场是坐牢!

新闻 Anna 2个月前 (09-25) 136次浏览
马斯克又摊大事:证监会指控欺诈 最惨下场是坐牢!

中国基金报记者 汪莹

美国证券监管部门出手了,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一纸诉状让特斯拉的股价盘后暴跌,马斯克甚至面临牢狱之灾,成为这位钢铁侠人生中的第 N 次大危机!

美东时间 9 月 27 日,特斯拉股价盘后跳水,一度跌超 13%,盘后最新交易暴跌近 12%,盘后市值损失 65 亿美元(约 450 亿人民币)

马斯克又摊大事:证监会指控欺诈 最惨下场是坐牢! 

周四盘后公布的美国曼哈顿联邦法庭文件显示,美国证监会起诉特斯拉 CEO 马斯克,指控其今年 8 月提出的特斯拉私有化计划涉证券欺诈。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The 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SEC)是直属美国联邦的独立准司法机构,根据 1934 年根据证券交易法令而成立,总部在华盛顿特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是美国证券行业的最高机构,负责美国的证券监督和管理工作。

马斯克遭美国证监会指控涉证券欺诈

据外媒报道,这份 23 页诉讼文件梳理了马斯克 8 月发布考虑将特斯拉私有化的推文之前的一系列事件清单和时间线。

SEC 称马斯克发布推文时并不能确保获得资金,也未确认从任何来源处获取相应数额的融资,却故意以此言论误导投资者,随后还发布了有关这一话题的更多推文。

SEC 表示马斯克当时不能确认特斯拉投资者会支持一项可能进行的私有化交易,他也知道自己无法满足其他诸多或有事项的要求,这些事项是否能解决具有高度不确定性,但他却明确宣称:唯一不确定的理由是(私有化交易)需要取决于股东表决。

SEC 认为马斯克错误地声称自己可以将特斯拉私有化,指控马斯克作假,发布具有误导性的公告,寻求迫使马斯克交出“通过非正常手段所获得的利益”(ill-gotton Gains),请求责令马斯克辞去特斯拉首席执行官职务,并禁止他在任何一家上市公司中担任高管或董事。

8 月 7 日当天,马斯克发推文称正考虑以 420 美元/股将特斯拉私有化,并指出“资金已准备好”。

马斯克又摊大事:证监会指控欺诈 最惨下场是坐牢!


或许马斯克当时根本没意识到,在美股正常交易时段通过推特把这条内容发布给超过 2200 万粉丝和任何可以上网的人来说,会对市场产生多大影响。

在消息发布一个多小时后,特斯拉股价飙涨 7%,随后交易暂停一个半小时,当日收涨 11%。而据 SEC 调查,在发布推特前他并没有与任何人讨论过声明的内容,也没有按照规定通知纳斯达克他打算发布这个公告。

美国 SEC 前主席:

马斯克最惨下场是进监狱

据 CNBC 报道,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前主席哈维·皮特(Harvey Pitt)表示,如果在民事和刑事诉讼中被判有罪,马斯克将面临一系列处罚。皮特称:“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民事指控中,马斯克可能被罚款,并在一段时间内甚至永久被禁止担任上市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或董事。后者绝对会对特斯拉造成非常沉重的打击。”

皮特还称,在美国司法部本月早些时候展开的刑事调查中,如果被判有罪,也可能会给这位直言不讳的创始人带来更严重的后果。特斯拉表示,美国司法部上月要求获得有关马斯克要将特斯拉私有化推文的文件。皮特补充说:”我们不应该忘记正在进行的刑事调查。如果马斯克被提起刑事诉讼,他将面临牢狱之灾以及额外的罚款。”

马斯克回应不合理,从未损害诚信

风投公司 Loup Ventures 的管理合伙人、知名分析师吉恩-蒙斯特(Gene Munster)称,马斯克被解除职务的可能性“大于 50%”,并称马斯克可能不会被彻底驱逐出该公司,此次起诉可能会将马斯克推到更适合发挥他才能的位置上,即让他负责“产品和愿景”方面事务。但他承认这条消息“无异于雪上加霜,给特斯拉增加了困难”,而且可能会让特斯拉股价在未来三个月内出现震荡。

面对指控,马斯克回应“不合理”,表示他“从未损害”自己的诚信。他在声明中表示:“美国证劵交易委员会的不合理行为让我深感悲哀和失望。我总是为了真理、透明度和投资者的最大利益而采取行动。诚信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价值,事实将证明我从未以任何方式妥协过。”

此前 8 月 17 日马斯克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声泪俱下地回顾了此前面临的巨大压力。他称发推文是出于信息透明的考虑,在他发帖前既没有旁人看到也没有人审查。

他希望给一个比近期交易价溢价约 20%的收购价,即 419 美元,但四舍五入成了 420美元。不幸的是,美国发起的国际大麻日正是 4 月 20 日,但他不是因为抽大麻才选了这个价。而巧合的是,不久前马斯克也曾因在视频直播中抽大麻陷入争议。

纽约时报还暴露了马斯克服药帮助睡眠的习惯,提到马斯克在采访中承认自己经常靠吃安眠药安必恩帮助缓解失眠。一些特斯拉的董事担心,他服这种药非但没有让他入睡,有时还造成他深更半夜在 Twitter 上发帖。另外一些董事知道,马斯克有时服用制造愉悦的娱乐性药物。

36 氪的《马斯克的人生至暗时刻》,讲述了 2008 年,马斯克那次人生危机的经过。

2008 年,马斯克曾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与第一任妻子离婚后,遭到前妻和媒体的狠狠羞辱;猎鹰 1 号连续三次发射失败;他掌管的 SpaceX 和特斯拉两家公司都面临严重财务危机,马斯克个人也已破产,不得不靠向朋友借钱来的方式来勉强维持公司运转。他在 2008 年所经受的一切可能早就让其他人崩溃了,他不仅生存了下来,并且持续专注于他的工作。

婚姻危机的爆发,媒体的狠狠羞辱

当马斯克的公司出现问题、个人名誉受损后,他的家庭生活也开始出现危机。在格里芬和泽维尔出生之后,马斯克在 2006 年年底又迎来了三胞胎——凯、达米安和萨克逊。马斯克说,贾斯汀在生完三胞胎后患上了严重的产后抑郁症。“2007 年春天,我们的婚姻开始出现裂痕,我们的关系变得岌岌可危。”马斯克这样回忆道。在贾斯汀的博客中,马斯克变得不再浪漫迷人,她总是觉得没有人把自己当成一位作家或者是和丈夫地位相同的人,大家都认为她只是一只没有什么内涵的花瓶。

当时间从 2007 年迈向 2008 年时,马斯克的生活变得更加动荡不安。特斯拉基本上必须从头开始 Roadster 项目,而 SpaceX 还有许多人住在夸贾林环礁等待着“猎鹰 1 号”的下一次发射。马斯克的资金被这些项目迅速榨干,导致他不得不变卖自己的迈凯轮跑车和其他私人财产来换取更多的资金。马斯克会尽量避免员工受到当前财政状况的影响,亲自监管公司里每一笔大型支出,并且鼓励员工们好好工作。同时,马斯克也开始训练雇员们在金钱和效率之间做出正确的选择。对于许多 SpaceX 的员工来说,在金钱和效率之间进行权衡是一个新鲜的命题,因为传统的航天公司总是能从政府得到大笔资助,不会有这样的生存压力。SpaceX 的早期员工凯文·布罗根说,“马斯克周日也总是在工作,我们交谈的时候他就会讲讲自己的哲学理念。在他看来,我们每天所做的事情决定了消耗资金的速度,而我们每天会花费 10 万美元。这种硅谷式的创新想法十分超前,洛杉矶的航天工程师并不会完全适应。有时候,马斯克会拒绝购买一个 2000美元的配件,因为他期待你能够找到更便宜的配件或者自己发明出更省钱的方法。但他又可以不惜花费花 9 万美元租用一架飞机将东西送往夸贾林环礁,因为这样做可以节省一整天的工作时间。马斯克预期 10 年后,公司的日营收可以达到 1000 万美元,所以时间是当前最紧要的问题。我们的进度每拖延一天,就相当于损失 1000 万美元。”

因为事态紧急,马斯克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特斯拉和 SpaceX 上,这无疑让他的婚姻问题加速恶化。马斯克夫妇有一个保姆团队负责照顾孩子们,但是马斯克并不常常在家。他一周工作七天,并且常常往返于洛杉矶和旧金山两地。贾斯汀急切地想要改变现状,因为他们的生活变得令人眩晕并且吃力。在无数次自我反省后,贾斯汀厌恶了自己作为花瓶的形象,她渴望能够重新成为埃隆的同伴,找回他们之间最初的激情。没有人清楚马斯克向贾斯汀坦白了多少,贾斯汀声称她一直被蒙在鼓里,马斯克从不向她透露任何关于家庭财政状况的信息。但马斯克的一些朋友却无意中了解到他的财政状况每况愈下。2008 年上半年,私募基金 ValorEquity 的创始人兼 CEO 安东尼奥·格雷西亚斯曾和马斯克一起共进晚餐。格雷西亚斯是特斯拉的投资人之一,与马斯克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和合作伙伴,他感到马斯克对未来十分悲观。

2008 年 6 月 16 日,马斯克办理了离婚手续。马斯克夫妇没有立即公开离婚的消息。9 月,贾斯汀终于正式发表了第一篇关于离婚的博文,她写道,“我们曾有过一段美好时光。我们在年轻的时候就结为伴侣,相依走过了漫漫长路,而现在我们走到了尽头。” 离婚以及媒体的报道让贾斯汀能够更加自由地在博客上书写自己的生活感想。在接下来的博客中,她详细描述了他们的婚姻是如何结束的、她对马斯克的女友及未来妻子的看法,以及他们的离婚细节。公众第一次接触到马斯克令人生厌的一面,人们得以通过第一手资料了解他私下里的强硬作风。

对马斯克来说,贾斯汀的每一篇博客都将引发更多的公关危机,这无疑令他面临困境的公司雪上加霜。他多年来苦心经营的形象和事业一起轰然倒塌,一切都变成灾难。不久,马斯克夫妇的离婚案变得更加引人注目。主流媒体也开始跟踪报道他们离婚后的法院判决,尤其是贾斯汀开始争取更多赡养费一事。在马斯克经营 PayPal 期间,贾斯汀曾经签署过一份婚后协议,但是她现在声称自己当时并没有足够的时间和兴趣好好研究这份协议中的条款。贾斯汀发表了一篇名为“掘金者”的博文,并且扬言她正在争取离婚后得到他们的房子、赡养费、儿童教育费、600 万美元现金、马斯克持有的特斯拉股份中的 10%、SpaceX 股份中的 5%以及一辆特斯拉 Roadster。在离婚案中,公众更倾向于站在贾斯汀这边,因为他们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亿万富翁要拒绝妻子看似合理的请求。马斯克的问题在于他的大部分资产都投进了特斯拉和 SpaceX 的股票,而这些资产很难套现。这对夫妇最终达成和解,贾斯汀得到房产、两百万美元现金、每个月 8 万美元赡养费、17 年的儿童抚养费以及一辆特斯拉 Roadster。

公司面临严重财务危机,

猎鹰 1 号第三次发射再次失败


2008 年 6 月中旬,在签署离婚协议后的几周里,马斯克陷入了深深的恐惧。到 7 月底的时候,马斯克意识到他的现金只够勉强撑到年底。SpaceX 和特斯拉都需要资金注入以支付员工们的工资,但当时的世界金融市场一片狼藉,所有的投资都被迫暂停,没有人知道这些钱该从哪里来。如果公司里的项目进展得顺利,马斯克就会对筹集资金更有信心,然而这些项目都不尽如人意。

SpaceX 在夸贾林环礁的第三次发射成了马斯克最头疼的问题。为了“猎鹰 1 号”的再次发射,他的工程师们已经在岛上滞留了许久。正常的公司都会着眼于当前最紧迫的任务,但是 SpaceX 并没有这么做。马斯克在 4 月的时候将“猎鹰 1 号”和一队工程师送到了夸贾林环礁,然后让另一队工程师着手开发“猎鹰 9 号”——一艘有 9 台发动机的火箭,能够取代“猎鹰 5 号”以及即将退休的航天飞机。

SpaceX 并不能保证发射成功,但马斯克为了能够得到 NASA 的高价合约而不断推销这款火箭。

2008 年 7 月 30 日,“猎鹰 9 号”在得克萨斯进行了一次成功的启动测试,9 个引擎全部点燃并且产生了 85 万磅的推力。3 天后,在夸贾林岛,SpaceX 的工程师们点燃了“猎鹰 1 号”,并开始祈祷发射成功。“猎鹰 1 号”火箭负载了空军的卫星和 NASA 的几台实验设备。SpaceX 计划将这 375 磅的货物送入轨道。自上一次发射失败后,SpaceX 对火箭进行了重要的改造。传统的航天航空公司为了降低风险不会轻易改变设计,但马斯克坚信,尽管应该尽力保证火箭能成功发射,但是 SpaceX 不断革新技术与之同样重要。“猎鹰 1 号”最大的变化就是更换了新版的、调整过冷却系统的“默林一号”引擎(Merlin 1)。

2008 年 8 月 2 日,第一次发射实验在倒计时的最后一秒被临时终止。SpaceX 立即重新部署,准备在同一天进行第二次发射。这次一切看起来都非常顺利。“猎鹰 1 号”在没有任何问题的情况下成功升上天空。加州的 SpaceX 员工们通过网络直播观看了发射全程,大家激动得欢呼起来。然而,就当一级箭体和二级箭体要进行分离时,火箭突然发生故障。事后人们分析发现,在分离的过程中,新的引擎突然产生没有预料到的巨大推力,导致一级箭体和二级简体相撞,从而造成火箭的顶端和引擎损坏。

这次发射失败让 SpaceX 军心大乱,公司的员工都开始呜咽。所有人都身心疲惫。马斯克立刻赶来安慰员工并鼓励他们回到岗位继续工作。他的鼓励具有神奇的魔力,所有人都冷静了下来,开始分析刚才发射失败的原因,并且试图解决问题。公司里死灰复燃,一切从绝望变回充满希望。马斯克在公众面前的回应也充满了正能量,他在发言中称 SpaceX计划用另一艘火箭尝试第四次发射,第五次发射也在紧密计划中,‘猎鹰 9 号’计划毫无疑问也会继续下去。

事实上,第三次发射失败带来了一连串的问题。因为第二级火箭没有正常启动,导致 SpaceX 无法确认他们是否真正解决了导致第二次发射全军覆没的燃料晃动问题。SpaceX 的工程师们相信他们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迫切地期待着第四次发射,至于导致第三次发射失败的推力问题,他们相信已经用简单的方法解决了。但之于马斯克,情况要严峻得多。

第四次发射是马斯克的背水一战


马斯克说,“如果我们没有解决第二次发射的燃料问题,又或者发射过程中出现了其他我们之前没有预料到的问题,就一切都完了。”SpaceX 已经没有足够的资金进行第五次发射了。马斯克已经投入了一亿美元,并且因为特斯拉的缘故,他已经没有任何多余的经费了。“第四次发射是背水一战。”马斯克说。如果 SpaceX 能够在第四次发射成功,那意味着他们能够取得美国政府和潜在商业客户的信任,“猎鹰 9 号”和更多雄伟的计划才有机会被提上台面。

直至第三次发射,马斯克都一直保持着万分投入的状态。任何耽误发射的人员都会进入马斯克的黑名单,马斯克会训斥他们,要求他们为延期负责,但更多的时候,他会尽己所能去解决问题。


马斯克又摊大事:证监会指控欺诈 最惨下场是坐牢!



第四次发射前,严苛的要求和紧张的期待让人们开始犯愚蠢的错误。一般来说,“猎鹰 1 号”的箭体会用驳船运输到夸贾林岛上。但这一次马斯克和其他工程师们心情急切,没有耐心等待漫长的海上运输,于是他租了一架军用货机,打算将火箭先从洛杉矶运送到夏威夷,再送达夸贾林岛。这是个好主意,但是 SpaceX 的工程师们却忘了考量舱压会对不足 1/8 英尺厚的箭体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当飞机在夏威夷准备降落时,机舱内的人们听到货物在窸窣作响。“我一回头,发现火箭的表面都变皱了,”SpaceX 航空电子设备前主管布伦特·阿尔坦说,“我让飞行员立刻将飞机升高,他照做了。”火箭就像是飞机上的空水瓶,两侧的大气压力使它不断变弯。据阿尔坦估算,在飞机被迫降落前,他们只有大约 30 分钟的时间解决这个问题。于是他们拿出口袋里的小折刀,将箭体外侧的热缩包装割开。接着他们发现飞机上有一个维修工具包,便用扳手把火箭上的一些螺丝拧开,好让内部气压与飞机尽量保持一致。飞机降落后,SpaceX 的工程师们立刻打电话给公司高层,告诉他们运货过程中发生的灾难。那是洛杉矶时间凌晨三点,一位高管主动把这个糟糕的消息传达给了马斯克。当时大家认为需要花三个月才能将火箭修好,因为火箭有几处凹陷了,燃料箱里用来防止燃料晃动的隔板也断裂了,还出现了其他一系列问题。马斯克命令队伍继续前往夸贾林岛,同时派遣出携带修理配件的增援团队。两周后,火箭就在临时搭建的飞机棚里修好了。

SpaceX 的第四次发射于 2008 年 9 月 28 日举行。SpaceX 的员工们在此之前已经连续 6 周不停歇地轮班工作。他们作为工程师的骄傲、希望与梦想都在此一搏。尽管夸贾林岛上的工程师们把之前的发射都搞砸了,但是他们对这次发射非常有信心。他们之间的许多人已经在岛上工作了好几年,体验过人类史上超现实的工程师工作。如果这次发射成功,他们所经受的煎熬与汗水才没有白费。

28 日下午,SpaceX 团队将“猎鹰 1 号”推上了发射台。它高高耸立,周围的棕榈树随风摇摆,湛蓝的天空飘过几缕云朵,让它看起来就像是来自小岛部落的某件奇特的艺术品。同时,SpaceX 完善了网络直播策略,准备将每次发射过程都展示给公众。发射前,两位市场部高管又花了 20 分钟将发射中大大小小的技术问题全部介绍了一遍。这一次,“猎鹰 1 号”没有搭载任何货物,因为无论是公司还是军方都不希望再有东西爆炸或掉入海中,所以火箭搭载了 360 磅的虚设货物。

SpaceX 没有被赋予任何发射任务而仅仅是完成一次发射表演的事实并没有降低员工们的热情。当火箭节节攀升,SpaceX 总部的员工们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声。接下来的每一个里程碑都伴随着欣喜若狂的口哨和喝彩声。在一级箭体脱离后,二级箭体经过 90 秒的启动开始飞行后,员工彻底陷入狂喜之中,整个网络直播室充满了他们欣喜若狂的叫喊声。整流罩在发射后大约 3 分钟时打开并落回地面。最终,在 9 分钟的旅途过后,“猎鹰 1 号”按计划停止工作,世界上第一枚私人建造的火箭完成了此次壮举,进入了轨道。500 个人花费了 6 年时间——比马斯克原计划多了四年半,终于创造了这个现代科学和商业的奇迹。

财务危机依然严重

开始靠借钱维持公司运转


庆功派对结束后,这场胜利所带来的激情与喜悦渐渐褪去,卷土而来的则是 SpaceX 严重的财务危机。SpaceX 的“猎鹰 9 号”项目得到了更多支持,而另一艘计划未来能够给国际空间站运输物资,甚至某天能把人类送上太空的“龙”飞船也得到了生产许可。根据以往的经验,这之中任何一个项目的成本都在 10 亿美元以上,但是 SpaceX 必须找到方法用不到 10 亿美元的零头完成两个项目。同时公司的薪水大幅度提高,并且搬到了位于加州霍桑更大的总部。SpaceX 已经签署了一份商业合同——为马来西亚政府发射一颗卫星,但是发射和付款都得到 2009 年中旬才能完成。在这之前,SpaceX 得为了支付员工薪水而苦苦挣扎。

媒体不清楚马斯克的经济状况如何,但是他们对特斯拉岌岌可危的财政状况一清二楚,并以每日取笑消遣它不稳定的财务状况为乐。“汽车真相”(www.thetruthaboutcars.com)网站于 2008 年 5 月开设了一个名为“特斯拉死亡倒计时”(Tesla Death Watch)的栏目,并且发布了一系列文章。这些博文拒绝承认马斯克是公司的创始人,将他描述为从天才工程师艾伯哈德手中偷走了特斯拉的投资人兼董事长。当艾伯哈德在博客上谈论成为特斯拉顾客的利与弊时,得到了这个网站的大力支持。英国著名汽车电视节目《最高档》(Top Gear)将特斯拉批得一无是处,使它看上去好像还没上路就已经没电了。“人们像是看笑话一样关注‘特斯拉死亡倒计时’,但那其实非常残酷,”金巴尔·马斯克说,“有一天甚至同时出现了 50 篇谈论特斯拉会如何灭亡的文章。”

紧接着,2008 年 10 月,“硅谷八卦”重出江湖。它首讽了马斯克代替德罗里正式出任特斯拉 CEO,理由是它认为马斯克过去的成功仅仅是因为好运。紧接着它发表了特斯拉的一位员工写给广大民众的一封邮件。这篇报道称特斯拉刚经历一轮裁员风波,关闭了其在底特律的办公室,并且银行里只剩下 900 万美元的资金。“我们有超过 1 200 份订单,这意味我们从顾客手里拿到的几千万现金全都被挥霍一空,”这名特斯拉员工写道,“同时,我们只交出了不到 50 辆车。事实上,我曾经说服了一位好友花 6 万美元购买特斯拉,我无法昧着良心做一个旁观者,任由我的公司继续欺骗广大群众和亲爱的顾客。特斯拉能够被簇拥都是因为这些顾客和群众,他们不应该被欺骗。”

是的,绝大部分的负面关注是特斯拉理应承受的。马斯克却感到,2008 年人们对银行家和富人的仇视心理将他变成了众矢之的。“我简直是被手枪轮番扫射,”马斯克说,“有很多人在幸灾乐祸,这在各个方面都对我十分不利。贾斯汀通过媒体来折磨我、媒体中总是出现特斯拉的负面报道,以及 SpaceX 第三次发射失败的报道,这对我来说是很大的伤害,让我严重怀疑自己的生活过不下去了,汽车做不下去了,自己正在经历离婚诉讼以及所有的这一切。我感觉自己一无是处。我觉得我们撑不下去。我觉得说不定一切都完了。”

当马斯克浏览 SpaceX 和特斯拉的财政状况时,发现只有一家公司有机会存活下来。“我只能选择 SpaceX 或者特斯拉中的一个,或者将资金分成两半,”马斯克说,“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如果我将资金分开,可能两家公司都没法活下来。如果我将资金全都给其中一家公司,它生存的概率会更高,但这也意味着另一家公司肯定要倒闭。我为此翻来覆去思考了许久。”就在马斯克苦苦思索时,美国的经济环境急剧恶化,马斯克的财政状况变得更加艰难。而当 2008 年进入尾声时,马斯克的钱用完了,不得不向好友斯科尔借钱,他也不再使用私人飞机来往于洛杉矶和硅谷,他开始乘坐西南航空这种廉价航空。

由于每个月要花费 400 万美元左右,特斯拉需要完成新一轮融资才能够在 2008 年存活下来。为了给员工们支付每周的薪水,马斯克只能在和投资人周旋的同时求助朋友。他向每一个他想到的可能挤出一点钱的朋友发出了真诚的请求。比尔·李给特斯拉投资了 200 万美元,谢尔盖·布林也投资了 50 万美元,许多特斯拉员工都为了帮助维持公司运转出了钱。金巴尔在金融危机中损失了大部分资产,但他还是卖掉了自己所剩无几的财产来投资特斯拉。特斯拉向购买了 Roadster 的顾客收取了预付款,马斯克需要这些钱才能让公司继续运转,但是很快,这些资金也用完了。

最终是 NASA 16 亿美元合同款救了马斯克。

2 年前的火箭爆炸

成为马斯克又一次危机


美国东部时间 2016 年 9 月 1 日上午 9 点 07 分(北京时间 9 月 2 日晚 9 点 07 分),一枚 SpaceX 公司“猎鹰 9”号火箭在发射台上爆炸。爆炸完全摧毁了火箭和其运载物。


马斯克又摊大事:证监会指控欺诈 最惨下场是坐牢!



据来自肯尼迪航天中心的消息,爆炸发生在 40 号发射场,该发射场原计划将与本周六发射 SpaceX 公司载有卫星和国际空间站补给品的火箭。40 号发射场由美国空军租借给 SpaceX 公司使用。从 2010 年开始使用至今,SpaceX 公司总共在此进行了 25 次火箭发射,包括常规卫星发射任务,以及为国际空间站运输补给品。

SpaceX 公司用于本次点火测试的一级火箭,这是 SpaceX 的当家火箭“猎鹰 9”号的第二次严重事故,上一次要追溯到 2015 年,当时火箭的液氧舱出现过压情况,导致发射失败。

当地紧急部门官员称,此次爆炸系测试时发生,所以并未对公众安全造成任何威胁。此外,受此消息影响,SpaceX 股价大幅下挫,特斯拉股价早盘也一度下跌近 5%。

无疑,这一爆炸事件对伊隆·马斯克而言是雪上加霜。此时,他正在努力试图将特斯拉公司与 Solar City 进行合并。

就在本周三,特斯拉公司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的文件显示,特斯拉在并购 Solar City 过程中存在财务问题,即必须在第三季度向其债券持有人支付 4.22 亿美元,以及在年底前融得更多资金,才能支持其对 Solar City 的收购。

按照原计划,马斯克的 SpaceX 将在 2018 年执行第一次登陆火星的任务。目前来看,此次爆炸是否会对该计划产生重大影响还未可知。


文章来源为各个新闻媒体,内容并不代表今日时事新闻网立场。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马斯克又摊大事:证监会指控欺诈 最惨下场是坐牢!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