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传真:中国财经媒体整顿潮 网路平台已是丝绒牢笼

新闻 Adam 2个月前 (09-12) 59次浏览 0个评论

23岁单亲靓妈色诱男童性交判缓刑 医生称患病(组图)

热爆话题撰文:李纳德 本年初,日本爆出一宗22岁单亲母与12岁男童发生性行为的案件,震惊全国,案件日前开审,披露更多关键细节,女犯人长尾里佳(现年23岁)因涉强制受害人发生不正当关係、诱导未成年人卖淫、违反《色情作品禁止法》等,考虑到她与受害人有感情关係,而且…

北京传真:中国财经媒体整顿潮 网路平台已是丝绒牢笼

今年4月至今,中国垂直类财经媒体与网路音讯平台遭网信办批量封禁,这几乎是2017年整顿门户网站原创新闻栏目和八卦自媒体帐号、2018年整顿今日头条「低俗资讯」的翻版。本文以此为由头,从财经媒体的发展历史、审查媒体的逻辑与策略两项角度展开分析。

今年4月至今,中国媒体遭遇「倒春寒」,垂直类财经媒体是本次整顿风潮的重灾区。网信办过往的整顿行动集中在时政类媒体,舆论曾认为财经类媒体审查较轻,如今却一视同仁,言论管控边界扩张、力度依旧。

4月13日,雪球股票因技术系统升级,发帖和评论功能将暂停使用7天,各大手机应用商店亦上无法搜索到该程式;

5月27日,好奇心日报宣布自2019年5月28日零时起网站及应用程式停更3个月;

6月6日,一批财经类自媒体帐号遭禁,包括环球老虎财经、金融街侦探、信托圈、老端的观点、摸鱼小组、金羊毛工作坊、陆家嘴小师妹、宁南山,西元1874,王志安等;

6月10日,华尔街见闻「因严重违反《网络安全法》」,被网信办责令停止服务,下线整改;

6月20日,因发布评论文章《好奇心是个奇迹》,微信公众号新闻实验室被封禁一个月;

6月28日,网信办针对网路音频乱象开展专项整治行动,对吱呀、网易云音乐、Soul、语玩、一说FM等26款「传播历史虚无主义、淫秽色情内容」的网路音频平台,分别给予约谈、下架、关停等阶梯处罚;

7月9日,微信公众号大唐雷音寺被封,关停页面显示,该公众号违反《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资讯服务管理规定》,过往发布的所有文章均被遮罩;

7月15日,上海市网信办约谈「每日英语听力」与「环球老虎财经」负责人,责令两家停止资讯发布,下线整改。网信办称上海倩言网路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的「每日英语听力」APP擅自开设新闻综合版块,违规转载大量境外时政新闻;上海鸣应资讯技术有限公司运营的「环球老虎财经」网站及自媒体号以爆料揭露内幕、翻炒旧闻、违规自采等方式,对企业进行所谓的舆论监督原创报导。

财经春秋

中国财经媒体是「后三十年」有限市场化的产物,它的兴衰枯荣也是中国政经环境变迁的缩影。

1949年后,中国师法苏联实施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国家权力包办一切经济活动,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财经媒体在「前三十年」尚不存在。

70年代末至1989年,铁板一块的体制出现了松动,财经媒体也破土而出,《市场报》、《中国财贸报》、《经济日报》、《消费时报》、《金融时报》、《粤港资讯日报》、《上海工业经济报》先后创办,此时的财经媒体仍带有计划经济色彩,旨在为官员经济指导工作提供参考。

其中不得不提的一家便是《世界经济导报》,报纸除了探讨经济规律与财政改革等问题外,更将视野拓展至政治体制改革,选题走在同时代其它报刊前列。

1989年4月,胡耀邦逝世,《导报》刊发3万字的长篇报导,其中严家祺的一篇短文谈及最高领导人更替的非民主化。时任上海市委要求《导报》删除此文,遭总编钦本立拒绝,上级主管部门遂要求报社停刊整顿。至六四后,报纸被停刊,钦本立被软禁,一批编辑记者被逮捕入狱。上海《世界经济导报》事件是八九民运的一部分,这场拒绝变革,弹压报馆的新闻风波也成为六四事件的先声。

1992年中国市场化重启之后,证券类媒体随资本市场应运而生,《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报》、《证券时报》先后问世,它们在资讯披露、公司治理、金融市场等选题上拓展了报导空间。国外财经媒体也于此时进军中国,美国《华尔街日报》、《彭博商业周刊》、《财富》,英国《金融时报》,香港《信报》、《经济日报》,台湾《经济日报》、《工商时报》、《天下》等财经杂志通过国际图书进口的方式成为一部分专业读者的精神食粮。

2001年中国加入WTO,同年创刊的《21世纪经济报导》的口号便是「与加入WTO后的中国一起成长」。南方报业集团旗下的《21世纪经济报导》在新闻编排与人才培养上可谓是中国财经媒体的黄埔军校,后来孕育出《21世纪环球报导》、《理财周报》、《21世纪商业评论》、《商务旅行》、21世纪网、《快公司》等「21世纪系」媒体。同年《经济观察报》创刊,效法英国《金融时报》,选用橙色新闻纸印刷,副刊由许知远主编,报纸带有浓厚的思辨色彩。

2008年北京奥运之后,一批财经媒体人的先后开始民营化创业,如《财经》杂志主编胡舒立辞职创办财新传媒,《中国企业家》总编辑牛文文辞职创办《创业家》与黑马社群,央视主持人王利芬辞职创办优米网,《中国企业家》社长刘东华辞职创办正和岛。

2011年,微博正盛,微信上线,智慧型手机应用商店兴起,中国行动网际网路逐渐成形,在此背景下起步的财经媒体带有鲜明的网路烙印:垂直服务,资本入场,内容创业,社群传播。本次被重点整顿的便是此类媒体,以华尔街见闻为例,编辑摘编整理海内外金融资讯,帮助中小投资者瞭解政经动态,并提供独家课程吸引读者付费,网站由此运转。然而,中美贸易战背景下,此类媒体行文可谓进退维谷,由于没有新闻采编许可权,媒体内容多集中于资料整合与述评,文章一旦点明中国经济现实困境便会被认为「唱衰中国」,单纯建言献策又可能被指「妄议中央」。

审查的道与术

最近三年,网信办年年运动治网,2017年整顿门户网站原创新闻栏目及八卦自媒体帐号,2018年整顿「低俗资讯」,今年对新兴财经媒体与网路音讯平台的整顿可以视作一种继续。2017年实施的《网络安全法》无疑是中国网路生态急速恶化的拐点,《网络安全法》通过「赋予管理部门超级权能、强化网路运营者全面责任,对网络个人用户的实名监控」将原本野蛮生长的网际网路带入冰河时代

网路匿名、海量、低门槛、去中心化的特点使得维稳的挑战倍增,单纯沿用传统年代的新闻检查与人事控制的故智已力有不逮,审查策略面对日益复杂现实也在不断地迭代升级。

具体而言,近年宣传部门的媒体审查呈现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用法制包装审查。法自我立之,任我用之,先后出台形形色色的管理规定,通过合法化的包装赋予出审查合理化的观感,弥补之前无法可依的理论漏洞

第二,运用技术监控社群及媒体。过去是网民利用技术手段突破审查,传播资讯,现在文宣部门反客为主,利用技术力量进行大规模的监控,最有代表性的便是舆情监测系统,网管部门与IT企业合作,利用网路爬虫、语意分析、图像识别技术发现分析社会热点事件的动向,将社会抗争消弭于未然,防止网路平台成为社会运动的策源地;

第三,国进民退,改守为攻。垂直媒体与社群平台对党媒造成了全方位的挑战,党媒影响力逐渐消退,以至于部分机关单位都不愿再订阅,最近几年,党媒利用体制特权重夺麦克风,占领舆论阵地,比如发布民族主义的内容激发正面情绪;大外宣将带有宣传色彩的特定资讯出口转内销;独占新闻采编发布的特权;下达行政命令强制要求党员干部观看/使用特定频道/应用程式(比如学习强国)。

第四,「定点」与「清场」并举。既有对特定媒体的单独处罚,也有对同类网路平台的一并整治,同一媒体也可能数次被罚,比如好奇心日报华尔街见闻,凤凰网都被网信办约谈不止一次,审查媒体本身生产的内容,也审查使用者生产的内容、跟帖、弹幕、直播也不是「党外之地」。

万变不离其宗,花样百出的整顿手段背后都有清晰的专政逻辑,即维持政权对真理的垄断,与之对应的,便是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文艺观中的「工具论」(包括后世的变种「服务论」、「导向论」),将新闻媒体与文艺作品视作阐释执政党理论的载体,新闻工作者/文艺工作者看成证明执政党政策正确性的仆从,「工具论」的思维由来已久,最早可追溯到延安整风。

中共机关报《解放日报》1941年在延安创刊,起初尚且保留了一些传播资讯的功能,亦有国际消息的摘编,整风改版后面目全非。1942年3月13日,《解放日报》文艺版刊登了王实味的杂文《野百合花》,文章夹叙夹议,讲述殉道者李芬的生平,行文中作者亦对延安逐渐强化的等级制度表示了忧虑。毛泽东看后勃然大怒,厉声责问「这是王实味挂帅,还是马克思挂帅?」,他当即打电话要求报社深刻检查。《解放日报》随后改版,报纸沦为纯粹的宣传工具,「整风」的宣传材料,对小资产阶级思想的批判文章,知识分子的检讨充斥报端。

不仅如此,整风过后,延安除《解放日报》外的其他报纸均被停刊,报纸的通讯员由党委设置,有关各地的消息报导也必须经过当地党委同意。与此同时,当时延安唯一的出版社解放社也只出版有关整风学习的材料,包括马恩列斯在内的著作一律停印。各种学习活动如讨论会、研究会等同样绝迹。至此,延安的有限宽松的时期宣告结束。时至今日,延安整风中舆论一律、严控媒体的革命经验亦成为中共建政后新闻界挥之不去的审查底色。

接连不断的网路整风处罚了一家又一家的媒体,媒介生态乃至中文资讯品质迅速劣化,中国网路平台已然是平行于自由世界的丝绒牢笼,将作者与读者的活力与想像向下拽拉,使之不断沉沦。

今日时事新闻网|最新时事优选新闻–北京传真:中国财经媒体整顿潮 网路平台已是丝绒牢笼

博尔顿的离开是世界之幸,也是白宫之危(图)

分析评论撰文:郑真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9月10日发佈推特(Twitter)宣布让博尔顿(John Bolton)辞去国家安全顾问职务。随后虽然博尔顿在推特上说自己是主动辞职,但很明显博尔顿是被开除的。这位号称超级鹰派的国安顾问上任不到两…


今日时事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北京传真:中国财经媒体整顿潮 网路平台已是丝绒牢笼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