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第二党校”哈佛校长夫妇患中共病毒的反思

历史 Linda 1周前 (06-27) 14次浏览 0个评论

韩正情妇私生子曝光 还有一情人被陈良宇横刀夺爱

图中女子就是当年上海帮陈良宇和韩正争夺的钟燕群(图片来源:网络) 美国拟制裁中共高层的敏感时间,中共政治局常委韩正遭曝海外私藏数十亿美元资产,其情人和私生子女的详情也被曝光。韩正情人被指是一名原上海机关工作人员,姓高。而早有爆料指,上海帮陈良宇和韩正当年曾争夺…

“中共第二党校”哈佛校长夫妇患中共病毒的反思

3月24日,哈佛大学校长Lawrence S.Bacow(右)和他的妻子确诊中共病毒。(ALLISON DINNER/AFP via Getty Images)

肖建华投资哈佛1千万美元

肖建华失踪以后,《华尔街日报》就进行调查,调查以后,他们查阅了大概有几百份的公司记录,还有一些可公开查阅的文件,就查到了三桩交易是比较重大的,其中提到的第一桩交易就是捐款这件事情。

3年前(编按:2014年)肖建华向哈佛大学提出来要给艾什民主治理与创新中心,这是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下面的一个中心,要给它捐2千万美元。后来肖建华提出来要由第三方出面捐赠,哈佛就有点犹豫了,因为它对这个钱的来源就产生不安了。

这个可能在美国有一个讲究的,就是捐款的人如果他是自己出,而且他纯粹是商人那没关系,但是如果他让第三方,人家就不知道这个钱究竟谁出的,万一一查,查出来是和中共的军方,或者是什么美国禁止高技术出口的国家和机构有关系的话,那这就麻烦了,是这么回事。

哈佛大学的艾什中心从来没有提到过肖建华捐款的这件事情。但是《华尔街日报》查到了在2014年,哈佛大学的艾什中心有一个通讯,这个通讯当中就提到,说是从嘉泰新兴这家公司收到了一份重礼,价值1千万美元。估计最后捐的是1千万,或者是到2014年春天他们到手1千万。

它怎么描述呢?它说嘉泰新兴支持一项肖建华提议的中国治理项目,该项目提名的研究人员包括中国政府官员和来自某银行的一名高管,而这个银行由“明天系”部分控制。这个讲得非常拗口,其实把它简单的说一下,感觉就是肖建华通过嘉泰新兴给哈佛捐了1千万美元,用于哈佛培训中共官员和它自己的高层官员,就这么一个关系。

这里面还有几层关系需要简单介绍一下,一个就是嘉泰新兴,嘉泰新兴就是JT Capital Management,它是中共军方保利集团控制的公司。这笔钱究竟是肖建华以嘉泰新兴的名义捐的,还是就是军方保利集团自己捐的?现在不清楚,它并没有说,没有查到这部分。

中共第二党校哈佛20年培训上千名中共的党、政、军官员

另外一个就是,哈佛的肯尼迪学院是从1998年开始就为中共培训官员了,被人称为中共的第二党校,从1998年到现在,将近20年,培训了上千名中共的党、政、军官员,这是一个背景。

2001年的时候,肯尼迪学院跟清华,还有中国的发改委,一起发起了一个叫中国公共管理高级培训班,实际上哈佛培训主要就是这个项目,每年中共要选60名左右副厅以上的中央和地方官员到哈佛进行公共管理课程的培训。

传销公司安利集团赞助

那这个培训的赞助商是谁呢?是安利集团。我们知道安利集团是一个,讲得很拗口,叫做多层直销公司,其实就是一个传销公司。对安利公司来说,这就是一种长期投资的行为,因为它资助这么多中共现在的中级领导官员、将来的中共的高级领导官员,资助这么多人到美国培训,显然就是和中共不仅搞好了现在的关系,还搞好了将来的关系,在中国的话,它肯定就能得到好处。

你像传销在中国是禁止的,但是安利就以直销的名义能够在中国合法存在,这里面你就不能说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这种它不是说我给你这个,你就给我这个,不见得就有那个合同书签在那里的,但是心知肚明嘛!

美国“进修”统战部、中组部背后支持

肖建华捐的这笔钱,他就是指定培训中共官员和他自己的高管,那么肖,当然,他可能给很多中共高官去经营,就是“白手套”这一类的,那不管怎么说,就是他要坐稳他这个“白手套”,要赚够他自己的,他也得跟中共官员搞好关系,因为他自己不是当官的。所以这笔钱即使是完全是他自己公司出1千万,捐给培训中共官员的,这笔钱他肯定能够赚回来。

怎么赚回来呢?很简单,中共其实只要在生意上给他一点优惠,随便就是赚几千万,上亿都不成问题的。就是这些它不是一个合同关系。这是从赞助商的角度。他实际上是只要给了中共好处,那么他自己在中国的生意就会有好处,是这样考虑的。

从中共自己角度来看的话,它也有多方面的好处,你看,官员送出去培训了,还不用自己出钱,有人给出。在中国经济发展的过程当中,当然专业管理总是需要的,人才培训。

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作为官员的福利,到美国进修,其实你说官员有多少人真的到这里来学习的?这种级别的官员,英语绝大部分都不懂的,到这里学英语都来不及。当然有人给他们用中文上课。那不管怎么说的话,就是说他实际上是走马观花,来玩一圈是最主要的,这是一种变相的福利。

最后一个就是,它扩大了中共在国际上,尤其是一些学术机构的影响力,这点可以把它归到统战范围里面去,但是这件事情并不是统战部主持的,实际上背后是中组部,因为培训干部嘛,是中组部,我觉得至少在性质上它有统战的意义在。

哈佛肯尼迪学院政治意味浓至少200名教职工的工作和中国有关

哈佛肯尼迪学院,它就是政治意味很浓的,和中共的未来领导人搞好关系,这其实是它非常重要的一步。从经济上来说的话,哈佛这方面,越来越多的中国、包括香港的富豪给它捐款,那对哈佛来说的话,现在当然是多多益善,哈佛因为它是私人机构,自然富豪的捐款是非常重要的。

而且据说哈佛现在至少有200名教职工的工作和中国有关,和培训中国人有关,你想想看,这就是这么多人的饭碗问题,而且这个项目确实给哈佛带来了不少捐款。你要知道,这种捐款并不是所有的都指定每一分钱都要用在中共官员培训上,这样人家也不会要,肯定是帮助这个项目以外,另外还有很多捐款。这是在经济上。

在这方面其实双方都要受影响的,按说起来的话,应该双方都有影响的。西方有一个误区,这个误区也可以说是开始没有经验,也可以说是有些人有意而为的,就是从自己的利益出发,至少是一种借口吧,就是西方有人认为这种和中共官员的交流或者培训,可以使中共的官员接受西方普世价值,最终去推动中国的民主化。但是这20年来的经验,至少证明这完全是一厢情愿的想法,离现实简直相差太远了。

西方还有很多著名大学为中共培训官员

除了哈佛,其实西方还有很多著名的大学是为中共培训官员的,《凤凰周刊》曾经披露过,中共到现在为止派出的官员已经超过10万名,你想想看,这是个很庞大的数量,有的国家人口很多的,留学生都派不出这么多的。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中共官僚系统里面,丝毫没有民主化的呼声,也就是说培训了以后,这些人不会去走民主化的路的。

原因是什么呢?因为中共是非常完整的一个系统,很邪恶的一个系统。就是官员来培训了,比如一个单位只来一个人,那么来了以后,不管这个培训当中的内容对自己有什么影响、有没有影响,当他回到自己的官僚体系里面,他马上就要回到那个系统去思维,他的行为也必须表现得和那个系统一模一样,否则的话,因为中共是一个逆淘汰系统,马上就会被淘汰掉。他本来出来培训的目的就是要在这个系统里面往上爬的,他怎么可能让自己去接受了一个新的观念就把自己给从这个系统里面淘汰出去了呢?

中共它自己有一套很完整的歪理的,即使有人真的受到西方观念影响的话,他一回到那个系统以后也很快的通过洗脑可以重新改造回去,这是很简单的事情。

其实这些官员相当多数是把这个培训当作出国游玩的机会的,就是说他们对美国社会基本上还是属于走马观花,根本就没有深入到美国社会里面去。而平时官员被党文化洗脑的程度要比一般的民众要严重得多。你想一般的民众,哪怕是中学生、大学生出国多少年了,还不容易突破党文化的思维,更不要说这个在里面的这些党官了。

而这种培训主要是在技术管理层面上。哈佛方面也会故意的避开在意识形态和政治层面进行任何方面的培训,因为他们的目的是搞好关系,并不是说要向中共官员灌输普世价值,至少他不会主动这么做。

但是另外一方面,就中共在这方面对美国大学的影响力就要大得多,比美国大学对中共官员的影响力要大得多。首先受影响的就是学术自由,就是几乎所有接受中共培训的大学,其实不仅是哈佛,美国就有很多地区性的大学、州立大学都接受中共的官员来培训。只要接受培训,至少在中国问题研究上,它部分的丧失了学术自由。当然还不只是培训啦,中共扩大影响力的手段很多,就仅仅从大学来看的话,它有遍布世界的孔子学院,还有中共资助的研究基金,甚至是研究中心。

哈佛是江泽民曾庆红统战对象

 

“中共第二党校”哈佛校长夫妇患中共病毒的反思

 

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毕业于哈佛。(图片来源:哈佛大学 Leverett House网页图片)

哈佛成为中共第二党校确实是跟江泽民统治有直接的关系。虽然我们讲中共的统战是一个长期战略,从建党就开始了,但确实每个时期都有不同的特点。当然一方面是刚才讲的打击和统战的对象在不停的变化,但是到目前为止,中共的统战系统确实有比较深的江泽民的印记。

江比较喜欢在外国人面前作秀,他不是97年的时候被一个机构邀请到哈佛去演讲吗?还有很多人去抗议,而且那还不是哈佛大学邀请的,是哈佛大学下面的一个机构邀请的。按说起来的话,作为一个国家领导人是不应该接受这种邀请的,但他不管,他要这么去。他确实跟哈佛的领导层建立了私人关系。这一方面,他喜欢在外国人面前作秀。

另外一方面,那个时候也比较流行镀金,各种层次的镀金,在国内可以到党校去镀金,官员可以去拿各种高等院校的文凭,真的假的不管它,还有一些就可以出国镀金。出国当然是就已经有一定的势力范围了才能够有机会出国去,镀了金回国以后再提拔重用的机会就更多了。这种情况在当时并不少见,包括后来还在其它的国家,你像新加坡搞的培训,那实际上就曾庆红策划的。所以这个带着江和曾两个人的印记。

李源潮、李鸿忠等官员经过哈佛项目培训

你像李源潮、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都是哈佛这个项目培训出来的;而已经倒台的官员,你像云南省的副书记仇和,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现在不都是江派官员倒台了吗?也是哈佛这个项目培训过的。因为江当时主导了哈佛培训项目,所以这个项目确实培训出了很多他的派系人马,而这个项目确实是跟他有关系,尽管统战是一个长期战略。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中共第二党校”哈佛校长夫妇患中共病毒的反思

美国安顾问重磅演讲:习近平是当代独裁者 与斯大林无异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赖恩(美联社)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赖恩(Robert O’Brien)表示,华府必须对中国共产党采取更强硬立场,暗示相关措施或扩展至贸易关系、网络安全及其他领域,他又指美国过去的传统智慧,以为中国富有变强后会变得开放,是严重的错误估计。 …


钧天|真实新闻与评论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中共第二党校”哈佛校长夫妇患中共病毒的反思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