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刻1967:“武汉渡江惨案”

历史 Linda 1周前 (06-27) 8次浏览 0个评论

仪式性节俭

雍正耕织图·耕 大清的皇帝讲究节俭,这不稀奇,稀奇的是,特爱花钱的乾隆皇帝也讲究节俭。一个证据是,每年三月,皇帝要率王公贵胄和文武百官到先农坛躬耕籍田。就是装模作样地下回地,扶一下犁杖,假装耕一回田。给全国农夫,做个榜样。这玩意,原本是汉人的讲究,满人在关外的…

铭刻1967:“武汉渡江惨案”

当年武汉红卫兵造反派因崇毛而“政治渡江”的狂热场景(网络图片)

2020年,中共病毒爆发、肆虐武汉,把它变成了一座恐怖与死亡之城。悲叹之余,蓦然回首,五十三年前的1967年,也就是文革浩劫开始的第二年,在武汉发生了一起“渡江惨案”,虽然其危害跟中共病毒不是一个当量,但同样给武汉带来了难以弥合的创痛,成为武汉人的一场噩梦。

“惨案”红色背景

毛泽东酷爱游泳,1966年7月16日,73岁的毛最后一次游长江。加上他曾号召“青年人,应该到大风大浪中去锻炼锻炼。”于是,在那个造神、荒诞而狂热的年代,“7.16”便成了红卫兵造反派特别看中的日子。

文革时期,全国各地造反武斗帮派五花八门,但这些帮派又可以归总为两大帮派:一方叫“造反派”,一方叫“保守派”。具体到武汉来说,以“钢工总”、“钢九一三”、“钢二师”、“三新”和“三司革联”等为造反派;与之相对立的,是武汉军区司令员陈再道的独立师八二0一部队和“百万雄师”组成的保守派。武斗流血事件不断,死人是家常便饭,两派举行了多次大规模的游行,到1967年7月达到了顶峰。

武汉的局面引起中共高层的关注。7月中旬,毛泽东和周恩来秘密潜入武汉,随同还有杨成武、汪东兴、谢富治、王力等要员。毛周指使王力、谢富治出面讲话支持武汉的造反派,引起保守派不满,7月19日,“百万雄师”冲击毛泽东下榻的东湖宾馆,抓走揪斗了王力。过程中,使毛一度处于“危险境地”。

7月20日,八二0一部队和“百万雄师”举行全市武装大游行,仅汽车就有近千辆,架着机枪,竖着长矛,长江大桥被挤得水泄不通。他们随意抓人,甚至开枪杀人。这就是当时震惊全国的“7.20事件”。这一事件,后来遭遇阴谋论,被指是陈再道主使的“兵变”,保守派因此处于劣势。

回头再说两派为了“纪念”毛渡江,都要抢“7.16”这个彩头,眼看冲突在所难免。恰巧这天武汉刮起了五、六级大风,江面上阵风有七级,江心巨浪滔滔。无奈,两派都取消了渡江活动

为了向毛表忠,7.20事件后得势的造反派,再次决定8月1日举行渡江活动,庆贺自己的“翻身得解放”,并以此向保守派示威。

“惨案”一触即发

1967年8月1日一大早,参加渡江的人使用各种交通工具,陆续赶到武昌汉阳门码头。七点多钟,现场已是人山人海,有各大专院校的学生、厂矿企业工人、无派别的人,甚至还有“百万雄师”中想参加渡江的人(当天保守派并没有组织渡江活动),加上看热闹的群众,将整个下水处、沿江大道及相邻的民主路挤得满满登登,估计有好几万人,实际渡江的人大概在万人左右。一眼望去,现场就是一片混乱的人海。下水的地点在平湖门与汉阳门之间,长江大桥下面的第一个口子。

游泳本来是为了锻炼身体,但这种政治色彩很浓的“纪念泳”,必须要突出政治。仪仗队由红水院的大学生组成,排列在渡江队伍的最前面,分为三个方阵:标牌队的任务是把浮筒载着的标语牌拖过长江;彩旗队全部由男生组成,他们的任务是每两人轮换举着一面红旗游过长江;红灯照队全部由女生组成,她们的任务是每人背一杆三八步枪,徒手游过长江。

武汉是全国有名的“火炉”。熟悉武汉的人都知道,最热的日子正是8月初那几天,湛蓝的天空不见一丝云彩,火辣辣的阳光把每一寸土地、每一块砖瓦统统烤得烫人。

为了“鼓舞士气”,头头们先后致词,将近九点,轮到“钢工总”的头头朱鸿霞致词,这个业余诗人站在指挥车上滔滔不绝。烈日当头,人们汗流浃背,等呀,等呀,快到9点还没有发令下水,零星已有人晕倒并被抬走。

在无法忍受的酷热下,人群逐渐开始骚动,人们完全没有了秩序的概念。前面的还没有接到下水信号,后面的人浪就不断涌过来。只听到很多人喊:“不要挤,要出人命了!”“不得了,要死人了!”

死神突然降临

大约九点,就在混乱刚开始的节骨眼儿上,发令终于枪响了,不等最前排仪仗队下水,渡口周围急于抢先下水的人就一起向下水口涌过来,场面开始失控。下水口只有二十多米宽,几百人在后面上千人的推挤下,一排排、一层层向下倒去,有人回忆形容就像“翻斗车倒石头”一样往江里倒人;也有当事者形容像“雪崩”的。先下去的人倒在水里,被后面的人踩在脚下无法出水,后下去的人被水下的人拽住脚动弹不得,大量的人还在不由自主的向下涌。现场不断有人大喊“别挤了,踩死人了”,但这时群情激奋,哪有人听。想退回去是不可能的,回头看,“人墙”还在源源不断地倾压下来;想躲避也是不可能的,堤墙外有二、三十级台阶,台阶下便是滚滚东流的长江水。台阶上下没有任何扶手栏杆。还没等人想到怎么办,就被“人墙”裹挟到水里了……

一位当年的渡江者,这样描述当时的场面——

“渡江开始的发号令一响,在烈日下暴晒多时的渡江者,急不可待的涌向汉阳门码头。我们此时正在下水的台阶处,往身上擦松节油,装松节油的瓶子在人群的拥挤下,掉在了下水的台阶上,台阶上玻璃碎片满地,想清理一下已无可能。可怜,后来踩上玻璃碎片的泳者!我们前面的仪仗队的木架标语牌,被人群挤得七零八落,横七竖八,负责仪仗队拉牌的泳者也回天无术,随人流挤向江里各奔前程,后来这些标语牌的木棍也成了杀人凶器!我看到前面仪仗队的旗帜七零八落,岸边的铸铁栏杆好像挤断了。”

随后连续几天,人们纷纷赶到阳逻去捞尸。阳逻在武汉下游,那里有个洄水湾,漂浮物会在此打转。捞上来的尸体越来越多,据说一共死了300多人(也有说两三千人以上的),失踪人员还不包括在内。连岸边看热闹的群众,也有不少被挤得掉进江里淹死了。

一位8月2日下午去湖北医学院停尸房辨寻本校遇难者的当事人写道:

“去了一看,哎呀,我的妈,一个大房间密密麻麻停满了遇难者的遗体,遗体周围放着冰块。除了有两位是仪仗队里的同学以外,其他的我一概不认识。也就是说社会上的遇难者比我们学校多很多,究竟死亡多少?不知道。”

当时号称亚洲最大的武汉肉类联合加工厂的冻库被尸体填满,市内各医院停尸房停满尸体,各殡仪馆停满尸体,两个医学院的解剖教研室也停满尸体。据目击者说,亲眼看见具具尸体如同橡皮人,全是鼓鼓的。有的尸体被从股动脉注入福尔马林防腐,以便家属认尸。

结语

有诗赞武汉:“依稀闻鹤鸣,楼上觅仙踪;翘首眺江汉,低头见彩虹”。而这座素有“九省通衢,中南繁华”之誉的江城,在中共暴政下,却屡遭不幸。前有伤筋动骨的渡江惨案,今有命悬一线的中共病毒。以后还有什么红祸等着武汉,我们不得而知。只有彻底解体中共,才会有武汉“两江浮广厦,三镇耸云中”的美好明天。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铭刻1967:“武汉渡江惨案”

一个小学生的大跃进岁月

1958~1959年我在重庆市沙坪坝小学读四、五年级,那时整个国家处于亢奋状态:“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人民公社是天堂,是通向共产主义的桥梁”,“一天等于二十年”,“东风压倒西风”,“我们一天天好起来,敌人一天天烂下去”,“超英赶美”…


钧天|真实新闻与评论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铭刻1967:“武汉渡江惨案”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