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未受政治逆风吹倒 来年两大难有危亦有机

新闻 Anna 3个月前 (01-07) 120次浏览 0个评论

华为未受政治逆风吹倒 来年两大难有危亦有机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直言「生存下来是我们的第一优先」的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其2020年新年致辞中如此自我勉励。

自2018年底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至去年5月美国将华为加进其禁止美企出口的「实体清单」中,加上华府官员四出警告传统盟国不要使用华为5G通讯设备,饱受风霜的华为在逆风之中经营表现依然稳健。徐直军预计华为2019年全年实现销售收入超过8,500亿人民币,年增长达18%,比2018年的19.5%增长相差无几,也远比华为总裁任正非去年6月时的预估为佳。

不过,徐直军并没有因此而放下警戒,直指「2020年将是华为艰难的一年」,间接承认实体清单的打击从2019年中才开始,2020年才是最大挑战。正如徐直军所言,「困难从来都是更大胜利的前奏」,然而前奏奏完后还能否继续演奏,还要看华为能否冲破本年两大困难

华为未受政治逆风吹倒 来年两大难有危亦有机徐直军的新年致辞标题首三字已是「求生存」。 (华为官方网站)

5G:名不禁而实禁的风险

年近岁晚之际,英国传出情报官员认为华为5G设备的国安风险可控制,首相约翰逊最快在本月内将就华为市场准入问题作决定。另一边厢,印度亦已允许包括华为在内的所有公司参与其预计在本月开展的5G网络试验。种种迹象看来,如果说美国实体清单有漏网之鱼,美国说服友国弃用华为的尝试,可算是连网也未有织成。

除了澳洲与日本之外,一众美国传统盟友也尚未在华为准入问题上作出确切决定。华为本年的第一大难,正是这些夹在中美之间的国家会否以「名不禁而实禁」的方式去处理华为问题。

其中,德国目前的走向实可供细想。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坚持不会禁止华为参与德国市场,其第二大电信商西班牙电信德国分部(Telefnica
Deutschland)也在上月宣布会使用华为及诺基亚设备去铺设其5G网络。然而,在执政两党议员的支持下,德国国会或将通过收紧5G安全准则的法案,不止考虑设备的技术层面,还会加入「供应方来源国带来的政治法律条件」。

华为未受政治逆风吹倒 来年两大难有危亦有机默克尔一直坚持不封禁华为,却面对党友重大压力。 (路透社)

根据中国2017年通过的《情报法》第七条,「任何组织公民都应当依法支持、协助和配合国家情报工作,保守所知悉的国家情报工作秘密。」如果德国相关法案获得通过,华为要进入德国市场的难度将大大增加。德国此法一立,其他国家,特别是近来关注培养本土科技企业的欧洲国家,也有可能仿效其例。

实体清单威胁未解

另外,华为去年以自主研发、供应链调整,配合现行实体清单较为宽松的限制,加上美国为保持其国内元件供应商的生意在11月向一系列企业发放向华为出口的准可证,让华为的智能手机业务依然有长足成长,预计全年出货量将达2.4亿台,增长17%。

然而,华为的第二大难正是出于实体清单的可能收紧,以其对华为海外市场的冲击。

根据目前规限,实体清单只适用于有25%或以上美制成分的美国境外制品。然而,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12月初就曾指责华为鼓励其供应商将生产搬出美国,使其美制成分低于25%,以「规避」实体清单;他虽然没有明言会在短期内降低美制成分的限制,却表明「我们已经开始处理这个问题」。

其次,虽然在中国国内手机销售几乎不受缺少Google流动服务(GMS)影响,然而国际市场对GMS的依赖使不少科技评论将没有预载GMS的Mate
30型号手机形容为「你不应该买的最佳手机」。

徐直军对这一点直认不讳,指出华为流动服务(HMS)的发展是「海外销售的必要条件」。目前预计将在本年3月发布的P40型号手机传闻将是给予用户选择使用华为鸿蒙系统的手机,并以HMS取代GMS。这无疑是华为手机业务本年的最大难关。

正如徐直军所言,「挑战」是一块「磨刀石」。没有美国的「寒风」,华为也未必会这么匆忙走上与Google在手机关键软件发展直接对抗的道路,而任正非也未必会走上台前,在国际媒体的镁光灯下与美国打一场公关舆论战。去年的寒风未有吹倒华为,可是新年伊始,寒风似乎只会愈吹愈烈,要得闻香扑鼻的梅花,华为仍要在险局中好好转危为机。

今日时事新闻网|最新的新闻时事–华为未受政治逆风吹倒 来年两大难有危亦有机


今日时事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华为未受政治逆风吹倒 来年两大难有危亦有机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