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去楼空?记者实地探访ofo北京总部 (组图)

新闻 nnews 2个月前 (09-26) 161次浏览

 

  近日,有消息称“ofo 小黄车北京总部人去楼空”。ofo 方面对此回应称,由于理想国际大厦 10 层、11 层的租约到期,公司部分办公室搬到了其他楼层办公。

  26 日,记者来到 ofo 总部探访,看见 ofo 位于 10、11 层的办公室确实已经搬空,11 层有 2 名人员在整理物料,15 层、20 层办公室的人员正常办公。

  探访:“15 层的人变多了。”

  近日,有消息称“ofo 小黄车北京总部人去楼空”。

  26 日上午,成都商报记者来到北京理想国际大厦,看见 10 层、11 层确实已经搬空,办公室门禁已断电,玻璃门也被塑料胶带封存起来,上面贴着“ofo 小黄车已迁至大厦 15 层”的告示。办公室里的桌椅随意摆放,地面上散乱着纸屑、塑料袋等废弃物。

  

人去楼空?记者实地探访 ofo 北京总部 (组图)

  (11 楼被搬空的办公室)

  10 楼办公区的灯虽亮着,办公区内已不见 ofo 的办公人员,只有身着黑色 T 恤的 2 名中年男女在整理物料。中年男子自称是 ofo 工作人员,并表示“这里只有我,没有其他人!”11 层办公室门口则摆放着灭火器,以及一张易拉宝,上面展示着 8 月 9 日 ofo 学院的一场讲座报名信息,该场讲座的讲师是客服学院的郭大伟。

  

人去楼空?记者实地探访 ofo 北京总部 (组图)

  据悉,ofo 在之前在理想国际大厦一共有 4 层办公区,10 层、11 层办公后,只留下 15 层、20 层区域。记者来到 ofo 位于 15 层、20 层的办公区,看见工作人员均在正常办公。早上 9 点、中午 12 点等用餐时间,也能看见不少带着 ofo 工牌的员工前往大厦 1 层的餐厅吃饭。

  “15 层的人变多了。”15 层的保洁人员告诉记者,由于下面楼层装修,最近 1 个礼拜有不少人搬到了 15 层来办公。

  上午 10:30 左右,记者来到 ofo 位于 15 层的办公区域,看到 IT 部是员工数较多的部门,其余财务、法务、战略等部门办公室里的办公人员也不及工位数的一半,摆放了 45 个工位的财务办公室,只有 20 名左右的工作人员。在 15 层北侧、能容纳约 80 人的大办公室里,记者只看到 10 名左右的工作人员在办公,物联网等部门有的一整排工位只有 1 名工作人员,一些办公桌上则摆放着纸箱。整层楼的会议室、休息区也难觅工作人员踪影。而一名曾在 ofo 的高光时刻拜访过其总部的人士告诉记者,曾经小黄车的休息区、会议室都挤满了前来拜访的合作伙伴,几乎所有办公室都人来人往。

  

人去楼空?记者实地探访 ofo 北京总部 (组图)

  (15 层办公区)

  20 层则只有约一半的区域被 ofo 用于办公,其余区域则是休息区。“不是特别多了。”一名保洁人员告诉记者,20 层的员工数量在减少,而减少的时间就在“最近”。此外,有记者从大厦的保安处了解到,最近两个月佩戴 ofo 工牌的员工数量减少了约三分之一。

  

人去楼空?记者实地探访 ofo 北京总部 (组图)

  (20 层休息区)

  记者就“目前总部员工数”“裁员”等问题联系 ofo 方面,对方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不予置评。

  “一整层的办公区域大约是 3300 平方米。”26 日,理想国际大厦租赁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并表示之前由 ofo 承租的 10 层、11 层办公区域已经被出租,“何时被出租”等具体情况不便透露。记者在现场也未看到新租户的痕迹。

  

人去楼空?记者实地探访 ofo 北京总部 (组图)

  (10 楼办公室)

  需要指出的是,在 ofo 的官网链接的拉勾网页上,记者看到目前 ofo 正在招聘测试工程师、KA 销售经理等岗位的工作人员,办公地点除了北京理想国际大厦外,还有上海、深圳、成都等地,但由于时间关系,记者并未前往这些地区探访实际情况。

  艰难:接连被起诉让 ofo 雪上加霜

  在理想国际大厦等电梯的空隙,偶尔能听到同幢楼其它公司的员工议论 ofo 的相关话题,“搬家”“裁员”“公开的秘密”则是这些内容的关键词。

  外界多持悲观态度,但 ofo 曾经确实风光过。根据阿里巴巴年报,截至今年 3 月 31 日,阿里巴巴对 ofo 投资约 3.43 亿美元(人民币(专题)22.72 亿元),持股大约 12%。由此可以推算 ofo 的估值曾超过 28.5 亿美元,价格比摩拜卖身美团点评的 27 亿美元更高。

  

人去楼空?记者实地探访 ofo 北京总部 (组图)

  (理想国际大厦)

  但是,与摩拜卖身后从容地提升用户体验和服务质量相比,一直坚持独立发展的 ofo 需要应付各种资金短缺带来的难题。9 月 13 日,为了索要货物运输款,百世物流科技(中国)有限公司正式起诉 ofo 的运营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此外,上海凤凰、武汉汉光谷创客街区管理有限公司等也因被拖欠货款等原因起诉东峡大通。

  这些都使 ofo 的情况陷入恶性循环。据媒体报道,短短几个月间资本市场对 ofo 的估值不断下降,目前甚至已经降低到了 10 亿美元左右,约为当初估值的三分之一。

  搬家、裁员、押金、借钱、融资、卖身……传言层出不穷,曾经站在资本风口上的 ofo,现今已然站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一有风吹草动就掀起轩然大波。而这些所有传言背后指向的都是钱的问题。

  出路与归宿:独立还是卖身?

  ofo 尝试了多种方式进行盈利。

  8 月底,ofo 在 APP 的进入页植入 5 秒钟的视频广告,虽然其声称视频广告得到合作品牌的认可,但该行为却引起用户反感。“我争分夺秒赶着骑车上班,你却让我打开你的 APP 看广告?”微博网友调侃到。此外,取消免押金政策、诱导用户买年卡等行为也成为 ofo 获取收益的方式,目前这些方法的盈利能力还有待检验,但确确实实已让 ofo 在用户中的口碑直线下降。

  

人去楼空?记者实地探访 ofo 北京总部 (组图)

  (ofo 总部楼下的小黄车)

  在广告、押金之外,近日坊间风传 ofo 已于 7 月份利用数字货币 GSE 为自己进行了一轮融资,并且有报道援引消息人士的说法称“预计 GSE 此轮募资总额可能在 10000ETH 级别以上”“据 GSE 官网显示,ofo 是 GSENetwork 的战略合作伙伴”。对此 ofo 官方进行了否认,ofo 小黄车 25 日上午发表官方微博称,ofo 与 GSE 之间只是市场合作伙伴关系,且不存在“ofo 利用 GSE 进行新一轮融资”之事。不过,早在今年 5 月 17 日,ofo 就已宣布成立区块链研究院,并表示将用区块链技术解决共享单车投放、调度、停放、维修等运营痛点。

  除了否认利用区块链融资的消息,此前盛传的已经即将完成的由蚂蚁金服领投、滴滴跟投,金额达数亿美金的 E2-2 轮融资也没有了确定答复。ofo 方面工作人员针对此次融资问题回应记者称“具体融资情况有待确定”。阿里方面近日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也否认了该融资消息。

  一方面无法找到盈利模式,另一方面融资没有进展。根据目前情况来看,假如创始人戴威最终屈服于资本选择卖身,最有可能接盘的巨头是滴滴和阿里,二者之中,显然滴滴的可能性又更大。然而几次传言之后,收购一事至今未有定局,冬季本身就是共享单车的淡季,传言中滴滴的“抄底收购”是否会实现不得而知。但这个即将到来的冬季对 ofo 来说,无疑将格外寒冷。

  在总部 11 层被搬空的办公区走廊屋顶上,ofo 之前挂上的彩页还在,上面印着“骑行中如果你感觉困难,那是因为你在上坡”,希望对于 ofo 自己来说,也是如此。

 
 


文章来源为各个新闻媒体,内容并不代表今日时事新闻网立场。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人去楼空?记者实地探访 ofo 北京总部 (组图)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