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新闻 Lisa 7个月前 (01-08) 110次浏览 0个评论

The following article comes from 挖数 Author 挖数

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广州有一个地方被称为 ” 非洲村 ” 不知道大家有去过吗?

如果你去那,你可能会以为自己去到了非洲。因为你见到的每一位都是黑人。

文 | 挖数

来源 | 挖数(ID:washu66)

广州这么多年,经常在街上、地铁上看见黑人,除了皮肤黑,他们通常身材高大、牙齿雪白,只要是他们走过的地方,空气中都会漂浮着一股香水味。

我对他们一无所知,只是曾经从摩的师傅口中听说他们打的经常不给钱,或者说好给 10 块,下车丢了 5 块就走,不知真假。

中山大学城市规划专业的教授李志刚曾给出数据,他估计广州有 15-20 万非洲人,这个数量占了广州人口的 1.5%
左右,他们通常拿着一个月的驻留签证,在这里购买便宜的消费品,然后回家乡倒买倒卖。

为了加强中非友好交流,也为了满足好奇心,我决定肉身前往广州非洲人聚集地 – 三元里和小北,一探究竟。

走出小北地铁站,迎面是一个麦当劳,在里边就餐的有一半是非洲人,麦当劳隔壁是一个几十层高的商贸城

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在商贸城徘徊的非洲人非常多,他们貌似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好奇。

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一楼的第一间店铺是卖青藏高原特产的,小哥们对奇形怪状的虫草和药材兴趣浓厚,一个劲地用不知是英语还是家乡话的语言跟店员说话,而店员不知是冷漠还是听不懂,丝毫不理睬,直到小哥说了一句
how much,店员才开始啪啪啪开口说。

这家店是整栋楼唯一卖特产的,其他店卖的都是电子产品,几家卖手机的店面非常受欢迎,聚集了不少非洲小哥,我瞄了一下手机品牌,都是一些打擦边球的山寨机,比如
sansung 和 aiphone。

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电梯口一间叫 BLACK BABY 的店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细看是卖假发的,这栋楼有

2、3 间卖假发的店。

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拐角处一间店铺,我看见非洲小哥把他们国家货币放进了店主的验钞机,原来这里可以用本国货币买东西。

一楼有几家货运代理公司,主要负责商品中国到非洲的清关、运输等服务,里边挤满了非洲小哥,我看到坐在老板位置的也都是非洲人。

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除了货代公司,其他店面的老板都是中国人,我看到很多 4、5
岁的黑人小孩把这当家,吃百家饭一样地到处串门,而店老板都像慈父慈母一样用中文对他们说教,店老板跟我说很多黑人小孩从小在这附近长大,言行举止都跟中国人一样了。

乘着电梯上二楼,这里还是手机店为主,正当我准备好好逛逛时,突然停电了,伸手不见五指

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深深的不安全感向我袭来,赶紧开溜,之前就听说非洲由于供电不足经常停电,莫非只要非洲小哥聚集的地方都会供电不足?!

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离开商贸城,我穿过隧道,来到一条叫宝汉直街的街道,据说这里是非洲人最密集的地方。

街道入口有几家服装店,里边卖的都是非洲人订做的衣服。

老板告诉我,非洲当地竞选总统时,很多选民会穿上印有他们心仪候选人头像的衣服,因此很多非洲人跑来这里下订单,让制作各种印有总统候选人头像的衣服、徽章等,然后运回非洲卖给当地的选民。

服装店隔壁是一个广场,广场上坐着很多非洲小哥,广场旁边餐厅上面印着的 AFRICAN FOOD(非洲食品)非常显眼。

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走进餐厅,浓浓的咖喱味袭来,我跟服务员说来一份非洲小哥必点套餐,服务员给我上了一份薄饼和鸡肉达勒加那,鸡肉达勒加那就是咖喱煮鸡肉和鹰嘴豆,服务员告诉我吃法是将薄饼卷成盆状,将鸡肉、咖喱和豆子倒进里边,然后整块塞到嘴里,满满的咖喱香。

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这顿饭花了我 65,细看菜单这里的东西都很贵,一碗白米饭居然要 10 元,难怪我看隔壁的小哥脸都黑了,愤愤不平的样子。

走进街道,这时是中午 12
点左右,街上行人不多,跟路旁的老板打听了一下,老板说晚上非洲人才多,让我晚上过来,于是我决定转战三元里。

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三元里和小北一样,都属于广州火车站外贸商圈,不同的是三元里以衣服鞋包为主,小北则以电子产品为主。

小北过去三元里仅 2
地铁站,出了地铁一个非洲人都没有,问了城管才知道他们在附近一个叫瑶台的地方,旁边一个小哥补充了一句,这里的黑人没以前多了,我记住了这句话。

到了瑶台,这里有个外贸城,附近的人告诉我很多非洲人会来这里采购鞋包。

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走进外贸城,跟想象中人头涌动的景象相反,这里一片凋零,每层楼大概只有 2、3 个非洲小哥在走动。

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这边的非洲小哥比较干脆,废话没那么多,进店开口都是 how much、how much 直奔重点。

我询问了一个店老板,回答说这里的非洲人远远没有以前多,原因主要是服装价格上去了,很多黑人不接受,于是跑其他国家采购了,而服装价格高的原因主要是人力成本高了。

转了一圈,这边的服装都是为非洲人量身订造的,大多是 40
块左右一件的价格,这个价格大多数人会觉得便宜,但对于非洲人来说却高了。

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离开外贸城路上,我看到一个黑人小孩拉着一个中国男人的手一直哭喊爸爸,男人无奈又怜爱地抚摸对方的头,很多非洲男人为了中国签证都很愿意娶一个中国老婆,我猜反过来应该也成立。

第二天晚上 6 点,我特意踩着点来到小北,打算了解一下这里的晚市是什么样子的。

走出地铁站,站口的麦当劳一群小哥在排队

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走进宝汉直街,果然如昨天店铺老板说的,小哥们都拖家带口出来逛街了

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饭店里人头涌动

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市场很多非洲大妈用流利的中文跟老板砍价

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超市很多小哥在买日用品,一个小哥想买暖风机,结果老板价格报错了,108 报成 168,小哥很耐心地跟老板说你看错了,这是 0 不是
6,我看了一下现在的温度,才 22 度。

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很多小哥在酒店门口登记

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我走过去找一个小哥攀谈,他不会中文,我们用蹩脚的英文加手势交谈,他说这是他第一次来中国,打算在这待 3
个星期,他说中国好大,还拿起我的肾 6 前后抚摸了一下,问了我一句 real ? 我说 yes real
!他露出一种看待土豪的神情,我骄傲感油然而生,后面我们互换了手机号码,不知以后有没机会联系。

酒店再往下走,经过一个广场,再走进去是一个城中村,我吓了一跳,这里非洲人真 TM 多。

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她们与店老板用中文谈笑风生,好像已经在这里生活多年。

角落里一个缝衣服的大婶在跟一个小哥理论,小哥傲娇地说了一句:拿来,你缝的真 TM
难看,我自己缝(大概意思),大婶说你这个衣服就要这样缝。

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到处都是租房广告,价格很便宜,单房一个月才 300。

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我问老板说是不是很多非洲人在这里租房,老板信誓旦旦说他们都是路过的,让我放心,我当然不放心。

小哥们熟练地进出兰州拉面和其他各种小吃店,跟老板像家人一样攀谈起来。

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在这里行走,我有种我才是外国人的感觉。

我跟路边一个老板搭讪,老板告诉我这边的非洲人分两拨,一拨是短期过来中国采购商品带回去非洲卖的,这些人一般住在周围的酒店,在饭店就餐,消费能力较强,不会说中文。

一拨是在城中村里住了很久的,甚至小孩都是在这边出生,中文流利,他们是这边的地头蛇,会向过来采购商品的同胞提供信息,可能也会从中抽一些成。

路上遇到的非洲人个子都非常高,见到几个差不多 2 米高的,我感觉男的平均身高可能有 1.75 米以上。

离开城中村,我总结了一下自己观察到的现象和产生的原因。

首先是服装贸易城黑人的减少,我猜这确实跟店铺老板说的人力成本上升有关系,近年部分服装企业把制造迁移到了东南亚,比如耐克早在 2009
年就关闭了最后一间中国工厂,现在市面上的耐克和阿迪标签上都写着越南或者柬埔寨制造。

第二,小北附近的电子商贸城之所以还人头涌动,源于现在电子行业的全球制造中心还是中国,电子业的供应链远比纺织业复杂,不是说搬就能搬的,工厂在的地方就有廉价产品,因此还能吸引非洲小哥远道而来采购。

但未来呢?三星在 2019 年 10 月关闭了中国的最后一间工厂,小米在印度已经建成了第 7
工厂,当另一个国家电子产品比中国便宜时,这些在城中村定居的非洲小哥们是不是又要搬家了。

而那些中国出生,从小接受中国的生活习惯,说着流利中文的黑人小孩会不会非常迷茫?

THE END

今日时事新闻网|最新的新闻时事–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天钧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探访广州黑人村,我好像来到非洲(组图)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Fatal error: Uncaught Error: Call to undefined function WP_Optimize() in /www/wwwroot/nnews.eu/wp-content/plugins/wp-optimize/cache/file-based-page-cache-functions.php:165 Stack trace: #0 [internal function]: wpo_cache() #1 /www/wwwroot/nnews.eu/wp-includes/functions.php(4609): ob_end_flush() #2 /www/wwwroot/nnews.eu/wp-includes/class-wp-hook.php(287): wp_ob_end_flush_all() #3 /www/wwwroot/nnews.eu/wp-includes/class-wp-hook.php(311): WP_Hook->apply_filters() #4 /www/wwwroot/nnews.eu/wp-includes/plugin.php(478): WP_Hook->do_action() #5 /www/wwwroot/nnews.eu/wp-includes/load.php(960): do_action() #6 [internal function]: shutdown_action_hook() #7 {main} thrown in /www/wwwroot/nnews.eu/wp-content/plugins/wp-optimize/cache/file-based-page-cache-functions.php on line 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