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直击:新冠病毒疫情中的“空城”北京(组图)

  • 新闻

快讯!香港出现首例感新冠肺炎死亡病例

据香港媒体报道, 当地时间2月4日,39岁的家住香港黄埔花园的新型冠状病毒男性感染者4日早上在玛嘉烈医院死亡。该患者系香港出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以来的首例死亡病例。 另据媒体消息,香港卫生部门早前曾通报该男性确诊病例本身有长期病患,1月29日起出现肌肉痛…

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外,往常拥堵的通道如今几乎空无一人。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北京——在新型冠状病毒暴发后,苹果商店一度是北京仍在营业的最繁忙的地方之一,不过员工禁止顾客试戴手表或AirPods。

有的人一如既往地前来,实属情非得已。一位女士说:“我的笔记本电脑坏了。”对其他一些人来说,它们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公共聚会场所,打破了自从疫情从中国中部开始蔓延以来,这个拥有2300万人口的城市所感受到的孤立、焦虑和恐惧。

现在,苹果店以及剧院、博物馆、电影院、寺庙、理发场所、卡拉OK吧以及大多数商店和餐馆都关门了。故宫关门了,“对外开放时间另行通知”,甚至位于风寒山冷的东北部、远离城市喧嚣的热门景点——一段长城也关闭了。

北京没有像武汉和其他疫情中心城市那样受到政府下令的严格封锁。但是,自1月24日宣布“公共卫生突发事件的最高级别”以来,它几乎对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施加了限制。

周一,地铁上空空荡荡。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种只差名分的封锁发生在中国各地的城市,扰乱了人们的生活,描绘出一个人口骤降的国家里反乌托邦的远景。

北京市政府的传单已经张贴在商店的橱窗和公寓楼,敦促大家采取必要的预防措施。鼓励居民避开“人群聚集场所或公众聚集活动”——虽然其中大多数已经被取消了,包括农历新年的庆祝。

许多商店和购物中心都要对进去的人进行体温检测。有些店,包括三里屯高级购物区的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张贴了禁止不戴口罩进入的标志。

猜疑本身成了传染病。“待那儿别动,”朝阳公园里一个跟女儿打羽毛球的男子发出警告,两人都戴着口罩。“别离太近。”

保安正在给一名进入商场的女士测量体温。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像大多数大城市一样,北京是外来人员寻求更好生活的地方,但是现在,来自其他地方的人都遭到了公开的敌意——尤其是来自疫情暴发中心湖北省的人。

一些社区自发地设置了检查站和岗哨,准备将那些在农历新年假期后从感染区来的返京人员拒之门外。

北京东部的小区西富河园便是其中之一。小区张贴告示,宣布所有从湖北来的人都将送往一家酒店进行14天的隔离。目前尚不清楚该小区的警卫打算如何执行命令,但一名正在执行检查的人员承诺,费用将由政府承担。

拒绝透露自己名字的警卫说:“党的关怀无微不至。”

在东直门社区的一栋公寓楼外,保安检查进入小区人员的体温。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随着检查站的消息传开,北京政府副秘书长陈蓓在周六紧急宣布,当局不会容忍针对病毒的民间自发警戒行为。

同时,该市的官方公告鼓励最近去过湖北或者有过湖北人员接触史的人员“主动向社区报告健康状况”。

疾病控制中心甚至向前往受感染地区的居民发送短信——显然使用了蜂窝服务提供商的数据——遵守武汉的封锁举措,不要返京。短信写道:“我们始终为您担心!”

老家在湖北的北京居民——每个人的身份证上都注明了家乡——继而遭受了关于他们的行程或亲戚来访情况的侵入性盘问,所有这些都是以公共卫生的名义进行的。

该城的最新冠状病毒统计数字是212例确诊和1例死亡,但这些数字可能还会上升。一名城市官员周一宣布,复兴医院有5名医务人员被感染。

前门,空无一人的摊位。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从表面上看,大多数北京居民都接受了官方的建议,干脆待在家里。

这样做的结果是使得这个庞大的首都放缓速度,到了一种瘆人、异常的缓行状态。首都北京是仅次于上海的中国第二大城市,也是这个共产党国家的心脏。公共汽车和地铁还在运行,但几乎没有乘客。司空见惯的大堵车已经没有了踪影。

就连中国著名的外卖骑手——那些加速中国电子商务繁荣、艺高人胆大的的摩托车手,运送着食品和包裹——也发现自己的工作锐减。一些外卖公司为送餐提供“免接触”服务,还有一些公司给骑手发放体温正常的证明。

骑手刘朝晖(音)抱怨说,自从疫情暴发以来,生意下滑了90%,这与人们通常认为的困在家里的人会点外卖的想法背道而驰。

“如果再这样,我这个月后就辞职,”他说。

在去北京火车站的路上,列车员带着防护口罩。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就在春节前几天,疫情突然进入公众视野。在为期一周的春节假期期间,全国有成百上千万人回老家过年。

假期本应在上周五结束,但北京官员将其延长至周一,并下令非必要员工至少应于2月10日之前在家工作,实际上再次延长了假期。

该命令不包括基本行业,包括医院和诊所、市政工人、零售商和餐馆。假日期间,有少数餐馆一直营业,但大多数餐馆都关门了,现在也难以重新开业,部分原因是离开这座城市的许多工人很难再回来。

周一,城市的节奏略有加快,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政府工作人员的回归。中国外交部举行了每日例行记者会,不过是在中国广为使用的社交媒体平台微信上进行的。

北京机场的宣传横幅写道:“向战斗在抗击疫情一线的医务工作者和社会各界人士致敬!”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通往市中心的机场快线大厅里悬挂着新的横幅,向那些帮助控制冠状病毒的人们致意,“向战斗在抗击疫情一线的医务工作者和社会各界人士致敬”,上面写道。

北京北部的小汤山医院则是一个极度忙碌的地方。2003年,它在7天内被建成,用于治疗SARS患者,现在正在翻新。

前几年,尽管春节假期让这座城市的脚步慢了下来,但公园、博物馆、购物中心和其他休闲公共场所却依旧忙碌。现在,即使开放的公共场所实际上也是空的。

在天安门广场以北的地坛公园,每天早晨聚集在一起唱歌的群众合唱团已经停止了活动。还有那些经常来踢毽子的人,以及经常在公园东北角锻炼身体的退休老人,也都不见了踪影。

在人迹寥寥的日坛公园锻炼身体。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不久前的一天,公园里唯一能听到的声音来自喇叭,它重复着四处张贴的传单上的建议:避开拥挤的地方,不要随地吐痰,勤洗手。根据政府法令,任何进入公园的人都必须戴上口罩,并接受体温测量。

离地坛不远的雍和宫是这座城市最重要的佛教圣地,在这个通常香火鼎盛的季节仍然关闭。

周一,62岁的退休人员王海霞(音)站在附近一条街上巡逻。她是数百名志愿者中的一员,戴着红袖章彰显权威,他们响应共产党的号召,在这场挑战中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我们只负责看住这一片,”她解释说。她还表示,必要的时候,她和同事会给当地政府打电话。

没有人知道何时才能恢复正常。

“当然,我们都希望这件事尽早结束,”王海霞说。“没人想过这样的生活。”

北京三里屯Soho通常是繁忙的商业综合区,现在空空荡荡。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Claire Fu、Zoe Mou和Amber Wang自北京,Elaine Yu自香港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Steven Lee Myers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

今日时事新闻网|最新的新闻时事–纽时直击:新冠病毒疫情中的“空城”北京(组图)

武汉市民亲自拍摄武汉第五医院黑幕被扣查(视频)

方斌:所以我就一直讲,我的安全靠什么,就靠大家。你怕没有用呀,求没有用呀,对不对呀,你越怕就越这样呀,只有大家一起来,所以这次我说全民自救运动,应该加一下,全民互救运动。我就是典型,是大家把我救出来的,非常谢谢大家。方斌视频令民众深信政府隐瞒疫情 不少武汉市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