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花了一亿多宣传奥斯卡,结果只拿了两个奖

新闻 Anna 2周前 (02-11) 111次浏览 0个评论

疫情失控! “动刀子”开始? 湖北官员开始被免职

武汉新冠肺炎,是2020开年飞出的一只巨大的黑天鹅。不但在中国持续恶化,在全球也继续扩散。(新唐人合成) 武汉肺炎疫情呈失控状态,中共因隐瞒疫情真相正引发民间怒火。中共内部也呈混战状态,相互推责。2月10日晚消息,湖北省卫健委书记、主任均被免职,职务空缺由刚刚…

Netflix花了一亿多宣传奥斯卡,结果只拿了两个奖

 

 

不同于近几年在戛纳收到的冷遇,到了奥斯卡,Netflix 用作品让评委折服,却空手而归。

加州洛杉矶时间 2 月 9 日晚,北京时间 2 月 10 日 早 7 点,第 92
届奥斯卡颁奖典礼如期举办。(获奖名单见文末)

在此之前,1 月 13 日,提名名单公布的时候,Netflix 以 24 项提名,成为这届奥斯卡提名数最多制片方。迪斯尼(23
项)和索尼(20 项)紧随其后,而老牌制片厂环球影业和华纳兄弟分别以 13 项和 12 项提名,滑落到第二梯队。一家制片方拿下 24
项提名,不仅刷新了 Netflix 的历史,同时也刷新了奥斯卡奖的历史

结果不尽如人意。这场全球电影行业最关注的晚会,始终不是 Netflix
的秀场。最大的赢家依然创造了历史——韩国电影《寄生虫》,它是首部入围奥斯卡提名的韩国电影,却一举斩获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国际影片以及最佳原创剧本这四项重量级大奖,并成为历史上第一部拿到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非英语对白电影

Netflix花了一亿多宣传奥斯卡,结果只拿了两个奖
最大赢家《寄生虫》|视觉中国

至于
Netflix,在满心欢喜、不计成本地为《爱尔兰人》等种子级入围影片宣传造势之后,只默默拿走了最佳女配角奖(劳拉·德恩,《婚姻故事》)和最佳纪录片(《美国工厂》)两个奖项。

 

 

 

 

Netflix 是原罪吗

拿了 10 个提名等《爱尔兰人》颗粒无收。

此前,Netflix
动用了它擅长的宣传方式,在网络上用各种方法,比如上线特效制作的视频,制作关于《爱尔兰人》这部电影幕后故事的播客,在 Netflix 的
YouTube 频道上,发布了 20 多个关于《爱尔兰人》演员访谈和专题报道的视频

另一方面,公关运作、广告营销、人脉资源以左右奖项,在影视圈并不少见。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业内人士估计,在颁奖季期间,Netflix
共计花费超过 1 亿美元,用于《爱尔兰人》和《婚姻故事》的宣传,以及对奥斯卡奖投票成员的游说。Netflix
甚至还专门挑选了奥斯卡评委聚集的各大城市进行院线点映。这并不是令人不齿的手段,正相反,这更像是 Netflix
在迎合好莱坞学院的规则。

好莱坞资深老牌导演联合几位影帝,结合最顶尖的特效技术,制作出了《爱尔兰人》,这部超过三个小时的时代黑帮片。没有快节奏的大场面,没有快切和酷炫的镜头技巧,没有跌宕起伏的剧情,《爱尔兰人》靠着一股「传统气质」备受业界认可。Netflix
似乎是想用《爱尔兰人》,给自己在电影行业完成一次「正名」。

Netflix花了一亿多宣传奥斯卡,结果只拿了两个奖
在上个月第 25 届评论家选择奖,只拿到「最佳群戏」的《爱尔兰人》剧组|视觉中国

然而,《爱尔兰人》铺天盖地式的宣传并没有给它带来预期的好成绩,被提名最佳改编剧本、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的《教宗的承继》同样也颗粒无收。去年年末的金球奖电影类奖,也上演了同样的故事。作为获得提名最多(17
项)的制片厂,Netflix 最终只凭借《婚姻故事》收获了电影类最佳女配角。

很难说是因为影片质量不够好,还是奥斯卡对 Netflix 这个平台有意见。Netflix
对电影行业的影响越来越大,新一代影人,或是马丁·斯科塞斯、阿方索·卡隆、诺亚·鲍姆巴赫等业界资深导演,他们都在接纳或拥抱流媒体平台。这种接纳可能是欢迎,也可能是迫不得已。但毫无疑问的是,Netflix
在即在改变着电影行业,又在迎合,同时挑战着这个行业的规则。

 

 

 

 

迎合与挑战

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规定,所有报名角逐奥斯卡奖的影片必须在一家商业影院连续放映至少七天,每天至少放映三次,且必须有一次安排在晚上六点至十点。于是,2018
年的《罗马》与 2019 年的《爱尔兰人》,Netflix 都选择在电影节首映后,再到指定院线小规模放映,近四周后上线 Netflix
这一策略。换言之,Netflix 极大的压缩了「院线窗口期」。

院线窗口期,即一部电影在院线登陆后只能在电影院看到的时间。上映后超乎预期的电影往往会选择在增加排片的同时延长窗口期,而不如预期的电影则会考虑缩短窗口期,开始发行
DVD、上线视频网站或付费频道以回收成本。窗口期左右着电影能否做到最大化盈利,因此它曾被称作为「行业生命线」。

而流媒体的出现打破了这一电影行业诞生近百年来的规则。

早在 2011 年,詹姆斯·卡梅隆、彼得·杰克逊、迈克尔·贝等 32
好莱坞著名电影从业者发表公开信,抗议好莱坞公司在电影上映两个月后就提供电影点播服务,他们要求院线窗口期至少保留四到五个月。卡梅隆在信中写道:「电影院看电影的体验是我们整个行业的源泉,其他平台观影只是这个源泉的支流。」

到了 2019 年,Netflix 把窗口期压到了四个星期,28
天,且是有选择性的小范围放映,不为别的,只为参奖,它们做到了。对于好莱坞来说,Netflix
这类流媒体公司所能提供的资本,已经成为了这个行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传统制片厂可以提供的资源,Netflix
可以提供的更多,而传统制片厂难以支撑的投资,Netflix 可以轻而易举的直接接收。

《爱尔兰人》即是最好的一例。在看到投资看不到尽头后,派拉蒙影业放弃发行权,Netflix 以 1.05 亿买来影片发行权后,再投资
1.25 亿预算,成为《爱尔兰人》最大制片商以及发行方。后续又提供千万美元,用于制作影片延伸内容和宣传影片创作时,Netflix
从未干预马丁·斯科塞斯的拍摄,影片上映后,Netflix 也丝毫不在意《爱尔兰人》的票房表现。

Netflix花了一亿多宣传奥斯卡,结果只拿了两个奖
截止至今《爱尔兰人》影片信息|网页截图

Netflix
自己完整闭环的商业模式,让它无需看好莱坞制片厂的脸色,而让观众和专业评审都认可的作品,则是它直接面对好莱坞的底气。但到了电影类的颁奖季上,Netflix
乃至整个流媒体行业,依旧缺少话语权。

比起半晴半雨的奥斯卡,更讲究要守序和维护电影艺术的戛纳,让 Netflix 吃尽了闭门羹。2017 年影片现场遭到媒体抵制;2018
年戛纳主委会新增院线放映规定,Netflix 宣布撤回影片,退出参展;2019 年,制作了 72 部原创电影的 Netflix
直接略过了戛纳,去奥斯卡上拿到 24 项提名。

如果说近三年来戛纳和 Netflix 的冲突,是传统电影制片厂和发行商在近几年和 Netflix
冲突的缩影;「大片」与「电影」,院线与在线,制片厂与流媒体,夹在中间的马丁·斯科塞斯就像是电影行业变革中的一个缩影;那么现如今,在奥斯卡拿下
24 项提名,却只斩获 2 个奖项的 Netflix,或许是传统电影行业对流媒体行业表面接纳,内心抗拒的缩影。

Netflix花了一亿多宣传奥斯卡,结果只拿了两个奖

 

 

今日时事新闻网|最新的新闻时事–Netflix花了一亿多宣传奥斯卡,结果只拿了两个奖

美金融大鳄诅咒中共党员全染上病毒 呛胡锡进是混蛋

武汉肺炎疫情持续延烧之际,美国知名避险基金大亨、海曼资本创办人巴斯(Kyle Bass)9日与中共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推特上爆发笔战,巴斯痛批胡锡进是「混蛋」,建议美国放弃协助中共遏止病毒传播,并诅咒中共党员通通感染上这个「中共病毒」。 《彭博》报导…


今日时事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Netflix花了一亿多宣传奥斯卡,结果只拿了两个奖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