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滞留者的无奈和挣扎:从被遗忘到被看见(图)

新闻 Anna 3周前 (03-07) 91次浏览 0个评论

口罩掩盖下的贫穷:5.6亿人存款为0而物价飞涨

这次疫情,把中国人的遮羞布撕得支离破碎。每个人的任务只有两个,活着,然后活下去。但是,大多数人囊中羞涩,而失业如潮水般蔓延。 2月6日,知名IT培训机构,兄弟连的创始人李超,公开发表《致兄弟连全体学员,员工,股东的一封信》,宣布公司倒闭,员工全部遣散。国民老公…

  滞留者免费住上了宾馆,包三餐

医院这个地方他们不敢来赶,怕传染,我到别处去连续好几天都被赶 。2 月 24 日,滞留武汉的陈飞告诉某不愿具名的志愿者团队。

陈飞等二十多名滞留者在中山公园地铁口露宿了多日。这个地铁口和协和医院门诊楼相距不到 50 米,他们知道医院附近 危险
,但是实在 没地方待 。

这并不是个例。在武汉封城的第一个月内,滞留武汉的低收入群体在车库、公园、地下通道、医院勉强过活。

2 月 25
日,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告,要求各地政府及有关方面对各类滞鄂人员提供救助服务,对生活无着落、确有困难的人员,由各地设置集中安置点,提供食宿、医疗等基本生活保障。

3 月 1
日,陈飞等一行人被安置到宾馆中,两人一间,包三餐。记者致电武汉各区民政局了解到,武汉正在以社区为单位,展开对滞留武汉困难人员的救助。酒店、临建房和文化活动用地都将进一步投入救助使用。

一眼望不到头

中山公园地铁站口有一条红色条幅写着 居家勤通风,出门戴口罩 ,与他们的处境形成鲜明对比。

武汉滞留者的无奈和挣扎:从被遗忘到被看见(图) 二十多名滞留者在协和医院附近的地铁口风餐露宿

在好心人送来棉被之前,他们用硬纸皮、泡沫板作床单,睡在地铁站下沉的楼梯处。有人将包裹、厚衣服放在共享单车的车筐里,方便带着身家来回走动。

由于武汉的饭店和超市暂停向个人开放,他们只去医院附近的垃圾桶找食物以及被用过的口罩。

他们之中有些打工者住在城郊或者武汉周边,平时乘坐公共交通回家。一位三十来岁滞留者来自孝感城区,他曾经试着骑共享单车回家,但在半路被拦下。武汉各区之间交通设卡,跨区行动需要通行证。

何秋秋其实能负担得起短期住宾馆的费用,但是想到每月要还的贷款和迟迟不能恢复的工作,她选择在医院借宿。医院有热水,有厕所,能避风,累了就蜷在候诊室的椅子上休息。

2
月中旬,何秋秋得知有媒体记者采访了滞留者,感到回家有望。她开始在网上求助,期待问题在舆论的关注下得以解决。根据网友建议,她在抖音上发了滞留者的视频,还在滞留者微信群中动员大家去微博发求助帖。

然而,大多数滞留者已经 不抱希望
,群里没有什么人响应她。就像温水煮青蛙,滞留者在漫长的等待中越来越被动,最终陷入一潭绝望。

2 月 24 日上午,武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关于加强进出武汉市车辆和人员管理的通告》(第 17 号),通告中表明
滞留在汉外地人员可以出城 。下午,防控指挥部发布第 18 号通告,宣布 第 17 号 通告无效。

这一天,何秋秋 心情起伏太大 ,她强撑了三十三天的乐观崩塌。 一眼望不到头,真的灰心了
,她打算自己花钱住宾馆,然而武汉的宾馆大多都被征用作隔离点,不对个人营业。

经过接连的打击,她说自己精神状态很差,需要找心理医生聊聊。

来自浙江嘉兴黄燕夫妇在武汉做小生意,原本打算春节回家和老人孩子团聚。他们是滞留者中条件相对好的,住在出租屋,还能吃上热乎饭。

但他们也为严重积压的库存和日渐累计的贷款烦恼,账面上只出不入,他们感到 很压抑 ,希望尽快回到老家投靠家人。

不管是底层劳动者、白领还是生意人,滞留在武汉的外地人面对的最大困难,一个是收入问题,一个是健康问题。经济压力叠加着对疫情的恐惧,他们身心的疲惫到了临界值。

社区承诺滞留人员 包食宿

2 月 24
日,某不愿具名的志愿组织将一箱八宝粥放在中山公园地铁口的空地上,滞留者涌上来一下抢光。后来,该组织的志愿者多次去到那里,带去了饭盒、牛奶和口罩。

武汉滞留者的无奈和挣扎:从被遗忘到被看见(图) 志愿者为滞留在中山公园地铁站的人员送去热盒饭

该志愿组织成员田原介绍,他们的主要工作是为定点医院、方舱医院、隔离点和社区居民送物资。因为是自发组织的志愿团体,人力和运力都有限,无法保证每日为滞留者送去食物

而另一批好心人每日为协和医院滞留者送去的热盒饭,也在三月初中断。民间志愿组织有其自发性,规模较小,资金有限,无法彻底解决滞留者的食宿问题。

中山公园地铁站的滞留者与何秋秋都表示,曾有民政局工作人员让他们去救助站。他们都担心那里平时是收容流浪汉的,去了以后生活不方便,不自由

2 月 25 日,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告,要求对各类滞鄂人员提供救助服务。

通告指出,对于面临住宿困难的外地滞留人员,所在区政府妥善安置,并提供食宿安排等基本生活保障,对于生活确有困难的滞留者,由民政部门给予临时生活困难救助。

记者从多位武汉民政局工作人员处了解到,武汉各区正在以社区为单位,救助临时滞留人员。对于无投靠之处的滞留人员,确认无发热等新冠肺炎症状后,将免费安排食宿,直到武汉封城结束。

值得注意的是,临时安置地点也从单一的救助站扩展为到临建房、酒店公共活动场所。

截至 3 月 1
日,记者向武汉各区民政局有关人员了解到,武昌区、江岸区、青山区表示救助站已经满员。这三个区加上洪山区、东湖新技术开发区都征用了一批酒店解决滞留人员的食宿问题。

汉阳区紧急建立了一批临建房, 流浪汉和滞留者分区域入住 。每人一间房,夫妻或者同伴可同住一间房, 房间配有 wifi、空调和卫生间

蔡甸区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区目前还在收集滞留人员信息,将根据需求人数筹划安置点面积, 滞留者还需要等一段时间 。

江汉区、东西湖区目前的安置点是救助站。

滞留人员可以通过拨打各区民政局电话、前往所在地社区或者通过武汉市民政局线上申请救助渠道等三种方式寻求救助。

× 

今日时事新闻网|最新的新闻时事–武汉滞留者的无奈和挣扎:从被遗忘到被看见(图)

中共捅了马蜂窝 十亿次围观 超3万条留言!

正值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肆虐全国之际,另一宗始料未及的“黑天鹅事件”快速登场。中共司法部近日发布了《外国人永久居留管理条例》草案,称在30天内征求社会各界意见,话题在社交媒体引起轩然大波,短短几天阅读量就超过十亿,3万条留言。反弹声浪不断。 十亿次围观 超3万…


今日时事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武汉滞留者的无奈和挣扎:从被遗忘到被看见(图)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