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抖音美国国会听证会:中国公司的又一警示(图)

新闻 Anna 4周前 (03-07) 132次浏览 0个评论

口罩掩盖下的贫穷:5.6亿人存款为0而物价飞涨

这次疫情,把中国人的遮羞布撕得支离破碎。每个人的任务只有两个,活着,然后活下去。但是,大多数人囊中羞涩,而失业如潮水般蔓延。 2月6日,知名IT培训机构,兄弟连的创始人李超,公开发表《致兄弟连全体学员,员工,股东的一封信》,宣布公司倒闭,员工全部遣散。国民老公…

一场美国国会参议院关于TikTok数据安全问题的听证会,于3月4日(北京时间3月5日凌晨)在华盛顿召开。TikTok和另一家接受质询的公司苹果均拒绝出席。

对于中国公司的出海产品来说,这是需要正面面对美国国会挑战的时刻。而这也是继2019年11月后,TikTok第二次被纳入美国参议院听证会讨论。在美国司法流程中,听证会将是一切正式立法讨论的起点。

听证会刚一开始,听证会召集人参议员Josh
Hawley就表示,他将推动制定立法,禁止所有联邦政府雇员在所有联邦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

TikTok是字节跳动旗下一款短视频产品,是2019年全球下载量最多的软件,在美国拥有千万用户。TikTok
US的运营主体一家美国企业,总部位于美国卡尔佛城。作为在美国科技公司的有影响力的产品,TikTok和Facebook一样,都成为了国会讨论用户数据安全、隐私问题的焦点。

据此次听证会公布的证词,美国国会参议员对于TikTok的指控,除了质疑产品层面的数据收取、保存路径外,同时指向其位于中国北京的母公司是否会将用户数据收集,并交给政府

《晚点LatePost》了解到,针对美国政府对TikTok的指控,TikTok正在参考2019年同样被美国听证会关注的Facebook用户隐私事件的案例,积极应对。集团政府关系部门已经出动,同时在海外准备了政治咨询和游说专家

除此之外,TikTok相关业务,从数据、产品架构、人员、商业化等各方面,已经与母公司字节跳动中国业务业务抖音基本独立。

2018年,
TikTok各个地区的国家运营团队建立。2019年,12月朱俊担任TikTok第一负责人之后,这个进程加快了。美国、印度国家已经建立了GM(General
Manager)运营管理架构,其他重要国家GM岗位也在开放中。同时,2020年TikTok第一次有了独立的商业化目标75亿人民币

但TikTok从业务、团队层面独立于抖音,和美国议员的担忧和指控并无直接联系,这也并不意味着TikTok会在股权意义上进行分拆(spin-off)。

据了解,字节跳动还在积极为美国TikTok运营主体公司招聘一位CEO。TikTok目前美国负责人是总经理Vanessa
Pappas,她曾担任YouTube全球创意负责人 (Global Head of Creative
Insights)。新CEO可能需要对美国舆论更有说服力的全球化科技公司背景。

直击听证会现场

此次,《晚点LatePost》与Pandaily合作,直击华盛顿听证会全程,并在会后采访了两位出席作证的专家。Pandaily(网址Pandaily.com)是一家专注报道中国科技和文化领域的英文媒体,读者为分布于海外、对中国感兴趣的泛科技人群,主要分布于北美、印度和东南亚。此次受访的两位专家均是Pandaily的读者。

此次听证会的核心主题,是用户数据背后的国家安全问题。参议员Josh
Hawley称,TikTok会收集用户访问记录,搜索历史,点击记录,以及邮件、图片、位置资料

除了拒绝出席的TikTok和苹果,听证会共邀请了6位专家出席作证,他们分别来自联邦调查局、国土安全部、国家安全司司法部、美国企业研究所、新美洲网络安全政策研究员。

来自国土安全部的Bryan Ware,与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的网络安全专家一起警告称,这类数据可以被武器化。来自FBI的Clyde
Wallace说:“它造成了可以进行数据挖掘的巨大信息漏洞。”副检察长Adam
Hickey称:“这使情报部门更容易招募或入侵政府雇员使用的系统。”

Pandaily从现场发回报道表示,会上专家不断强调向中国政府输出用户数据的担忧,但无人展示出实质性证据,以证明TikTok收据了这些用户数据,并将其交给政府。

议员Hawley是2019年新加入参议院议员,他来自美国铁锈地带(Rust
Belt)的密苏里州。这一地带的选民被认为是特朗普的主要支持者。Hawley作为共和党内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今年只有40岁,为现任参议员中最年轻的一位。他经常抨击中国科技公司,同时也是Twitter上提倡禁止TikTok的主力声音

据现场观察,Hawley对中国企业持有非常负面的看法。这位议员将TikTok拒绝出席,评价为“TikTok只是不想在宣誓后回答问题。”

这场讨论看上去与中国和TikTok紧密相关,但事实上,由美国网络安全人员组成的第一个讨论小组,谈论最多的是保护美国企业基础设施,免受黑客、勒索软件威胁和其他网络安全问题的影响,而不是聚焦TikTok涉及的实际问题。

第二个讨论小组,研究员Samm作为了解中国的专家出席,她提出“中国政府也无法不受拘束的实时访问公司的用户数据”。

对于上述指控,TikTok曾在2019年11月发表声明,表明美国用户的数据只存储在美国和新加坡,该公司没有接受中国或任何国家政府的指令而实行内容审查。由于无人出席听证会,该发声并未在现场被强调和讨论。

2020年2月27日,Facebook首席运营官谢丽尔(Sheryl Sandberg)告诉NBC的迪伦·拜尔斯(Dylan
Byers),她担心TikTok对该公司构成的威胁。由于TikTok是一家中国公司,因此人们有理由担心自己在该应用程序上的隐私。“它们非常庞大,增长速度非常快,而且增长速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快。”

通过两次听证会可以看出,美国政、商、学界对中国公司存在一定程度上的固有印象和误解。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已有近十年,但多数都是工具、游戏业务的全球化,而字节跳动今天所面临的问题则更为复杂。史无前例的全球化,必然会遇到前所未有的问题。

对上述听证会内容,字节跳动表示不予置评。


Pandaily和《晚点LatePost》采访了两位出席作证的专家,他们在国家安全问题上存在相反的态度。


以下证人观点不代表Pandaily和《晚点LatePost》立场:

 

 

Samm Sacks(耶鲁大学学院资深研究员、新美洲网络安全政策研究员)

直击抖音美国国会听证会:中国公司的又一警示(图)


Pandaily、晚点:如何评价参议员Hawley禁止所有联邦雇员使用TikTok?


Samm
Sacks:
非常合理。我们不是要全面禁止中国公司,我们需要采取有针对性的手段。我的确认为联邦工作人员不应该使用TikTok。我们尚不清楚有多少数据会被发送到北京,以及它们是被如何使用的。

我可能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人,但即使这样,我认为TikTok掌握的数据并非那么敏感。这些数据可以用于勒索或反情报行动的想法有些牵强。比方说,16岁的孩子,在20年后,可能处在涉及国家安全的敏感位置,假设现在这些数据会被输入到一个庞大的数据中心,然后20年后,他们要用这个来敲诈未来的美国总统?我认为这是荒谬的。

但如果对那些能够接触到敏感的国家安全信息的人。我们应该保持警惕。所以当Hawley参议员宣布(禁止所有联邦雇员使用TikTok)的时候,我觉得ok。


Pandaily、晚点:你认为哪些是在听证会上没有强调但是值得强调的观点?


Samm
Sacks:
有两点我真的没有机会强调。首先,是中国网络治理体系运作的现实。中国政府没有不受约束的实时数据访问权利。这些都是非常复杂的法律。如果你和实际参与中国网络安全审计的人交谈,你会发现这并不是这个系统运作的方式。

第二点是,如果我们沿着这条停止中美之间数据流动的道路走下去,没有人会考虑到世上其他国家的政府将会怎么对待美国。我们真的想走这条路吗?甚至是参议员怀特豪斯(Whitehouse),他说“让我们给应用程序打上标签”,就像外科医生贴纸条。试想一下,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开始发生在美国公司身上,这反过来会真正伤害这些产品。

第三点,关于美国需要保持其在AI领域优势的讨论有很多,背后是在说,美国正在与中国展开AI竞争。如果是这样的话,要是美国公司无法访问大型的国际数据集,那将严重阻碍它们成为AI领域的全球领导者。如果其他国家的政府采取这种方式,认为“不能让美国公司访问我们的数据,因为这些数据可能会被美国的公司和政府之间利用”。这一切都发生在全球数据主权不断上升的背景下,我认为美国不想走这条路。这些在今天的听证会上都没有被提到。


Pandaily、晚点:如何看待TikTok的缺席?如果他们出席,可能如何动摇委员会的想法?


Samm
Sacks: 
TikTok,或者甚至苹果都没有必要参加这种听证会。来了就是帮助Hawley参议员演他想演的节目。他们可以找到很好的理由不用露面。


Pandaily、晚点:我们看到中国科技公司和美国科技公司在新兴市场(印度、东南亚、拉丁美洲)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在这里,数据隐私问题会阻碍中国企业吗?或者,恰恰相反,正是缺乏对于数据隐私的担忧,使得中国能有优势构建更强大的产品?


Samm
Sacks:
我认为中国公司在这些市场上具有明显优势,原因如下:例如小米等公司,他们愿意本地化他们的数据中心,并向地方政府开放访问数据的权限,这是美国科技公司所不具备的,而这就是优势。这也是我认为他们已经拓展到东南亚印度的原因。尤其在印度
如果他们愿意建立本地数据中心并给予印度政府完全访问该数据的权限,那将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Pandaily、晚点:小米一直在推进他们的AIoT(人工智能物联网)战略,他们在全球有超过2亿台的联网设备。但为什么TikTok在美国引起了监管机构的关注?仅仅是因为它取得了成功


Samm Sacks:
是的,这是一个量的问题,因为TikTok的美国用户数量很大。


Pandaily、晚点:你认为美国政策制定者对TikTok的真正关注点是在于公共数据安全、数字内容审查还是社交媒体的市场竞争?


Samm
Sacks:
我认为有两个明显的问题。第一个担忧正是今天听证会的主题,即美国公民的数据可能被传回北京,并以多种与美国利益不符的方式使用。

第二个问题在于内容。这可能更值得立法讨论。我们对TikTok用来推送特定内容的算法或关于哪些内容可能会被删除的决策过程没有任何了解。我们知道许多美国青少年,比方说在美国选举中,一直在组成联盟,参与辩论和传播美国的政治信息。这种方式在分享和塑造信息方面已经变得如此有影响力,而我们却不知道这一过程是如何进行的,围绕这一内容的决策是如何运作的,这种想法令人不安。

但是我要说,这不是TikTok独有的(问题)。这不是中国公司的问题,这是所有公司都会做的事情,无论你是中国公司,还是美国的互联网平台。

 

 

 

 

Derek Scissors(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常驻学者

直击抖音美国国会听证会:中国公司的又一警示(图)


Pandaily、晚点:你对Hawley参议员提出禁止在政府设备上安装TikTok有何评价?


Derek
Scissors:
这很合理。因为它涉及风险,而风险是一个不断发展的。首先是Tiktok能不能追踪到每个用户,以及使用TikTok的个体用户的能力。这不是大数据问题,它实际上是关于在敏感位置或将要在敏感位置被识别的特定个体。目前的风险可能很低,但我认为未来风险可能相当大。不是今天说禁止用TikTok,明天就能实现。政府需要时间。


Pandaily、晚点:有消息称,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曾考虑将总部迁至中国大陆以外的地方,比如新加坡。你认为这能缓解美国对应用程序用户数据隐私的担忧吗?


Derek Scissors:
如果他们建立一个合资企业,比如出售51%股份给一家美国公司,那可能有用。

字节跳动必须想办法让美国数据不受中国政府的控制。这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事。就算他们将总部迁到新加坡或其他什么地方,也无法保护他们免受美国的监管。


Pandaily、晚点:在东南亚市场,印度市场,或者是拉丁美洲市场。数据隐私问题是否阻碍了中国科技企业参与国际竞争?或者这会给中国企业带来竞争优势吗?


Derek
Scissors:
在大多数地方没有。美国人、欧洲澳大利亚人关心数据隐私。在大多数新兴市场,他们不在乎。如果你能以低价提供一种新的服务,他们就不担心数据隐私。我认为在新兴市场,这无关紧要。他们关心的是服务质量。在欠发达地区,他们并不真正关心隐私。他们关心的是技术、创新、价格竞争力,这将决定新兴市场至少未来5到10年的业绩。

中国公司非常清楚这一点,因此他们可以收集其他市场的信息。这就是为什么阿里巴巴东南亚采取商业激进行为。

   

今日时事新闻网|最新的新闻时事–直击抖音美国国会听证会:中国公司的又一警示(图)

中共捅了马蜂窝 十亿次围观 超3万条留言!

正值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肆虐全国之际,另一宗始料未及的“黑天鹅事件”快速登场。中共司法部近日发布了《外国人永久居留管理条例》草案,称在30天内征求社会各界意见,话题在社交媒体引起轩然大波,短短几天阅读量就超过十亿,3万条留言。反弹声浪不断。 十亿次围观 超3万…


今日时事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直击抖音美国国会听证会:中国公司的又一警示(图)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