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新增确诊千例:被疫情困住的伊朗(组图)

新闻 Eve 3周前 (03-09) 105次浏览 0个评论

伊朗卫生部7日公布,截至当地时间7日上午,伊朗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076例,累计病例数升至5823例,其中死亡145例,治愈1669例。

地处欧亚大陆“十字路口”的伊朗,向外扩散的风险日渐增加。

实习记者| 戴敏洁

一次逃离

3月5日晚上七点,住在伊朗首都德黑兰的中文老师崔思琪拖着行李,走进了位于甘肃兰州新区的隔离单间。从德黑兰飞往兰州的飞机单程要5个小时,但此刻距离他从德黑兰机场等待起飞,已经过去将近24小时。他终于“逃离”了德黑兰。

脸上的口罩是登机前医护人员给他戴上的,勒得他脸疼,现在终于可以扯下来了。他一路小心翼翼,登机前就把手机被放进塑料袋包好,不再拿出来。在飞机上,他感觉口罩位置不对,像是扣进骨头里,他一睁一闭会有眼泪冒出来,但他不敢乱动。同事给了纸巾后,他稍微擦了擦,担心会把病毒揉进眼睛。他还戴着权作护目镜的泳镜,但和口罩一起勒得难受,呼吸又困难,摘掉之后,他索性尽量闭眼。

泳镜是崔思琪在回国前两天去超市买的,去的路上,他戴上新旧两个口罩、墨镜,头蒙塑料袋,到了超市,两个伊朗工作人员不解:为什么搞成这样?他们甚至都没戴口罩。

崔思琪回国的决定是2月29号那天下的。2月19日,伊朗政府证实境内首例感染新冠病毒病例,之后一周,每天的新增病例十几或是几十例,但到27日后突然报新增超过百例,并且以几何级数增长——28日143例。

一日新增确诊千例:被疫情困住的伊朗(组图)

29日早上,大使馆的人曾联系过崔思琪,问他生活是否有困难,是否有回国的意愿。他只说,热水器坏了,不敢让人来修。崔思琪在德黑兰的住所比较偏僻,周围没有什么人,崔思琪认为,相对安全。他在菜市场买足了食物,足够一个月生活

没想到29日当天,伊朗就又新增确诊205例。在国内的家人和朋友看到新闻,万分担忧,让崔思琪赶紧回国。当晚,崔思琪联系了使馆人员得知,这次包机结束以后可能就没有了。崔思琪想,不能再拖了,他填了回国登记表。

3月3日,大使馆建了微信群,把所有人的护照信息汇总给航空公司。第二天,崔思琪和另外145名中国公民一起登上了飞往兰州的商业包机。

从摆渡车上飞机前,四个医护人员围住他:换口罩、喷消毒液、洗手、量体温,再检查一遍他的机票。一路上,崔思琪填了三个健康申报审查表,量了四次体温,抽了一次血,测了一个咽喉,还经历了一次惊心动魄:飞机落地兰州后,崔思琪听到了海关人员问前排乘客:发烧几天了?崔思琪的斜后方还坐着一个发烧的乘客。所幸崔思琪回想,一路上没有听到他们咳嗽,这些有疑似症状的人集中先下了飞机。崔思琪估计,这些人应该去医院了。

旅程漫长,“有时是等待所有人手续繁杂的登机,有时是等待对所有人的盘查,有时是不知道在等什么。”崔思琪告诉本刊。尽管路上耽搁了许多时间,但至少他顺利地回到了中国

中国旅游博主龙微则没那么幸运,他还在德黑兰等待回国。他1月17日到达伊朗,已经在伊朗境内待了一个多月。龙微告诉本刊,此前,他曾购买俄航3月8日的机票回国,之后机票价格涨了十倍,从两千多到两万多。但3月6日,购买相同航班的中国人去登机,德黑兰机场却不给办理登机牌了,龙微只好取消了机票。他加入了中国驻伊朗大使统计回国意愿的群,很快500人的群就满了,但回国的航班消息还遥遥无期。

一日新增确诊千例:被疫情困住的伊朗(组图)

在龙微的镜头下,菜市场的店面依旧全部开着,人们如常购物、搬运和交谈,只有偶尔一两个路人戴着口罩。崔思琪离开前,他看到平常去买馕的店依旧热闹,馕是当地人的主食,店里做出来的馕扣在铁架子上,顾客付完钱用手端上馕就走了,一会儿现金一会儿馕,崔思琪觉得害怕,他改吃每次都需要煮熟的意大利面了。

崔思琪在兰州隔离的第二天,当地时间3月7日中午,伊朗卫生部通报称,过去24小时,伊朗新增1076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5823例。而在此前的3月2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顾问委员会一名委员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3日,伊朗紧急卫生服务部负责人感染了新冠病毒,伊朗首位女副总统苏梅·埃卜特卡尔也被感染。伊朗总统鲁哈尼表示,新冠肺炎病毒几乎传播到所有省份。

一座圣城和两次聚集

伊朗有确诊新冠病毒感染者的消息,出现在2月19日,崔思琪在刷Instagram时看到。最初两例确诊病例都在圣城库姆,疫情也由此爆发。

库姆位于伊朗西北部,是伊斯兰教什叶派圣地,也是陆路交通中心,常居人口120万,每年前往该地参加宗教活动的人数达到百万级别。伊斯兰教什叶派版本的《圣训》中称,“若通往天堂有八扇门,三扇就在库姆”。

崔思琪曾去过库姆旅游,他看到在清真寺里,信众在里面睡觉休息、诵读经文和圣训,面向圣城方向礼拜,这是当地信众的日常生活。等到礼拜日,人员更加密集,前来朝圣的民众还有亲吻和触摸圣坛的习惯,容易变成一个巨大的传染源。

在宣布确诊第一例新冠病毒病例后,伊朗政府下令关闭疫情最严重地区库姆的圣坛和清真寺,但该市的神职人员抵制了数天。2月22日,在伊朗的官方新闻里,库姆圣墓管理人萨伊迪教长反对关闭圣墓,“圣墓不仅不能关闭,而且要尽量鼓励信众前往”,因为“圣地是治愈人的地方,不是让人染病的地方”。

一日新增确诊千例:被疫情困住的伊朗(组图)

长期关注伊朗问题的国际事务观察者张育轩告诉本刊,伊朗的政教合一的体制使得宗教人士有很大权力,即便政府想关闭宗教场所也不是容易的事,而未关闭宗教场所使得疫情进一步扩散。

在伊朗当局取消了原定于3月初举行的为期三天的宗教节日后,库姆居民仍然拒绝遵守省长安全委员会关闭圣坛的命令。2月28日,伊朗在全国范围内取消了41年来从未中断过的周五聚礼。


但库姆至今没有封城,市民出行没有管制。即使清真寺被关闭,虔诚的人民仍会选择到另一个城市的清真寺进行朝拜,这又会导致库姆疫情向外扩散。
虽然周五的大礼拜被要求取消,但很多信众周内其他时间也会做礼拜,并且笃信去清真寺进行集体仪式。

伊朗总统鲁哈尼在2月26日的内阁会议上表示,伊朗没有计划对任何城镇实施卫生隔离。2月27日,领袖哈梅内伊在冠状病毒的讲话视频中,表示力挺卫生部,支持后者“不隔离疫区城市”的政策。崔思琪看到资料,每日库姆和德黑兰有30万人次的往返,而商场、医院地铁的祈祷室都正常开放,地铁和集市的人群依旧集聚。

一日新增确诊千例:被疫情困住的伊朗(组图)

崔思琪还担忧地回想起两次大规模聚集活动:2月11日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四十一周年的大游行,以及2月21日的议会选举活动

伊朗的国庆大游行从当年的革命地德黑兰大学附近的革命广场开始,一路向西,走三四个地铁站的距离,到达自由广场。整条马路上都涌着人,人挨着人,车辆无法穿行。崔思琪觉得,病毒当时已经潜伏在了人群里。

即使2月19日出现确诊,伊朗政府依然不愿意取消21日的议会选举。崔思琪在电视里看到,人们纷纷去投票站投票,几乎都没有口罩。


疫情在伊朗实际上1月就发生了,但近期伊朗的局势动荡,政府直到2月19日才公布疫情。”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特邀研究员、中国驻伊朗前任大使华黎明说,“在这样的形势下,伊朗政府正面对持续不断的反政府示威游行,为了确保政治安全,政府并未取消大游行选举。”

在印权斌看来,政府未迅速采取隔离等应对疫情的硬措施,还为了要保障经济和社会稳定。一旦封城停工,势必让已经在美国制裁压力下脆弱的伊朗经济更加崩溃,而且会导致民众恐慌哄抢物资,进而导致物资短缺引发社会动荡。经济与绝对控制疫情,只能顾一头。

一日新增确诊千例:被疫情困住的伊朗(组图)

印权斌告诉本刊,德黑兰疫情爆发第一周,咖啡馆依旧人来人往,公共场合人流量大,一方面是因为政府轻描淡写,另一方面是伊朗最近面临遭受制裁、物价上涨很多困难,而冠状病毒也只是困难中的一个而已。


2月28日,世卫组织将新冠肺炎疫情全球风险级别上调至“非常高”。

扩散的风险

2月19日,听到库姆有两人确诊感染新冠的消息后,崔思琪去超市买菜,跟门口卖花的阿富汗人说了情况,让他们也小心些。他的波斯语表达不清,对方以为他说两人死去了。崔思琪解释,只是确诊。没想到几个小时后,两个确诊者就去世了。

当天下午四点,崔思琪跑到药店买了30个口罩,总共花了30万里亚尔,约合人民币15块钱。第二天他想再买点消毒液,上午九点,他刚走进药店,对方就摆摆手:口罩卖光了。他跑到另一家店,口罩限购4个。之后一个学生告诉崔思琪,德黑兰有些口罩涨到了人民币15块钱——在德黑兰,这接近普通家庭单人一周的饭钱。崔思琪想,这或许是路上许多人仍然不戴口罩的原因。

27岁的伊朗人索尼娅失业已久,她买不起这价格昂贵的口罩。她有工业工程的硕士学位,但只能在伊朗兼职做导游。今年1月10日,白宫在一份声明中说,总统特朗普当天签署行政令,授权财政部制裁包括建筑、矿业、制造业和纺织业在内的多个伊朗经济行业。美国和伊朗的关系更加紧张,很多游客不再前来伊朗旅游,索尼娅接不到工作,也基本上没有收入

2月28日,索尼娅发烧了,不停咳嗽。她前往医院就医,医生说,只是流感,不用治疗。索尼娅依旧感到焦虑,由于没有试剂,她不能保证医生的诊断是否可信。但她只能回家,自己隔离。

张育轩告诉本刊,伊朗能应付基本药物治疗,但在传染病防治和应对上能力较弱。而伊朗的医疗进口商表示,由于美国的经济制裁,他们没有办法买到检测制剂。

一日新增确诊千例:被疫情困住的伊朗(组图)

中国向伊朗政府和人民提供援助

2月21日,国际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将伊朗列入了黑名单。印权斌告诉本刊,国际反洗钱机构已经多次给伊朗宽限,要其政府通过国际反洗钱协议。虽然伊朗议会通过协议,但专家会议一直不通过,最后国际反洗钱机构忍无可忍,将伊朗列入黑名单。列入黑名单后,与伊朗的所有交易都将面临更严格的审查。伊朗医疗设备进口商协会理事法拉说:“许多国际企业愿意向伊朗提供检测新冠试剂盒,但我们无法向他们汇款。”截至3月6日,伊朗有近16000例疑似病例未得到确诊。

在家隔离的索尼娅告诉龙微,很多年轻人医院里得不到救治。而她得不到检测试剂,也万分焦虑,3月5日她发消息给龙微:“这一周伊朗疫情将达到高峰,这将会是一场灾难,你必须早点离开!”


伊朗地处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由于其他国家的什叶派民众到库姆朝觐,疫情或许还将继续扩散。
目前,伊拉克、黎巴嫩、阿富汗、巴林、科威特的确诊病例都曾前往伊朗。华黎明说,如果伊朗不彻底封锁边境,不断然采取措施,可能会在中东出现大规模蔓延。

(崔思琪为化名,本文图片来自parstoday官网)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图片,一键下单


「营造学社」

一日新增确诊千例:被疫情困住的伊朗(组图)

今日时事新闻网|最新的新闻时事–一日新增确诊千例:被疫情困住的伊朗(组图)


今日时事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一日新增确诊千例:被疫情困住的伊朗(组图)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