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实纪:美国人抗新冠肺炎 一场疫情百样情(图)

新闻 Adam 3周前 (03-20) 113次浏览 0个评论

2020-03-19 01:04 / blue phoenix

这两个多月以来,由于新冠肺炎的大肆袭击,口罩成了在美华人的关切重点。

有趣的是附近店裡买不到任何口罩,路上也看不到任何人戴口罩。大婶我很想对着口罩喊话:「口罩口罩今何在?你不在我不自在!」三月十六号我终于看到第一个活生生戴口罩的人出现在我的面前。嗯,我忘记说了,是我照镜子时看到的。没错,那天我非常勇敢的戴上我家老爷赏赐的口罩和塑胶手套,义无反顾的到学校去了。之所以成为戴口罩的第一人,当然是有原因的。

工作小学位于德拉瓦大学 (University of
Delaware)旁边,德拉瓦州出现的前七个新冠炎确诊例子都和该所大学人员有关,我的学生家长有很多人都是该所大学员工或教授。德拉瓦大学已延长春假,关闭学校,让多数员工在家工作。三月十三号下班以后,德拉瓦州长宣布全州公立小学停课两星期。由于停课通知来得突然,学校通知教职员,週一有两个小时的空档让大家返校收拾,例如食物,宠物或是盆栽。

所以大婶我才会冒着生命危险,全副武装走进学校收拾东西。

我一走进学校,美国同事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一名女校工由于上星期发现我老是用袖子开门,见到我今天戴上了塑胶手套,忍不住笑了。

美国人觉得戴口罩的人是因为生病了,所以不见棺材不掉泪,看见口罩如见瘟疫。

果然我的搭挡老师一见我的全副武装,马上惊吓的退后三歩,然后问我说:「妳还好吗?我会离妳远一点。」

从这次全球新冠肺炎大爆发的情况来看,我总觉得美国的情况还会恶化,谷底还没来到。

美国华盛顿州一家好市多实施流量管制,每次只让30人进入,顾客大排长龙。 

因为医疗保险昂贵,很多美国人没有医疗保险,所以一开始疫情爆发之初,检验新冠肺炎的人数极少,到最近才出现某些地区可以免费检疫,我居住的地区还是需要家庭医生在病人出现症状之后开立检测的处方。一月份亚洲爆发新冠肺炎时,相较起台湾的小心翼翼,我週遭的美国友人似乎都有种天高皇帝远,一副与我何干的感觉。一直到加州和西雅图传出多起死亡例子,才感觉到美国大众的恐慌。传染病疫情几乎影响了每一个人,很多公立学校关门,很多大学包括我家女儿的学校关门,大学生只好搬回家来住。很多行业也被迫关门,或是减少营业时间,太多人的生计和生活受到影响。

一月时本地的华人社团发动募捐,协助武汉疫情,有专人负责和武汉附近的医院连繋,将捐款提供给这些医院购买医疗设备和器材,包括口罩在内。大家跃跃捐输,最近武汉疫情减缓,捐款活动也告一段落。我却在华人团购的网站上,看见有人出售口罩,有日本品牌,但是最多的还是大陆製造。之前本地华人不分台湾大陆,热心捐输帮忙武汉地区居民度过难关,结果反而在美国买不到大陆製口罩,还要透过团购私下揪团购买,更别提价格有多贵了。几个星期前,老爷在医疗网站上网订货,口罩价格从一盒五十个只要二美元,一路飚升到四十美元,然后还是缺货,因为中国抗疫,口罩缺货。

三月此刻不仅是买不到口罩了,连洗手液也买不到,不断传来超市人潮汹涌,架上空白无物的惊悚画面,愈来愈多民众抱怨买不到卫生纸。

上星期四,我到附近一家好市多去採买。好市多早上十点开门,我十点十五分开进停车场,只见停车场几乎全满,走进去一看,从未见过的人潮,有趣的是我反而没有见到太多亚裔,最多只有十多个人吧。裡面的员工告诉我,十点一开门,就冲进来五百个人。

那一天我果然买不到卫生纸,好不容易买好菜,只见前面一条人龙,一位白髮苍苍的老太太站在最后面,我排在她的后面,询问她这裡是结帐处吗?她不甚确定的说似乎是。没有多久前方处出现了第二条人龙,但是短了许多,大婶我一马当先,毫不犹豫换边,五秒钟后,听到后面有声音,我一回头看,身后已经有一条长龙,反而老太太后面没有人了。

我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居然会有一大群美国民众跟在我的后面换边站。

难道他们跟着我是因为我的亚裔身份吗?难道他们觉得亚裔大婶比起白人老太太更容易在好市多杀出重围吗?

前两个星期,校长开校务会议时提到,家长打电话到学校表示关切,学校有没有准备新冠肺炎的防疫措施,原因是本校有数名中文老师。早在一月底时,一名外校的中文老师就告诉我,她的学生家长写电邮问她,他的小孩生病了,是不是得了新冠肺炎

凡此种种,简直令人啼笑皆非,若非亲身体验,很难想像一些美国民众无知的程度。

你可以称之为种族歧视,毕竟我们已经在新闻看到不少例子。我宁愿以无知程度来代替种族歧视,毕竟煽动容易团结不易,值此社会变动之际,人人都是自求多福。遗憾的是美国政府官员包括川普总统自己也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扩大了亚裔与其他族群的隔阂与误解。

一个流行病毒的肆虐,带给全世界的影响,无远弗届,没有人知道这波疫情何时可以完全控制,但是,一场疫情却显示了人性的各种层面。

美国是联邦政府制度,各州州长自行决定全州的防疫措施,我居住的宾州,比德拉瓦州更早宣布全州公立学校停课,宾州州长比起德拉瓦州长更积极防疫,费城附近两个郡(county)出现了确诊例子,他乾脆封郡了。从三月十四号起,我居住的这个郡,也被封了,所有一切非民生必需的行业全部关门,加油站和超级市场算是必需行业,不在其中,
餐饮业没关,但是只限外带。州长呼吁大家除了工作,待在家裡不要任意外出,不要参加群众活动,不要拜访朋友

这正是这一阵子新闻裡一个热门的字眼:social distancing,我姑且翻为社交疏远。

然而社交疏远对部份年轻人而言,似乎是个很难理解的概念。女儿的朋友传来在佛罗裡达海滩人山人海的画面,前天女儿的大学传来一封电邮,告知家长,部份选择留在校园的学生,没有贯彻社交疏远,而且罔顾警告,举行狂欢派对。宾州一所大学也因为相同的原因,关闭了学校附近的酒吧。同一天,我家也来了一场新冠肺炎的危机。老三上週末去朋友E家过夜,回来第二天突然听说,E的朋友M当天没有去E家,但是M检测新冠肺炎是阳性。老三惊慌失措,我们也跟着担心害怕,但是并不知道为什麽M需要检测,第二天,老三终于得到了完整的答案。

原来M只是觉得好玩,而故意告诉大家她测验新冠肺炎

虽然是一场虚惊,但是却让我心寒,怎麽会有人拿这种传染疾病开玩笑?据老三说,还是因为E的父母出面询问,M最后才说出实情。

这些年轻的大学生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完全不以为意,做出幼稚弱智的行为,不论是派对狂欢或是恶作剧,都令人难以想像。年轻族群,由于过度依赖网路,面对的是电脑,而不与活人接触,常被批评为不擅现实的人际关係。我更觉得,他们其实也缺乏同情心和同理心。相比之下,部份商家同情老年人行动不便,在超市抢不到民生用品,所以纷纷安排老年消费者在特定时段单独消费。不少学区也安排家境困难的学童,即使学校停课,可以在某个地点领取免费午餐。这些安排,在一片凄风苦雨的疫情之中,让人倍感温暖。一样疫情却是百样情。

至于,我家买不到卫生纸的困扰如何解决呢?

那天我在好市多找不到卫生纸之后,我在全家的简讯族群裡,传了一条简讯:「我买不到卫生纸,所以我买了餐巾纸。」我想着可以把餐巾纸撕成一半,给三个女儿上厕所用。离开好市多之后,我到家裡附近的一般超市去,架上卫生纸果然寥寥无几,大包装的全部没有,我随手拿了几包四包装,兴奋的再传了个简讯给女儿,告诉她们:「回家以后,不必担心,妳们可以自由自在的大小号了。」

华人实纪:美国人抗新冠肺炎 一场疫情百样情(图)

(好市多人潮挤爆,我站在人龙中间不见头尾。)

今日时事新闻网|最新的新闻时事–华人实纪:美国人抗新冠肺炎 一场疫情百样情(图)


今日时事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华人实纪:美国人抗新冠肺炎 一场疫情百样情(图)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