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厅长写奇书被免职 《平安经》未能保平安

新闻 Eve 4天前 8次浏览

本周五(7月31日),吉林省委发布消息,宣布“免去贺电同志吉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职务”。此前,这位拥有法学博士学位和二级教授、博士导师职称的官员因一部《平安经》在网上”火了一把“。

“宇宙时空平安、世界大地平安、世界各界平安、人类文明平安、国家地区平安、中华大地平安、中国各界平安、中华文明平安、中国各地平安、人类众生平安”-打开这本藏青色封面,售价299元人民币的《平安经》,可以看到全书由十篇内容构成,句句皆以数字、地名、年龄、行业、器官等加上”平安”两字组成。比如眼平安,耳平安,鼻平安,舌平安,身平安,意平安……北京火车站平安,西安火车北站平安,郑州火车东站平安,上海虹桥火车站平安……初生平安、满月平安,百天平安、一岁平安、二岁平安、三岁平安、四岁平安…….以此类推。

该书标明为2019年12月初版,2020年5月再版,由人民出版社及群众出版社联合出版,贺电著。

今年5月8日,吉林网官方微信公众号发表一篇署名为张咏的《拜读出自当代作者的首部经书<平安经>》文章,称《平安经》作为跨国传世的经类大作力作,是历代和当代仅见的首部平安经书,”作者贺电博学多识,拥有警察和专家双重身份,已出版专著35部。从他的新作《平安经》中,令人感知到一位学者深邃的灵魂和宽广的情怀。”该文还称,”官员阅读此书,领悟初心使命。学者阅读此书,顿悟平安哲理。商贾阅读此书,企业平安无虞。民众阅读此书,安享世间太平。”

5月9日,吉林省应急管理厅官方微信公众号也发表了《拜读<平安经>感言》的文章。《长春日报》、《吉林日报》也相继报道《平安经》公益朗诵活动研讨会。报道中称,活动还将邀请国内及省市知名学者、诗人,共同创作原创诗歌、撰写《平安经》读后感,同时邀请全国知名艺术家和省朗诵艺术协会会员共同朗诵原创诗歌、《平安经》和读后感,并在网络平台和长春广播电视台等媒体进行展播。

然而,好景不长。该书具体内容的截图近日被多位微博大V转发后,在网上引起大量调侃和讥讽,网民们也扒出了该书作者的身份,确认其为吉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和常务副厅长贺电,此人的公开资料还显示他拥有博士研究生学历,法学博士学位,为二级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和一级警监。

除了网民热议外,官媒公众号也助阵加入质疑的行列。《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账号”侠客岛”在新浪微博讽刺说”我1天写10万字《健康经》!有没有出版社愿意出版?”上海东方网评论说,”《平安经》只是简单的语句重复,完全没有逻辑和主题,甚至连小学生的水平都不如”,”官员写《平安经》,跟着一群捧臭脚的马屁精”,”因为官员出的不是书,而是权力。”新华网也评论说,如此”平安”令人不安,”作者写这样一本书的用意何在?……但是用这样一种丝毫显示不出专业能力、职业素养的方式求平安,真的能求来平安吗?这本定价299元的书是哪儿出版的?人民出版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从未出版《平安经》一书,也从未同意与任何单位联合出版该书。但书的封面上确实印着”人民出版社”几个字,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这篇评论还问道,”这么一本令公众”大跌眼镜”的书,却得到了当地众多学者、媒体的”吹捧”,又是研讨会,又是公益朗诵,又是读后感言的,他们是真的觉得这是一本好经吗? 如此多谜团待解,这本”经”念得着实让人不安啊!”

“不当个人行为”

吉林官方很快做出反应。7月28日,吉林省公安厅出面表示《平安经》的创作系贺电业余时间的个人行为;与此同时,该书在淘宝、京东与孔夫子旧书网等电商平台下架,7月29日出版社官网的该书信息也消失。同样消失的还有网上吹捧、宣传《平安经》的文章。

7月29日,吉林省政府新闻办公室通报称,吉林省委决定,成立由吉林省委政法委牵头,省纪委监委、省委宣传部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对贺电所作《平安经》有关问题进行调查核实。7月31日,吉林省委发布消息,宣布”免去贺电同志吉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职务”,但并未提到任何将其免职的原因。

奇葩的《平安经》并不只是一个笑话,它身后尚有诸多谜团并未解开,比如当地官方机构在哪些人的参与下为《平安经》背书,当地媒体在哪些人的指示下加入吹捧《平安经》的行列,公权力和公共媒体何以被滥用等等。这些谜团是否有朝一日得到解答,责任人是否会被追究不得而知。如果就这样不了了之,写了千万句平安祝语、开创了”平安体”的贺姓官员估计会感到有些委屈。

天钧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副厅长写奇书被免职 《平安经》未能保平安


天钧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副厅长写奇书被免职 《平安经》未能保平安
喜欢 (0)

Fatal error: Uncaught Error: Call to undefined function WP_Optimize() in /www/wwwroot/nnews.eu/wp-content/plugins/wp-optimize/cache/file-based-page-cache-functions.php:165 Stack trace: #0 [internal function]: wpo_cache() #1 /www/wwwroot/nnews.eu/wp-includes/functions.php(4609): ob_end_flush() #2 /www/wwwroot/nnews.eu/wp-includes/class-wp-hook.php(287): wp_ob_end_flush_all() #3 /www/wwwroot/nnews.eu/wp-includes/class-wp-hook.php(311): WP_Hook->apply_filters() #4 /www/wwwroot/nnews.eu/wp-includes/plugin.php(478): WP_Hook->do_action() #5 /www/wwwroot/nnews.eu/wp-includes/load.php(960): do_action() #6 [internal function]: shutdown_action_hook() #7 {main} thrown in /www/wwwroot/nnews.eu/wp-content/plugins/wp-optimize/cache/file-based-page-cache-functions.php on line 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