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年后 那个“虎妈”还是把2个女儿送进了哈佛耶鲁…

  • 新闻

中共瞒报疫情祸及海外华人 南非经济衰退迁怒华人个半月7人死

2020年8月13日,仲志维夫妇遇害现场。小图为遇害的齐鲁商会负责人仲志维。(知情人提供) 南非近日接连发生针对华人的抢劫和绑架案,在一个半月内,包括侨领仲志维夫妇己有7名中国人遇害。但有当地华人指受害人数远超官方公布数字,估算每四天就有一名华人遇害,而中共使…

蔡美儿,一位因为
” 折磨 ” 两个女儿的教养方式,在全美掀起巨大舆论风暴的华裔妈妈。

9
年前,她出版的自传式育儿作品《虎妈战歌》里,记录下这位普通中国式母亲对自己两个女儿近乎严苛的管教,为两个女儿制定十大戒律,用她自己的话,”
采用咒骂、威胁、贿赂、利诱等种种高压手段 , 要求孩子沿着父母为其选择的道路努力 “。

此书一出,整个美国的反应都变得异常激烈,在美国人看来,” 虎妈 ”
蔡美儿的教育方式过于强势和霸道,很多在美国的华裔妈妈也站出来表示与她划清界限,蔡美儿严厉的育儿在一部分中国父母这儿还是感觉亲切的,但也存在极大争议,很多人猜测虎妈的教育会失效,而且在未来她跟女儿的关系也会降至冰点。

如今将近十年过去,蔡美儿和她的两个女儿怎么样了?

” 虎妈 ” 教育

2011 年,一位普通的华裔妈妈登上了《时代》杂志封面,并入选为当年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

事情的起因,是当时 48 岁的蔡美儿写了一本名叫《虎妈战歌》的书。

在那本自传式的育儿书里,记录下了她对两个女儿 ” 魔鬼式 ” 的严苛教育,先看看她为女儿 16
岁以前制定的家规里不允许做的事情:

1、在外面过夜

2、参加玩伴的 party

3、在学校里卖弄琴艺

4、抱怨不能在学校里演奏

5、经常看电视或玩电脑游戏

6、选择自己喜欢的课外活动

7、任何一门功课的学习成绩低于 “A”

8、在体育和文艺方面拔尖,其他科目平平

9、演奏其他乐器而不是钢琴或小提琴

10、在某一天没有练习钢琴或小提琴

很多人看完,隔着屏幕都会觉得有些窒息,他们或许想不到,大女儿 Sophia 刚一岁,虎妈母亲的严酷教育就开启了。

18 个月 Sophia 开始学认字母表;3 岁阅读《小妇人》这样的名著并开始学钢琴,小女儿 Lulu 也从 3
岁被要求学小提琴,每次练琴都是 3
小时起步,不练?那就拖到室外去冷静一下。练不好?那就眼睁睁看着心爱的玩具被捐掉,以后也不要想圣诞礼物和生日派对之类惊喜的了。

学习成绩必须拿 A+,第二名都不行,不然就每天做上千道习题,直到拿到第一为止 …… 而这些只是蔡美儿 ” 虎妈 ”
教育的某些片段而已。

近乎 ” 残酷 ” 的育儿方式在美国社会引起了轩然大波。

她的一些做法让许多崇尚严格管教的中国父母都觉得 ” 也太严了吧 “,在鼓励个性化教育的美国父母看来,甚至被冠上了 ” 虐待儿童 ”
的质疑。

蔡美儿的那本《虎妈战歌》曾一度登上美国畅销书榜首,而买来这本书看的专家们,对虎妈的教育模式展开了全方位的解析,各种针锋相对的观点把这位普通华裔妈妈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 外媒在当时的评论文章

《时代》杂志将蔡美儿放进 2011 年全球影响力百人名单里时,评书语是这么说的:


她写的《虎妈战歌》带来了一场火焰风暴。当一个国家举国对一件事情反应强烈时,你就会知道,这件事情触及了他们的神经,蔡美儿做到了,她戳到了我们的痛处。她质疑我们养育孩子的方式,质疑我们的孩子的学术成就,质疑今天我国是否有能力与别的国家竞争。”

《华尔街日报》甚至对此评论:” 上一次引发如此大规模的讨论,还是苏联抢在美国前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的时候。”

如果一定要追溯蔡美儿 ” 虎妈教育 ” 的来源,或许可以从她父辈身上找到点蛛丝马迹。

蔡美儿的父母是菲律宾华裔,做点小本生意,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父辈为了求学深造来到美国,带着三姐妹来到美国。

蔡美儿是大姐,她记得初到美国,一家人冬天连用暖气的钱都没有,直到父亲修完博士学位,拿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工作,生活条件才变好了些。

▲ 蔡美儿父亲蔡少棠

蔡美儿说自己的父亲蔡少棠是典型的中国式家长,具体到什么程度,小时候蔡美儿每天都要用保温盒将中式午餐带到学校;在家里必须说中国话,如果不留神在言语里夹带一两个英语单词,就会被筷子打手板;每天都得做数学题、练习钢琴;决不允许去朋友家过夜
…… 父亲每天晚上下班回家,蔡美儿都要恭敬地为他脱下皮鞋和袜子,递上拖鞋。

” 成绩单里必须得全 A,且是 A+,有一个 A- 都会让父母感到难堪,”
蔡美儿回忆有一回她拿了历史考试第二名,学生和家长参加颁奖仪式,有位同学拿了全优获得了基瓦尼斯奖,以及特别褒奖,颁奖礼结束后,父亲只留给蔡美儿一句话:”
千万、千万不要再让我像这样丢脸了 !”

很多人都会觉得生长在这样的环境里童年实在是噩梦,但蔡美儿坦言 ”
我就是在这样让人感到怪异的家庭里,汲取了奋发向上的力量和信心。”

父亲本身就很自律,每天工作到凌晨三点,他经常专注到无法察觉孩子们走进他房里,平时他也会兴奋地给孩子们推荐好吃的,还会不定期带孩子们敞开肚皮吃个自助餐,父亲每年都会抽时间带孩子去玩雪橇,滑雪,捉螃蟹,去野营。

在严厉却不缺少爱意的成长环境下,女儿们也很优秀,蔡美儿考上哈佛法学院,拿了博士学位之后成了耶鲁的终身教授。

蔡美儿有两个妹妹是精英,一个在耶鲁读完硕士,一个在哈佛读完博士。

最小的妹妹有唐氏综合征,没上大学,但是也在国际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上拿下两枚游泳金牌,也成了家,已经很出色了。

▲ 蔡美儿和三个妹妹

父亲的教育方式对蔡美儿影响还挺大的,尤其是小妹的传奇经历,让蔡美儿意识到一个人的成功或许跟天生资质无关,真正关键的是教育方式。

当孩子出生后,蔡美儿对她们的教养方式也格外严格,在外人看来,确实可以用残酷来形容。

为蔡美儿出生那年恰好是虎年,当她对女儿严厉到让家里太紧张时,” 丈夫和女儿开玩笑时会喊我‘虎妈’或‘伏地魔’。”

大女儿 Sophia18 个月就开始学认字母表;3 岁阅读《小妇人》这样的名著并开始学钢琴,每天练琴 3 小时起步。

因为虎妈相信《纽约客》作家马尔科姆总结出的一万小时黄金法则,在任何领域取得成功的关键是练习。

但不是让孩子一个人孤独地面对所有,父母需要成为孩子的陪练兵,比如在女儿练琴时,蔡美儿就是全程陪同,并当司机的。

小女儿 Lulu 出生后,蔡美儿为她选了小提琴,从 3
岁就被要求开始学琴,但是相比大女儿,小女儿的性情比较叛逆,学小提琴她一开始就是拒绝的,母亲直接把她拖到室外零下六摄氏度的刺骨寒风中;

7 岁那年她练到崩溃把乐谱撕碎来抗议,母亲把地上的碎片捡起来粘好,然后把 Lulu 最喜欢的玩具拿到她面前对她说:

” 如果你明天弹不好,这些玩具我就都捐了,后天还是弹不好,你就再也收不到圣诞礼物,大后天也弹不好,生日派对也不用办了。”

最初,对于这种有些不近人情的育儿方式,蔡美儿的西方婆婆是第一个反对的,蔡美儿的丈夫 Rubenfeld
是一位有犹太血统的美国人,从小受的是宽松教育,他的母亲就觉得即便这样,Rubenfeld 还是成为了普林斯顿的大学博士。

担心 ” 富不过三代 “,作为第二代美籍华裔,蔡美儿的忧患意识很深重,” 我从来不会把一天变成女儿们随心随意的‘开心秀’。”

蔡美儿坚信古典音乐是孩子必须要学习的,因为学习古典音乐不会让人在溺爱中走向堕落、懒惰和粗鲁。

丈夫 Rubenfeld 的父母因为过于宽容,Rubenfeld 从小缺乏督促,很早就放弃了自己的小提琴练习,这也成为
Rubenfeld 的遗憾,两夫妻最终达成一致,” 用中国方式教育下一代,并教导孩子犹太人的礼数。”

但有时候看不过去还是会想要干预,蔡美儿和丈夫签了协议,让他不要干预自己对孩子进行中国式教育,”
我问他,你是否有更好的教育方法?没有,请配合我。”

蔡美儿对女儿也是负责到底的,她不仅会为女儿找最好的老师,每天亲自为女儿制定计划,而且每一次练习她都寸步不离女儿身旁。

要求当然是严格的,学习成绩必须拿 A+,第二名都不行,有一回 Sophia
在数学竞赛中拿了第二,没有受到任何表扬,还被要求每天晚上做上千道练习题,蔡美儿在边上掐表计时,经过一个星期的训练,大女儿的速算次次都是第一。

两个女儿练琴起步时间都在 3 小时以上,练不好就一直练,就算是出去旅游,她也会给酒店打电话,预定酒店宴会厅早晨 6 点到 8
点的练琴时间。

最终,蔡美儿的两个女儿成为了成绩全 A 的学生,还因为音乐方面的造诣被人们称作 ” 音乐天才 “,大女儿 14
岁就成功在卡耐基音乐厅开了独奏会,小女儿 12 岁就当上了耶鲁青年管弦乐团首席小提琴手。

蔡美儿的严格不只是对孩子,毕业于哈佛的她之后成为耶鲁大学法学院的教授,很多年她都保持每天五点钟起床的习惯。

起床后开始写作,然后上班,午饭过后她从耶鲁大学法学院跑出来,开车接女儿去上小提琴课,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上班。

工作结束后她要接女儿回家,然后开始陪孩子练琴,真正做到了言传身教。

虽然她有时候看起来的确还是有些没有人情味儿。

比如她从不随便夸孩子,有一次两个女儿为妈妈准备了一张生日贺卡,蔡美儿只看一眼就把贺卡扔掉了,原因是她觉得两个女儿没有用心做这张贺卡。

大女儿在回忆起这件事的时候却说:” 做这张贺卡,我确实只花了 30
秒。我知道妈妈不是在拒绝我的心意,而是在拒绝我不用心的态度。”

蔡美儿回忆在教育女儿时遇到过最大的挑战,是发生在小女儿 Lulu 身上,小姑娘的叛逆在 13
岁那年爆发了,那次蔡美儿亲自挑了一颗鱼子酱给放在筷子上递给女儿,结果 Lulu 情绪很激烈:”
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在意我吃不吃鱼子酱,你不能强迫我吃任何东西!”

蔡美儿知道女儿是在反抗一直以来的小提琴练习。

在她的书《虎妈战歌》里写到,小女儿在学小提琴的事上屡次和她针锋相对,经历尖叫,砸玻璃,公开叫骂之后,虎妈承认了失败:”
你赢了,算了我们不学小提琴了。”

在重新思考之后,蔡美儿认为当孩子已经长大时,我应该把一些选择权还给她,让她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

后来,她达成了一些让人惊叹的妥协,大女儿 Sophia 可以和朋友约会,但是每天还是必须弹一个半小时钢琴,而不是以前的六个小时,小女儿
Lulu 可以辞去首席小提琴手的职务,去发展自己的爱好网球。

在成年之后,女儿们也很讶异于母亲几乎不干涉她们任何事情了,而此时,她们已经流露出学霸气质。

蔡美儿的两个女儿后来考入了哈佛大学,大女儿 Sophia
以优异的成绩从哈佛大学毕业,并考入耶鲁大学法学院攻读研究生,同时还加入了美国陆军,成为一名二级少尉。

小女儿露露以 GPA3.9 的高分从哈佛大学艺术历史系毕业。

但回想当年,深陷舆论漩涡的蔡美儿被人抨击 ” 折磨 ” 孩子,并被质疑 ” 她女儿以后跟她关系肯定不会好 “”
这种打压教育以后孩子性格肯定冷漠呆板,成为解题机器 “。

蔡美儿心都碎了,甚至因为外界的舆论压力陷入了很长时间的抑郁状态之中 ……

▲ 当时西方媒体用漫画抨击蔡美儿的育儿方式

9
年间,热点一波接一波,蔡美儿也不用再面对汹涌的言论和质疑,也渐渐没有人关心虎妈教育的归宿将会如何,也有媒体非常执着地在多年后去采访了这一家子的现状。

发现两个女儿跟母亲的关系也并没有很多人预料的变成仇人。

▲ 蔡美儿和大女儿 Sophia

在《纽约邮报》发表的对大女儿和小女儿的采访中,大女儿 Sophia 写信表达了对妈妈的感谢,她说人们都误解了妈妈。


恰恰是她这种独特的教养方式教会了我如何拼尽全力去生活,正是这点,让她能坦然面对命运抛给她的一切难题,即使明天就会面对死亡,我依然觉得自己曾经
110% 地活着。”

小女儿 Lulu 表示长大后非但理解了母亲,而且打算自己也成为这样的母亲,


有人说严厉的态度会打压到孩子,事实上自己是一个自信心爆棚的人,因为母亲让我很小就知道,自尊自信是要靠自己赢来的,而这背后的诀窍就是努力
“。

” 孩子在 18 岁以前,按照中国的方法为她们构筑自信,并认识走向卓越的价值;18
岁后再采用西方的方式,让每一个个体找到属于自己的路,我想这样可以两全其美。” 蔡美儿说。

当年《虎妈战歌》在中国大行其道时,很多人效仿却都没有成功。

因为她们大多只看到了蔡美儿表面的严厉,却忽视了蔡美儿严格背后的真正用意,以及她对女儿身体力行付出的爱、温情、陪伴。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天钧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9年后 那个“虎妈”还是把2个女儿送进了哈佛耶鲁…

内幕:美中围绕中共搞军民融合的较量

近年来,中共大力推进所谓的“军民融合”政策。不过,中共此举因涉从海外窃取军事技术秘密,已引起美国为首西方国家的警惕和抵制,与中共走得太近的民企渐被美国的制裁波及。 分析认为,中共推行“军民融合”的目的,一方面是想从民企中引入资金和技术支援军工,另一方面利用民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