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欧洲最大难民营付之一炬 上万人无处可去

新闻 Alex 2周前 (09-11) 14次浏览
文章目录[隐藏]

周三凌晨,希腊列斯伏斯岛上的「莫里亚难民营」突然失火。一夜之间,收容上万人的难民营付之一炬。天亮后,摊在希腊政府及无数难民眼前的,是COVID-19(武汉肺炎)疫情难民安置等问题的多重夹击。

全欧洲最大难民营付之一炬 上万人无处可去

经过一夜大火后,莫里亚难民营绝大部分都被烧毁,该如何安置上万名难民,现在已经成为希腊政府的一大难题。

欧新社/达志影像

突发大火 毫无预警

周三(9)清晨,希腊列斯伏斯岛(Lesbos)上收容
1万2,000名难民的莫里亚(Moria)难民营传出失火,在强风的助长之下,火势迅速蔓延,最终几乎烧毁整片营地,导致大批难民必须摸黑逃难。

所幸,至周三上午主要火势都已经扑灭,目前还未传出有人命丧火场,只有部分人因吸入浓烟导致呼吸系统不适。在日出之后,不论是难民们或是希腊政府都心知肚明,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全欧洲最大的难民营

列斯伏斯岛位于希腊东部外海、靠近土耳其处,岛上设有全欧洲规模最大的莫里亚难民营。最初,这座难民营预计只收容
3,000名难民,但到了失火前夕,已经有约
1万2,000名难民集中于此,使得这座难民营一直以来都饱受过度拥挤、公卫条件恶劣等问题所苦。

根据InfoMigrants的调查,莫里亚难民营中有 70%的难民是来自阿富汗,但事实上,共有来自超过
70个国家的难民居住于此。

全欧洲最大难民营付之一炬 上万人无处可去

大火究竟是不满于COVID-19(武汉肺炎)防疫措施的难民纵火所致,或是如难民口中宣称的「极右派希腊人」纵火,目前仍有待调查。

路透社/达志影像

起火原因调查中 可能是人为纵火

在佔地辽阔的难民营中,火势究竟从何、又是为何而起,目前仍无人知晓,起火原因也是众说纷纭。根据希腊总理米佐塔基斯(Kyriakos
Mitsotakis)的说法,希腊政府怀疑这次莫里亚难民营大火是少数难民纵火的结果。

不愿被隔离、与家人分开

近日,希腊当局对难民营中的部分居民实施COVID-19(武汉肺炎)筛检,至周一(7)为止,共发现
35位难民确诊感染COVID-19(武汉肺炎),但其中却有部分人不愿接受隔离、与家人分开,当局怀疑这些人当中有人就是本次莫里亚难民营大火的元凶。

希腊总理米佐塔基斯表示,他深知难民营中的生活十分艰困,「但无论如何,都不该以暴力回应当局为了防范COVID-19(武汉肺炎)疫情而实施的筛检及防疫措施」。

BBC的记者在Twitter上发文,展示当地难民口中「极右派希腊人」用来纵火的道具。

极右派希腊人才是真凶手?

在BBC的採访过程中,却又听见了完全不同于希腊政府方面的说法。根据BBC的报导,有部分难民将火灾归咎于「极右派希腊人」,并提供极右派希腊人用来纵火的道具相片。

警方封锁道路 避免难民、居民衝突

在岛上传出失火后,希腊政府在短时间内宣布列斯伏斯岛进入紧急状态,并派遣警力封锁通往岛上主要城镇米蒂利尼(Mytilene)的道路,避免镇上居民和蜂拥而至的难民产生进一步的衝突。

安置、防疫,真正的挑战才刚开始

在初步完成灭火工作后,接下来希腊政府得开始烦恼如何安置人数众多的难民、收拾残局、避免COVID-19(武汉肺炎)疫情在一片混乱中进一步恶化,真正的难题才刚刚展开。

全欧洲最大难民营付之一炬 上万人无处可去

全欧洲最大难民营付之一炬 上万人无处可去

全欧洲最大难民营付之一炬 上万人无处可去

大火过后,莫里亚难民营的绝大部分都已经被烧成一片废墟。(右滑看更多)

路透社/达志影像

大火过后,莫里亚难民营的绝大部分都已经被烧成一片废墟。(右滑看更多)

路透社/达志影像

大火过后,莫里亚难民营的绝大部分都已经被烧成一片废墟。

路透社/达志影像

全欧洲最大难民营付之一炬 上万人无处可去

欧盟的协助下,400名无人照料的儿童、青少年得以搭机前往希腊本岛,接受安置。

美联社/达志影像

海军船舰先支援 协助收容部分难民

目前,希腊海军已经派遣两艘船舰以及渡船,暂时安置
2,000名难民,欧盟方面则提供资金,将 400名无人照料的孩童、青少年送往希腊本岛安置。德国外交部长玛斯(Heiko
Maas)也出面向欧盟成员国喊话,呼吁各国应该做好准备,协助接收部分难民。

希腊政府也紧急运送临时的帐篷到列斯伏斯岛上,让
3,000名难民至少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部分难民则散居莫里亚难民营周遭的山丘上,等待希腊当局进一步的救援。

全欧洲最大难民营付之一炬 上万人无处可去

经过一夜恶火,整片莫里亚难民营几乎全数烧毁,上万名难民又再度面临无家可归的困境。

路透社/达志影像

继续寻找安置地点

同一时间,希腊政府也开始在列斯伏斯岛上寻找新地点,好继续收容散居各地的难民们,但是消息传出之后,反而遭遇当地民众的反弹。

至于只剩一片残骸的莫里亚难民营,当局希望在经过简单的整修后,就能重新收容部分难民。

「我没有选择」

对于茫茫未来,今年 30岁、曾任药师的难民阿里扎达(Omid
Alizadah)说道:「我希望希腊政府会用更人道的方式安置我们,但我真的不知道会怎样。」

「如果唯一的选择是返回一堆烧焦树木中间的帐篷,我会回去,毕竟我没有选择。」

天钧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全欧洲最大难民营付之一炬 上万人无处可去


天钧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全欧洲最大难民营付之一炬 上万人无处可去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