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车主遭遇“小损大修”暴露电动车行业维修弊端

新闻 Alex 2周前 (09-15) 10次浏览

美国宪政危机:剥夺生命的仇恨教育

看了标题,请不要惊讶,这是美国一位大学教授与一所大学的政治学教程的主张,公开发表,网上有可靠的信息来源。不要说美国之外的人对此会感到吃惊,就连我这生活在美国的人,即便经历了5月以来BLM在全美暴力”抗争”的人,我也深感吃惊。在今年BLM运动暴发以前,这类言论即…

特斯拉车主姜女士,因车门把手无法弹出,被特斯拉服务中心告知需更换门把手总成,维修总价高达1.4万元。而姜女士从网上得知,这类问题仅需更换一个小零件即可,官方售价10.99元。另有车主高女士,因为一个连接管损坏而被告知需更换整个电池,费用约为15万元……两位特斯拉车主遭遇的“小损大修”,也暴露出电动车行业在维修保养领域存在的弊端。

传动系统的大幅简化,固然为电动车带来了日常维修保养成本方面的优势,但也导致了整车成本向电池大幅偏移。与此同时,新能源汽车的电池多为外包生产,整车厂及4S店都几乎没有针对电池包的维修保养能力,一旦出现问题,基本只能更换电池总成,消费者或保险公司则不得不承担高昂的维修费用。

一直以来,除牌照和通勤成本优势外,相对低廉的日常维修保养费用,也是吸引消费者选购电动车的一个重要因素。而最近,北京一位Model
S车主姜女士(化名)却因车门把手无法弹出的问题,收到了特斯拉服务中心高达1.4万元的维修报价。

特斯拉车主遭遇“小损大修”暴露电动车行业维修弊端

姜女士朋友圈

“我的车是今年6月底出的保,后来出故障的是主驾的门,当时收到的报价是修好一个门需要2700元的门把手总成钱,另外再加800元的工时费。”姜女士在接受经济日报-中国经济记者采访时谈到,“而且因为我的车是比较老的款式,修复时需要先把系统升级到新的版本,然后再换新的总成;这3500元只是修了一个门把手,四个门就要乘以4。”

“我问他旧车型没有对应的维修方法了吗?他说没有,只有新的零件,维修就必须升级。”姜女士认为,这样的强制消费并不合理,企业不能强迫老车主去消费新的东西,“车可以更新版本,但老车也应该有相应的备件,否则维修成本就会不可避免地变高。”

特斯拉车主遭遇“小损大修”暴露电动车行业维修弊端

网络上的“自助维修教程”

一筹莫展之际,姜女士在网络上看到了讲述类似问题的视频,视频里展示了如何拆开特斯拉Model
S的车门,并指出门把手无法弹出,可能是门里的某个小零件坏了。“我们拆开车门,发现还真是这个零件出了问题,”随后,姜女士从特斯拉官方服务中心获悉,这个零件售价只要10.99元,且现货充足。

特斯拉车主遭遇“小损大修”暴露电动车行业维修弊端

姜女士的故障零件(左)和从官方途径购得的零件(右)

一般来讲,维修人员对于官方在售,且有现货零件的使用和更换,应当是了如指掌的;同时,零件备货充足,也足以说明“门把手无法弹开”的故障是一个较普遍的问题。“明明零件还在升级,但维修时就是不给换,11块钱能解决的问题非要换总成,且并未告知我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解决,”姜女士愤慨地说到,“对于这个价格,我当时甚至不敢相信,和服务中心核实了好几次。”另据姜女士反馈,尽管买到的零件是升级版本,但新的零件安装在车上后也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特斯拉车主遭遇“小损大修”暴露电动车行业维修弊端

零件的支付记录

一方面,姜女士遭遇的“小损大修”算是汽车维修保养过程中的“消费陷阱”,而另一方面,电动车也确实会因为一些小的损伤,而导致消费者不得不承担匪夷所思的高昂维修费用。

今年1月,有媒体报道称,特斯拉车主高女士(化名)的Model
3去年年底在高速上突然“失速”,系统提示“动力已降低”,最高车速只能开到96公里/时。经特斯拉官方服务中心检查,是大电池防冻液水管接口被外力撕裂损坏、防冻液漏空所导致;特斯拉方面表示,这个损坏的管子接头只有美国可以修,国内只能连电池一起更换,费用约为15万元。

特斯拉车主遭遇“小损大修”暴露电动车行业维修弊端

高女士收到的车辆诊断书

对此,高女士表示难以接受,“一个连接管坏掉了就要换整块大电池,还不质保,这也太脆弱了吧!如果这车这么娇气,坏个管就修不了,谁还敢买这个车!”

特斯拉车主遭遇“小损大修”暴露电动车行业维修弊端

损坏的管路

原宁德时代资深工程师樊先生(化名)则表示,从硬件上来说,电池包内的冷却系统由电池供应商做,外面的泵可以让电池供方提供,也能由主机厂配套;一般情况下,是由电池供应商留好接口,管子由主机厂来配。“如果是电池包外部的管子坏了,只换管子就行了;但看这个案例,这一段接口是电池包自带的,而且是固连,所以这种情况下换电池包也是没办法。”

特斯拉车主遭遇“小损大修”暴露电动车行业维修弊端

典型电动乘用车成本分布

传动系统的大幅简化,固然为电动车带来了日常维修保养成本方面的优势,但也导致了整车成本向电池大幅偏移。根据安信证券今年7月发布的一篇研究报告中的数据,目前典型电动乘用车电池成本占整车成本的比重一般超过30%。与此同时,新能源汽车的电池多为外包生产,整车厂及4S店几乎都没有针对电池包的维修保养能力,一旦出现问题,基本只能更换电池总成,消费者或保险公司则不得不承担高昂的维修费用。

实际上,特斯拉高价维修单所暴露出来的,只是电动车行业问题的“冰山一角”。相比零件数目多、需要深厚技术积淀的燃油车行业,电动车制造门槛相对较低的特性,在吸引资本向行业内大量涌入之余,也使市场变得鱼龙混杂。正如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工业一司副司长陈克龙所言,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正面临着核心技术部分缺失,基础能力不强,品牌竞争力不强等大而不优的问题,如何巩固传统优势,构建发展新优势,将是一个更大的挑战。

天钧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特斯拉车主遭遇“小损大修”暴露电动车行业维修弊端

麒麟芯片今起停产!华为绝版手机涨价 有人囤货千万

今天(9月14日),台积电正式停止为华为代工生产麒麟芯片,华为高端手机或将无芯可用;明天(9月15日),美国政府对华为的全面禁令正式生效;后天(9月16日),苹果公司将召开被推迟的2020秋季新品发布会…… 经过此次芯片“卡脖子”,尽快打造可自控的芯片供应链已…


天钧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特斯拉车主遭遇“小损大修”暴露电动车行业维修弊端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