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锦丽“处女秀”:讨喜有馀 以柔制刚 不时展招牌笑容…

新闻 Alex 2周前 (10-08) 72次浏览

贺锦丽“处女秀”:讨喜有馀 以柔制刚 不时展招牌笑容…

世界说撰文:罗保熙

2020-10-08 18:00最后更新日期:2020-10-08
21:57经过首场总统辩论的混乱不堪,今天的副总统候选人辩论,相隔多年再有女候选人登场,格外受关注,外界想知道彭斯(Mike
Pence)和贺锦丽(Kamala
Harris)二人能否恢复过往几届电视辩论的水平,以及真正论及大众关注的社会议题。是次辩论的关注点之一,是作为首位少数族裔女性副总统候选人贺锦丽(Kamala
Harris),谈及女性相关的热门话题,贺锦丽对答能成功「加分」?

在历史上的副总统电视辩论中,有女候选人参与的包括有1984年的费拉罗(Geraldine Ferraro)对老布殊(George H.
W. Bush),以及2008年佩林(Sarah Palin)对拜登(Joe
Biden)。两场相隔24年的副总统辩论中均创造出最高收视。今次再有女性出战的辩论除了有望取得高收视,贺锦丽所面对的困难也是上述两位女性候选人同样需要面对的,即如何在议题上保持强硬态度,同时又要讨人喜欢以吸引选民,一如费拉罗的「硬淨」和佩琳的「惹人欢喜」。1984年,时任总统列根(Ronald
Reagan)代表共和党寻求连任,面对前副总统兼民主党候选人的蒙代尔(Walter
Mondale)。为挑战大热的列根,后者历史性地打出「女性牌」,挑选了时任纽约州第九国会选区众议员的费拉罗出任副手,以图吸引被列根疏远的女性选民选票。

贺锦丽“处女秀”:讨喜有馀 以柔制刚 不时展招牌笑容…

费拉罗(左)是首位女副总统候选人。(Getty
Images)向来予人强人及认真形象的费拉罗,从一开始便遭到明显的性别歧视。媒体不仅质疑她作为候选人的信誉,还试图挖掘她的历史背景。竞选期间,其丈夫的财务问题,包括拒绝披露纳税申报表问题而困扰著她,事件打击了她「白手兴家」的形象。

女性身分过去备受攻击

费拉罗在辩论中除了要在表现得太过坚定自信或不够自信之间拿掐得宜,在辩论前,对手曾批评她「太毒舌」。到正式辩论时,她表现坚定,并批评列根在总统任期内的政绩,惟其女性身份在辩论中也遭到攻击,有记者甚至问她「有否想过苏联会试图因为她女性的身份而佔便宜」。

观众事后的评价普遍都认为老布殊胜出了辩论,大选的最终结果亦由共和党取得压倒性的选票。但费拉罗的表现也可说是为后来者踏平了道路,开创出首位女性副总统候选人的先河。

贺锦丽“处女秀”:讨喜有馀 以柔制刚 不时展招牌笑容…

佩林在竞选初期曾风头一时无两,但其女性身份后来备受攻击。(Getty Images)

另一次是2008年佩琳对拜登。亚利桑那州联邦参议员麦凯恩(John
McCain)选择佩林作为竞选拍档,意在争取年轻选票以及民主党参议员希拉里退出总统候选人提名之后所空出的女性票源。此一决定令奥巴马(Barack
Obama)和拜登的团队感到担忧。因为这位选美出身、自称「曲棍球妈妈」(Hockey
mom)的年轻阿拉斯加州长散发出迷人的民俗风韵,而她重视家庭和与联邦政府政治高层保持距离,都令得选民眼前一亮。她还有个响亮的口号:「你打赌!(You
Betcha!)」

作为主要政党的第二位女性副总统候选人,佩林虽然同样懂得善用这个身份,惟她在竞选过程中同样因此而遭到攻击,例如质疑她在竞选衣著上的开支。该场辩论吸引了近7,000万观众收看,创下了新纪录,并超过了奥巴马与麦凯恩三场辩论的收视率。虽然许多人事后也认为佩林的表现超出了预期,惟媒体仍旧不停嘲笑她,令其花瓶形象更显突出。

贺锦丽“处女秀”:讨喜有馀 以柔制刚 不时展招牌笑容…

两届有女候选人的副总统电视竞论均获得高收视。(Getty
Images)以上两次女性副总统候选人最终都以败选告终,但两人的经历都为贺锦丽提供了宝贵的经验,让她明白作为女性政治人物竞选白宫所要面对的种种困难和挑战,更好的装备自己。

作为黑人女性前检察总长及参议员,贺锦丽的形象绝对巾帼不让鬚眉,并没予人政治花瓶之感,口才也相当了得。回到是次辩论中,触及到女性相关问题的包括有提及黑人女性Brenon
Taylor被警员执勤期间枪杀、女性大法官任命及堕胎等讨论。贺锦丽的对答亦算得体。

贺锦丽“处女秀”:讨喜有馀 以柔制刚 不时展招牌笑容…

贺锦丽未有在女性议题充份发挥。(美联社)

贺锦丽在回应性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市的26岁黑人女护士Brenon
Taylor于今年3月被警察杀害时,带出了困扰美国的警暴问题。她称死者为「一个生命被毫无道理地夺去的美丽年轻女子」,并指出已和受害者家属接触,认为需要为她们伸张正义,她说:「我是前检察总长,我们永远不会容忍暴力。但我们始终必须为自己所珍视的价值观而战,包括为理想而战。」她亦趁机补充,如若她和拜登当选,将立即禁止警员「锁喉」的做法。

至于特朗普政府推动提名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取代已故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一事,贺锦丽则选择了迴避彭斯质问拜登会否寻求在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席位,只是表示参议院不应该接受巴雷特的提名。她解释:「拜登和我都很清楚,美国人民现在正在投票。这应该由他们决定谁将在最高法院终身任职。」

这让彭斯有机可乘,反指:「你未有给出一个答案,拜登同样没有。美国人应该得到一个直接的答案,如果你们还没有弄清楚,那麽直接的答案就是,他们会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席位。」

贺锦丽“处女秀”:讨喜有馀 以柔制刚 不时展招牌笑容…

彭斯不时攻击贺锦丽迴避的议题。(美联社)

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其中一项争端在于,特朗普表示其提名的人选巴雷特「肯定有可能」会有份参与重新检视1973年就堕胎权( Roe
v. Wade)的历史判决。

彭斯表示贺锦丽曾攻击另一位被提名的法官,指对方是天主教哥伦布骑士会的成员,而且组织持反堕胎的观点。面对彭斯的质疑,贺锦丽同样没有直接回应,却称这是对她与拜登的人身攻击。她说:「拜登和我都是有信仰的人。若说我们会因为他人的信仰而攻击他人,是对我俩的侮辱。」她补充:「事实上,如果拜登当选的话,他将是第二位执政的天主教徒美国总统。」贺锦丽也不忘强调主张,每位女性对自己的身体拥有选择权。

整体而言,贺锦丽今日的表现不俗,能就着主持提问作出回答,多少显示出佩林的「讨喜」,惟略嫌欠缺一些费拉罗的「硬淨」。主要的问题是她在回应核心问题上多有迴避,以至多次给予过多空间给能言擅辩的彭斯有机会攻击,成为辩论中少有的败笔。

贺锦丽“处女秀”:讨喜有馀 以柔制刚 不时展招牌笑容…

贺锦丽在副总统辩论上不时展露招牌笑容。(美联社)

以柔制刚 应对中途被打断

面对彭斯不时驳咀,贺锦丽也表现出应有的耐性,甚至在发言途中遭对方打断,也只是说:「副总统先生,我正在说话。(Mr. Vice
President, I’m speaking.)」这样的表现与上次拜登在辩论中说的「可以请你闭嘴吗(Will you please
shut up, man?)」为人受落和体面得多。

事后,美国女性时尚杂志的身体语言专家沃德(Patti
Wood)尝试点评二人在这方面的表现,形容贺锦丽的表达明显佔优,她以稳定沉实的声线说罢,还补上一个笑容,让人看来犹似一个母亲纠正孩子胡乱插话,令她顿时抢佔上风。相反,彭斯全程过于平稳沉实,让观众难以感受到他的情绪。

《纽约时报》评论指,整晚最引人注目的是礼貌,双方尊重礼节的表现,使辩论会恢复以前总统辩论的程度,而贺锦丽在谴责特朗普政府防疫不力方面取得成功,她证明自己不仅是一位可信的副总统,还是一位可靠的「潜在总统」。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贺锦丽“处女秀”:讨喜有馀 以柔制刚 不时展招牌笑容…


天钧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贺锦丽“处女秀”:讨喜有馀 以柔制刚 不时展招牌笑容…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