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诺贝尔和平奖:他们抢救饥荒但止不住性侵

新闻 Alex 2周前 (10-11) 63次浏览

2020诺贝尔和平奖:他们抢救饥荒但止不住性侵

图/路透社

「这是个荣耀与争议并存的时代。」挪威诺贝尔委员会9日下午在奥斯陆,宣布将把2020年的诺贝尔和平,颁发给联合国辖下、负责解救饥荒与粮食危机的「世界粮食计划署」(WFP)。委员会会表示,WFP是当前世界上任务最重、规模最大的人道救援组织,无论是在战争、天灾还是人道危机中,都能见到他们为了拯救人命、抢救粮食安全的努力,因此在世界各国亟需团结的当下,授奖给WFP也具有向世界携手喊话的象徵意义:「在这个黑暗的时代裡,我们最需要的可能是抗疫疫苗,但在真正的疫苗问世之前——粮食,就是这个世界阻止混沌混乱的最佳疫苗。」

然而相关颁奖不仅出乎各方意料,挪威委员会的授奖时机亦存在一定争议。因为在过去20年以来,WFP的前线工作虽然救人无数,但却同时以组织颟顸与反应迟钝闻名——特别是援助前线不断传出「性暴力」问题,自90年代在西非爆发的「性交换粮丑闻」、至今仍咎责不清后,类似的丑闻状况就一直层出不穷,最近一次甚至爆发在3个星期前的乌干达。

儘管过程无中,像是现任WFP执行长比斯利(David
Beasley,美国籍),就曾在2019年的内部报告中证实了组织中「性暴力与性迫害」问题的蔓延与加剧。但类似的状况,包括性平通报、预防政策与受害者保护,WFP的问题却与其他大型救援机构一样,陷入了反应迟钝的窘境。

因此在儘管人飢己飢的救援行动,是拯救上千万人命的伟大志业,但在组织反覆出现丑闻的同时,诺贝尔和平奖的年度决定——特别在这是世人迷惘、期待典范光芒的2020年——也令人略感讶异。

在颁奖典礼当中,挪威委员会方面特别提到WFP在叶门、叙利亚、北韩、海地与刚果…等遭遇饥荒威胁的地区,不仅拯救了大量飢民,并持续协助各国增进本地的粮食安全。与各种人道工作中,是行善规模最大、救人数量最多的单位。

但委员会没提的是,WFP在救援这些「受灾地区」时,往往需要受限于联合国的规定与「在地政府」为打交道的对口伙伴。因此像是在北韩、海地与叙利亚,WFP的人道物资就时常必须配合「独裁或贪腐官员」的争议安排。

以目前粮食危机等级最高、全球离「饥荒警报」距离最近的叶门为例,WFP送往前线的资源,就在2019年被查出有大量粮食物资被胡塞反抗军抢走「盗卖」。但对此WFP也别无他法,只能以配给减半、甚至威胁中断支援的方式,冒著「惩罚飢民的风险」来做出反贪腐应对机制。

「诺贝尔奖」是由瑞典富商——阿佛烈.诺贝尔(Alfred
Nobel)——在1896年逝世前立下的遗嘱,内容中诺贝尔表示:「请将我的财富变成基金…用以授奖并鼓励那些在前一年为人类做出卓越贡献的人民。」自此,诺贝尔奖才因而成立。

然而诺贝尔在遗嘱中,特别嘱咐众多奖项裡头的「和平奖」必须在挪威的奥斯陆授奖——这是因为当时的瑞典仍处于「瑞典−挪威联合王国」时代。但到了1905年,联合王国解体、挪威自己也成为了独立王国,诺贝尔和平奖也就顺势续留在了挪威。

至今,诺贝尔文学奖、诺贝尔化学奖…等奖项,都仍以瑞典的斯德哥尔摩为授奖基地;唯有诺贝尔和平奖在挪威的奥斯陆决定与颁发。

负责决定诺贝尔和平奖的挪威诺贝尔委员会,目前由挪威国会任命组成委员。照理来说,相关决定,不受挪威政府的意志干预,如何决定年度得奖者,须完全尊重独立委员会的判断专业——但像是2010年,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决定将当年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中国维权斗士刘晓波时,愤怒的北京政府,旋即发动了对挪威贸易的「冷制裁」。

因此,当挪威国会议员于2019年提名反抗无惧的「香港人民」时,中国政府也极为战狼地警告挪威政府与诺贝尔委员会:「不准干预中国内政。」

2019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是现任衣索匹亚总理阿比.阿哈迈德(Abiy
Ahmed),其原因是因为阿比于该年度与交战对峙20年的邻国厄利垂亚破冰和解,结束漫长的边界战争。但相关授奖却也引发争议,因为阿比在尼罗河水坝问题、国内少数派民族政治迫害问题都有不良纪录与指控,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2020诺贝尔和平奖:他们抢救饥荒但止不住性侵


天钧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2020诺贝尔和平奖:他们抢救饥荒但止不住性侵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