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险胜大选,在美华人对新政府有何期待?

新闻 Lisa 3周前 (11-09) 52次浏览

美国当地时间11月7日周六上午,拜登当选美国第46任总统,他承诺恢复政治常态和团结国家,以应对一场正在肆虐美国的健康和经济危机。对此,德国之声第一时间采访了生活在纽约、洛杉矶华盛顿美国主要城市的几位华人对拜登新政府的期待。

拜登险胜大选,在美华人对新政府有何期待?
受访者一

所在地:纽约

性别:男

年龄:70后

职业媒体

今早听到拜登获胜的消息,我非常高兴和感慨,和我的预期是一致的。这种预期既是我个人的倾向性,也是基于理性的判断,当然我没有预料到整个过程如此戏剧性和焦灼。

我们作为一个还没有在美国站稳脚跟的移民家庭,这个消息显然缓解了我们的焦虑情绪。我们华人为何反对特朗普,因为他有意无意地加剧了对华人在美的不利,让华人在中美两边都很难待,很尴尬的处境。

包括我们的孩子,在疫情期间,她在游乐场玩耍的时候,被其他美国小孩喊:滚回中国去!女儿对此很困惑愤怒,问我:”为什么中国人这么不受欢迎,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那我觉得现在我可以给她一个解释了,那就是:美国还是值得相信的,值得信任的。

作为一位媒体人,我以后的工作重心不会关注那么多和特朗普本人有关的消息了,而是转而关注拜登上台之后有哪些新的举措,并对此进行舆论监督。我最期待新政府能弥合美国分裂的状态,不管怎样至少还有一半的美国人和地区支持特朗普,我们也能感觉到这种巨大的分歧和分裂,所以我觉得拜登政府如何修补这个裂痕,是最重要的工作核心。因为特朗普确实加剧了美国的分裂,因此民主党应该为此深刻反思,并改进政策,这是我最大的期待。

受访者二

所在地:洛杉矶

性别:女

年龄:80后

职业互联网

我其实很平静,因为昨晚已经知道拜登100%会赢了。但是很高兴看到各大媒体都报道确认了这个消息,舆论影响扩大之后对特朗普也是施加影响,让他别再继续胡闹了,体面认输下台。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如果我住在市中心就好了,能听到人群的欢呼和庆祝,感受一下庆祝的氛围。

虽然特朗普在任时的政策对我个人和家人的生活没有太大的影响,但是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人,实在看不下去一个连基本体面都没有的人领导这个国家,忍不了他的种族主义,还有在他领导下的国家,种族歧视愈演愈烈。

这几年关于特朗普的讨论,让我的朋友和家人之间产生了一条很深的鸿沟。这不仅是政见不合造成的,我觉得更多的是,和我一样对特朗普的人格有强烈意见的人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支持吹捧这样一个人,甚至怀疑自己多年或者终生的家人朋友是不是也有深层人格问题。虽然今后我们的政见也会有不一致,但我相信不会让大家如此分裂了。

我认为拜登政府最迫在眉睫的问题是解决疫情。长远来看,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会在拜登任期更明显地显现出来,希望新政府在控制住疫情之后有实在的举措刺激经济,而不是印钱寄钞票这种短期能延缓问题但实际会造成更严重问题的举措。

其实比拜登当选总统,更让我激动的是我们有了历史上第一位女副总统!今天让我触动最大的是一位CNN的评论员在镜头前落泪说:”今天让每一个父母没那么难做了,我们可以和孩子说,人格很重要,事实很重要。”我其实平时不太关注美国政治,这是我第一次密切关注的一次美国大选,不是因为我多关心这场选举决定的政策走向,而是真的因为这场选举的胜利在我心里是人格和真相的胜利!

受访者三

所在地:华盛顿

性别:女

年龄:90后

职业金融

我今早听到这个消息真的是异常激动,哭了好几回。都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当保守派Amy当上大法官的时候,我就觉得拜登可能会当选美国总统。因为美国是三权分立的,所以我感觉总统和立法上要保持一个平衡。

我们生活在铁蓝州,因此在生活上不会受新政府的影响,但是我们相信Biden能更好地控制疫情,我们真的太想出门了!同时,移民问题上,虽然我们能都不需要为移民顾虑,但我们希望拜登政府能帮助哪些真正有才干的合法移民留下来,完成美国梦。同时也希望拜登政府能够挽回美国的国际形象。

真心期待拜登政府能够正视疫情,科学对抗疫情;重视科学科技才是立国之本;保护环境,地球不会重生。最后尊重亚裔,消除特朗普政府给亚裔带来的不良影响。看到新总统,我们感觉出门有望了!

受访者四

所在地:阿拉巴马Tuscaloosa

性别:男

年龄:45岁

职业:CPA注册会计师

我昨晚凌晨2点多才睡,因为一直在关注大选中几个摇摆州的计票进展。今天早上睡醒,发现换了总统,跟我预期的完全不一样。我觉得这次总统大选的计票方式是有问题的,虽然疫情下邮寄选票的方式没问题,但为什么同样是邮寄选票,其他州都很快出了结果,那关键的几个摇摆州就迟迟统计不出来呢?而且越统计越倾向于拜登,当然这是我个人的感觉,我没有证据。另外既然争议这么大,为什么不请第三方比如会计师事务所进驻有争议的计票站重新清点来澄清呢?邮寄选票太容易造假了。

其实谁当总统,对我个人没有任何影响,但我们之所以移民美国就是相信民主和投票的神圣,我过去非常相信美国的媒体和选举制度,但这次大选之后我就不太相信美国的媒体了,倾向性太明显了。主流媒体的民调一边倒向拜登,选票还没统计完就宣布拜登获胜,还有第一次总统大选的辩论上,华莱士的倾向性太强了,虽然特朗普的表现也不好,但他明显要和拜登与华莱士两人辩论。

我不认为美国疫情失控全是特朗普的责任。首先,美国与政体不同,各州有很强的自治权,比如纽约疫情爆发的时候,特朗普让纽约州州长科莫封锁纽约,结果呢,对方根本不听,所以各州应该承担更多责任。还有美国人自己也有责任,他们根本不把疫情当回事,还到处喝酒、购物,不戴口罩,这些人自己也该承担一定责任。

我虽然也不喜欢特朗普的人品和说话方式,但他和拜登之间我宁可选择特朗普。就这样,我一直被人贴上了”川粉”的标签。特朗普在任的前三年,经济一直很好,失业率很低,低到让人难以置信,当然你可以说这是奥巴马政府政治遗产,但你也可以说这是特朗普的政绩,毕竟在他的任期内。当然特朗普没有从政经验,说话不经考量,不知道如何维系各方势力,最后两党都抛弃他了,他显然不是个做总统的合适人选。

我对拜登政府没什么期待,说实话,他在华盛顿待了51年,做了什么实际的事呢?除了像一个政客一样双眼深情地盯着你讲漂亮话。当然特朗普的缺点是没有从政经验,急功近利,可能损害了美国的长远利益。

如果说期待,我唯一的期待就是新政府能够尽快弥合社会的分裂,不要再继续朝着极左的方向发展。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拜登险胜大选,在美华人对新政府有何期待?


天钧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拜登险胜大选,在美华人对新政府有何期待?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