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控民主党舞弊:特朗普律师到底提出了哪些依据?

新闻 Alex 1周前 (11-18) 27次浏览

从指责地方票站不允许监票人监督点票过程,到把内华达州(Nevada)票站称为”充满假票的粪坑”,特朗普和共和党在大选前后不断对本次选举和点票流程提出质疑,认为民主党在幕后与票站工作人员串通一气、操纵选举。在沸腾的舆论之下,不如把目光放在特朗普共和党律师团队在各州发起的法律诉讼,看这些指控是否经得起法庭的检验。

指控民主党舞弊:特朗普律师到底提出了哪些依据?
宾夕法尼亚州

在宾夕法尼亚州(Pennsylvania),特朗普共和党提出诉讼称,在州务卿布克瓦尔(Kathy
Boockvar)的独断之下,该州邮寄选票的接收截止日期被延至大选日的三天以后(11月6日),并将大选日当天内及此前收到的选票和在其后收到的选票一分为二,分开进行核验和点算,造成了两组选票在核验标准和点票流程的透明度上的差异。原告认为,这种”双轨制”的投票方法,有损原告(宾州共和党)的宪法权利,且违背了宪法规定的各州选举程序需由各自的立法机关决定这一原则。

该案有待美国最高法院的判决,但处于案件中心的选票总数远低于拜登领先特朗普的票数,因此无论判决如何,对于选举结果都没有影响。

该州的第二宗诉讼事关选民提供身份证据的最后期限。此前,布克瓦尔宣布延长了选民补充身份证明的最后期限至11月12日,以便那些使用邮寄选票投票但未能提供身份证明的选民有更宽裕的时间提交证据,而该州的选举条例则规定截止日期为11月9日。原告特朗普团队指控布克瓦尔”改写选举法”。

11月12日,宾州法院判定州务卿没有延迟上述截止日期的法律权限,下令将这部分选票须与其他选票分开、不计入总票数当中。

另外在宾州还有一宗与监督点票有关的诉讼。律师在诉状中指出,点票观察员距离点票台过于遥远。此前,下级法院判决特朗普团队胜诉,要求监票员应被允许在点票进行的位置的6尺以内进行监督,该案在宾州最高法院的聆讯原预计在本周进行,但特朗普团队在周一(16日)放弃了该案有关监票的主要指控,余下内容仅会对很小部分的选票产生影响。

密歇根州

选举日的第二天(11月4日),特朗普竞选团队在密歇根州(Michigan)发起诉讼,以有关官员未能为共和党监票人员提供充分的履行职责的机会为由,向法院要求停止点票。

11月7日,密歇根法官驳回了停止点票的要求,表示由于所有选票已经点完,法院无法对此进行补救,且该案的被告——州务卿本森(Jocelyn
Benson)——并非允许或禁止监票人员在场监票的责任方。目前,特朗普的团队正就该案进行上诉。

此外,两位来自密歇根州底特律市(Detroit)的居民在共和党的帮助下,起诉州政府官员,并阻止其认证最终选举结果。原告律师表示,底特律市的选举工作人员将一些不合格的邮寄选票也计入票数中,将监票员排除在点票过程之外,更指出有人目睹政府雇员在大选前的几周里指导市民为拜登投票。密歇根州第三巡回法院预计将在本周对该案做出判决。

内华达州

共和党的支持下,一位名为Jill
Stokke的失明女性起诉内华达州(Nevada)州务卿,称自己收到的邮寄选票被人偷走,且对方疑似假冒她的身份投票。根据美媒报道,该县(Clark
County)工作人员在收到其投诉后,对其案例进行了审核,
发现其选票上的签名与其资料当中的签名一致,但工作人员仍然给了Stokke修改其邮寄选票的机会,却被她拒绝。诉状指出,在使用机器对选民签名进行扫描时,若扫描图片解像度低于一定标准,则可能在核对签名时出现不准确的情况,原告据此要求法官禁止使用机器来核对邮寄选票上的签名。此外起诉方还要求改善选民监督点票的条件。

目前该案仍有待内华达州的区域法院处理。

亚利桑那州

特朗普竞选团队起诉亚利桑那州(Arizona)州务卿Katie Hobbs,称马里科帕县(Maricopa
County)的一些选民在选举日当天投票时,投票机器上出现警告,称其选票存在异常(如有效区域外的标记、墨迹等)
,州法律规定在上述情况下,选民可以纠正选票的问题后重新投票,但一些票站的工作人员却告诉选民无需理会这些提醒,导致选票在存在问题的情况下被投出。诉状要求对相关的选票进行人工检查来试图延后度选举结果的最终认证。

但由于该案涉及的选票数量非常少,特朗普团队上周提出撤回该诉讼。

乔治亚州

乔治亚州(Georgia)共和党及特朗普团队提起诉讼,称选举工作人员将未经核验处理的选票与已经被核验过、只待点算的选票混在一起,违背了州相关法律。起诉方要求法院禁止工作人员点算在当天票站关闭后收到的邮寄选票。

两天后,该县高等法院法官表示没有证据显示这些原告提出质疑的选票在票站关闭后投出,亦没有证据显示工作人员没能遵守选举法。

从上述案件详情可以看出,有个别诉讼明显是拖延时间的策略,但也有个别案件似乎有合理的论据,说明至少有小部分选票可能存在点算错误的问题——但这些错误是否真的是刻意而为则很难定夺,”选举舞弊”之罪难以就此坐实。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有关的数宗法律诉讼很可能继续纠缠下去,但无论判决如何,其结果都不会对选举造成实质性的影响了。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指控民主党舞弊:特朗普律师到底提出了哪些依据?


天钧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指控民主党舞弊:特朗普律师到底提出了哪些依据?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