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了,为何日本还坚持皇位“传男不传女”?

新闻 Alex 1周前 (11-20) 58次浏览

前段时间的一条新闻,想必大家都记得:德仁天皇的弟弟、秋筱宫亲王文仁被立为皇储,成为天皇之位的第一继承人,还举行了仪式。这个情况非常罕见,是日本宪政史上的首次。

翻看家谱可以看到,德仁天皇膝下无子,和皇后只有一女,爱子公主。德仁的弟弟文仁有三个孩子,除了两位公主,还有一个儿子悠仁亲王。这个儿子,正是文仁坐上“皇太子”之位的秘密法宝。

2020年了,为何日本还坚持皇位“传男不传女”?
按照规定,文仁的儿子悠仁是天皇第二顺位继承人,德仁的女儿爱子公主基本失去了继承权。可以说,文仁一家暂时在日本皇室的“宫廷斗争”中占了上风。

根据1947年生效的战后宪法以及《皇室典范》,皇位继承人只能是男性后代。但由于皇室男丁日渐单薄,日本政界和民间一直在讨论继承规则的修改问题——女性究竟能不能继承皇位,成为天皇?

2005年,悠仁的出生给这个女天皇的可能性划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但是,即便如此,不少观点仍然认为爱子公主有可能继承父亲皇位。而且,日本民间其实对女天皇的接受度很高。

而这一次,文仁成为皇太子的消息,说明“女天皇”的提议又暂时搁置了。

纵观世界,许多国家的王室也对女性继承人欣然接受。为何日本皇室在继承人性别这件事上会如此守旧和固执?和民间主流相反不同,执着反对女天皇的政治势力,又是怎样的群体?

这一次错过女天皇的日本,未来是否还可能有所改变呢?

被中断的女天皇提案

由于父母无法再生育,爱子公主原本一度很可能打破历史,成为女天皇。

2005年的时候,由于皇室40年都没有诞下直系男丁,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不得不主张修改《皇室典范》,提议“女性天皇”,即德仁的女儿爱子可以成为皇位继承人。

但是还没等进入国会审议,2006年,文仁夫人在40岁高龄生了男孩,即悠仁亲王。

由于这个时间点太过巧合,“八卦”的媒体和网友猜测,文仁和夫人纪子可能有“借子上位”的小心思。有日本媒体称,40岁的纪子可能是做了能选择性别的试管婴儿从而诞下男婴。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原本因纯真形象受欢迎的纪子,在不少日本民众眼里成了“心机女”。

这段宫斗故事的真实度,究竟有多少脑补和过度解读,又有多少真实,只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事实上,日本皇室的一举一动都能成为民众眼里“宫廷剧”的更新。日本国学院教授Minashita
Kiryū称在互联网时代媒体解读公众情绪并调整输出与之匹配。作为赢得情感反应的一种方式,媒体也很容易给某些皇室成员不同的定位,例如比较皇后雅子和太子妃纪子。

雅子拥有哈佛大学、东京大学和牛津大学的学位,其父亲是外交官,未入皇室以前,她被认为是日本最有前途的女外交官

纪子的出身也不错,生于书香门第的她,童年时曾在美国生活获学习院大学心理学硕士,能熟练使用手语。由于长相纯真,在民间很受欢迎,有自己的粉丝团。她与文仁结婚的时间早于德仁那一对,生娃时间也早,连生两个女孩后,有传闻称,皇室让纪子和文仁“缓一缓”,等等哥哥。

2020年了,为何日本还坚持皇位“传男不传女”?
两位颜值、才华相当的“妯娌”,曾被媒体曝出竞争和不和的传闻。比如,爱子公主曾说自己的志向是东京大学,不久后就有媒体透露,纪子希望悠仁未来能在东大就读;爱子公主曾经因为遭到校园霸凌而厌学,有媒体爆料,背后的指使者居然是纪子,因为霸凌爱子的学生正是纪子的亲戚……

纪子诞下悠仁后,德仁、文仁兄弟间的不和也屡见报端。德仁原本对小泉修改《皇室典范》持积极的态度,但在悠仁出生后,就不再对继承人问题表态了。除此之外,文仁也曾私下抱怨用国费举办哥哥天皇的即位的仪式,不满哥哥铺张浪费,甚至不对哥哥使用敬语。

无论如何,皇室传宗接代的“剧情”暂告一断落。悠仁的出生暂时缓解了继承人危机,“女性天皇”的提议被搁置了。这令日本政界的保守派如释重负,在他们的主张里,女性天皇“成何体统”,女系天皇更是“天方夜谭”。

2020年了,为何日本还坚持皇位“传男不传女”?
文仁一家

图源:网络

民间欢迎女天皇

女性继承者并非新鲜事,瑞典、荷兰、挪威和比利时等王室都实行不分男女的长子王位继承制。

2020年了,为何日本还坚持皇位“传男不传女”?
94岁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已经在位68年

图源:网络

大部分日本人,尤其是年轻人,对女性天皇的接受度很高。根据共同社的一项公众调查,超8成的日本人支持皇族女性后代继承皇位。

甚至还有过半的日本人支持出现女系天皇,即继承人的母亲有皇族血脉,而父亲是非皇族。

东京居民瑞穗呼吁改变,他告诉半岛电视台:“我真认为不一定非得是男性继承,只要这个人具备接任王位所需的素质,继承人是男是女对我来说都无关紧要。”

而且从历史角度来看,2600年来,日本其实一共有过8位女性天皇。在1868年明治维新前,日本皇室允许女性继位。不论是天皇的遗孀,还是皇室成员,都可以成为女天皇,但要在位期间保持单身。

不过,“女天皇”其实是一个过渡性的设置。比如,皇室中的男性继承人还未成年,年长的姐姐暂时替弟弟打理朝政,等弟弟长大,自然就退位了。比如,日本最后一位女天皇后樱町天皇,就是在长弟病逝,幼弟又还小的情况下即位,在位不过8年。

说白了,日本从未有过女系直传的女天皇;女天皇的存在,最终目的还是为把皇位传给血统纯正的男性继承人。

但即便如此,1947年《皇室典范》修订,正式规定“只有皇室直系男性能继承皇位”,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倒退了。这也是为什么,日本社会对于男女皇位的问题,一直有所争议。

在支持女天皇的民众看来,再度修改《皇室典范》,从法律层面承认女性继承人的合法性,既能缓解由于男丁单薄导致的皇室继承人危机危机,又能彰显日本在男女平等问题上的进步态度,何乐不为?

问题就在于,不同于“草民”的想法,那些反对女性天皇的,是执掌权力的上层人物。

“日本是不会改变的”

小泉纯一郎的继任首相安倍晋三偏右翼,强调民族主义、传统和爱国主义。“万世一系”的皇室男系继承传统,也是他坚持全力守护的重要传统之一。

不过,在民意的呼声中,他提出或可考虑女性天皇,但坚决反对反传统的女系天皇。日本现任首相菅义伟,在这个问题上,和安倍观点相近。

保守派反对的原因之一是对皇族血统的担忧,这也使得他们较少参照英国女王等继承模式。他们看重日本皇室独一无二、延续不断的男性血脉。日本丽泽大学(Reitaku
University in Kashiwa)法学和哲学教授八木秀次(Hidetsugu
Yagi)说,若出现女性天皇或女系天皇,皇族将失去它的正统性。

右翼保守派执着于皇族血统“纯正”的另一原因是其对统治的野心。他们希望废除战后的和平宪法、恢复皇权。在二战结束以前,天皇在日本人心中,是神一样的存在,是民族凝聚的向心力。而政治家们则可“伙同”无实权的天皇,获得民众狂热的支持。

好在前任天皇明仁和现任天皇德仁都爱好和平。尤其是明仁自1989年即位后,曾走访东南亚多个二战前战场,为各国战争中的死难者祈祷,向周边国家传达和平和解的理念,化解历史过节,他也从未参拜靖国神社。

虽然保守派热衷于男性继承,但他们也承认继承人的危机。相比于女性天皇的方案,他们较为同意二战后脱离皇籍的皇族重回皇室,以解决男性继承人不足的难题。

1947年脱离皇籍的皇族为宫家,即皇室的分家,相当于中国宗法制度中嫡系皇位继承者以外的大宗,如仍在皇室内的文仁家是秋篠宫。宫家虽不再是皇籍,但仍与皇室关系“亲密”,通过“菊荣亲睦会”与皇室保持“社交”。

但宫家回归,仍有重重挑战。旧皇族已经脱离皇族70多年,多年以平民身份生活,难以让民众信服。共同社的调查显示,只有少于2成的人同意宫家返回皇室。

政府自有打算,通过向国会提案等试图解决继承人问题,那皇室在此问题上有多大发言权?

其实他们并未明确表态,但可窥见前天皇明仁对改变《皇室典范》的继承人规定持积极态度。据《纽约时报》报道,明仁的发小Mototsugu
Akashi说:“他并不固守狭隘的观点,即只有男性登上王位才是可以接受的。”

皇室虽无法明确表态,但保守派也做不到“一手遮天”。立命馆亚洲太平洋大学校长Haruaki
Deguchi认为根据《宪法》第9条,皇帝的地位是由人民的意志决定的,而不应考虑帝制的历史背景。

先前,《皇室典范》曾被民意改变过。在2016年,还是天皇的明仁表达了他退位的愿望时,每一次媒体民意调查都表明绝大多数人是支持的。政府根据人民的意愿,经过数月的讨论和专家磋商,日本国会于2017年6月通过了特别立法,允许他下台,明仁成为近200年来首个生前退位的天皇。

但也有日本网友对此感到很悲观:“即便是爱子公主当了天皇又能怎样,坐在国会里慷慨言辞的人不都是穿着西服的高龄男性么?日本是不会改变的。”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2020年了,为何日本还坚持皇位“传男不传女”?


天钧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2020年了,为何日本还坚持皇位“传男不传女”?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