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科学家挠头的奇事:它们突然开始针对人类制造麻烦

新闻 Alex 1周前 (11-22) 51次浏览

2020年夏天,西班牙和葡萄牙沿海水域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 —
成群结队的虎鲸(又叫杀人鲸)不断“纠缠、骚扰”海上的帆船,几个月下来,记录在案的至少有40起,引起媒体科学家的注意。

西班牙、葡萄牙和英国报纸上出现了这样的报道:“流氓鲸家族”水下偷盗金枪鱼!地中海“无良少年鲸”围攻帆船!科学家们发现其中一条虎鲸头部有创伤,又引发一波“愤怒的鲸鱼报复人类”的言论

虎鲸虽然有杀人鲸的可怕称呼,但专家强调它们通常不会主动攻击人类,属于大型哺乳动物中行为较保守的类别。对船只纠缠常长达一、二个小时,以前没有听说过,确实怪异,更令人困惑。

这个谜团至今没有解开。但是,海洋生物学家们提出了一些猜测。

跟虎鲸认识一下

虎鲸属于群居海洋哺乳动物,家族关系紧密,雌性为族群之首。一个虎鲸族群里,祖母负责照料小虎鲸,教它们猎食本领。雄虎鲸不管内务,经常到处游弋,到其他族群去串门、交配。

不同族群的社交和觅食技能各不相同,嗜好的食物也不同,有些群体只吃鱼,而且认准一种鱼,其他群体可能会去捕猎别的鱼,甚至是其他体型更大的鲸鱼。

有些族群甚至有自己内部通用的特殊“方言”。

根据海洋生物学家对虎鲸的脑扫描图像,虎鲸的脑和人脑有一个共同点:包括海马体和杏仁体在内的边缘系统;这个系统就像情绪处理器。

也就是说,虎鲸很可能有喜怒哀乐,也会通过行为表达出来。

寻找肇事元凶

7月间,有一条帆船的舵被一群虎鲸撞坏,只得被拖上岸;8月的一天,先后两艘帆船呼叫海岸卫队,报告受到一群杀人鲸围攻,其中一艘船的舵最后被破坏。视频显示这艘船逃跑时,虎鲸紧追不放;9月份,一艘帆船从西班牙返回苏格兰途中遭虎鲸拦截,船舵失控,船体在水面上打转;惊心动魄45分钟。

这些事件的一个共同点是虎鲸主动去纠缠船,动静很猛烈,折腾一、二个小时,然后和来时一样鱼贯而去。

生物学家雷诺德·斯泰方尼斯(Renaud Stephanis)博士承认,情况正在加剧。他参与了地中海虎鲸行为异变的调查。

那片海域经常有虎鲸出没,因为那里是金枪鱼迁徙的必经之路,而金枪鱼是这些虎鲸的最爱。那里的虎鲸数量2011年只有39头,主要原因是金枪鱼过度捕捞,虎鲸没了口粮。随着国际社会下调了地中海的鱼类捕捞定额,金枪鱼数量回升,虎鲸数量也回升到现在的大约60头。

虎鲸属于濒危物种,受法律保护,但通常跟人类没什么瓜葛。2020年夏天曾出不穷的虎鲸纠缠船只的行为却很怪诞,被认为是行为的突然异变,很难从海洋生态环境变化来解释。

海洋生物学家露丝·埃斯特万(Ruth
Esteban)博士在马德拉鲸鱼博物馆工作。她曾经花了6年时间研究虎鲸;那是她的博士论文题目。

她说:“我刚开始根本不敢相信会有这种事。”
她解释道,那些虎鲸平时对船只确实挺好奇,会游到近处,但直接接触、撞击,好像不大可能,也许是船上的人害怕,误会了。

顽皮少年雄虎鲸?

但类似的事件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

从9月开始,科学家团队开始收集证据,识别、鉴定在海上肇事的元凶。很容易就确定,那些追着帆船烂缠死打的就是虎鲸,不是其他鲸鱼,也不是鲨鱼、海豚。

再仔细查看搜集到的图片和录像,发现大部分骚扰船只事件中都有三条少年雄性虎鲸的身影,官方花名册上的名字分别是黑格拉底斯(Gladis
Black) 、白格拉底斯( Gladis White)、灰格拉底斯(Gladis Grey)。

现在还不清楚这三个格拉底斯(Gladis)少年雄虎鲸来自哪个族群。

但大家一致认为,根据现有资料和历年来对虎鲸的研究,可以肯定这些虎鲸并不是恶意袭击船只,更不是媒体所说的“恶棍虎鲸团伙”或者“愤怒的鲸鱼”对帆船实施“报复”。

它们很可能只是在嬉耍。

危险的游戏

根据观察和当时摄录的视频,虎鲸最喜欢摆弄的是水下的舵,有些帆船被鲸鱼整个调转了船头。

调查的结论、官方建议和媒体报道的关键点落在“为什么”— 虎鲸为什么有这样的行为?

科学家、拍记录片的电影人,抑或帆船手和渔民,谁能读懂这种思维发达的海洋哺乳动物的脑子里在想什么?许多人尝试过,但都没有成功。

虎鲸俗称杀人鲸,历史上是人类捕猎对象。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世界各地的虎鲸被捕获、送进海洋公园被驯服、训练、展出。

动物保护活动组织多年来一直在推动禁止捕猎虎鲸,但真正令世界改变看法的是一头生活在美国佛罗里达奥兰多海洋公园的大虎鲸。

它叫蒂利卡姆(Tilikum),有一天突然发狂行凶,导致三人死亡。消息迅速成为世界各地媒体头条。2013年根据这一惨剧拍了一部电影,主题是蒂利卡姆不堪被囚禁、观赏的牢笼生活精神错乱之下袭击了人。

雷诺德曾目睹虎鲸群狩猎抹香鲸,非常隐蔽、很有策略,一群虎鲸不声不响偷偷接近目标,然后凶猛出击。

他觉得现在那些虎鲸跟帆船的纠缠完全就是嬉耍。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野生虎鲸杀人的案例,但虎鲸跟人类嬉耍,有时也挺令人心惊胆战,因为这些家伙体重有 4、5
吨,而且不懂什么叫分寸。

它们会用大尾巴狠拍海鸟,还会把海鸟衔在嘴里然后吐出去放生。

虎鲸是怎么想的?

神经学专家洛丽·马利诺(Lori
Marino)是鲸鱼保护区项目负责人,也是少数见过虎鲸脑内部构造的人之一。她和同事们2004年对一头已经死去的虎鲸作了脑部扫描。

她们发现,虎鲸脑和人脑有一个共同点:包括海马体和杏仁体在内的边缘系统;这个系统就像情绪处理器。

所以,虎鲸的行为如果看上去像是发怒、悲哀或者快乐,那“很有可能就是它们那一刻的心情”。

西班牙海域的虎鲸逐猎金枪鱼的时候,会锲而不舍,直到缴获最后一条金枪鱼。研究人员甚至观察到,有些虎鲸捕获猎物后会表现出“庆祝”的行为。

洛丽认为,以前对鲸鱼行为的解读出发点就错了,因为不能把它们的行为简单划分为好与坏、攻击或嬉戏。

它们具有更多样的感知和情绪

还有一点更重要:读懂虎鲸脑子里的活动可以让人类对这些濒危动物了解更多,恐惧更少,对它们采取报复性打击的可能性更小。

雷诺德和露丝的研究团队也认为,不应该说虎鲸袭击帆船,而应该说虎鲸和帆船“互动”。

英国埃克斯特大学的麦克·怀斯博士(Michael Weiss)解释说,虎鲸在一起玩的时候,很可能是在建立和巩固重要的社交纽带。

都错了?

露丝对媒体报道和海岸警卫队的措辞表示不满,认为太负面、太对立,敌意太大。这很容易导致对虎鲸的报复性杀戮。

不过,雷诺德承认这些虎鲸的行为确实令人困惑、担心。

他本人有过类似体验,去年他出海时疑似同一头虎鲸顽固地追着他的小船不放,不断用头部顶船的螺旋桨,“它们就喜欢这个,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它们就特别喜欢做这件事。”

不过,最近一段时间,虎鲸对帆船和渔船的纠缠让科学家们开始担心,因为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是虎鲸和渔民面对面直接冲突。

在渔民看来,那很可能是你死我活的时刻。在生物学家看来,可能是因为人类对大型动物的看法有问题。

麦克解释说:“如果(大型动物)做出我们不喜欢的行为,那它们就是凶险、攻击性强、恶毒。可是把我们的对错观念强加给其他动物是不对的,更不用说强加于那些已经具备发达的行为文化意识的动物。”

洛丽对此再赞同不过了。
她说,虎鲸能看见、听见周围的世界,利用视觉和音响信息流构建一个自己心目中的世界,这个外界感官刺激信息的处理过程就是它们感知环境的过程

而且,它们处理信息的速度和能力比人类强不知道多少倍,她补充道,“只要观察一下它们成群结队时的互动就知道 — 那真叫天衣无缝”。

换句话说,就是虎鲸之间的同步方式超出了人类大脑能够想象的范畴。

怎么解释?

雷诺德和露丝曾经一起研究过虎鲸。他从1990年代开始就在研究这片水域的虎鲸,为海洋生物保护和研究组织CIRCE提供了大量研究结果,为虎鲸争取到官方保护;她现在在鲸鱼博物馆工作。现在这对老搭档再次联手,对虎鲸“戏弄”帆船事件展开非官方调查。

专家们目前能够确定的只有一点:无论怎样描述、评判虎鲸对帆船的纠缠、啃咬、推搡,那都是一种新的行为,对人、船和鲸都有有潜在危险性。

葡萄牙已经发布禁令,禁止小型帆船进入曾经发现虎鲸结伙骚扰船只的海域。

但是,从生物学角度对这种前所未见的行为有什么令人信服的解释?虎鲸为什么要跟帆船过不去?这个疑团仍未解开。

雷诺德坚持自己的一贯看法,不认为那是虎鲸对人类的报复性行为,但承认根据几十年的研究结果,那可能是有助于动物生存的一种行为文化转变。

他和同事们在1990年代中期曾观察到一个现象,发现虎鲸群开始从金枪鱼渔船的钓鱼竿上偷金枪鱼吃。

虎鲸会相互学习觅食技能,所以群里的小虎鲸也学会了这招。雷诺德和同伴们发现,越来越多虎鲸群学会了偷吃渔船海竿上的金枪鱼,遭遇这种发现”失窃”的渔船也越来越多。

他认为很有可能现在骚扰帆船的少年格拉底斯虎鲸就来自当年的偷鱼族群。

的确,人类捕鱼过度很有可能导致本性保守的虎鲸养成一种新的进攻型行为文化:寻找钓鱼钩上的鱼。但是,青少年虎鲸跟帆船纠缠或者嬉戏,与过度捕捞有什么关系呢?莫非是在模仿长辈们”偷鱼”的做法,对这种家族传统加以改进,或者就是在嬉耍?

洛丽认为不能简单地给它们贴上冷酷、工于心计或鲁莽顽皮的标签。

她说:“事实上,它们和人类一样,可以冷酷也可以善良。”

只不过,到现在为止,人们还是不知道这群虎鲸为什么突然就缠上了帆船的舵和螺旋桨 了。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让科学家挠头的奇事:它们突然开始针对人类制造麻烦


天钧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让科学家挠头的奇事:它们突然开始针对人类制造麻烦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