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日本女人结婚,她无异于“社会性死亡”

作者 | 刘雯蕴

改姓带来的不便、失去原有姓氏的痛苦,越来越多的日本人开始赞成“选择性夫妇异姓”制度的引入。

2008年,34岁的于智美决定跟随丈夫香月明彦,回到他的家乡日本福冈定居。

此前他们已经在北京生活了13年。去日本前,于智美特意去北京的出入境管理处,将自己护照上的姓氏从“于”改成跟丈夫一样的“香月”,到达福冈后,她还与丈夫再次办理了日本的结婚手续。从此,香月智美开启了在日本的生活。

现在香月夫妇已经养育了两个女儿,一家人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回想起当初自己改姓的原因,香月智美将其认定为一个“必然且正确的决定”。“我知道日本夫妻中妻子都会使用丈夫的姓氏。”她告诉全现在,“虽然结婚后,丈夫从未跟我提过改姓的事。但为了在日本更好地工作和生活下去,选择丈夫的姓氏很有必要。”

香月智美的想法符合日本主流社会的认知。在全世界,日本是唯一一个从法律上明文规定“夫妇同姓”的国家,这种“夫妇同姓”的现象在已经存在了120多年。


一对日本夫妇拿着婚姻登记表 图片:CFP

日本《民法》第750条规定,法律只认定同姓夫妇的婚姻关系,虽然民法没有规定“妻子必须随夫姓”,2014年厚生劳动省的调查却显示,有超过96%的女性在登记结婚前会将自己的姓氏修改成丈夫的姓氏。

但在日本民间,近30年来一直有民众呼吁改变这一对日常生活带来诸多不变的制度。今年一个针对7000人的调查显示,超过70%的日本人赞成夫妻异性。还有一些国会议员不断提出提案,要求引入“选择性夫妻异姓”制度,日本夫妻同姓制度到了不得不要改变的时候了。

01////

从“黑船来航”、日本战败,到从法律上确立“夫妻同姓”

香月智美的祖籍在中国黑龙江。她当年改姓时对日本的法律并不熟悉,日本《民法》并未要求本国人与外国人的婚姻必须保证“夫妇同姓”,也就是说,她其实依然可以叫于智美。

“那时还以为我也必须改姓。”香月智美坦言当初自己根本没想那么多,“整个日本都是这样的习惯,我也就入乡随俗了。毕竟,在日本不合群是一件很奇怪的事。”香月智美的选择,也说明“夫妇同姓”在日本已经深入人心,成为一种“政治正确”。

然而,这一制度并不是自古以来的日本传统,它起源于明治时期。明治之前,是德川幕府统治下等级制度森严的江户时代。那时,位于社会最底层的农民与居民受法律制约,不得拥有姓氏。一直到“黑船来航”事件后才发生改变。

1853年7月8日,美国海军准将佩里的舰队驶入江户湾,佩里要求将美国总统的国书递交日本官方。由于这些船只的船体涂有防止生锈的黑色柏油,而被日本人称为“黑船”,这次事件也被称为“黑船来航”。这次事件对日本的影响深远,它打开了日本两百多年来紧锁的国门,也结束了德川幕府的辉煌。


佩里舰队来航纪念碑 图片:CFP

1868年,16岁的明治天皇登基,他决心对抗西方势力并重建日本。他废除德川幕府的封建等级制度,颁布新的法律制度,其中一条法令便是在明治3年(1870年)颁布的《平民苗字许可令》,允许平民自由使用姓氏。只是那时的人们早已习惯了没有姓氏的生活,并没有积极响应。

对于明治天皇来说,一个全新的国家需要军队来维护国土安定,而国民没有姓氏成了征兵与户籍管理的一大难题。明治8年(1875年),政府规定所有国民有义务拥有自己的姓氏。也正是从这一年起,平民们开始了自由创造,日本的姓氏如雨后春笋般大量产生:山下、高桥、渡边这样的常见姓氏开始诞生。


明治天皇(1867年-1912年在位) 图片:CFP

那时候,结婚时统一姓氏的问题,并没有明确规定。明治9年(1876年)的法令显示,妻子在结婚后依旧使用原有姓氏,无需改姓,夫妇异姓适用于全体国民。但由于当时的日本是男权社会,结婚后生活在一起的夫妻却不使用同一姓氏会显得非常奇怪,因此,妻子使用丈夫姓氏的情况开始在民间自发出现。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政府制定《民法》的时候。

明治维新之后,日本一直致力于修改日本与西方国家的不平等条约。对此,政府认为必须先引入西方法律框架,才能扭转日本落后且被动的局面。明治时代的民法(旧民法),就由法国法学家布瓦索纳德起草,经日本法学家修改,并于明治31年(1898年)颁布。

旧民法的一个核心内容是,引入了“家”的概念:妻子因为婚姻进入丈夫的家庭,夫妇归属于同一个家,因此有必要为这个“家”确定一个姓氏,这样一来,妻子的权益就被正式纳入家庭得以保障。

于是,在婚姻关系中夫妇的姓氏需要统一的观念,经由旧民法开始在日本社会中确立。由于日本社会的男权、夫权意识越发强烈,不可能丈夫随妻子的姓氏,只能是反过来。因此,在此后半个世纪中,妻子选择丈夫姓氏的思想被不断加强。


一对日本夫妇正在举行婚礼 图片:CFP

夫妇同姓的正式法律依据,是在昭和时代才确立的。

1945年,日本战败,在美军的占领下被迫开始了新一轮的法律体系改革。日本决定效仿西方男女平等的思想,对旧民法进行修改。昭和22年(1947年),新民法修订并确立,它继续维持了旧民法中的夫妇同姓原则,并在第750条中明文规定:“遵循男女平等原则,夫妇可以协商决定使用丈夫或者妻子的姓氏。夫妇其中一方修改姓氏达成两人同姓,是申请结婚登记的必要条件。”

次年1月,《户籍法》同新《民法》一起生效,更是加强了夫妻同姓这一规定,它规定:户籍登记的标准是一对夫妇和与之同姓的孩子。日本夫妇同姓制度由此正式确立。

02////

“改姓就是社会性死亡”

新民法诞生之初,正值日本战后改革时期,男性投身于国家重建的各项工作,女性则回归家庭,相夫教子。从明治时期保留下来的习惯,使人们理所当然地接受了“随夫姓”这一规定,家庭的概念也被再次巩固。

但在日常生活中,妻子随丈夫姓会产生很多问题。

井田奈穗对于改跟丈夫姓就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她和第一任丈夫在学生时代就走进了婚姻。她永远也无法忘记,当自己问出“我们婚后用谁的姓氏”这句话后,丈夫脸上惊讶的表情。无奈之下,她改姓成了井田太太,井田奈穗是她毕业后在社会上的新身份。

38岁时,她与第一任丈夫离婚,却没改回原来的姓氏。离婚后不久,她遇到了自己的第二任丈夫,一个爱她且尊重她姓氏的男人。为了省去结婚改姓的麻烦,两人没有领证,直接开始了事实婚姻。此后俩人的生活一直很稳定,直到被丈夫的一次手术打破。

作为事实上的妻子,她赶到医院想为即将上手术台的丈夫签字,却被医生告知她的妻子身份不具备法律意义,无法签字,“在法律上,我们竟然不是一家人。”这件事的冲击超过了改姓带来的麻烦,从那以后,井田奈穗第二次修改了姓氏。

不过,在工作上她依旧使用着第一任丈夫的姓氏:井田。二十多年来,所有人已经认定了她叫井田奈穗,无论她是谁的妻子,“我的人生经历了两次改姓。对于走向社会的人们而言,改姓就是社会性死亡。”


日本护照 图片:CFP

虽然在日本的大部分婚姻中,都是妻子随夫姓。当然这其中也有例外,比如日本Cybozu软件公司的社长青野庆久。

青野庆久于2001年与妻子结婚。登记时,他选择了妻子的姓氏——西端。由于在业界的知名度和公司开展业务的需要,婚后青野庆久继续使用他的旧姓。然而,他的银行卡、护照等需要户籍名字的地方,却必须用新的名字,这需要十分繁琐的变更手续,也为他的日常生活增添了极大麻烦。

B站的一名日本博主山下智博曾在视频里提到,夫妇同姓制度,正是让日本结婚手续极为复杂的根源。

在一期讲述日本结婚手续的视频中,山下智博列出了日本人结婚前后必须办的十项手续。其中,只有
“获取居民证、婚姻登记受理证明书”一项类似于中国国内的登记结婚手续,需要两人一起完成,剩余诸如更改护照、驾驶证、公共医疗、汽车等九项内容,均是因为改姓引起的其他手续。

山下智博在视频中惊呼,面对如此复杂的结婚手续,他完全失去了结婚登记的动力。


B站博主山下智博在视频中提到的入籍前后需要办理的十项手续 图片截图自B站

夫妻同姓的婚姻还有其他问题。部分日本已婚女性表示,因担心离婚问题会引发孩子的姓氏变更,她们很多人会选择放弃生子。即便离婚,很多女性也不想改回原来的名字,因为这无异于公开宣布离婚。

一些从事商业、学术研究的女性也表示,更换姓氏可能会失去以往的客户、影响学术成果的发表,从政的话,对仕途也会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

这种影响也在日本影视剧中有所体现。在2014年热播的电视剧《昼颜》中,男主角北野裕太郎的妻子北野乃里子,就是因为在大学从事科研工作,即便婚后,她在工作时也一直使用自己的旧姓折原。虽然夫妻两人都对此表示认可,但这也成为俩人感情产生危机的原因之一。


日剧《昼颜》中,北野的妻子在大学一直都使用着自己的旧姓(折原) 图片截图自《昼颜》

由于怕结婚改姓带来的麻烦,越来越多人干脆不去领证。日本2005年的《国民白皮书》显示,在已经选择事实婚姻的夫妇中,有89.3%的女性和64.9%的男性表示,之所以选择事实婚姻,就是无法接受“夫妇同姓”这一规定。

03////

民间的反抗

日本民间早就对这一制度开始反抗,尤其是伴随时代的变迁,女性的权利意识增强,夫妻同姓制度就有些不合时宜。

1985年,日本签订了《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标志着男女平等的意识在日本社会开始萌芽。1989年,岐阜县的一对夫妇以“市政府不受理异姓夫妇的结婚申请侵犯人权”为由,向家庭法院提出了审查申请,虽然最终被家庭法院以“夫妇同姓能提高家庭一体感”驳回,但让社会大众有了尊重妻子权利的意识。

进入90年代后,伴随社会对“女性走出家庭回归职场”的倡议,夫妇异姓的呼声越开始高涨。1996年10月25日,日本律师联合会质疑夫妇同姓制度违反了日本宪法中的男女平等观念,并向政府提出了引入夫妇异姓制度的民法修正提案。此后,民间诉讼的案例也时有发生。

到了新世纪,越来越多人站出来,公开反对“夫妻同姓”这一制度。

2011年,75岁高龄的退休教师冢本京子联合其他四名女性将日本政府和《日本国宪法》告上冲绳县法庭,认为夫妇同姓制度违反男女平等和人权,要求政府归还她们娘家的姓氏并予以赔偿。

2018年1月9日,有30多年律师经验的宫崎裕子如愿当上了法官,在日本最高法院开始了新工作。上任第一天,她就向媒体表示,在最高法院工作期间,自己将使用婚前姓氏(宫崎)进行判决、撰写审判书。当时67岁的宫崎裕子也是日本最高法院第一位使用旧姓进行审批工作的女法官。


日本法院 图片:CFP

在宫崎裕子上任的同一天,深受改姓之苦的软件公司社长青野庆久等4人,也对日本政府提起了诉讼。青野庆久在起诉书中认为,夫妇同姓制度实际上违反了日本《宪法》中“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和两性平等条例,他要求政府支付他们每人55万日元的赔偿。

虽然他们最终败诉,但此后青野庆久成了夫妇异姓制度的公开支持者:“很多人都觉得,我没有赢得官司是一场遗憾。但这正说明了现在舆论的风向。我不会就此止步,要让法院和议会看到真正的民意。”

经历过两次婚姻改姓痛苦的井田奈穗也行动起来。她于2018年11月设立全国陈情Action组织,致力于推动“夫妇异姓制度”。两年多来,该组织在日本全国各地发起各类活动宣传、调研,并与地方、国会议员持续沟通与游说。

今年,全国陈情action组织联合早稻田大学法学部棚村政行研究室,对全国7000名20到59岁的国民展开调查,结果显示,有超过70%的日本人赞成“选择性夫妇异姓制度”。

这说明日本人真的受够了“夫妇同姓”制度了。


井田奈穗创立的全国陈情Action 截图自全国陈情Action首页

03////

最大障碍是国会

即便民怨沸腾,但夫妇同姓要从法律层面得到改变,依然困难重重,最大障碍在于保守的国会。

日本法务省从1991年起开始,就出现了关于修改夫妇同姓制度的讨论,并于1996年向法务大臣提出了夫妇异姓制度的提案。

然而,该法案却遭到了保守派议员的强烈反对,指责“夫妇异姓破坏了家庭”。从1996到2008年,法务省又陆续提出了6次提案,却始终无法说服国会议员。

2015年初,日本最高法院宣布,目前,《民法》不认定夫妇异姓这一条例并不造成违宪,同时它又给夫妇异性留了个口子:督促国会讨论夫妇异姓制度的引入问题。此后,众议院事务局请愿科开始受理有关要求导入“选择性夫妇异姓制度”的请愿书。其中,2019年受理39件,2020年10月之前受理47件。

但是,夫妻异姓制度,对于执政的自民党保守派而言,是不可接受的。

在2019年参议院的党首讨论会上,6个在野党党首均举手赞同“选择性夫妇异姓制度的引入”,唯有时任自民党总裁的安倍晋三没有举手——哪怕他的“安倍经济学”中重要的一条,就是鼓励女性走出家庭外出就业。


安倍晋三与其妻子安倍昭惠 图片:CFP

今年11月,日本自民党议员稻田朋美在众议院会议上,再次提出“选择性夫妇异姓制度”提案,它允许一对夫妇在结婚后,可以合法沿用原有姓氏,只要他们在结婚三个月内向家庭裁判所提交了申请表,民法和户籍法就应该对此予以承认。

可是,截止到11月25日,自民党内部已有三名女议员以“破坏了家庭原有形式”、“国家应该重视家族和地域的羁绊”为由,对稻田朋美提出的提案予以反对。在自民党高层,这样的保守派议员一直占据主流。他们的顾虑,一直是夫妇异姓制度难以推行的最大障碍。

对此,法务大臣上川阳子表示,国会还将继续进行制度引入方面的讨论。自民党议员下村博文也对夫妇异姓制度表示支持,他认为这个制度或许能解决之前为女性带来的诸多不便。

提出议案的稻田朋美,并未打算止步于此。“我们要倾听更多因夫妇同姓制度而受到困扰的人们的心声”,她在接受东京新闻采访时说,“甚至是政治家们也要面临这个问题,当一个女性当选了大臣,而她的当选证书上可能写着一个完全不同的姓氏,那么人们一定会问‘这个人是谁’。”

稻田朋美已经下定了决心,她会和国会的保守派议员继续争论下去,“我会等到选择性夫妇异姓制度正式立法的那一天。”


日本自民党议员稻田朋美 图片:CFP

井田奈穗最近也备受鼓舞,全国陈情action发起的夫妇异姓请愿书的签名人数,很快就要超过一万人了。

“我一直都梦想着这样一个全新的世界,新一代的年轻人们,我们的孩子们,他们不会再因失去姓氏失去自我而痛苦。”
井田奈穗说,“现在,距离这个新世界的到来,就差那么一点点了。”

(本文中于智美、香月明彦为化名)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当一个日本女人结婚,她无异于“社会性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