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公主大婚 皇室的尴尬 “1亿元婚姻风暴”

日本公主大婚 皇室的尴尬 “1亿元婚姻风暴”

日本刚被立为皇太子的秋篠宫,在29日的公开谈话中,突然针对长女真子公主的婚姻大事表态「会尊重选择」,正逢2020年是真子婚期后续抵定的最后期限,因此引起诸多讨论。图为2020年,秋篠宫家全家福。
图/美联社

「想当幸福的新娘,无奈是皇宫魁儡?」日本才刚被立为皇太子的秋篠宫,在29日的公开谈话中,突然针对长女真子公主的婚姻大事表态「会尊重选择」。看似平凡的话语,实则暗藏皇族内部的婚姻风波;现年29岁的真子公主,原本在2017年已决定与平民身分、还在研究所进修的小室圭订婚,本该为皇室之喜,没想到夫家却爆出债务纠纷而引发一连串丑闻,最后不仅婚事延期,秋篠宫的不满态度和真子的坚持,也都让外界甚为在意。今年2020是婚期后续底定的最后期限,儘管真子强调结婚的心意不变、秋篠宫也鬆口同意,但到底哪个良辰吉日才可以结婚?秋篠宫仍说:「之后再好好考虑。」而这场结婚风波,又再牵扯出皇族女性外嫁后的上亿资金补助、以及攸关皇室继承与人丁凋零的女性宫家难题。

现任的德仁天皇之弟——秋篠宫文仁亲王——在今年11月8日举行的「立皇嗣之礼」后,已正式订立为继承天皇皇位第一顺位的皇嗣。在秋篠宫准备迎接55岁生日的前夕,29日于东京举行的记者会上,秋篠宫除了针对疫情以来的日本社会,表达其忧虑和关怀、以及聊聊皇室近况之外,最受外界瞩目的其实是长女真子内亲王的婚姻大事。

「宪法的规定也是两性双方同意就可以结婚。如果两人真的有结婚的想法,那麽身为父母的我们会予以尊重。」

秋篠宫的发言,被认为是真子2017年的婚姻风波以来,终于承认婚事的态度鬆口。不过从2017年订婚事件开始,真子与小室圭的婚事之路就波折不断,推迟延期至今仍没有清楚的日期时程。但为什麽真子的婚事会引发这麽多议论?在这之中除了皇室八卦的猎奇新闻之外,又牵涉近年来悬而未决的女性宫家和皇女制度的创设。甚至连真子的婚姻,都有可能开创日本皇室的新时代里程碑?

「宪法的规定也是两性双方同意就可以结婚。如果两人真的有结婚的想法,那麽身为父母的我们会予以尊重。」秋篠宫的发言,被认为是2017年婚姻风波以来,终于承认婚事的态度鬆口。图为秋篠宫访奥地利。
图/欧新社

▌真子与小室圭的「400万问题」

真子的喜讯是在2017年5月对外公布。结婚的对象是真子以前在国际基督教大学(ICU)的同年级同学——1991年出生的小室圭——两人交往5年之后决定步入婚姻;消息公开的当时,小室正在一桥大学攻读法律研究所,同时任职于东京的一间法律事务所。真子做为秋篠宫的长女,结婚本来应该是值得庆贺的喜事,但万万没想到就在小室圭的身分曝光之后,各种丑闻八卦就接踵而来。

原本管理皇室事务的宫内厅,预定要在2018年11月4日举行双方订婚的「纳采之仪」,结果因为小室家被八卦小报接二连三爆出金钱债务纠纷,引发社会舆论的强烈争议,宫内厅也宣布订婚延期:至少先推迟到秋篠宫完成立皇嗣之礼后的2020年再议。

引起社会譁然的小室圭到底发生什麽事?事件的主角事小室圭的母亲佳代,被爆出和前未婚夫之间有金钱纠纷,佳代向对方索取的金援前后加起来约400多万日圆,这些资金部分用做了供给小室圭升学补习等费用;但佳代的前未婚夫声称「后来因此陷入经济困难」进而也解除了与佳代的婚约,唯分手后仍心有不甘,要求佳代「归还400万日圆的借金」。

真子的喜讯是在2017年5月对外公布,对象是以前在国际基督教大学(ICU)的同年级同学小室圭。真子公主对平民男友小室圭也真是一往情深,非他不嫁。 图/美联社

小室家的往事,很快就变成小报与週刊杂志疯狂追逐的题材。然而这个「400万问题」,其实到真子与小室的结婚喜讯公开后,都还没有彻底解决,因此才演变成针对皇室未来夫家的「总体检」。儘管许多内容有待事实查证,而且未必和皇室的婚姻有直接关连,但在社会舆论掀起难以化解的风波,已是令皇室颇为尴尬的事实。

就在债务问题尚未明朗的状况下,2018年8月小室圭就决定要远赴美国留学3年,目标是在美国考取律师资格后再回国。然而这个决定同样又引发各种议论——特别是因为小室和真子的亲密关係,让小室得以在美国的生活得到优渥的待遇和保镳等权利——虽然就皇室的角度而言保障未来夫婿的做法合情合理,但因为先前的债务风波而让部份针对皇室的舆论,演变成攻击小室「利用特权」、甚至于「吃软饭」的形象伤害。

同年11月,秋篠宫为此发表意见,「若两人都还有结婚的意愿,应该採取适切的应对方式。」秋篠宫没把话说死,也给两人留了馀地。

不过2019年小室圭希望解决一切争端的声明,却没有带来正面效果。小室圭声明严正指出:所谓的金钱债务实际上早已解决,因此并没有所谓400万日圆的援助金问题。但母亲佳代的前未婚夫却公开向媒体反驳,以至于社会大众开始怀疑起了小室家的诚信。而对于无法解决事端的小室圭,秋篠宫的态度显得相当微妙——

「我的说法没有改变….,但我没有机会和真子讨论有关结婚的事,也没有和小室家再联络。」

外界认为秋篠宫其实对小室的处理方式不甚满意,也因此对于两人的婚事到底应该如何?宫内厅除了订婚延期到2020再议之外,都没有任何更明确的走向和日期承诺。真子与小室的婚约竟成了捲动皇室情感的事件,也惊动了当时明仁天皇夫妇的关切。真子本人对于婚事相当坚持,多次对外表达决心,她的妹妹佳子也发言支持「盼望真子能按照心意结婚」,但无情的世论却是相当苛刻,甚至砲火扫到佳子身上:「身为皇室成员,难道都没有一点自觉吗?」

真子多次对外表达结婚的决心,妹妹佳子也发言支持「盼望真子能按照心意结婚」,但无情的世论却是相当苛刻,甚至砲火扫到佳子身上:「身为皇室成员,难道都没有一点自觉吗?」图为2017年佳子(右)和胞姊真子(左)在新年正月在皇居向民众贺年。
图/路透社

▌一亿元的「结婚一时金」

近年不是没有皇室女性成员结婚的新闻,皇族与平民结婚也时有所闻;就在真子风波后不久,2018年10月皇室的高圆宫亲王家三女绚子,就顺利嫁给了平民出身的守谷慧(虽然说是平民,不过也是在日本邮船工作、社经地位并不差)。当时绚子的婚礼,引起话题的还有皇族女性嫁出后的身分,以及获得补助款的相关事项。

皇族的女性成员出嫁之后,必须要「脱离皇籍」成为平民身分,也不得再参与皇室活动的公务。不过依据《皇室经济法》中的规定,皇室将支付脱离皇籍的女性一笔补助费(日文称之为「一时金」),这比一时金总共约1亿多日元(约新台币3,000多万,实际金额视情况会有若干差异),因为结婚后才会发放,所以也会被称为「结婚一时金」。

这笔资金的算法依照皇族亲等来分配,例如内亲王(明仁天皇的长女清子、秋篠宫的长女真子)即为1,525万日元的10倍为基准,而宫家(例如高圆宫次女典子、三女绚子)则是1,067万日元的10倍为基准。2004年清子嫁给东京都政府职员黑田庆树后脱离皇籍,得到的一时金为1亿,5250万日元,2018年结婚的高圆宫绚子则是1亿675万。而「理论上」应该会结婚的真子,预计上限也不会超过清子的1亿5,250万。

绚子在2018年10月29日于东京明治神宫举行婚礼。新郎守谷慧毕业于庆应大学,虽然是一般的上班族,但任职单位是日本大手海运企业的「日本邮船」,而且另一个身分是国际NGO组织「无国界儿童组织」(KnK)的理事之一。守谷的母亲正是因为KnK的缘故而结识绚子的母亲久子,在久子的介绍下,守谷慧和绚子才在2017年12月结识,双方一见如故,随即展开交往。
图/美联社

不过这笔资金对于平民而言不算小数目,而且有部分来自国民的税金,因此也让社会大众关注一时金的流向用途,甚至于有许多日本民众并不晓得有《皇室经济法》的相关规范。

宫内厅曾经对「资金是否太高」的质疑回应:皇族成员因为身分的特殊以及忙于皇室公务,难以在社会上有磨练职业技能的机会,遑论无法保有不动产等资产,因此1亿多日元的补助并不算特别奢侈。《朝日新闻》也指出,一时金有时会被用做购买婚后住宅的用途,考虑到严密的安全性等问题,加上日本高昂房价,1亿多的费用光是买完房子就所剩无几。

但这一切按照规章进行的话,本无太多争议,民众也都抱持可以接受的态度;但偏偏在真子的相关事件上,因为牵扯到钱的话题而显得有些敏感。媒体小报的揣测之中开始有了各种谣言,例如:小室家就是看上这笔亿元一时金、要靠真子来救济…云云,也有无所凭据的推测认为:「真子说不定会为了坚持结婚,以退还一时金的方式做为最终手段,好让婚事能够顺利结成。」

但是真子能否顺利结婚,按照秋篠宫的说法:「宪法怎麽规定就怎麽做。」但现实是偏偏身为皇族女性,这一回牵涉到的就不仅仅是单一皇族出嫁的案例,而是攸关皇室继承问题的未解困境。

2004年明仁天皇的长女清子公主嫁给东京都政府职员黑田庆树后脱离皇籍,得到的一时金为1亿5,250万日元。图为清子公主结婚时叩别父母。
图/美联社

▌女性宫家和皇女制度

传子不传女的日本皇室,后继无人的担忧始终是近十多年来的未解的难题。2004年时,德仁和秋篠宫都只有女儿,在没有男性可做为天皇继承者之下,当时日本政府与皇室就掀起了是否修改《皇室典范》?承认女性继承皇位?以及进一步的女系天皇传承系统。

皇族的香火危机在2006年秋篠宫夫妇生下了长子悠仁之后,终于可以暂时鬆一口气;而有关《皇室典范》的修正案也就搁置至今。直到近年先后是明仁天皇的生前退位、德仁继承,有关后续继位的问题虽然没有急迫性,但因为皇族中女性为多(德仁的独生女爱子,以及秋篠宫的真子与佳子),未来三人若是都出嫁而脱离皇籍,那麽日本皇室就会变成「人力短缺无法支应公务」的窘境。

也因此有了「创设女性宫家」的方案,以真子、佳子等人所所设计的制度,即使未来结婚之后,也能够持续保留女性宫家的皇族身分,若等到悠仁继承皇位时,至少还有女性宫家可以继续分担皇室的各种公务(祭祀、公关活动等)。然而这套设计来也不了了之,箇中原因仍然在于政坛裡保守派对性别的坚持——古来日本没有女性宫家,若开此先例,是否意味著将来也会有女系天皇?

皇族的香火危机在2006年秋篠宫夫妇生下了长子悠仁之后,终于可以暂时鬆一口气。图为2006年,文仁(前排左)过41岁生日,皇室公布其全家福,纪子抱著9月6日出生的天皇金孙悠仁。当时14岁的女儿真子、11岁的佳子并列侍立。

原本皇族的宫家在江户时代末期以缩减到剩下四大家,但幕末到明治时代的「王政复古」之下,宫家规模又开始逐渐扩大、皇族势力成长到14个宫家,直到战后盟军最高司令部GHQ的缩减天皇势力政策下,14个宫家有11个直接强制脱离皇籍,几近「消灭」。现今还存在的只剩下三笠宫、秋篠宫、常陆宫以及高圆宫。虽然也有一种继承方案,是考虑将原本被GHQ废除的11个宫家恢复皇籍,无奈事过境迁,这11宫家有7家无后,其馀也远离皇族已久。

在前首相安倍晋三任内,女性宫家的议题在保守派的压力下没有进展,而延续安倍政策的菅义伟,被问到是否创设女性宫家问题时,答案也是左闪右躲的:「兹事体大,慎重以对。」

不过真子的婚事除了女性宫家议题之外,还又带出另一个可能:皇女制度。

在秋篠宫的生日谈话之前没几天,11月24日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胜信,针对皇室成员的婚后动向,抛出了「政府考虑设置『皇女制度』」说法,一时之间又引发议论。

只是,因为皇族中女性为多(德仁的独生女爱子,以及秋篠宫的真子与佳子),未来三人若是都出嫁而脱离皇籍,那麽日本皇室就会变成人力短缺无法支应公务的窘境。图为2019年天皇退位式仪式,秋篠宫家的队伍。
图/路透社

日本皇室严格意义上的「皇女」,是指称天皇的女儿(如立史上称呼过第一皇女、第二皇女等),在德仁天皇继位以后,现在的皇女即为德仁的女儿爱子(正式全称为「敬宫爱子内亲王」)。而日本政府官方所说的皇女制度,则是让已婚的皇族女性能够继续保留皇籍,以「特别职位的国家公务员」身分,可以保持皇室相关公务活动,并称之为「皇女」。

这样设计的目的和女性宫家类似,是解决未来皇室可能面临的家族成员大幅减少、人力严重短缺的困境。只是因为议题抛得突然,引发社会舆论的揣测——特别是时机点的巧合,选在真子婚姻问题期限的2020年底,因此有人误以为所谓的皇女制度是因人设事,专门替真子量身打造的制度,甚至还推论认为「帮真子与小室圭的婚姻铺路」。

但实际上,皇女制度的讨论,早在2012年首相野田佳彦(日本民主党政权)任内时,就已经提出过要研拟相关方案,到后来自民党安倍晋三执政期间虽然不了了之,但皇女制仍然是国会檯面下的备案考量之一(当时也已经有悠仁了,因此似乎也找不到急迫推动的动机),直到真子结婚出问题后,皇女制度才又浮上檯面。

皇女制度的讨论,早在2012年首相野田佳彦(日本民主党政权)任内时,就已经提出过要研拟相关方案,到真子结婚的消息后,才又浮上檯面。
图/美联社

皇女制度与其说是替真子的婚姻铺路,不如说是同时能够平衡皇室继承、人力短缺等各种疑难杂症的折衷解方。因为保守派的抵制之下,无论是女性天皇、以及由女系血统继承、或是创设女性宫家,都是被保守派严正否决的提案。于是内阁主动抛出的皇女制度,在没有「明显冒犯到右翼」的情形下,成为最可能替皇室未来解套的方法。

那麽接连著秋篠宫在11月底的婚事首肯之后,皇女制度也有眉目了吗?11月30日各大日本新闻都还在讨论真子的婚事日期,首相菅义伟也被问到皇女制度是否就可以用在真子身上,答案依然还是:「再谨慎检讨看看。」

嫁与不嫁?婚后又是何种身分?皇族女性的婚姻法度,始终未能操之在己。

首相菅义伟也被问到皇女制度是否就可以用在真子身上,答案依然还是:「再谨慎检讨看看。」嫁与不嫁、婚后又是何种身分,皇族女性的结婚法则始终未能操之在己。照片右边为真子公主,左为佳子公主。
图/路透社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日本公主大婚 皇室的尴尬 “1亿元婚姻风暴”